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屋
故事会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中国新传说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故事会 > 中国新传说 > “1230”是啥意思

“1230”是啥意思

时间:2013-11-21 作者:未详 点击:

  最近,林之平和老婆洪倩之间剑拔弩张,关系很是紧张,事情的导火索,是洪倩坚持要去注射美容针,而林之平偏偏不让,他说,他也不是一概反对美容,主要是这行当良莠莫测,还是小心为好,两人为此较上劲儿,谁也不肯服软……闹到最后,任性的洪倩决定一意孤行,下午就去美容院把针打了。
  
  林之平该说的都说了,他也知道,现在再劝老婆,哪怕是说一句,也是废话,索性啥也没说,憋着一肚子气上班去了。
  
  来到班上,林之平心里憋得慌,就和哥们小梁说了这事儿,末了,他说:“我不是心疼那几万块钱,就是怕那东西是假冒伪劣,万一皱纹和斑没去掉,反倒弄了个满脸花,甚至把整个脸都毁了,到那时候,说啥都晚了。”
  
  小梁听后,寻思了一会儿,说:“要去的是哪家美容院?”
  
  “为美美容院。”
  
  小梁说:“我倒有个办法,可以阻止你老婆—”
  
  什么办法呢?原来,小梁有个熟人叫江枫美,一年前曾去为美美容院打过这种美容针,结果皱纹非但没有去掉,反而更多了,仿佛一下子苍老了十多岁,而且,更为可怕的是,注射美容针三个月后,额头上出现了一个一元硬币大小的凹陷,仅仅是看上一眼,就让人恐怖得要命。现在,如果让江枫美和洪倩见个面,说说她的不幸遭遇,估计洪倩就不会再去注射什么美容针了。
  
  这倒是个好办法,于是,林之平向小梁要了江枫美的手机号码,给她打电话。这江枫美的电话还真难打,一连打了好几个,每次都是“对方正在通话”,后来好不容易打通了,林之平赶紧向江枫美说了自己的情况。
  
  江枫美听后很为难,说:“真是不巧,我最近很忙—”
  
  “大姐—”林之平恐怕对方挂了电话,赶紧恳求道,“您听我说,耽误不了您几分钟的,您住在哪儿?我开车接您去。”
  
  江枫美的口气略有缓和,说:“最近求我说服老婆别去打美容针的人还真不少,弄得我筋疲力尽,有一次,害得我上班都迟到了,被公司罚了一百元呢,而且,经理都给我下了最后通牒,如果再这样下去,炒鱿鱼就是必须的了。”
  
  林之平听出了江枫美话里的意思,急切地说:“大姐,我不会让您白辛苦的,我会付给您辛苦费的,您看—二百怎么样?”
  
  林之平等了好一会儿,对方没反应,他以为对方嫌钱少,把电话挂了,忙说:“大姐,听得见吗?”
  
  江枫美冷冷地说了一句:“听得见。”
  
  林之平赶紧加价,说:“大姐,刚才我说错了,您看—四百行了吧?”
  
  江枫美不冷不热地说:“好吧,既然是朋友介绍的,我就不计较那么多了。这样吧,三天后你再等我电话,到时候你开车来接我。”
  
  林之平一听就慌了:洪倩下午就要去美容院,三天后多少美容针都已打了,到那时候再劝说,哪还来得及?于是,他慌忙将这一情况告诉给了江枫美,江枫美听后说:“现在去也行,不过我可给你明说了,如果非要现在去,要再加1230元。我告诉你,你也不用讨价还价,这是规矩。”
  
  林之平心想这江枫美可够黑的,这不是勒索吗?但反过来想想,这一两千元,和打美容针的几万元一比,和打美容针可能造成的严重后果一比,那算得了什么?于是他就痛快地答应了。不过林之平还是留了个心眼,多问了一句:“大姐,我还是有点担心,要是万一说服不了我爱人,怎么办呢?”
  
  “说服不了?”看来江枫美对自己的口才很有信心,语气里透着一股子豪气,“你放心,说服不了,我只收你一百块钱的辛苦费。”
  
  有了江枫美这句话,林之平就放心了,他请了个假,立马开车去接江枫美,路上,他还给老婆打了个电话,说有个非常要紧的事儿要告诉她,让她千万别出门,自己几分钟后就到家。十多分钟后,林之平就到了江枫美的住处,两人连口水都没喝,马不停蹄地赶了回来。
  
  还好,洪倩还在家中,林之平撒谎说,上班后他总觉得不放心,于是就决定去“为美美容院”探个究竟,刚来到门口,就遇到了江枫美。
  
  江枫美把洪倩拉到一边,告诉她说,千万别去这家美容院打什么美容针,自己就上过当,现在悔得肠子都青了。
  
  说话的时候,洪倩注意了江枫美一下,只见江枫美的脸上皱纹密密麻麻的,灰斑加黑斑,连成一大片,更可怕的是,江枫美的额头上有个一元硬币大小的凹坑,莫非……看到这些,洪倩惊恐地说:“这位大姐去过美容院?打过美容针?”
  
  这时,江枫美已经将随身携带的皮包打开,从里面掏出一个文件夹,拿在手里,对洪倩说:“大妹子,空口无凭,我确实去过美容院,而且就是那家‘为美美容院’,还打过美容针,你看—”
  
  洪倩接过文件夹,打开,里面放着一些大大小小的纸片,码得很整齐,她一页一页仔细翻阅着,有江枫美先后两次在“为美美容院”打美容针的发票,还有打过美容针后脸部出现异常的一些照片,最后是两张对比照片,一张是江枫美没打美容针前的照片,脸部光洁照人,另一张是她打了美容针半年后的照片,丑得吓人。
  
  林之平就站在老婆的身边,这些令人不寒而栗的资料,他看得清清楚楚,这江枫美简直就像在案发现场搜集犯罪证据的警察一样,材料工作做得太好了。他心里顿时吃了定心丸,这一回就是打死老婆,她也绝对不会再去“为美美容院”了。果然,洪倩看罢资料,紧紧地握住江枫美的手,激动地说:“大姐,谢谢你,要不是你,吃罢饭,我就要去为美美容院了。大姐,要不这样,我们请你吃饭,也算表示一下谢意。”
  
  江枫美淡淡地一笑,说:“不用了,既然你知道了真相,我也该回去了,最近我很忙,以后有时间再说吧。”
  
  洪倩见留不住江枫美,就对林之平说:“老公,快开车送送大姐。”
  
  林之平答应一声后就和江枫美一起下楼了,车开出一段路,林之平把车停在路边,从钱包里拿出1630元,递给江枫美,说:“大姐,谢谢您,这是1630元,其中400元是咱们一开始谈好的,另外的1230元,您说是‘加急费’,对吧?”
  
  江枫美说了一句“那我就不客气了”,就把钱接了过去。
  
  林之平启动轿车,然后说:“大姐,我还有一事不太明白,您说的加急费为啥还有整有零、偏偏是1230元呢?”
  
  江枫美一直瞅着窗外,这时,她突然说:“停下吧,我就在这下车。”
  
  林之平把车停在路边,疑惑地说:“还不到你家呀?”
  
  江枫美看了林之平一眼,似笑非笑地说:“曾经有好多人像你一样,付给我钱时,总会问我这个问题,那好,我现在就告诉你—请我说服老婆别去打美容针的男人不止你一个,有好多好多,而有的人,比如你,着急得不行,等不得。不得已,我就立了个规矩,每提前一个人,加收十元钱,而你打电话时,号已经排到了123号,所以要加收你1230元。”说着江枫美就下车了。
  
  刚下车,就有一个男人迎过来,说:“你是江枫美吧?快,快去劝劝我老婆吧,她死活闹着要去打什么美容针呢……”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