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屋
故事会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中国新传说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故事会 > 中国新传说 > 袭警者

袭警者

时间:2019-07-22 作者:未详 点击:

  维持治安是社区民警的主要职责之一,但是管铁伦却没想到,他到风彩社区的第二天,就遇到了治安问题。这天,管铁伦去住宅区熟悉情况,走到小区的17栋前面时,突然有个人朝他冲了过来,还没等他反应过来,身上就被重重地打了几下。袭击他的是个三十多岁的年轻男子,长得不是很壮实,但那男子似乎拼尽了全力,就好像和他有着深仇大恨。
  
  管铁伦在警校时学过擒拿,三两下就将那男子制服了,但问题是他还不知道那男子的身份,更不知道他为何要袭击他,不能像对付罪犯那样把那男子铐起来。
  
  就在管铁伦不知如何是好时,有人提醒他,说那人是个疯子,专门袭击警察,他只要把警服脱了,就会没事。管铁伦将信将疑地脱了警服,果然,那男子立刻停止了挣扎,看了他几眼,默默地走了。
  
  事后,管铁伦了解到,原来那男子名叫汤柏林。三年前的一个晚上,汤柏林和女朋友在一座小山上约会,遭到了两个假警察的打劫,他们还当着他的面丧心病狂地强奸了他的女友。事后,虽然公安部门很快破了案,但汤柏林却因此深受刺激,精神上出了问题,只要一见到穿警服的,就会疯狂地袭击。
  
  这件事管铁伦本来可以不闻不问,因为这不是在他任期内发生的事,但管铁伦心里总是放不下。他觉得警察是人民的卫士,应该得到人民群众的爱戴,而汤柏林的袭警行为,知情者虽然明白他是受到假警察的侵害而诱发的精神病,但不知道的人会怎么认为呢?那将对警察造成多么不好的影响。于是,他决定管一管这件事。
  
  管铁伦去调看了这个案件的案卷,然后去了一趟精神病医院,向专家作了请教。专家的意思是,像汤柏林这种受到强烈刺激后的突发性精神病,单靠医疗的手段很难见效。但也有一种可能,那就是在遇到另一个强烈刺激时,有可能会突然康复。管铁伦想,是否能人为地制造一次事件,对当时的情况来个情景再现,然后再设计一个不一样的结局,以此来帮助汤柏林恢复。他向专家提出这一想法后,专家也认为可以一试。
  
  然而要将这一计划变成行动,必须要有一个关键人物的参与,那就是汤柏林的前女友陈轶君。管铁伦决定去拜访陈轶君,以取得她的支持。管铁伦找到她后,发现她是个非常漂亮的女人,只不过眉宇间笼罩着一片愁云。管铁伦说明了来意,陈轶君沉吟了半晌,为难地说:“事情都过去三年了,我真的不想再去揭这个伤疤了。”
  
  管铁伦说:“我知道这事对你的伤害很大。如果不是这件事,你应该早就有了一个幸福的家庭。”
  
  陈轶君说:“其实相比而言,汤柏林受到的伤害更大。”通过她的讲述,管铁伦才知道,汤柏林原先是省里一家研究所的骨干,他正在攻关的一个项目,据说能填补我国在科技上的某项空白,而且研究所也正准备提拔他为副所长。可惜因为这件事而全毁了。
  
  那天晚上,歹徒们威胁他、打他,他都没有屈服,后来歹徒们用手铐将他反铐在一棵树上,当着他的面强奸了陈轶君。他眼睁睁地看着心爱之人被蹂躏而无能为力,精神上大受刺激,这才落下了病根。
  
  听了陈轶君的讲述,管铁伦觉得,如果能帮助汤柏林恢复健康,就等于是为国家挽救了一个人才,于是他更加坚定了信念。而且汤柏林在遭到歹徒长时间攻击时都没有屈服,但在看着陈轶君被蹂躏时却经受不住精神上的打击,这说明他爱陈轶君甚于自己的生命。而且,以陈轶君的品貌,虽然发生过那样的事,但也不至于嫁不出去,而她却一直不嫁,说明她还深爱着汤柏林。有这样的基础,管铁伦相信,他的计划一定能顺利实施。
  
  果然,在管铁伦的耐心开导下,陈轶君最终答应配合他。根据陈轶君的提示,管铁伦选了个有着淡淡月光的夜晚,由陈轶君把汤柏林带到了他们当初约会的那座小山上。按照管铁伦的要求,陈轶君像当时那样,在朦胧柔和的月光下,让汤柏林搂着她的腰。根据管铁伦的推测,汤柏林和陈轶君曾是情深义重的恋人,在这样一个浪漫的夜晚,以陈轶君女性的温柔,很可能会拨动汤柏林心中曾经那根感情的琴弦。如果能这样,那就说明汤柏林已进入了角色,就可以实施下一个步骤了。
  
  过了半个多小时,陈轶君感觉到汤柏林的心跳在逐渐加快,搂着她的手臂也加强了力量。她知道汤柏林已有了反应,就向躲在暗处的管铁伦发出了信号。管铁伦一看时机已到,立刻让假扮歹徒的两位同事出场了。
  
  两位同事冲出来,大喊:“抢劫。”两人开始围攻汤柏林,但他们毕竟不是真的歹徒,不会下重手。汤柏林虽然受到攻击,但丝毫没有受到伤害,甚至他的反击令两位警察有些狼狈。管铁伦一看这样下去可能会演砸,但他又不能出声提醒,只能干着急。幸好陈轶君急中生智,扑过去装作给汤柏林帮忙,趁机拽了其中一人的手铐。这一下,两位警察才反应了过来,掏出手铐将汤柏林反铐在了一棵树上,接着就装作要去非礼陈轶君。
  
  管铁伦紧张得手心里全是汗,因为这可是关键时刻,成败在此一举。就在这时,他发现此前情绪一直狂躁的汤柏林突然安静了下来。管铁伦知道,这时汤柏林的脑海中闪现出了三年前那一幕,所以才会发愣。机不可失,管铁伦立刻带领几位同事冲了出来,将那两位假扮歹徒的同事制住,脱下他们的警服,而那两位假歹徒也装作垂头丧气地束手就擒。
  
  管铁伦拎着两件警服对汤柏林说:“这些犯罪分子真是太可恶了,竟然冒充警察,败坏我们警察的声誉。”陈轶君也冲上去,踢了那两个假歹徒几脚:“原来你们是假警察。现在好了,李鬼碰到李逵,真该好好地治你们的罪。”管铁伦走过去打开汤柏林的手铐,把他解救了下来。汤柏林还是发着呆,不过这却是他三年来第一次没有对穿警服的人发起袭击。
  
  事后,据精神病医院的专家分析,他们的这次行动虽然没能使汤柏林完全清醒,但也起到了一定的效果,接下去再配合药物治疗,完全有可能使汤柏林恢复正常。
  
  一年以后,管铁伦又到17栋附近去办事,猛然看到汤柏林又朝他冲了过来,不由心中一惊,莫非他又要袭警?说时迟,那时快,汤柏林一把拉住他的手说:“管警官,事情轶君都和我说了,我都不知道怎么感谢你。刚才轶君在楼道口看到你,就赶紧要我把喜糖给你送来。”
  
  管铁伦一愣,随即便明白是怎么回事了。他高兴地剥开一颗喜糖放进嘴里,心里却比糖更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