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屋
故事会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中国新传说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故事会 > 中国新传说 > 流浪狗的泪

流浪狗的泪

时间:2019-08-14 作者:未详 点击:

  叶剑茫然地走在街头,饥肠辘辘,他捏了捏兜里仅剩的几十块钱,心底泛起了一阵悲凉。今天是他刑满释放的第一天,这点钱,还是监狱发放的回家路费剩下的。一路上,他满怀着重获自由的喜悦,可是回到家中,苍老的父亲却颤抖着双手让他滚。
  
  5年前,叶剑是个无所事事的小混混,和另一个小混混在街头发生口角,不小心将对方推倒,对方后脑砸在一块大石头上,死了。叶剑因为过失杀人进了监狱。父亲从此一直没原谅他,直至今日。
  
  叶剑在街上茫然地徘徊,街边一只癞皮狗正啃着一根无肉的骨头,嘴里不住地呜咽,它错误地感觉到了叶剑的威胁。叶剑刚刚走近,癞皮狗猛地冲上前来,狠狠地咬了他一口。
  
  叶剑腿上一阵刺痛,怒从心起。癞皮狗仿佛意识到了危险,叼起骨头,飞窜而去,很快就没了踪影,只给叶剑留下了一个深深的伤口和一个难以解决的麻烦——被狗咬之后,24小时之内必须打狂犬疫苗。可是他哪儿还有钱去打疫苗?
  
  叶剑一跛一拐地走过一条破旧的巷子,一个院子里突然传来阵阵狗吠。叶剑轻轻推了推院门,院门没有上锁,叶剑推开门,看见院子里有好几只狗。
  
  院子里的狗看见了叶剑,叫得更加起劲。叶剑硬着头皮走进了院子,那群狗却纷纷避让开来。这时,院子里间传来咳嗽声,有个老人打开房门,走了出来。
  
  叶剑不能再犹豫了,“哎哟”一声,摔倒在地。老人见到叶剑,眉头皱了起来,问叶剑是怎么回事。叶剑告诉老人,他是来附近工地找工作的,想进来问个路,不承想,被院子里的狗咬伤了。
  
  老人检查了叶剑的伤口,又看了看叶剑,思忖了片刻才叹了口气说道:“好吧,我带你去打针。”说罢,老人带着叶剑去了附近的卫生防疫站。防疫针并不止一针,还要连续着打几天。叶剑见老人挺容易糊弄,就假装无奈地说:“你看,我现在也无处可去,你的狗耽误了我找工作,怎么办?你应该赔我一些误工费。”
  
  老人无奈地摇了摇头:“钱我没有,不行的话,你就先住我那儿养伤吧。”于是叶剑跟随老人回了院子,老人很快给叶剑收拾了一间空房,让叶剑住了进去。
  
  老人说自己是个孤寡老人,靠退休工资养老。平时,老人出去拾荒,捡一点可回收的垃圾卖钱,同时也捡回了不少流浪狗。
  
  叶剑觉得老人在撒谎,他住的房间就是证明。老人收拾房子只用了10分钟。也就是说,这个房子里本来是有人住的,而且墙上有一个新鲜的相框印,看来是刚刚把相片取走了,很可能就是老人的全家福。而且老人如果没钱,还会有闲心养这么多流浪狗?看来老人虽然被讹,但也挺精明,肯定是想赖掉叶剑要的“赔偿”。
  
  转眼过去了半个月,叶剑的伤口也渐渐痊愈。他决定和老人摊牌,让老人给他一些“赔偿”,他就离开这里。老人沉默了半晌说:“我没有钱赔给你,如果你要走,我也不留你……但如果你愿意留下来,帮我照顾这些流浪狗,我仍然可以给你提供吃住。”
  
  叶剑现在身无分文,有家不能回,确实是寸步难行,他只好答应了下来。
  
  接下来的几天,叶剑开始偷偷地观察老人。他发现,老人每天都会取出一个木盒,摩挲半天,然后再小心地锁好,藏到壁橱里。
  
  这天晚上,叶剑装作口渴,来到老人的房里要倒杯开水,老人本来在低头摆弄着盒子,猛然看见叶剑进来,竟然慌张地把盒子顺手藏在了床单之下。
  
  叶剑瞟了一眼鼓鼓的床单,心想,看来他猜得没错,这个盒子是老人的宝贝,里面少不了拾荒的钱和存下来的退休工资,说不定还有什么更值钱的物什。
  
  叶剑终于在心里打定了主意,明天等老人一离开,就去偷走老头的木盒,然后离开这里。
  
  第二天一早,老人照例要去拾荒。叶剑看着老人的背影消失后,再也没有了顾忌,找来一把螺丝刀,三下五除二就撬开了老人的房门。然后,他轻车熟路地撬开壁橱,找到了老人钟爱的木盒。
  
  叶剑的手有些颤抖了,这些年的监狱生涯让他知道,这是犯罪。一旦做了,就再也没有回头路了。但他想起走出监狱以来父亲的无情,终于狠了狠心,手上一发力,木盒上的锁应声而开。
  
  木盒里确实有钱,可是少得可怜,只是一些零散的票子。叶剑不甘心,把木盒里的东西全部倒在地上,想找到更有价值的东西。
  
  木盒里的一个相框应声而落,有玻璃碎裂的声音。叶剑本没有在意,但当他看到相框上的相片时,顿时呆住了,那是一张遗像的相框,黑色的相框里是一个年轻人的面容。叶剑木然地看着那张相片,突然“扑通”一声跪倒在地……
  
  傍晚,老人回来了,院里的狗都饿得大声狂吠着。老人看到敞开的房门,脸色一变,赶到房前一看。叶剑还在房里,依然跪在那里,无声无息。叶剑的身前,端正地放着那个遗像的相框。
  
  老人悄声走了过去,扶起仍然跪在地上的叶剑说:“孩子,你起来吧。”叶剑的泪水夺眶而出:“您从一开始就知道我是杀害你儿子的凶手?所以才把相框从墙上拿下来,藏了起来?”
  
  老人点了点头,一边收拾起木盒,一边叹了口气:“你已经不记得我了,可我怎么会忘了你……我儿子的房间,我一直保留着。我知道他不会再回来,可是……”
  
  “可您为什么还要收留我?”叶剑问。
  
  “孩子,从你走进院门时,我就看见了,我知道我的狗没有咬你。但当你躺在地上,我认出你的时候,就知道你遇上难关了。我虽然恨你,可是……你和我儿子一样,当年还是个不懂事的孩子……我再把你拒之门外……”老人说着,看了看院外说,“知道我为什么会收留那些流浪狗吗?”
  
  叶剑茫然地摇了摇头,想起他从被流浪狗咬伤,再走进这个院子,仿佛一切都是冥冥中注定的一样。老人叹息道:“它们饿极了,就会咬人,所以我才把它们收留起来。狗有了家,就不会再闯祸了,你明白吗?”
  
  叶剑低下头,说:“如果您原谅了我,我可以把这儿当家吗?”
  
  老人摇了摇头:“孩子,不用了。你有自己的家,应该回去。天下没有不原谅儿子的父亲,只是他心里还有个结。我想,如果我明天带着你去找你父亲,他知道我都可以原谅你的时候,他心中的那个结,应该可以打开了吧……”
  
  叶剑张了张嘴,还想说什么,可是眼泪却又一次汹涌地涌出了眼眶。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