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屋
故事会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中国新传说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故事会 > 中国新传说 > 两枚戒指三个女人

两枚戒指三个女人

时间:2018-06-13 作者:未详 点击:

  大作家心猿意马,乡下妻却老实可欺,一真一假两枚戒指,如何挽救这个婚姻危机?
  
  一、老公送戒指
  
  范直大笔头子不错,经常有些小文章见诸报端。这年他到外地出差,回家时一下子买了两个戒指,一进门就给老婆戴上了一个。
  
  范直大老婆叫夏彩莲,是个乡下女人。前几年单位集资建房,范直大买了一套,夏彩莲就带着孩子们进了城。进城后,一大家子仅靠范直大一个人的工资显然不够,尽管他时常能收到一些小额稿费,但日子还是过得紧巴巴的。后来夏彩莲在环卫处找了一个扫大街的事儿,家里经济状况才略为好转。这时,夏彩莲望着手上的戒指,很是心疼,嘴里就把范直大好一通埋怨,我一个乡下女人,戴这么金贵的玩意儿干啥?我扫一个月的大街只怕也买不回它呢。”但心疼归心疼,埋怨归埋怨,夏彩莲心里还是暗暗高兴。她感激地望了范直大一眼,急忙挎起篮子上街买菜,想好好慰劳一下老公。
  
  夏彩莲家住四楼,下楼时,她故意把楼梯踩得山响。响声惊动了三楼的住户,只听三楼门“喀哒”一响,从门里探出一个女人头,这女人叫刘三姐。刘三姐见夏彩莲一手提菜篮,一手来回直晃荡,便问:“彩莲姐,咱俩不是刚从菜场回来么,怎么又去买菜啊?”夏彩莲说:“我老公从外地出差回来了,我得再去买点好吃的。”说着,那只空手便在刘三姐面前更起劲地来回划动,刘三姐感觉到有道细微的金光在眼前一闪一闪的。
  
  刘三姐从门里跨出来,盯着夏彩莲手一看,不由大吃一惊:“哟!你买了个新戒指呀?”“可不,是我老公从外省给我带回来的!你说,我是不是该去买点好吃的慰劳慰劳他?”夏彩莲的话听得刘三姐直啧嘴,一把拉过她的手仔细地端详起来。看了半天,她却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起来。夏彩莲好生不悦,说:“你笑啥?”刘三姐忍住笑:“彩莲姐,你这戒指金倒是金的,只不过是个镀金的水货!”
  
  夏彩莲猛地一缩手,转身就往楼下走。心道:哼,你吃不到葡萄就说葡萄酸!可一来到街上,夏彩莲心里不由打开了鼓:这刘三姐的话莫非是真的?到菜市场要路过一家银行办事处,夏彩莲顿时心中一亮:银行不是可以鉴定金银器的真假么?
  
  走进银行大门,夏彩莲听人叫一位胖胖的中年女人王主任,便走上前去,把手上的戒指取下来,说:“王主任,请您帮我看看这戒指是真金还是镀金。”王主任接过戒指看了一会儿便问:“你这戒指是从哪里买的?”“是我老公从外地带回来的。”夏彩莲刚一回答,就见王主任一怔,随着又问她老公叫啥,在哪个单位上班。夏彩莲听得一问,话匣子就打开了,滔滔不绝地说了起来。最后说:“我那老公虽说是个有文化的人,可他不嫌我一个乡下女人,还为我买了个戒指……”
  
  见夏彩莲那满脸抑制不住的幸福,王主任心里可就翻腾开了。原来,范直大她不仅认识,而且还算得上是个“准情人”。一次王主任单位要向上级写个长篇汇报材料,请来范直大。范直大材料写完,王主任见他不仅文采好,人也很有风度,一下子就着了迷,背着丈夫和范直大约会起来。当两人的关系正在迅猛发展时,范直大要到外地去出差。出差回来,范直大买的两个戒指一个给了老婆,另一个送给了王主任。哪知今天他老婆请她鉴定戒指,她一落眼,就看出这是个镀金的假货。沉思了一会儿,王主任悄悄地把自己手上的戒指取下来,然后递到夏彩莲手上说:“你这戒指是真的,看来你老公对你还是挺有情义的哟!”
  
  望着夏彩莲喜颠颠地走出银行大门,王主任此时心里蛮不是个滋味:她万万没想到范直大外表这样有风度的人,竟会做出这样的事。
  
  二、珠宝从天降
  
  再说范直大刚洗完澡,见老婆买了菜在厨房里快活地忙碌着,范直大伸头一瞄,见她一会儿看看手上的戒指,一会儿高兴地念叨着:“是真的,是真的……”范直大看着看着,忍不住摇摇头:唉!这乡下女人哪,给她一个破铜块,她还真的当成了金镶千……
  
  晚上睡觉前,范直大见老婆把手上的戒指取下来,细细地看了半天,然后小心地放在盒子里,收好,又嗔怪地道:“我一个乡下女人,又是个扫大街的,戴这么贵重的首饰干吗。还是收好了,待以后有机会戴吧。”范直大听了直摇头,不一会儿,老婆就发出了轻轻的鼾声。看着老婆那憨憨的睡相,额角上爬满了皱纹,一双手就像那干柴火棒,又望了望收戒指的抽屉,范直大心里不禁一“咯噔”,多年来,老婆一个人在乡下为他抚育着儿女,还要耕种责任田,后来虽说进了城,但她从未享过一天福。想到这里,范直大不禁轻轻叹息一声,将那戒指拿出来,“咕咚”一下,用力扔向了窗外。心想,等她明天早起去扫街时,再悄悄买回个真戒指换上就是了。
  
  谁知假戒指一扔出窗外,偏巧砸到一个女人的头上,这女人便是刘三姐。刘三姐女儿考取了大学,但学费还差一千多,刚才她到亲戚家借钱,可连亲戚面都没见着,心里正窝着一肚子的火呢。哪想到回家路上头顶又被人砸了一下,刘三姐正要开口相骂,却见刚才砸到头上的那东西,蹦蹦跳跳地滚到前面路灯杆下,路灯一照,那东西发出幽幽的一圈金黄色的光亮。刘三姐急步上前,捡起来一看,不由又惊又喜,原来砸她的竟是一枚金戒指。是谁会把金戒指扔向窗外呢?刘三姐怔在原地,想来想去也想不明白。突然她心中一激灵:哎呀,莫非是彩莲姐见我说她那戒指是假的,一气之下扔下来的不成?但细细一看,这戒指像是真金的呀!这是咋回事儿啊?
  
  第二天,银行一开门,刘三姐也来到王主任面前,把戒指递过去,请她验看真假。王主任看了一会儿,不禁一愣:这不是昨天她换给范直大老婆的那枚戒指么?怎么到了这个女人手上?但这疑团她只好放在心里,她肯定地告诉刘三姐说,这戒指是真金的,值一千多块钱呢。刘三姐一听又喜又忧地说:“要是一千多块钱该多好,正好可以凑齐女儿的学费。”听见这话,王主任心里不由一动,忙说:“要不,你把它卖给我吧,这款式我蛮喜欢。”
  
  三、蛋糕藏玄机
  
  刘三姐接过王主任的一千多块钱,欢欢喜喜地回了家。而楼上的夏彩莲又在厨房里忙着备办酒菜,因为这天刚好是范直大的生日。但酒菜上桌后,范直大却无心吃喝,酒水一口也未沾,只胡乱扒了几口饭就放下了筷子,此时他正惦记着王主任呢。自昨天他把戒指送给王主任,当时便和她约定今晚老地方见。
  
  到了约定时间,手机准时响了。
  
  范直大急匆匆地来到以前他和王主任常见面的“丁香”茶楼,可一推开约定的包间,却不见王主任,只见那沙发前的茶几上摆着一个精制的蛋糕,蛋糕盒下压着一张字条。原来王主任临时有事,让范直大边吃蛋糕边等。
  
  范直大枯坐了半天,见王主任还未来,闲极无聊,便伸手去开蛋糕盒,盒盖一打开,只见“生日快乐”几个字迎面映入眼帘,范直大顿觉心头又暖又甜:想起自己那乡下老婆只会弄些家常酒菜款待自己,哪及得上王主任浪漫、识得情趣?
  
  接下来,范直大满脑子都是王主任那白白胖胖的身影。可他等呀等,一等王主任不来,两等还是不来,打她的手机,回应他的是一阵忙音。晚饭并未吃饱,此时范直大觉得有点饿了,于是他捧起那蛋糕就大口吃了起来。谁知没吃几口,就听“嘎嘣”一响,一个硬邦邦的东西将他的门牙磕掉半颗,痛得他咧大嘴巴,直抽凉气。
  
  “噗”的一声,范直大急忙吐出那东西和半颗门牙,然后捡起那东西细细一看,发现它竟是一枚戒指。而那戒指上还栓着一根丝线,范直大一扯,又从蛋糕中扯出了一枚戒指。这搞的啥名堂啊?把糊在上面的蛋糕和奶油擦干净,范直大这才看清,这两枚戒指,正是自己送给王主任和老婆的那两枚一真一假的戒指。可那枚镀金戒指昨夜不是扔出窗外了么?这两枚戒指怎么都到王主任手上了呢?范直大捧着蛋糕和戒指怔了大半天,也没想明白。但有一点,他总算是明白了过来:王主任今夜不会来,而且今后也不会再和他约会了!
  
  范直大摇摇头,起身怏怏地往家里走。半道上,他叹了口气,把那枚镀金戒指扔进了下水道旁的阴沟里。
  
  快到家时,范直大看见一个女人在“哗哗哗”地扫着大街。走到近前一看,原来正是自己的老婆。
  
  自从老婆到了环卫处,范直大还不知道她扫的就是自己家门口这条街。这时见她把腰弓得像犁弯般扫得正起劲,范直大顿时想起王主任和蛋糕里的那两枚戒指,只觉一阵羞惭和心酸。于是,他紧走几步,来到老婆后面,猛地将她扳过身来,把那枚真金戒指,用力地套在老婆那枯藤一样的手指上……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