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屋
故事会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中国新传说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故事会 > 中国新传说 > 不寻常的见面礼

不寻常的见面礼

时间:2019-08-03 作者:未详 点击:

  罗老本最近老是失眠,起因竟是为了他那未过门的儿媳。
  
  原来,儿媳妇的父亲是一位领导,母亲经营着一家公司,儿媳妇自己是一所大学的老师,可以说是要钱有钱,要权有权,要学问有学问,要模样有模样。但罗老本非但不高兴,反而忧心忡忡:这么好的人家,跟自己家能般配吗?
  
  罗老本和老伴是地地道道的农民。跟儿媳妇家比起来,罗家可算是穷家破户。而且罗老本的老伴有尿毒症,罗老本和儿子这几年赚的钱,都捐献给医院了。为了攒钱给老伴换肾,罗老本没白没黑地干,腰都累得直不起来了。一年前,多亏遇到了一位好心人,捐给了老伴一个肾,才救了老伴一命。
  
  按照农村的规矩,新媳妇进门头一天,要给公婆三跪九叩,罗老本一想起自己这个穷公公,要接受豪门千金的儿媳妇的跪拜,他的心里就难受:儿媳妇愿意给自己下跪吗?如果儿媳妇看不起他,不下跪,他该怎么面对?就算儿媳妇真心下跪,公公婆婆要给见面礼,他一穷二白,能拿什么当见面礼呢?
  
  罗老本发愁,老伴也叹气。儿子回家,见到二老如此,问清情况后,不禁笑了:“你们是瞎担心,实话告诉你们,你们的儿媳妇不是那样的人。结婚当天,你们啥见面礼都不用准备。”
  
  罗老本心想:小子,你如今在热恋中,脑袋都被烧晕了。不拿见面礼,自己不怕寒碜,外人还笑话呢。这见面礼,一定要拿!
  
  按照农村的规矩,新人结婚之前,女方要到男方家“相宅子”,其实就是看看公婆住的地方,然后叫来亲朋好友,拉拉家常,吃顿便饭。儿子要带未来的儿媳妇前来“相宅子”,这可急坏了罗老本。前几年为了给老伴治病,家里能卖的都卖了,可以说是家徒四壁,新媳妇来一瞧,能高兴吗?
  
  于是,罗老本去这家借了一套沙发,又去那家借了一台电视,正要再去借茶几,儿子回来了,赶紧拦住父亲:“爹,你这是干啥?”
  
  “干啥?装点门面呗,咱家太寒酸,让新媳妇看了,我和你娘丢不起那个人。”罗老本说。
  
  儿子又好笑,又心酸,他告诉父亲,就算借来玉皇大帝的金銮殿,儿媳妇也看不到。罗老本不解,忙问为啥。儿子沉吟了半天,才告诉他,儿媳妇半年前出了场车祸,一只眼已经失明,另一只眼的眼角膜受损,视力下降得厉害,看东西模模糊糊,跟盲人差不多。
  
  儿子苦涩地说:“我怕你们反对我们的婚事,一直瞒着你们。这次相宅子,我本来不想让她来,可是她怕二老不高兴,坚持要来……”
  
  罗老本好半天才回过神:“儿子,她那眼睛……不能好了?她家不是有钱吗?送到国外也治不好?”儿子苦笑着说:“国内国外都一样。那只眼需要移植眼角膜才能恢复,但是现在捐献眼角膜的人实在太少,一直到现在都没等到。”说到这里,见罗老本的脸色阴晴不定,他不禁担心起来,“爹,你不会……反对我们的婚事吧?”
  
  谁料罗老本愣了半天,突然一拍大腿,眼睛里射出兴奋的光:“这真是天上掉下来的好事啊!好,太好了!”老伴儿和儿子都惊呆了,以为他是突然受了刺激发了疯。儿子紧紧拉住手舞足蹈的罗老本:“爸,其实盲人也没什么,只要我们真心相爱……”
  
  可罗老本却不顾儿子的话,大声宣布:“老伴儿,儿子,见面礼有了!”他眼里光彩熠熠,仿佛解决了一生最大的难题。儿子一时还没理解他的意思:“见面礼?什么见面礼?”罗老本指着自己的眼睛,一字一顿地说:“我不但不反对你们的婚事,我还要把我的一只眼角膜,捐献给儿媳妇。”
  
  儿子吓了一跳,老伴儿也吓得不轻,他们坚决反对罗老本这么干,可是罗老本却是铁了心,谁劝也不听。他告诉儿子,他一辈子土里刨食,啥宝贝都没有,这只眼是他唯一能拿得出手的东西了。再说了,他只捐一只,不是还剩下一只嘛,又瞎不了。儿子知道父亲的倔脾气,最后只好含泪答应了。
  
  不久,罗老本的一只眼角膜移植到了未来儿媳妇的眼睛里。这事轰动了四里八乡,儿子儿媳妇结婚当天,电视台都来做了报道。画面上,只见罗老本稳坐太师椅,接受儿子儿媳妇的跪拜。用眼角膜给儿媳妇做见面礼,这事还真没人做得出来,对于儿媳妇的跪拜,他接受得非常坦然,甚至有些骄傲。
  
  婚后,小两口每周都会带着大包小包回家看望罗老本夫妇。儿媳妇自然对公婆感恩戴德,连亲家都对罗老本尊敬有加。罗老本更是没有一丝一毫在“豪门”面前的卑微,经常翘着胡子跟人炫耀自己这昂贵的见面礼,送得值,实在太值了。
  
  一年后,儿媳妇怀胎十月,要生了。这天是预产期,由于胎位不正,需要剖宫产。罗老本和老伴儿都赶来了,一听要剖宫,吓了一跳,赶紧问:“这事没有危险吧?”大夫安慰他,说这种手术很平常,放心吧。然后大夫又问罗老本的儿子:“你的妻子以前动过类似的手术吗?”儿子犹豫了一下,看了一眼父母,凑到大夫耳边小声说:“动过,她曾经摘除过一个肾。”虽然儿子声音很小,但是还是被耳尖的罗老本听到了,他吓了一跳:“你说啥?儿媳妇摘除过一个肾?什么时候的事?”
  
  在罗老本的一再逼问之下,儿子终于说,那个肾,是在两年前摘除的。罗老本还是不明白,追问是因为生病摘除的吗?身旁的老伴儿却是个明白人,她思忖半天,突然一把抢过大夫手里儿媳妇的血检化验单,等看清儿媳妇的血型,她突然号哭一声:“老头子,你这个大傻蛋,儿媳妇的血型跟我的一样,她是两年前摘除的肾,我是两年前移植的肾,我这个肾,八成是儿媳妇捐给我的呀!”
  
  罗老本傻了,他一把揪过儿子的衣领:“臭小子,你老实交代,你娘说的是真的吗?”儿子眼圈红了,含泪点了点头。老伴儿狠狠捶了儿子一拳,又哭着对罗老本说:“你捐给儿媳妇一只眼角膜,就得意得不得了,逢人就夸耀,可你瞧瞧儿媳妇,捐给了我一个肾,都两年了,咋不对我说一声呢。”
  
  不久,儿媳妇手术顺利完成。等她被推出手术室,罗老本和老伴儿再也忍不住,一人拉住儿媳妇的一只手:“当年你捐肾的事,咋不告诉我们一声呢?”儿媳妇笑了:“告诉你们,你们不就愧疚一辈子了?你们二老辛苦了一辈子,不能再背感情债了。”罗老本啥话也说不出来,只是说谢谢。儿媳妇却说:“谢啥,人这一辈子都有两个父母,娘家的父母和婆家的父母,都是亲爹娘。”
  
  听着儿媳妇善良的暖心话,罗老本只觉得心口发酸,一句话也说不出了。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