人生屋
故事会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中国新传说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故事会 > 中国新传说 > 雇个机器人做家务

雇个机器人做家务

时间:2019-09-09 作者:未详 点击:

  趙浩的父亲老赵,身体日渐虚弱,自理能力变差。赵浩工作忙,无法在父亲身边尽孝,于是请了保姆。老赵以前是个谦谦君子,年老退休后却变得很难伺候。保姆换得跟走马灯似的,基本是干一个月拿了工资,人家就走了。
  
  赵浩很头疼。幸好,市场上推出了家务型机器人,赵浩得知后,首先想到的是买一个,一打听,才知道那实在不是他这工资水平的人可以消费的。租赁一个,是退而求其次的办法。
  
  赵浩来到机器人租赁公司,大厅里展示着各类机器人,可是那高昂的租赁价格让赵浩止步。
  
  这时,赵浩遇到了卡。
  
  卡主动问赵浩:“您需要一个机器人吗?”
  
  赵浩这才注意到眼前是一个老款机器人。
  
  卡看着赵浩,说:“我可以为您提供计时服务,价格便宜。家务、办公都可以做,每分钟1块钱。”
  
  “每分钟1块钱?太贵了。我付不起。”赵浩转身,一来他不喜欢这老款,另外也确实认为每分钟1块钱贵了。
  
  “我们可以商量。”
  
  卡很有诚意,最后两人谈妥了,每分钟3毛钱。这个价格,赵浩觉得占了不小的便宜。卡有现成的合同文本,稍加修改,打印出来,然后两人签了字。
  
  合同上没有卡可以中途退出的条款,所以卡想不干是不可以的。赵浩有些得意,机器人毕竟是机器人,脑筋终究没有人类高明。
  
  卡第一天来工作,赵浩特地请假到父亲家看一看。卡守时、高效、技艺娴熟。赵浩特意让卡多做了一份饭菜,中午吃饭,父子两人都非常满意。菜肴色香味俱佳,比一般小饭店里的菜强出至少一个数量级。
  
  “不错!厉害!”老赵竖起大拇指连连夸奖。赵浩悄悄做了个手势,希望父亲矜持一点,但老赵瞪眼道:“人家厉害就是厉害嘛,该表扬就要表扬!”
  
  赵浩有些尴尬,让卡下班。
  
  “今天上午工作时间共计2小时48分钟,工钱为50。4元。”卡有自动计时功能。
  
  赵浩说:“行,每天的工作时间你记着,我们每周结账一次,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合同上是这么写的,对吗?”
  
  “对的。”卡鞠躬,告辞而去。
  
  一个星期后,赵浩去父亲处结账。看了账单,赵浩大吃一惊:卡一周的工资竟高达1112元,这大大超过了他的心理价位!他原来是按每天100元来安排工作量的。仔细看过账单,赵浩才发现除了做日常的家务之外,这机器人还把陪聊、下棋的时间全部算上了。此外,卡还辅导赵浩的儿子数学作业两次,陪玩游戏三次……
  
  “我让你为我父亲做家务,可没让你陪我儿子玩呀!”赵浩指着账单向卡发难。
  
  卡不慌不忙地说:“合同上有明确规定,您及家人下达的指令我都应该执行。您可以看一下合同。”
  
  赵浩暗暗叫苦,他想在权限上另作修改,但想了想还是作罢了。老父亲一人在家太孤独,有人陪他下棋、聊天,岂不是美事?至于儿子,自己回家跟他说一下吧。
  
  很快,第二个星期也要结束了,赵浩正等着账单呢,没想到,卡突然失踪了。
  
  赵浩接到父亲打来的电话,立即赶去。老赵在家失落得很,一副茶饭不思的样子。赵浩安慰他,卡不来了,可以另外找一个机器人替代。
  
  “不行!我还是要卡。”老赵坚决得很。
  
  一番询问后,老赵吞吞吐吐地说出一件让赵浩坐立不安的事:卡是拿着存折失踪的。家里的老空调坏了,老赵让卡去取款后买一台新空调。
  
  赵浩很生气:“这么大的事,你为什么不通知我?”
  
  “你天天忙得连轴转,我不想打扰你。”
  
  赵浩无语,因为有了机器人,他来看父亲的时间确实少了。想了想,他问:“你存折的密码告诉他了?”
  
  “当然告诉了,他不知道密码怎么取钱?”老赵反问得理直气壮,仿佛犯错的不是他。
  
  赵浩拿出手机准备报警,老赵不同意,说:“我相信他。”
  
  “你相信他,可他现在不来上班是什么原因?”赵浩心里憋着火,又不能发作。
  
  老赵说:“这我就不知道了,反正你不要报警。”
  
  赵浩拿了父亲的身份证去银行办挂失,令他惊诧的是,存折里的钱并没有完全取走,卡提取了5000元,这正是老赵让卡取的数。
  
  这是为什么?
  
  赵浩在网上发布了寻找机器人卡的帖子,帖子里配发了卡的几张照片。没多久就有人跟帖了:有的表示震惊,说机器人居然也干出诈骗的事来了;也有人表达不同意见,说如果是诈骗,为什么存折里的钱没有全部被取完?有人说盗亦有道,这机器人恐怕是觉得主人工资给低了,他只是取走自己该得的报酬。还有人就机器人值不值得信任展开了激烈论战,从机器人设计三大原则到木马技术,吵得不亦乐乎。
  
  开始,每条评论赵浩都要细细看一下,但后来他也失去了耐心。他觉得,这些评论里没有什么有用的信息。
  
  这天下午,赵浩接到一个电话,打电话的人自称是卡的工友,他说了卡失踪的原因。原来,卡除了在赵家做零工之外,还在一家建筑工地上兼职打了一份短工。那天可能是因为体内电能耗尽的原因,卡从一百多米高的建筑上摔了下来。
  
  卡伤得很重,他被送往机器人医院接受治疗。
  
  赵浩很不解:“他这么拼命干活是为了什么?”
  
  那位工友说了原委,原来卡出来打工是为了给他以前的主人筹集医疗费用。卡的主人十年前定制了他,两人一直相依为命。不幸的是,两年前主人患了癌症,存款不多,后续医疗费用已经捉襟见肘。
  
  赵浩和父亲在机器人医院见到了卡。
  
  卡还处于“死亡”状态。一问原因,赵浩才知道因为没有人支付治疗费,医院没有给卡进行治疗。院长对赵浩父子说:“治疗费用很昂贵,像卡这种老款的机器人,即使治好也用不了多久,治疗的性价比实在不高。”
  
  老赵掏出了自己的信用卡,“啪”地拍在桌子上,说:“别管什么性价比,钱我出!但是有一条,治疗的事你们必须对卡保密。”
  
  一周后,机器人卡扛着新买的空调机来上班了。
  
  老赵责怪他为什么不叫辆车。
  
  “这样可以省一些运输费,我的力气大得很,这不算个事。”卡放下那沉重的包装箱,开始给客服打电话,希望他们尽快来安装空调,因为天太热,老人吃不消。
  
  打完电话,卡不好意思地对老赵说:“抱歉,非常抱歉!我前些天生病住院了,医院免费治疗。上午我才去提了空调。这些天没来上班,您儿子结算时应减去总额25%的罚款,合同上注明了的。”
  
  “不扣!一分钱也不准扣!赵浩那小子敢扣,我抽他。”老赵恶狠狠地做了个抽大嘴巴的动作。
  
  “这不行,咱们必须按合同来。我现在得干活了。”卡想了想又转身,“我必须提醒您,赵浩没有错,另外,打人是违法的。”
  
  老赵看着卡去厨房的背影,两行老泪从眼眶里流了出来。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