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屋
故事会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中国新传说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故事会 > 中国新传说 > 老爸老妈相亲团

老爸老妈相亲团

时间:2018-03-13 作者:未详 点击:

  大龄未婚青年越来越多,之前的报刊长廊都成了征婚广告廊。奇怪的是,每天光临这里的是剩男剩女的父母。可怜天下父母心啊!
  
  1征婚长廊
  
  午夜十一点,朱蕊打开电脑,网友董莉莉的小头像闪着亮光,两人热络地聊了起来。
  
  朱蕊33岁,董莉莉31岁,一个是时尚杂志美编,一个是大学教师,两人都是知性美女,没招谁也没惹谁,却都因为未婚成了“社会公害”。
  
  朱蕊正和董莉莉感叹同病相怜时,母亲在一旁又唠叨上了:“你再不结婚可怎么办好哟?等到了我这个年纪,只怕连个照顾送终的人都没有。”
  
  朱蕊听了有点心酸,对于她这种独立自主的时代新女性,倒不是指望找个男人来照顾自己,就是怕老了会孤单无依。心酸之下,她终于点头同意老妈去人民公园替自己相亲。
  
  人民公园里,有一个地方人特别多。
  
  不知是谁带的头,把家里未婚孩子的照片、简介贴到原本该贴报纸的报刊长廊上,这一做法很快被效仿,报刊长廊彻底变成了征婚广告廊,广告一直延伸到长廊外的白墙,花花绿绿几百号。奇怪的是光临这里的没有年轻人,全部是剩男剩女的父母。
  
  这征婚廊比菜市场还热闹,家长们销“货”看“货”、讨价还价,都巴望孩子能“卖”个好价钱赶紧结婚。
  
  朱蕊妈妈是第一次来这里,她被眼前的盛况惊呆了!
  
  有不少家长在散发传单,朱妈妈搜罗了几张,寻思自己是不是也应该花点钱给女儿制作一份征婚传单,与时俱进嘛。
  
  其中一张传单让朱妈妈眼前一亮,她像发现新大陆似的跟发传单的老头大声说道:“你儿子跟我女儿同年同月同日生嘛,嘿,长得还很帅呢!”发传单的老头也跟着兴奋起来:“是吗是吗?有你女儿的照片吗?”
  
  朱妈妈初来乍到,没想到带女儿的玉照,不过她不肯错过此次机会,拉过老头打算详细了解一下。老头拐几个弯把她引到池塘边:“这里清静,仔细说说你家女儿的情况吧。”看来老头是这里的资深婚探了。
  
  老头姓王,他听完朱妈妈的介绍,表示对朱蕊的情况甚是满意,接着,他口沫横飞地介绍完自己儿子,又摸出另一张传单:“有机会帮我女儿也找一个,你家就一个,我可是一儿一女都不让人省心啊!”
  
  朱妈妈和王老汉直聊到天快黑了才回家,兴奋得手舞足蹈,她一个劲地向女儿报喜:“今天我去公园相亲,你猜怎么着?发现一个和你同年同月同日生的小伙子,叫王健,人家是记者,长得也不错,你看你看!”
  
  看到母亲拿来的传单,那照片虽然是黑白的,也能看出其清秀的五官,朱蕊的心不由一动。
  
  剩男在年纪上比剩女要宽裕得多,想着儿子与自己女儿同岁的王老汉都这么努力,朱妈妈决定今后一天往人民公园跑三趟,反正退休在家也闲来无事,在那里没准真能解决女儿的终身大事。
  
  2临阵脱逃
  
  打铁要趁热。第三天,朱妈妈就要求朱蕊参加王家的相亲宴。朱蕊无精打彩地说:“同年同月同日生有什么了不起?医院同一天出生的婴儿多了去了,难道都要成夫妻?我这星期要排画稿,没时间!”
  
  朱妈妈不依,苦口婆心地不停劝说,几乎要流下泪来,朱蕊只好同意见上一面。可是等到相亲那天,朱蕊手机关机临阵脱逃了,等她晚上悄悄回到家,发现客厅里坐着一个陌生人:王老汉。
  
  原来,无独有偶,王老汉的儿子也临阵脱逃了,找儿媳心切的王老汉索性跑到朱家亲自察看。王老汉上下打量着朱蕊,眼神里说不出地喜欢,看得朱蕊心里直发毛,真是皇帝不急急死太监,儿女们没结婚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好,父母们至于急成这样吗?
  
  王老汉走后,朱妈妈唠里唠叨吵得朱蕊耳朵要起茧子,她用被子捂住头,说:“想必那个叫王健的记者也没看上我,不然他怎么会不来相亲?”
  
  朱妈妈一拍床板:“你都33了,能遇到个未婚又优秀的小伙子不容易,你得采取主动了,好男人少一个是一个,33岁的男人正当年,多少年轻姑娘要跟你抢!”
  
  朱蕊不屑地扭过头,心里却忍不住七下八下起来,说真的,她对王健一开始就挺好奇的,一直忍着不见,是因为有其他原因。
  
  等母亲睡去,朱蕊打开电脑,董莉莉给她发了一大段留言:询问相亲结果、感叹自己大龄未婚的苦恼……董莉莉比她小两岁都这般感伤剩女命运,自己是不是真的老了呢?
  
  3追忆往昔
  
  虽然朱妈妈和王老头极力撮合一对不省心的儿女,可是儿女们却一点也不上心,他们剃头挑子一头热,慢慢地只好放弃。朱妈妈认准人民公园“相亲菜市场”是个能找到宝的好地方,她每天没事就去那里转悠。而王老汉则继续散发儿子的传单,两人碰面只能唉声叹气,不明白孩子们到底要找什么样的对象,父母操碎了心,他们却无动于衷。
  
  这天,朱妈妈又从“相亲菜市场”觅得一佳男,年纪家世相貌无一不好,朱妈妈把他的传单拿来给女儿瞧:“研究生,35岁,房车齐备,人家父母说了,只要儿媳妇上门,立刻全额付款买别墅,这样的人你还有什么可挑的?”
  
  对方除了头发有点秃,还真是无可挑剔,朱蕊想了想说:“既然这么优秀,犯得着贴广告相亲吗?莫不是有自闭、狂躁、功能障碍的毛病吧?买得起别墅找20岁的小姑娘去啊!”
  
  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朱妈妈也起疑,她悄悄一打听:这金龟男自小患有抑郁症,35岁了未婚,甚至连女朋友都没谈过。
  
  朱妈妈丧气不已,热情锐减,自此懒得往相亲菜市场跑,恢复了从前深居简出的日子,她放话出去:“女儿的事再也不管了!”
  
  看母亲伤心,朱蕊若有所思:“其实嘛,那个王健还是可以的,只是当初要相亲时我没那个心情。”
  
  朱妈妈听了表面上不动声色,背过身却立刻电联王老汉,询问找到合适的没有,王老汉在那边感叹:“我那孩子也不知道怎么了,我相来的姑娘,他哪个也不中意,要不再找个机会,让两个孩子见一见?”
  
  这一回,朱蕊爽快地答应了相亲,她从口袋里掏出几张电影票:“别那么老土,吃饭吃饭还是吃饭,我们四个一起去看电影吧。”看女儿终于答应了,朱妈妈松了口气。其实,从一开始她就中意王家的孩子,同年同月同日生,多好的缘分啊!尤其是王家的家长也不错。由于操心儿女的婚事,一来二去她和王老汉已经建立了友谊。
  
  可没想到的是,这次百分百稳打的相亲,最终还是叫王健和朱蕊以“工作忙”为由放了鸽子,他们放鸽子还是在电影开场、二老已经到场的时候,两个老人唉声叹气,主角没上场,只剩配角媒人了。
  
  这家影院在清淡期上演老旧片《喜盈门》,门票便宜,现在年轻人谁还看这种片子?影院里空空荡荡,零零散散坐着几对黄昏恋的老人,他们边看边说说笑笑,看得朱妈妈和王老汉挺不自在。
  
  《喜盈门》是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初的片子,那时朱妈妈和王老汉正值青春年华,现在再重温这部片子,又追忆起年轻时光,真是如梦如幻、感慨良多。
  
  4有喜盈门
  
  一个月后,朱蕊向董莉莉报喜:“有喜盈门有喜盈门,我妈找老伴了,老伴就是你爸。”
  
  董莉莉在那边也喜不自胜:“看来我们的苦心没有白费,终于成全了一对孤独的老人。”
  
  其实朱蕊和董莉莉从剩女愁嫁聊起聊到自己的家事,她们非常关心双方孤独的老人,尤其是朱蕊,自从父亲去世后,自己忙于工作不能时常照顾母亲,母亲的身体和精神状态一天不如一天,年轻人得结婚要人陪,老年人也一样啊!
  
  谁说只有老人操心孩子的婚事呢?儿女们也一样操心父母的婚事。
  
  正巧董莉莉的父亲王老汉也孤身一人,两人就合谋撮合二老。直接拉他们去相亲,他们肯定不会同意,只好用老人最关心的儿女婚事来做诱饵,所以朱蕊拐弯抹角授意母亲去人民公园“相亲菜市场”,与经常在那儿蹲点的王老汉相识,并频频制造他们单独相处的机会。
  
  为什么董莉莉不姓王呢?因为父母离婚后,她跟母亲的姓了。
  
  朱蕊希望能和未来的“妹妹”见上一面,董莉莉欣然应允,朱蕊刚想要电话号码,对方已经快速下线了。
  
  三天后,在约定的人民公园附近,朱蕊等待热聊的剩女同盟董莉莉,左等右等也没见人来,她早见过董莉莉的照片,是认得她的,对方为什么会失约呢?
  
  “朱蕊小姐,你好,我是王健,莉莉的哥哥。”一个潇洒高大的男人绕到朱蕊身后,笑吟吟地说。
  
  朱蕊回头一看,脸不由红了,相亲时没见,现在却以这种身份相见了,看来定是董莉莉在做媒。
  
  朱蕊问莉莉为什么没有来。王健笑道:“她一直在北京深造,压根不认识你,忘了告诉你,网上和你聊天的一直是我,不过我头像用的是妹妹的照片。”
  
  朱蕊心跳一百八,她一直以为母亲中了她的套,原来自己也中了王健的套啊!其实她早就对王健心生好感了,没想到他一直在网络里陪伴着自己,还一起利用自己的婚事撮合着父母。
  
  “你真的和我同年同月同日生吗?”朱蕊强忍激动地问。
  
  “当然,不然你母亲怎么一眼相中我爸爸呢?”王健调皮地眨眨眼。
  
  朱蕊的脑子转得飞快:妈妈和王健的父亲要是结婚的话,我和王健算不算兄妹?我们能不能亲上加亲?又没有血缘关系,应该没问题吧,能成为一家人没准还是美谈呢!
  
  朱蕊抬头看到王健意味深长的眼神,兴奋得心里开了花:看来有戏,自己、老妈的婚事一起就此解决,自己的剩女生涯即将画上句号啦!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