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屋
故事会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中国新传说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故事会 > 中国新传说 > 谋竹

谋竹

时间:2019-08-03 作者:未详 点击:

  退役军人单鸿是国企仙竹公司的生产部主管。最近,他带领本部门职工,经反复探索,多番努力,终于使产品成功升了级。
  
  产品升了级,模具变了,生产所需的主要半成品黄竹帘子规格要变。单鸿把新制定的标准交到采购部,要求照此采购。
  
  半个月后,采购部买回的黄竹帘子仍是老标准,需要单鸿组织大量人力进行再加工后才能使用。采购部的欧主管说,这是供货商按老标准生产的积货,得给人家收了。
  
  两个月后,采购部买回来的黄竹帘子还是老标准。单鸿找到分管采购的王副总,问是怎么回事。王副总说:“快了,快了,新标准帘子很快就来。”
  
  接下来,别说有新标准帘子,连老标准的黄竹帘子也收不到了。眼看车间就要停产,单鸿走进总经理吴总的办公室,问:“吴总,马上就没有黄竹帘子了,怎么办?”
  
  公司“一把手”吴总,是上级机关一位前主要领导的亲戚,他当上仙竹老总不久,那个亲戚就退了。
  
  吴总说:“据采购部了解,竹帘子供货商们说越来越没做头,都不愿做了。人家采购部已经拿出应对方案,就是咱们公司自己买机器和竹子,自行加工黄竹帘子。”
  
  这天,供货商运来了一车黄竹帘子,单鸿正好碰上,他测量了两件,发现仍是老标准,便问供货商怎么不按新标准生产。供货商说,采购部压根就没把新标准发给他们,而且还让他们不要再生产了。单鸿似乎明白了什么,却不敢吭声,他隐隐觉得这里面水很深。
  
  采购部把生产竹帘子的机器买回来后,单鸿便开始组织职工学习操作。同时,采购部开始批量购进黄竹。单鸿略一核算,自行生产黄竹帘子,比直接购买成本高多了。
  
  当职工们干得正顺手时,黄竹却跟不上了。王副总和欧主管均称,市场竞争太强,纯黄竹不好买了。工作不饱和,工资就低,职工们怨声载道。单鸿多次找到吴总,说没竹子了。吴总不耐烦地说:“你急什么急?得给人家采购部点时间吧?”
  
  数天后,黄竹还没来,车间即将停工。若长时间停工,公司领导就将受到上级问责。吴总似乎也着急了,把采购部欧主管和单鸿一起叫到办公室,说:“小欧啊,如果你那儿买不回来竹子,小单那里就要停工……”欧主管说:“纯黄竹真的不好收啊,竹农太奸,他们老把四季竹掺进黄竹里混着卖。”
  
  四季竹是一种专门生笋子的竹种,成竹水分极高,也被称为“水竹”,几乎算是废材。
  
  吴总说:“适当有点四季竹没关系,单鸿你安排大家选出来就行了。”单鸿说可以。欧主管说:“那就好,我尽快联系。”
  
  当天下午,竹子就送来了好几车,两种竹子掺杂混合,每车里的黄竹约占四分之三,四季竹约占四分之一。单鸿只得安排人把掺杂在黄竹里面的四季竹选出来,再用纯黄竹加工成竹帘子。谁知,接下来的几天,运来的四季竹比例越来越高,最后竟然达到了一半。
  
  单鸿找到吴总说明了情况,吴总却不以为意地说:“谁说四季竹就不能用?加工后不是也可以用吗?”四季竹本是废材,加工起来成本也高,但既然吴总话说到这份儿上,单鸿也只得照办。
  
  一周后,采购部收购来的竹子,除了表面覆盖了薄薄一层黄竹外,整车整车的几乎全是四季竹。
  
  四季竹来势太猛,职工们加工不过来。四季竹在仙竹公司的场坝上堆积如山。单鸿也渐渐明白了,那伙人之所以不把黄竹帘子的新标准发给供货商,到后来连老标准的黄竹帘子都不让人家生产了,提出采购生产设备来“自行加工”,想必是为了在购买设备和黄竹时吃回扣。他们伪称“黄竹采购不到”,却以收购黄竹的价,大肆把“废材”四季竹买进来,为的是从中赚取高额回扣!各地的四季竹继续源源而至。天气炎热,前期收的已成“竹干”,无法用来加工了。
  
  这天,趁吴总正在场坝边转悠,单鸿走过去,将一根干了的四季竹递过去,说:“吴总,你看四季竹是不是缓一缓再收购?这个场子里现在有大约三千吨竹子,其中百分之九十以上是四季竹。干了的四季竹,已经无法用来加工了。”
  
  吴总看了下竹子,瞪了单鸿一眼,似乎责怪单鸿不该告诉他真相,接着便转身走了。
  
  上级得知仙竹公司买回大量竹子却被晒成干柴,便停止向下拨款,说把干竹子处理了再说。仙竹公司只得把干四季竹运到纸厂去贱卖了。
  
  周末,正逢农历七月半,鬼节。天黑后,孔明灯满天飞。公司全体休息,只剩下一个老门卫。半夜,仙竹公司竹料场起火了。场坝里剩下的干四季竹已全部化为灰烬。据说,当晚老门卫喝醉了酒,半夜起来小解,但见火光冲天,急忙拨打119,然而已经太迟了。
  
  消防部门认定,大火是孔明灯掉下来引燃的,至于是谁放的孔明灯,无从可查。在接下来的公司安全整顿会上,吴总居然要单鸿率先检讨,说是他组织不力,加工速度跟不上收购速度,导致干竹产生,进而引发了火灾事故。单鸿还未开口,分管采购工作的王副总抢先道:“说起来我也有责任,黄竹的收购应该适量控制,几千吨黄竹就这样烧了,我心痛啊!”
  
  欧主管也主动检讨:“前段时间,黄竹市场竞争太激烈,为公司发展,我们不得不多收购一些,没想到生产部门的进度跟不上,导致几千吨黄竹被晒干、被烧掉……”
  
  王副总与欧主管一口一个“黄竹”,并且是“烧了几千吨”,似乎他们前段时间收购的不是四季竹,卖到纸厂的不是三分之二,仅是少量而已。事实上,采购单据上显示的,确实也全部是“黄竹”。
  
  公司一二把手已形成共识:“黄竹”被晒干、烧掉,是因为生产部门的进度未跟上所致。下一步对单鸿的重罚似乎已成定局。
  
  会议正在进行,警车来了。老门卫被带走,接着是王副总和欧主管。火是老门卫点的。他交代,几天前,王副总和欧主管一起找到他,给了他一万块钱,要他在鬼节那晚点火,即将烧完时再报火警。
  
  那些四季竹是按黄竹的价格买进的,现在是按废料来处理,存在着巨大漏洞与亏空。王副总与欧主管怕上面详查,干脆放了一把火,这样可以谎称绝大部分“黄竹”被烧掉了。问题解决的同时,还可以把责任往单鸿身上推。
  
  单鸿是侦察兵出身,他几乎洞察到王副总与欧主管的所有伎俩。单鸿宿舍的窗户正对着竹料场,不久前,他在窗台上安了一个红外线针孔摄像头,在鬼节那天深夜,拍到了老门卫点火的画面。
  
  “一把手”吴总并未涉及纵火案,但此人德不配位,毫无主见,“火灾”发生后,便被降职了。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