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屋
故事会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中国新传说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故事会 > 中国新传说 > 信任的崩溃

信任的崩溃

时间:2018-12-22 作者:未详 点击:

  市二中是最好的初中学校,也是最俏的中学,每年的小学升初中,二中是家长们的首选学校。今年“小升初”,二中的择校费不像往年那样明码标价了,而是改成了开放式交费。所谓开放式交费,就是不定价格,量力而为,在填表时写上愿意交择校费的数目,根据交费情况,来公布录取的学生名单。
  
  消息一出,家长们一片哗然,都责怪二中校长不地道,这不等于是抢钱吗?这完全是给家长们出了一道伤脑筋的难题,交多少才能既不伤财,又能保障名额不被挤掉?
  
  民营企业家高大为的儿子高尚进今年“小升初”,也面临着交择校费的问题。他打电话给在二中教书的老同学,探听关于择校费的内部信息。老同学抱歉地说:“老同学,不好意思,今年的择校费自从宣布实行开放式收费后,都是校长亲自在操作,信息封锁严密,我们搞教学的,也是两眼一抹黑,无从知晓什么内幕。你的人脉那么广,还不如疏通疏通,托关系去找校长,给你开个绿灯,哪还用伤脑筋瞎操这份心?”
  
  这话不假,在生意场上摸爬滚打十几年,高大为确实累积了不少人脉。凭他的人脉,找找关系按最低标准交钱,也能够让儿子进二中读书,不用猜测交多少钱合适。但是根据自己当了这么多年生意人的经验,他知道能用钱解决的事情,直接用钱去解决就好了,尽量不要找关系托人情,因为人情债有时候不那么好还,还不如用钱简单明了。他并不缺钱,也不稀罕钱,只不过想把钱花得恰到好处。
  
  这一天,高大为去“休闲沙龙”聚会,谈到儿子择校费的事情,引起了大家的共鸣。“休闲沙龙”是由高大为组织起来的一个小型休闲场所,10个成员全部是民营企业家,都是各行各业的佼佼者。大家约定每个周末晚上聚在一起打麻将,或者喝喝茶聊聊天,交流感情。这是一个松散的组织,但是大家都愿意推掉各种应酬,按时聚會,雷打不动。因为在这种场合里,大家可以交流各种经济信息,对一些突发的经济状况交换看法,也可以摆出各自遇到的麻烦,让大家出出主意。这些民营企业家从事的行业不同,看问题的出发点不一样,往往能收到“他山之石可以攻玉”之效。这就是“休闲沙龙”的魅力所在。这个休闲沙龙已经开办了好几年,比行业协会还稳定,中间从来没有更替。慢慢地,大家成了无话不说的朋友。
  
  让高大为没想到的是,10个人当中,包括他在内,有9个人的子女面临着给二中交择校费的问题。其实,仔细想想也不奇怪,大家年纪相仿,自然子女的年纪也差不多,二中又是最好的学校,让子女进二中读书是大家不二的选择,所以,很自然的,大家的烦恼是一样的。
  
  既然高大为起了头,大家就聚在一起讨论择校费交多少合适的问题。
  
  高大为说:“其实,在座的各位都不缺钱,但是我们的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这钱要交得合理,既要保证能让孩子们得到录取名额,也要不当冤大头。”大家都附和说是这样的,要用经济学的眼光来对待择校费。
  
  高大为接着说:“要确定合适的金额,就得先了解往年二中的择校费是多少。”
  
  杨总说:“我女儿去年进的二中,择校费是3万。不过,是根据分数浮动的,听说有的交了将近4万。”
  
  马总说:“二中往年的择校费我了解过,前几年的基数都是2万多,去年开始涨到3万的。”
  
  大家开始讨论,今年交多少钱合理。去年的基数已经是3万了,把通货膨胀物价上涨等因素考虑进去,姑且按往年的标准递升,把今年的基数定在4万。再考虑到大家为了确保拿到名额,竞争激烈,水涨船高,大多数人的心理价位最有可能是6万左右,这已经比去年翻一番了。经过反复探讨,他们觉得交到8万就可以稳操胜券了。
  
  为了检测他们的分析靠不靠谱,大家纷纷给那些也是今年面临择校费问题的熟人打电话探口风,结果证明,他们的分析很到位,那些人都认为比去年的择校费翻一番,6万就已经很不错了。临走时,高大为他们就这么决定下来,择校费统一交8万,一分都不往上加了。
  
  到了填表的那一天,高大为去了二中,看见黑压压的一片,都是来填表的家长。这么多人,形势比想象的要严峻,高大为填表时,斟酌再三,多加了1万,填了9万。出来后,高大为碰见休闲沙龙的几个老总,大家互相问了问,都说按照约定的,填了8万。高大为一听,心里不安起来,自己填了9万,算不算违反了盟约?转而一想,学校应该不会公布金额的,谁也不知道他耍小聪明多填了1万,就没有坦白。
  
  到了第二天,二中公布了录取名单,按照择校费从高到低的顺序排列,录取学生名字后面是家长名字,家长名字后面还列出择校费的金额。公示榜还做了说明,此次完全是本着自愿的原则,不存在暗箱操作,为了表示公开透明,才公布每个学生上交择校费的数目。高大为吓了一跳,心里有点慌张,现在公开了数目,自己多填了1万,不是把秘密暴露在阳光下了吗?让休闲沙龙的几位“盟友”看见,岂不是尴尬?
  
  高大为怀着忐忑的心情,仔细一看公示榜,发现第一名交了15万,竟然是休闲沙龙的马总。再往下一看,前9名都是休闲沙龙里的人,高大为排在第9名,前面的处于10万到15万之间。高大为偷偷多加了1万,本来心里很愧疚,现在看到公示榜,都比自己高,心里猛地像被毒虫蛰了一下,有点疼。想不到开放式择校费,变成了一场心机大赛,让彼此都看到了内心的那点自私。
  
  过了两天,二中发布通告,录取名单有效,但是取消开放式收费,今年的择校费标准,参照去年3万元的基数,根据分数浮动。一打听才知道,有不少家长向教委和媒体投诉,认为这是一种乱收费现象,开放式收费因此被上面叫停。
  
  又到了周末聚会的晚上,高大为没有去。后来接到杨总的电话,询问他为什么不去?高大为想了想,说:“老杨,这几天心里不痛快,就不去了。”杨总说:“真是奇怪了,就我一人按时到了,他们都没有来,打电话过去询问,也都推说心里不痛快。你们这都是怎么了?”
  
  高大为心里清楚,休闲沙龙就这样崩溃了,因为失去了信任基础。这都是被这次乌龙的开放式收费给闹的。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