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屋
故事会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中国新传说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故事会 > 中国新传说 > 这个护工不厚道

这个护工不厚道

时间:2019-08-14 作者:未详 点击:

  新来的护工潘嫂很不厚道,总是抢病人。这让其他护工对她颇有怨言。
  
  同事李乐和王同被潘嫂抢了几回,早就看她不顺眼了,但念在她一个女人出来打工不容易,对她一忍再忍。
  
  这天眼看要到下班时间,李乐正准备离开,经过一位肿瘤病人张老伯床边时被他儿子小张叫住了。
  
  小张很尴尬地说:“李师傅,跟你说个事,从明天开始,我爸由潘嫂来照顾吧!”又是潘嫂捣鬼!李乐压着怒火问道:“为什么呢?老人对我有意见吗?”
  
  小张自觉理亏,一遍遍跟李乐道歉。李乐气呼呼地走出病房楼,冷不防听到有人在后面喊自己名字,回头一看,是小张跟了出来。
  
  瞅了瞅四下没人,小张结结巴巴地解释说:“不好意思啊,李师傅,你知道,我爸这个病花了不少钱了,我家庭条件一般,潘嫂那里的护理费能便宜点,真不是你的问题,对不住了。”
  
  这下李乐更生气了。要知道他们的护理费是定好的,每天80块,整个市内医院的护工都是这个价格,现在潘嫂居然私自降价,这分明就是恶性竞争!
  
  李乐忍无可忍,掉头往王同宿舍走去,这次非得好好整整她不可,否则这口气怎么也咽不下去。
  
  王同听李乐说明了来意,立马联合其他几个护工,一起到后勤主任那里告状。没想到后勤主任听了他们的话后,皱着眉头说:“几位大哥,你们别添乱了行吗?现在这么忙,辞了潘嫂,我到哪里找人干活儿去?”说完催他们回去赶紧照顾病人。
  
  几个人被浇了冷水,没了斗志,只能暂时躲着潘嫂。
  
  晚上8点多,李乐突然想起还有几个病人的预约检查单没有送,就匆匆赶回科里。在经过门诊大楼的时候,发现有个人正在擦门诊楼大门的玻璃。定睛一看,不是潘嫂又是谁!
  
  他留了个心,悄悄跟门诊值夜班的护士打听了一下。原来潘嫂每天下班后回去吃过饭,大概8点左右又会回到医院打扫一下门诊楼的卫生。这让李乐感到十分奇怪,第二天上班时就把这事跟王同讲了。
  
  王同一听,眼睛一亮:“我知道了,潘嫂十有八九是免费干这个活儿的,你想啊,如果你是后勤主任,这种拿一个人工资干两个人活儿的员工,你会让她走?潘嫂用这招让医院心甘情愿留着她,对她的出格也睁只眼闭只眼。高,太高了!”
  
  几个人一合计,主意就有了。先把潘嫂这份免费工作给分摊了,削弱她的价值,然后再盯着她,抓她的把柄,只要这一切办妥了,不愁挤不走她!
  
  这天,李乐送病人做超声检查时又遇到了潘嫂,她正带着张老伯来做检查。不过这次潘嫂没注意到他,因为她正低声跟小张说话。李乐留意了一下,不听还好,一听就怒了!原来潘嫂跟小张说,她认识另一个医院的一个医生,医术高明,花钱也少,对治疗张老伯这个病非常拿手。小张一听这话当然感激不尽,说要赶紧去试试。
  
  病人和家属都是病急乱投医,何况是张老伯这样的肿瘤晚期病人,哪怕有一线希望也要试一试。但作为“内行人”的李乐来说却明白,潘嫂这不是利用病人的这种心理给外面的医院做医托吗?难怪她愿意降低护理费,说不定那个医院给她的提成远高于这点护理费。
  
  安排病人做完检查,他气冲冲地去找王同说了这事。王同激动地差点跳起来:“走,老李,不信这次还赶不走这个女人!这次看后勤主任还怎么包庇她!实在不行,咱就找院长汇报这个事!”
  
  这确实是个情节严重的事。没几天,大家就看到潘嫂被医务科和人事科叫去谈话,接着潘嫂就红着眼睛离开了医院。
  
  潘嫂走了大概半个月后的一天,李乐上班时碰到一个人跟他打听潘嫂,仔细一看,居然是那个让潘嫂介绍去其他医院的张老伯的儿子小张!李乐心里对他又同情又气愤:“怎么?被骗了吧?潘嫂不在我们这里干了,她没去你们住院的那个医院吗?”
  
  按照李乐的想法,既然潘嫂能给那个医院拉病人,想必从这里走后也会到那家医院去。
  
  小张吃惊地说:“怎么会呢?潘嫂没骗我啊!她男人也在那家医院看病,听那个主任说,她男人是个药罐子,她赚的钱基本都用来给她男人治病了。为了帮她省点钱,那个主任都是让她男人在家里打针煎药,因为他们根本连院都住不起。我爸的病已经有点起色了,我们准备出院回老家,今天我特意来感谢感谢她。她怎么就走了呢?难怪她已经一个星期没去给她男人拿药了,可能没了工作,连药都吃不起了吧……”
  
  李乐呆住了,难怪潘嫂那么拼命地干活儿,甚至不惜去做医托,原来她真的很需要钱。李乐把王同他们几个聚集在一起,面色沉重地说了潘嫂的事。王同沉默半天,长叹一声:“这个女人真不容易。咱做的事好像不太厚道。”
  
  接着李乐和王同做了同样的决定,去找到潘嫂跟她道个歉。
  
  他们按照小张的指点找到了那个给潘嫂男人看病的赵主任,赵主任也临时决定一起去回访一下这个病人——潘嫂的男人。
  
  几人在一个快要搬迁的小平房里找到了正在煎药的潘嫂。潘嫂看到他们很吃惊,难为情地跟赵主任说:“主任,我把你开的药多煎了几遍,应该多少还有点药效吧?”
  
  王同看着潘嫂的境遇,不自觉就问出了口:“潘嫂,你就算不做护工,但给他们医院拉病人的提成,也不至于这样啊!”
  
  潘嫂涨红着脸一下子哭了起来:“你们老不相信俺,俺真的没有做医托,俺就是看着小张家里不容易,才少收他点护理费,张老伯的病又跟俺男人差不多,这才跟他说了赵主任的事。赵主任是挺照顾俺的,他对每个病人都这样。”
  
  赵主任这才知道潘嫂失业的事,他叹了口气对李乐他们说:“我是从三甲医院退休后被这家医院返聘回来的,本来就有一些老病人愿意找我看病,有些人也会介绍别的病人来,你们真是冤枉潘嫂了。”
  
  李乐一听,懊恼地说:“潘、潘嫂,是我不对,我不知道你家大哥是这种情况,你工作的事,我们想想办法……”
  
  赵主任打断了他的话:“我听说我们医院要招个护工,我推荐下潘嫂吧,按照你们的说法,她都给我介绍了病人,我不帮她是不是太不厚道了?”
  
  潘嫂一个劲儿道谢:“太给你添麻烦了,主任,真不好意思。”
  
  李乐跟王同对视了一眼,跟潘嫂说道:“潘嫂,以前的事对不住了,以后咱互相照应!”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