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屋
故事会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中国新传说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故事会 > 中国新传说 > 二奶的悲惨岁月

二奶的悲惨岁月

时间:2018-08-30 作者:未详 点击:

  一切追求皆所好,一旦拥有却平常。
  
  交人须交真君子,嫁人要嫁真情郎。
  
  上世纪七十年代初期,营业员是国人向往的职业。在商店里站柜台这一行当,在那个物资匮乏一切凭证供应的年代里有着支配商品出入的大权,令人刮目相看。湖南杏花镇供销社的营业员沙翠花,就是依仗着这点优势抢走了别人的男人,由此拉开了她悲喜交加的人生序幕。
  
  世上奇事千万种怎见女子强迫男
  
  沙翠花生于一个小山村,圆盘脸儿,高挑个儿,虽说不上十分漂亮,却也有一种朴实自然的美。自从她接班当上营业员之后,自以为是鲤鱼跳进了龙门,便高高在上不可一世起来。她处处追逐时尚,烫头发,戴手表,足蹬高跟鞋,脸上涂脂粉膏。到了婚嫁的年龄,更是挑三拣四,好像世上没有一个男人能匹配她似的。
  
  一天晚上,沙翠花做了一个好梦。梦见一位心仪已久的白马王子,微笑着向她走来。他长得白净清秀,身穿笔挺的深蓝色西服,高高的鼻梁上架着一副棕色的金丝边眼镜,显得风流倜傥,气度不凡。她仪态万方地迎了上去,二人手挽手在绿草地上疯跑……
  
  猛醒来,美妙的一切消失得无影无踪。她睡不着了,开始追忆起梦中的情人好似在哪儿见过。想了半夜,她终于想起来了。那个人是光宇厂的工人,去年曾来她所在的商场买过东西。她心想:“工人阶级是领导阶级,有铁饭碗。况且那光宇厂是中央直属的大工厂,工资高,福利优厚。他本人又长得帅气,我若与他成婚才算是称心如意、幸福百年。今日我和他梦中相见,定是前世有缘。”沙翠花想到此处欣喜若狂,决定向着辉煌的目标前进。
  
  通过多方努力,她才打听到那位青年人名叫郑天良,在光宇厂宣传科工作。可是郑天良已经有了妻室。其妻王秀兰在村里当民办教师,是个百里挑一的大美人儿,而且郑天良已经有了两个宝贝儿子。
  
  可沙翠花根本不愿放弃。她暗想:“那民办教师算个啥?长得好又怎么样?一个农业户口农村人,怎能是我的对手?我能给男人实惠,就一定能把我想要的男人搞到手!”
  
  从这天起,沙翠花就开始频频光顾郑天良的宿舍。以提供商品信息为借口,把紧缺商品直接送到了郑天良面前。她每次来光宇厂,哪怕等到半夜三更也非要见郑天良一面才肯回家。有一次,她在去给郑天良送布票的时候,因天黑路滑不小心跌进路边的泥沟里。郑天良望着她那两脚泥一连声说了三遍“谢谢!”她心里别提有多美啦。返回的路上,她想到郑天良怎么就仅此而已,怎么没有一点那个的意思,不免又有些懊恼起来。
  
  一九七八年春节前的一个晚上,郑天良来到沙翠花的住处取她给他买的年货。沙翠花见时机已到,就情不自禁地抓住郑天良的手说:“我已经为你付出这么多,难道你就从来没有感动过?”
  
  郑天良笑笑说:“我看得出你对我的好意,可我已经为人夫为人父。”
  
  “我不图天长地久,只图一时拥有。”
  
  “我很传统,没有这个胆儿。”郑天良还是笑笑,没有半点动心的样子。
  
  沙翠花脑子一转有了主意,她假意不再提起此事,说自己春节孤身一人在外,希望郑天良陪她吃顿饭。想着沙翠花这段时间对自己的关照,郑天良也不好意思拒绝,便由着沙翠花拿酒炒菜,二人痛饮起来。
  
  酒酣耳热,沙翠花就借着酒劲直往郑天良身上靠。郑天良这时清醒得很。他本来只想与沙翠花做个酒肉朋友,从她那里套购一些市场上买不到的东西。他并不爱沙翠花,因为她的容貌比自己的妻子差远了,真没想到她竟有此非分之想!
  
  他不知如何是好,就也假装酒醉说起胡话来:“我不敢做贼,警察在盯着我,我不敢!”沙翠花见郑天良真的醉了,就死死抱住郑天良,说:“看你都喝成啥样儿了?”郑天良趁着酒劲儿说:“我没有犯法,你们为啥要绑我?”他一边喊一边踢打,不一会儿就把沙翠花打得鼻青脸肿。
  
  庸人自扰常有事却叹蠢男弃贤妻
  
  郑天良回到厂里,禁不住暗自发笑。没想到我郑天良年过而立还有如此魅力!往后我就是家里有个美娇娘,外面有个相好的,各有各的用场,就像老公鸡拴到门槛上里外叨食儿。
  
  悠哉乐哉之后,郑天良突然一个激灵,疑心顿起:世上有轻浮的女人,更有想吃腥的男人啊。自己长年在外不回家,妻子王秀兰长得那么漂亮,她会不会也在喜新不厌旧,也在与别的男人相好?树上那最红最甜的枣子总是先被虫咬的。他越想就越觉得真有那么回事。
  
  年三十的上午,郑天良一脚踏进家门,看见村上那个长得最俊的年轻人在帮王秀兰贴对联,两人有说有笑好不亲热。这年轻人是大队会计,王秀兰在学校教书,他们经常见面,怎能不擦出点火花来?郑天良不愿再往下想了。他二话没说,把带回来的香烟美酒和木耳黄花菜等往父母面前一撂,扭头就要走。父母问他为啥不在家过年,他说厂里叫他当班,说话间连看都不愿看王秀兰一眼。
  
  郑天良返回厂里后,想起那晚上沙翠花红肿的脸就万分愧疚。那是一个女子对一个男人的至爱啊!为了报复妻子,也为了报答沙翠花对他的深情厚意,他在春节假期中就与沙翠花亲如一家了。他们吃的是一锅饭,睡的是一张床。迷人的灯光下,郑天良拥着新欢,想起一句老话:红颜祸水。也许是真的。女人长得太好总会吸引别人的目光,当丈夫的太吃亏了,不如找个三心牌的好:走了放心,看见恶心,想起来闹心。沙翠花发现郑天良背弃了貌似天仙的妻子来投入她的怀抱,很是受宠若惊,她流着泪说:“天良,这辈子我要为你而生,为你而死!”
  
  不久,沙翠花就怀了孕。这正中下怀,这一来她沙翠花便有了要挟郑天良离婚的王牌了。
  
  郑天良本不想离婚,可沙翠花等不及了,就又谋划开了。她以别人的身份给王秀兰写了一封信,叫王秀兰某月某日到商场后面的小屋捉奸。王秀兰见信后也想把事情弄个水落石出,就乘车来到光宇厂。当她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推开那扇门的时候,不堪入目的一幕出现在她眼前。
  
  王秀兰捂着脸退出门来。她欲哭无泪,欲喊无言,一颗心仿佛被剁了千刀后又涂上了碘酒一般。既然丈夫的心已经不再属于自己,就不该再维持这空虚的婚姻。她当即就提出离婚。
  
  郑天良没想到王秀兰会提出离婚,这让他太没面子。他本来只是想“外面彩旗飘飘,家里红旗不倒”的,眼见如意算盘要落空,他就又使出诡计,私下与负责的民政干部串通一气,让他们给办了个不生效的假离婚证。这样暂时解除了王秀兰心中的怒火,又可以让他“合理合法”地与沙翠花结为夫妻。
  
  婚后,由于郑天良没有真正离婚,他和沙翠花就拿不到“准生证”,沙翠花不得不去医院做了手术,把郑天良的三岁小儿视为己出,尽心养育。为了自己心爱的人她不惜付出任何代价。她万万没有想到,郑天良的父母一直偏爱王秀兰。王秀兰又是那种传统型女性守着儿子不嫁,还同公婆住在一起。她沙翠花仍然只是处在二奶的位置上。
  
  临崖立马收缰晚痴情偏偏被情伤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