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屋
故事会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中国新传说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故事会 > 中国新传说 > 非常失踪

非常失踪

时间:2019-08-02 作者:未详 点击:

  刘路是一名外科医生。这天,一个病人一来就让他开一堆的药。刘路认真看了一下医保卡,觉得年龄不对,经过仔细询问,果然是拿着别人的医保卡来开药的。
  
  病人见被刘路发现了,忙说是同事让他来代开药的。刘路严肃地跟他说,让病人亲自来看病。好说歹说都不行,这个病人气冲冲地去投诉,医院里不管三七二十一就让刘路跟病人道歉。
  
  刘路一怒之下跟科里的同事们调班,再加上年假,索性玩起了失踪。刘路正准备回老家,却接到了弟弟的电话:“哥,尼泊尔地震了,你是不是又打算去了?”
  
  弟弟的电话让刘路对自己的假期有了新安排。原来刘路还有另外一个身份,是一名NGO(非政府组织的团体,包括各种民间自发的基金会、救援会、公益团体等等)成员。现在尼泊尔有地震,肯定有很多NGO要开始行动了。
  
  他通过朋友的推荐,联系了中国扶贫基金会。一切准备妥当后,中国扶贫基金会来了电话,说是在尼泊尔的首都加德满都有分会,他去了以后有人在机场接他。
  
  加德满都有当地医院和来自各个国家的救援队,刘路便试探着跟基金会的工作人员商量往下走,他觉得余震不断的乡村可能更需要他们的支援。
  
  但这个提议被否决了,基金会必须保证救援人员的安全。
  
  刘路只好跟网上圈子里的朋友说了自己的计划,有个朋友给他介绍了一个当地汉语学校的朋友做向导。一切准备就绪后,他正式脱离本次中国扶贫基金会的救援队,以个人身份开始参加救援工作。因为有了向导,一些事情都顺利了很多。从当地医院里领了一些捐赠的药品后,两人就徒步往乡村进发。
  
  来到第一个救援点,不出刘路所料,医生与医疗物资奇缺。在一个简易帐篷中安置好物品,刘路便投入到紧张的诊疗急救工作中。不眠不休两天后,刘路带来的药品和急救物品告罄,后续的物资支援没跟上。睡了两天来的唯一两小时后,刘路一边帮忙安置源源不断的难民,一边想着办法。
  
  一阵熟悉的乡音传来,刘路眼睛一亮,赶紧出来迎接新来的救援队。刚一打照面,刘路就觉得其中一人特别眼熟。那个人也紧紧盯着刘路。“是你!”两人同时叫了起来。这个人正是刘路这次休假想要躲着的人——那位投诉他的病人。
  
  这支救援队的名字叫“海天救援队”,这位跟刘路有嫌隙的是他们的副队长,叫李飞。看到他们,刘路就大概明白那天李飞为什么开那么多药了。果然,就听到李飞跟其他队员说:“各位,这就是那位死心眼的医生!”
  
  刘路尴尬地一笑:“还真是不打不相识啊,你们这里肯定有药的吧,先借点我用用,回头到了加德满都我再给你们补上。”
  
  李飞抢先摇摇头:“那不行,我们的药也不够。”
  
  刘路不死心地说:“要不我加入你们,我光干活儿,行不行?”
  
  李飞还要说话,队长于强一把把他拽到身后:“当然欢迎,我们队里正好少了一位这么专业的急救人员。我们一起行动吧!”
  
  刘路赶紧将自己的行李拉过来,临时加入海天救援队。
  
  刘路丰富的急救经验和熟练的手法很快就赢得了队员们的尊重,除了李飞。于强试着缓解两人的矛盾,就趁着休息的间隙来劝说刘路:“刘医生,其实你俩也没什么矛盾,就是沟通有问题,如果当时李飞把他买药的用途跟你说一下,你肯定也不会为难他对不对?”
  
  刘路摇摇头:“你错了,我这不是为难他,即使他告诉了我他要买药来做这个,我还是不会开给他,因为这违反了医保的规定……”李飞火大地说:“你看看,我没说错吧,就是死心眼!”
  
  几个队员赶紧将李飞拉了出去。于强很尴尬地看着刘路,一时不知说什么好。刘路忙说:“救援工作本身就是件很辛苦的事,不要再让大家不开心,这样吧,到下一个救援点我就跟大家分开吧。”
  
  于强点点头:“也好。你别介意,李飞这个人比较直,其实他挺佩服你的医术的。”刘路笑了笑继续干活儿。到了下一个救援点,刘路很客气地跟海天救援队告别。看地图,距离另外一个救援点也不算太远,刘路决定直接赶过去。
  
  谁知走在山路上,路面突然一阵颤抖,刘路不由顺着一个山坡滚了下去,然后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刘路醒过来时身上不知压着什么,左臂一阵剧痛。他此时万分后悔跟海天救援队分开。正在这时,突然有声音传来,刘路凝神细听,似乎有人在喊他的名字!刘路大喜,赶紧尝试着动了动,谁知一动就有石块落下来,他索性也不敢动了,用右手护着头大声喊:“我在这儿!”
  
  等被救出后刘路才知道,本来海天救援队也打算走的,但这场余震让他们想到前脚走了的刘路,怕万一出事,又赶紧跟了上来。走在路边时,李飞看到了山沟里刘路的行李箱,于是大家就一起下来找。
  
  “谢谢啊!”刘路对李飞说。
  
  李飞还是有点别扭,一边给他包扎一边闷着头说:“谢啥,咱都是同胞,也是一起来做善事的,我们那点矛盾是小问题。”
  
  几个人赶紧带着刘路赶到了最近的救援点,处理了一下伤口,还好没有骨折。稍事休息后,于强告诉刘路,其实李飞悄悄了解过刘路,知道他就是圈子里比较有名的那位“小医精诚”,还听说这次又是自己买了七八千块钱的药带来的,这让李飞很佩服。刘路笑了笑:“一个人的力量还是太小,这点药很快就用光了。”
  
  “所以才需要募捐啊!我们好不容易才说服一些人捐点医保卡里的药,你还卡住。”李飞插了一句,不过已经没有最初那么冲了。
  
  刘路摇摇头,这又回到了最初的话题了,还是不要再说。
  
  于强很识趣地岔开话题:“哎,你怎么会这么热心公益啊!而且还整天跑这么危险的地方!”刘路一本正经地说:“如果生命的长度是无法改变的,那么我就只能努力拓展它的宽度!”
  
  看到大家都钦佩地望着他,刘路忍不住笑了起来:“其实我这次也是出来避祸的,你们也知道当医生,时不时会遇到一些很不讲理的病人。”说到这里,他看了李飞一眼,“我经常想,如果有一天有个患者狂性大发拿刀子把我捅了,网络上铺天盖地的就是某医院某医生被杀,很快就没声息了。但是如果我是在救援途中不小心遇难了,那还能成为英雄呢,你说是不是?”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