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屋
故事会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中国新传说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故事会 > 中国新传说 > 祸从口出

祸从口出

时间:2019-09-01 作者:未详 点击:

  11月24号,李璇和徐立平悄无声息地去民政局领了结婚证。他们领完证后,一没找个餐厅吃大餐,二没昭告天下派喜糖,三没发朋友圈晒红色本本,而是相视苦笑一下,就各回各家了。
  
  李璇和徐立平都曾有过一段失败的婚姻。李璇经营一家美容院,事业心很强,把工作放在第一位。有天她出差提前回来,把丈夫跟他的女同事堵在了自家床上!李璇坚决地离了婚,并争取到了女儿小美美的抚养权。
  
  徐立平比李璇大五岁,在事业单位工作,收入中等,精明能干的前妻嫌他没本事,一脚把他踹了。他有套半旧的三十平米一居室,和前妻主动放弃抚养权的九岁儿子。
  
  俩人是经朋友介绍认识的,李璇看上徐立平的老实忠厚,徐立平心疼李璇要打拼事业,还要养育女儿,一来二去两人就惺惺相惜日久生情了。
  
  如果说,成年男女第一次的婚姻是“我的爱情我说了算”,那第二次婚姻可就是“我的归宿我们全家人说了算”,虽说他们都尽心尽力去讨好对方的儿女、家人,可父母们始终觉得夫妻还是原装的好,不为别的总得为孩子着想;孩子们早就被童话里白雪公主的后妈给吓破了胆,极力排斥李阿姨变成后妈,徐叔叔变成后爸。李璇和徐立平把家人的工作做了一遍又一遍,仍然没啥改变,思来想去一咬牙,干脆拿了户口本先去把證领了!
  
  李璇进家门跟父母摊牌,老妈鼻子一酸眼泪掉下来:“你爸跟我就一个担心,小美美是我们的心头肉,大人怎么过都好说,就是孩子没个全乎的家,没个知疼知热的亲爹太受苦了!”老爸眼睛一瞪:“明知我们都反对那个徐立平,你还是嫁了他,我现在说什么还有用吗?我也通知你一声,你们的婚礼,我们不参加!”李璇只觉得眼前发黑天旋地转。
  
  徐立平比李璇沉得住气,饭桌上他等着父母和儿子林林汤足饭饱,这才宣布自己与李璇领证了。
  
  林林是第一个反应过来的,他把筷子一推碗一摔,咧嘴大哭:“我不要后妈!你要敢给我找后妈,我就绝食!”徐立平的老妈让老伴儿哄着林林下楼去踢足球,她跟儿子谈判:“林林9岁了,人小鬼大,你就不怕他闹出个好歹?再说,美娜这几次来看孩子,话里话外流露出想破镜重圆的意思,就算只是为了孩子,你们有没有可能复婚?”
  
  徐立平这个难得的软面人说了句硬气话:“妈,我跟孙美娜不可能复婚了!您只顾为孙子的快乐着想,就不为儿子的幸福着想?”
  
  徐立平的老妈也发了硬话:“既然我说什么都没用,那就什么都不用说了,你跟那个女人带着她女儿爱上哪儿过日子,就上哪儿过去,林林我们带,咱们以后各过各的日子就行!”
  
  徐立平倒吸一口冷气,老妈下了门禁令,李璇要登婆家门估计没戏。
  
  进婆家门就是比登天还难,终究丑媳妇还是要见公婆的,星期天,李璇带着女儿小美美和各色礼盒,叩响婆家大门。
  
  林林是第一个投降的,当小美美把一个变形金刚递给他,他就甜甜地喊李璇阿姨,一口一个妹妹地拉起小美美直奔客厅玩玩具了。李璇向徐立平的老爸问好,保持中立态度的老爸简单跟她客套几句,徐立平向李璇朝厨房努努嘴,她会意地走进厨房给婆婆请安。
  
  婆婆拎了一条鱼下油锅,刺刺啦啦地油花四溅。李璇趔趄着往后躲,婆婆抛出的话比锅里的热油更烫心:“我听说你一忙起来常常叫外卖?这可不行,好媳妇要出得厅堂更要入得厨房,你差得远呢!”
  
  李璇硬着头皮给婆婆递葱拿姜当小工,她拎起锅铲像拎烧火棍,左翻一下婆婆说不对,右炒一下婆婆也说不对。李璇觉得自己就像这锅里的鱼,被煎得皮开肉绽!
  
  婆婆果然是厨房高手,六菜一汤很快就摆上桌,李璇识趣地去书房请徐立平和他老爸出来吃饭。她走到书房门口,门里一老一少的方言对话传出来,挑衅似的迎着站在门外的李璇:我们爷俩说的是家乡话,你这土生土长的北方妞能听懂吗?
  
  徐立平跟老爸用重庆话交谈,这是李璇发现的第三次。李璇跟着徐立平第一次登这个家门,婆婆就拽着徐立平去厨房用重庆话私聊。还有一次,大半夜的,李璇迷迷糊糊听到客厅里徐立平气急败坏讲电话,她一问,徐立平就用重庆话讲了一句,匆匆收线。徐立平含糊解释过,他们家人一直就这样,三不五时顺嘴带出来一两句家乡话,无心的。这一次次的眼见为实,让李璇明白,重庆话是徐家上下防着她的暗语,是徐家人心里的小九九!李璇怕再听下去就没胃口吃饭了,她用力敲门招呼他们开饭了。
  
  一桌子的菜很丰富,小美美一入座就瞄上了清炖鸡的那只鸡腿,伸手去夹,林林的筷子也不甘落后,两双筷子夹住一只鸡腿,谁也没有“孔融让梨”的意思。徐立平深知儿子秉性,一心要当个公平裁判:“林林,这鸡本来有两只鸡腿的,你刚才在厨房已经提前吃掉一只鸡腿,这个是不是应该留给妹妹啊?”
  
  林林仗着这是他的地盘,有爷爷奶奶充当左右护法,抓起鸡腿狠狠啃了一口,然后扔进小美美碟子里!小美美看到鸡腿被啃去一大口,“哇”地哭了出来。徐立平抬手欲给林林一巴掌,林林奶奶冲他一拍桌子:“我还活着呢,你敢动他一下试试!”李璇抱起小美美拿起包,出了徐家门。
  
  一个小时后,徐立平回到他和李璇的小家,卧室里的李璇在装睡。客厅传来小美美的开心尖叫,徐立平给小美美买了脆皮鸡腿、蜜汁鸡腿等好多种口味的鸡腿,还买了她最喜欢的海绵宝宝抱枕。李璇心下一宽,这徐立平好歹还知冷知热,虽然怕父母,事后总算知道补偿。
  
  徐立平走进卧室,他给李璇也买了一份大套餐——他自作主张订了个至尊VIP的婚庆套餐服务。李璇一看价钱心疼了:“怎么选这么贵的,往后的日子还过不过了?”徐立平一笑:“咱们是二婚不假,但这婚一定不能结得马虎草率!”
  
  李璇给了徐立平一个热辣辣的吻,她明白,这份心意是徐立平派给她的一颗“定心丸”。
  
  既然是隆重热闹的婚礼,当然没有父母缺席的道理,况且,徐立平也不想李璇留有遗憾。为此,他趁李璇不在娘家的时候,一趟一趟地往李家跑,又是写保证书又是上交银行卡,终于感动了李家二老,接纳了他这个“二茬儿”女婿。
  
  李璇是事后才知道这一切的,她感动之余,深觉自己为徐立平做的远远不够,她翻来覆去想了大半个月,这才想出一个将计就计的好办法。
  
  小美美早已转学到了林林所在的小学。一天下午,徐立平的老妈来接林林放学,早到一步的李璇双手捧着一只豪华高档的足疗盆,正跟几个学生家长聊得热乎。徐立平的老妈伸长了耳朵听到几句,李璇说她是打算拿它来讨好婆婆的,所以本钱一定要下足。徐立平的老妈撇了撇嘴,但心里还是挺受用的。
  
  不一会儿,李璇的手机响了,她赶紧接听:“妈,您在家等着,不用过来了,我接了小美美就把足浴盆给您送过去。”徐立平的老妈张开的嘴既吐不出半个字也合不拢:敢情这足浴盆不是送给我的,差点忘了人家除了我这个婆婆,还有一个前婆婆!
  
  李璇挂掉电话这才看见徐立平的老妈,赶紧上前打招呼:“妈,我接了美美先走一步啦。”徐立平的老妈脸拉得足足有一尺长。
  
  又一次,徐立平的老妈刚赶到学校门口,就接到李璇的电话:“妈,麻烦您一会儿接下小美美。小美美奶奶的老年免费乘车证该换了……”徐立平的老妈愤愤地挂断了电话。
  
  类似事件一而再地发生,徐立平的老妈终于忍不住了,她让李璇有空来家一趟,她有话要说。
  
  李璇如约登门,徐立平老妈开门见山:“足浴盆那次,你当着那么多同学家长,拿着那盆就给你前婆婆送去了,你让我这个现任婆婆老脸往哪儿搁?你为了给前婆婆换免费乘车证,孩子不接,我这个现任婆婆还得给你善后,你有没有顾及我的感受?我今天就问你一句话,你这是一心跟我儿子过日子吗,你眼里到底有没有我这个婆婆?”
  
  李璇笑了:“妈,既然我这么做让您伤了心,那您想想,您拒絕我登家门、护短孙子、拉偏架,我心里是什么滋味?爸和立平在书房用家乡话商量事我听到是什么心情?如果我不用这个极端点的方式点醒您,您能体会我的感受吗?婆媳关系无小事,为了立平为了林林,咱们也得化干戈为玉帛啊!”
  
  婆婆一脸尴尬:“即便我们做的欠考虑一些,你当小辈的也不能以牙还牙啊?你能不能为了咱们这个家,以后少跟你前婆婆来往,就算我自私自利吧,我觉得你这么两头处下去挺别扭挺闹心的。”
  
  李璇收起笑容,认真严肃道:“妈,其实我压根没跟前婆婆来往。足浴盆我买了俩,一个那天送给了我亲妈,另一个放在我家连包装盒都没拆,就等着您去验货呢;老年免费乘车卡也是帮我妈换的,我只是拿前婆婆借力使力了一下下而已。看在我坦白从宽的份上,您别生我的气,以后咱们娘俩好好处!”婆婆心服口服:“孩子,你行事有心、有能力,还知道给老人留面子留退路,我服了你!”
  
  盛大隆重的婚礼上,李璇和徐立平一对璧人接受了双方父母的真心祝福,新人举杯共饮,二婚不二,从此他们要一心一意奔向属于他们的美好生活。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