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屋
故事会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中国新传说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故事会 > 中国新传说 > 万马河的守护

万马河的守护

时间:2018-04-29 作者:未详 点击:

  这天,白云县公安局局长陈刚突然接到一个电话,放下电话,陈刚的额头就出了汗。
  
  电话是领导打来的,说有个投资商的儿子阿雄,在万马河玩漂流已经失踪三天了。这个投资商每年在白云县投资过亿,领导让陈刚尽快查个水落石出,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万马河绵延十几里,地理环境复杂,这可怎么找呀?当天,陈刚就和下属一起商讨对策。突然,有人提议:“陈局,倘若阿雄真的溺亡,尸体肯定往下游漂了,咱就找这个地段的水鬼!”水鬼,是对万马河沿岸捞尸人的称呼。在万马河的下游,有几个捞尸人会设置关卡,用网兜等拦截上游漂下的浮尸,之后,高价卖给寻尸人。
  
  陈刚恍然大悟,立刻派人分头寻找。万马河的下游,有好几条支流,必须逐个排查。
  
  查了一天,几个支流毫无线索,最后,只剩下阎王口的水鬼关四爷。一听“关四爷”三个字,陈刚就愣住了,叹道:“唉,怎么偏偏要找他呢?”可没办法,陈刚还是带着一行人,匆匆朝阎王口赶去。
  
  来到阎王口,只见这里水流湍急,地势最为险峻。陈刚一看,关四爷正在埋头清理网里的水草呢。陈刚硬着头皮,大声喊道:“关四爷,近来可好啊?”关四爷抬头看了看,随即低下头继续清理水草。
  
  陈刚上前几步,赶忙敬烟,关四爷没搭理,自顾拿起旱烟,蹲下来吸了一口,淡淡地说:“陈局长,你无事不登三宝殿吧?说吧,啥事?”陈刚就把前因后果说了一遍。
  
  关四爷放下烟袋,歪着头问:“陈局长,你找你的人呗,关我什么事啊?”陈刚尴尬地说:“关四爷,可别笑话我了!在万马河上找人,还不得全仰仗你们呀?我们可真不行!”
  
  关四爷点了点头:“这倒是!不过,这一年到头,上游漂下的浮尸多了,哪知道你要找的是谁?应该是个大人物吧,不然,你也不会急成这样。”
  
  陈刚连连点头:“四爷说得没错,真是个大人物啊!”
  
  关四爷沉下了脸:“再大的人物又怎样?泡在河里,还不一个样?你回去吧,我没工夫招待你!”说完,自顾忙碌了。
  
  陈刚知道关四爷的脾气,只好带着众人回去了。回到局里,领导的电话又来了,陈刚急得直跺脚:这可怎么办?倘若阿雄真的溺亡,其他几个关卡都没有,那肯定是被关四爷捞着了,估计他这次要狮子大开口了。
  
  第二天,陈刚独自带着礼品,又去找关四爷了。一进门,他就不停地说好话:“四爷,您就行个方便吧,这个人太重要了,关系到咱们县的建设呀,您可不能拖后腿啊!”
  
  关四爷想了想说:“好,最近我刚捞到一具尸体,你去认认是不是他?”说完,指了指河中的一棵树。陈刚抬眼一看,果然,河中漂着一具浮尸,头朝下,腿拴着绳子,绳子绑在岸边的一棵大树上。
  
  陈刚走到岸边,戴上手套,翻了翻浮尸的脸,跑上岸喊道:“不是他,这人你不是报过局里吗?尸体一直没人来领……”他掏出一张照片,递给关四爷,说,“四爷请看,就是这个小伙子!长得多帅啊!真要是漂下来,就太可惜了!”
  
  关四爷接过照片看了看,挥挥手说:“回去吧,我没见过这个人!”
  
  陈刚不甘心:“四爷,你别骗我,你肯定捞着了,就开个价吧!”
  
  关四爷鄙夷地说:“怎么?有钱了不起啊?有本事自己来捞啊,找我干吗?”
  
  陈刚赔笑道:“我……我不是那意思,这个投资商在国外就委托我帮着找了。不过四爷,您这次可捞到宝了,投资商说了,不管他儿子是死是活,都给一百万……”
  
  关四爷摆了摆手:“谁稀罕!你赶紧走吧,把东西都带走!”陈刚只好拎着礼品,怏怏地走了。
  
  一路上,领导的电话又催命似的追来了:“怎么样,有消息吗?”陈刚支支吾吾地说:“这个,快……快了!”领导急了:“什么叫快了?你这个局长怎么当的?投资商都急得要亲自来找了,最后给你一天时间,自己看着办!”
  
  陈刚当即派手下再次到处盘查,可直到第二天下午,仍然没有阿雄的任何消息。正当陈刚欲哭无泪的时候,手机响了,竟是关四爷:“陈局长,来阎王口一趟吧,我带你去见阿雄!”陈刚不禁喜出望外。
  
  很快,陈刚带人匆匆赶到阎王口,一见关四爷就迫不及待地问:“四爷,人呢?”关四爷说:“你说阿雄啊,在下游呢!”
  
  顿时,陈刚面如土色,看来,阿雄凶多吉少了。陈刚知道,“在下游”三个字意味着什么。这里的水鬼大多唯利是图,浮尸上报公安局后,倘若久久等不到买主,他们就会失去耐心,将浮尸漂到下游,随意丢弃。
  
  就这样,陈刚一行人跟着关四爷朝下游走去。走了一会儿,前面出现了一个弯道,这是万马河的另一个关卡,和阎王口一脉相承。忽然,陈刚在岸边看见了一张熟悉的脸,忍不住喊道:“阿雄……”
  
  阿雄回过头,看了看陈刚,继续在岸边掘黄土,他似乎在挖一个墓穴。旁边,有一个皮肤黝黑的老妇,正在专心地打磨一块墓碑。老妇的身后,是一大片错落有致的墓地。那妇人陈刚认识,正是关四爷的老伴!
  
  接着,关四爷道出了原委。原来,阿雄漂流时失足落水,幸亏他抓住一块浮木,漂流到阎王口时,已经奄奄一息,是关四爷夫妇救了他。那天,关四爷看到阿雄的照片,一眼认出了他。尽管,他对陈刚颇为不满,但他不希望阿雄的家人太担心,所以才让陈刚来领人。
  
  陈刚这才明白,关四爷并没像其他水鬼一样,将无名浮尸漂到下游,而是和老伴一起,将他们埋在万马河边。刚才,关四婶和阿雄正在为上次陈刚看见的那个男人做墓穴。陈刚狐疑地问:“阿雄,你不是过惯了锦衣玉食的生活么?既然康复了,为什么还要留在这里呢?你不知道,你老爸都快急疯了!”
  
  阿雄擦了擦汗说:“我故意没和他联系的,这几天,我想了很多。我很庆幸,漂流到了阎王口,它让我明白,这世上有比金钱更有意义的事,就像关四爷夫妇这样,每天坚守在万马河的岸边,为这些亡灵寻找最后的栖息地。可是,我父亲的眼里只有钱,我不想每天过得像行尸走肉一样……”
  
  陈刚听完,沉默不语。只有陈刚知道,为什么关四爷夫妇会坚守在阎王口,那是因为,三年前,他们的儿子自助旅游时,也在万马河上游失踪了。
  
  接到噩耗,夫妻俩哭着找到了陈刚,希望他打捞儿子的尸体,陈刚却说:“很抱歉,我真的无能为力。你们知道吗,每年在万马河失踪的人有多少?如果有人发现,一定会报案的,所以你们只能等。关键,他失踪几天了,这里地势险峻,我们公安局不是专职的捞尸队……”
  
  陈刚后悔的是,当时他连一句安慰的话都没有,尽管他说得没错,也没有渎职。
  
  后来,关四爷夫妇干脆留在了阎王口,他们要自己寻找儿子,慢慢地,就成了职业捞尸人。老两口坚守在这里,只为等到儿子,可又怕真的等来儿子。三年来,夫妻俩望眼欲穿。
  
  关四爷两手抱膝,抬头望了望天,说:“知道吗?每次看见一具浮尸,我和老伴就心如刀绞,那种感觉,你永远也体会不到……”
  
  陈刚也红了眼圈:“四爷,对不起,我……”关四爷摇了摇头:“我已经不怪你了!我知道,你也有苦衷!我始终相信儿子还活着,也许,他也像阿雄一样,被哪个好心人救上岸了呢。”
  
  这时,关四爷的目光触到了那片墓地。沉默几秒钟后,关四爷低下头,擦了擦眼泪,说:“倘若,他不幸遇难,希望也有好心人,像这样将他好好安葬……”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