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屋
故事会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中国新传说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故事会 > 中国新传说 > 一定要找到你

一定要找到你

时间:2018-02-28 作者:未详 点击:

  本以为是无聊的骚扰电话,细听才知竟是陌生人的痛苦求救。打电话的究竟是谁?如何才能找到他?
  
  三只“小麻雀”
  
  李喜荣、曲宝良、贺平,三个年轻人凑在一起开了个蛮有意思的小店铺。
  
  先说李喜荣,他是个复员军人,在部队时是消防兵,现在自己创业,搞装修,也兼做一些维修家居设备的零活;曲宝良也是复员军人,不过曾是侦察兵,现在做安装和维修空调的业务。他不但心灵手巧,还是个不折不扣的侦探小说发烧友,什么西方惊险侦探系列、日本推理小说全集,他几乎全都熟读过,他最大的梦想就是将来能开个自己的侦探事务所。贺平是个刚毕业的大学生,特别聪明,人送外号“小电脑”,巧的是他做的也是组装和维修电脑的业务。
  
  李喜荣和曲宝良都有过蹲马路边的野零工市场揽活的经历,后来客户慢慢多了,两个人都想盘个店铺,可沿街门市租金都太高了,看得两人直挠头,后来他俩又遇到了也想租房开店的贺平,仨人一拍即合——合租,各做各的业务,租金均摊。李喜荣说,我们不但要做仁义买卖,还应多为需要帮助的人排忧解难,多做对社会有益的事。曲宝良举双手赞成,贺平更是灵机一动就来了创意,给他们合开的小小联手店命名为“麻雀爱心屋”。
  
  求救电话
  
  这天下午,店里只有曲宝良和贺平,李喜荣没在,参加一个战友聚会去了。
  
  座机电话铃声突然响了,贺平抓起话筒:“喂,这里是麻雀爱心屋,请问,我们能为您做些什么?喂、喂……”
  
  曲宝良抬头看到贺平的眉头皱了起来,忙问:“怎么回事?”贺平一耸肩:“不知哪儿打来的电话,张嘴就占人的便宜,儿、儿地叫,再问别的就什么也不说了,无聊。”
  
  贺平说着就要撂下电话。“等等,给我。”曲宝良抢过话筒贴在耳朵上,果然听到一声:“你们是、是儿吗……”然后再也没说话声了。他又仔细听了一会儿,猛地抬头对贺平说:“这绝不是一个无聊的骚扰电话,有人在向我们求助!”
  
  “啊?”贺平惊讶地张大嘴巴。曲宝良说:“我听见了半句话以后,紧接就是特别痛苦的呻吟和呼吸声,从说话的声音判断,这是个上了年纪的男性,这样的年纪是不会搞这种恶作剧的,他一定是犯了什么急病,现在已经说不出话来。”
  
  “可是他为什么给我们打电话呢?”贺平略为思考一下马上又现出恍然大悟的样子,“我知道啦,他是想给他儿子打电话却打错到我们这来了吧?”
  
  “不会!”曲宝良马上否定,“他那半句话说的是‘你们是儿吗?’给自己儿子打电话不会这样说话的。他这个求助电话肯定就是打给我们的,我们必须马上找到他。”
  
  “可是我们到哪儿去找呢?”贺平直挠头。
  
  “他的来电显示是多少?”曲宝良问。
  
  “65833495!”贺平不愧叫“小电脑”,刚才接电话前只扫了一眼,现在就马上脱口复述而出,而且他同时领会了曲宝良的意思,拿起手机就拨打了114查号台,可是通过话后却对曲宝良失望地摇摇头,“曲哥,114说这是私人电话没有登记,查不出机主。”
  
  曲宝良沉吟着说:“贺平,我刚才不但听到了那个人的半句话,在呻吟和呼吸声里还有一种奇怪的轰隆轰隆的声音,又大又清晰。”
  
  “对呀,”贺平也叫了一声,“我刚接的时候也听到那轰隆轰隆声了,只不过那声音好像是从很远的地方传来的。”
  
  曲宝良眼睛一亮:“对方的来电显示是6打头,应该是在铁北新区那个范围内。那一带都是铁路附近的住宅,我市的几条铁路干线也从那里经过,我明白啦,那轰隆轰隆是列车过桥的声音,你先听很遥远,我后听很清晰,那正是列车在高速运行的原因。”
  
  “可是曲哥,我市有好几座铁路桥呢,你知道刚才通过列车的是……”贺平话没说完,见曲宝良已拨通了手机。
  
  曲宝良拨通的是铁路调度所,他有个朋友在那当调度员,曲宝良当即问明,我市共有六座铁路大桥,刚才的15点43分只有飞星大桥上有一列客车正点通过。
  
  “这下有眉目啦,”曲宝良兴奋地叫道,“求助者就住在飞星大桥附近。”
  
  “可是曲哥,”贺平又说,“飞星大桥四周有那么多住宅楼呢,足有上千住户,谁打电话都有可能听见桥上传来的火车声啊。”
  
  曲宝良又愣住了,下意识地把话筒又按在耳朵上听了听,可这时候里边已经寂静一片,听不到任何声响了。再看看表,这时离贺平刚接电话时已经过去七分钟了,时间就是生命啊!曲宝良额头的汗冒了出来,咬住嘴唇不作声。
  
  “曲哥,怎么办?”贺平小心翼翼地看着曲宝良问。
  
  曲宝良一摆手:“我在想刚才你提到过的那个问题,按说咱们麻雀爱心屋的座机号一点也不特殊也不算好记,39435222,按一般的逻辑,突遭危险或发病时都会打110或120,这个人到底为什么专门打给我们呢?”
  
  “曲哥,你是说……”
  
  “这个电话恐怕不是找你也不是找我,而是打给喜荣的。”
  
  门外突然传来汽车鸣笛声。
  
  “喜荣回来了。”曲宝良跳起来就往外跑,边跑边回头吩咐说,“你就在这里守着,千万不要挂断求助电话,随时监听,有紧急情况随时和我联系。”
  
  “哎,曲哥、曲哥——”贺平还是一头雾水,曲宝良已跑出门外。
  
  南辕北辙
  
  李喜荣参加完了战友聚会,一个战友还顺路用车把他送了回来。他刚要下车,曲宝良不由分说把他堵了回去。
  
  “喜荣,你最近帮助过别人没有?确切地说救过人没有?”曲宝良开门上车劈头就问。
  
  李喜荣被闹愣了,但他看到曲宝良脸上的焦急样,知道一定有什么要紧的事发生了,马上回答说:“有啊,前几天我救过一个小孩。”
  
  “还救过别人吗?”
  
  “没有,最近我只救过那个小孩。”
  
  “在哪儿救的?”
  
  “在他家。”
  
  “你给他家人留过咱们的电话没有?”
  
  “留了呀。”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