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屋
故事会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中国新传说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故事会 > 中国新传说 > 欺负新警察

欺负新警察

时间:2017-11-22 作者:未详 点击:

  1。初战告捷
  
  派出所新来了两个警察,所长安排他们到春林街巡防。春林街最近治安不太好,小偷频繁出没,老百姓怨言颇多。所里的老警察探知,资深老贼老袁在这个区域活动。应该在这里布置重量级力量,才能治住狡猾的老袁。但所长却摇头说:“我们该换个思路了。老袁能成为豫北贼王,不是浪得虚名。多少反扒能手都不能奈他何,那咱就试试新警察。”
  
  新警察还是菜鸟呢,能行?
  
  拳怕少壮!老贼王遇到新警察,警惕性也就随之降低了,就容易露马脚。
  
  可这两个新警察,是道地的九零后。一个叫龙葵,一个叫谢云晓。更让人挠头的是,龙葵是“富二代”,老爸龙秋生在龙城的房地产商中能排得上前十。龙葵之所以读警校,是因为龙秋生觉得儿子桀骜不驯,一般学校降不住他,送到军营又太吃苦,相比之下警校就是不错的选择。谢云晓以前是运动员,获过国家比赛奖牌的,退役了就被安排来做警察了。指望这两个家伙抓老袁?
  
  大家都说:我看悬!
  
  与此同时,在城中烂尾楼一处隐蔽的房间里,老袁正在跟徒弟们授课。
  
  “知己知彼,百战百胜!我们不仅要学习最新的偷盗知识,更要密切关注本辖区警察的布置情况。”
  
  在课堂上,老袁郑重地跟学生们说这句话,学生们表情严肃,认真听讲。
  
  老袁教徒弟,理论和实践相结合,上午理论,下午实践,实践地点非常重要,毕竟都是一群菜鸟,偷东西时心理素质和技术都不过关,过于复杂的地方是不利于锻炼的。老袁选择了春林街道活动,之前,他经过了严密的调查,获悉负责春林街道的是两个新警察。新警察,业务不熟练,即便被他们抓到了,也容易对付。小偷的胆量是在一次又一次偷盗成功中成长起来的,如果第一次偷东西就被抓了,那就形成了心理阴影,这辈子他都做不成小偷了。
  
  学生到了春林街,又开始畏首畏尾起来。老袁循循善诱:咱们不叫偷东西,叫“欺负新警察”。这是个游戏!
  
  这些十七八岁的学生热衷玩游戏,“欺负新警察”听起来很过瘾,他们按照老袁的指示,三人一个小组行动。小组内一个负责偷,一个负责中转,一个负责将赃物带离。
  
  但小郑第一次作案,就被抓了。这让老袁很是抓狂:小郑其实算悟性不错的,技术也还行,怎么就被抓了呢?
  
  实话说,老袁为小郑挑的地方是非常好的。那是一个茶楼,茶楼开在春林街的北巷里,地方比较偏僻,离主街较远,警察一般不会到那里去。只要手艺高超点,不被人抓住,一般不会出事儿。但小郑就比较倒霉,他在茶楼里看准了人,那是一个老头,穿戴跟龙城的老百姓有些不同,那种花格子衫龙城老头一般不穿,小郑判断这老头是归国华侨,老家在龙城。这种人有钱,在茶楼里要的点心都比较贵。小郑又亲眼看到他掏出钱包付账,钱包里厚厚的一沓红色,小郑马上就坐在了他后面……
  
  负责跟小郑合作的两个人也都站好了位置。这些位置跟小郑有段距离,三人又不搭话,不容易被人怀疑。小郑要了点心,还要了报纸,非常有耐心地等待。归国老头边吃点心边跟另外两个老头聊天,慢慢地三人聊开了,逐渐热火朝天,归国老头热了,把外套一脱,搭在了椅背上,那椅背跟小郑的椅背紧靠着,小郑把手伸到下面,像掏自己衣服口袋东西一样掏出了那个钱包,但钱包刚到手里,就被一双手抓住了。
  
  然后,两个年轻人一左一右坐在了小郑身边,笑嘻嘻地说:嘿,等你有段时间了!你同伙在哪里?
  
  小郑眼睛一瞟,两个同伙已经果断撤离了。小郑明白,自己的小偷生涯已经结束了,他毫不犹豫地将同伴和老袁都出卖了。
  
  2。再端贼窝
  
  老袁耐心地听完了小郑两个同伴气喘吁吁的叙述。那两个新警察,似乎早就料到小郑要在茶楼里行窃,因此早早地在那里守候。
  
  这太奇怪了!小郑是警方卧底?
  
  不像啊!老袁也是久经江湖的人了,是不是卧底,他是能闻出来的。小郑从小被人贩子拐卖,被人贩子逼着学习杂技,表演铁剑入喉,食道被伤害得很深,他实在受不了虐待,逃离了那个所谓的“杂技团”,在街头行乞时被老袁看中。他身上的伤,老袁亲自查验过,没有一个卧底能够自残到那种程度,小郑一定是在某个环节上露马脚了。
  
  老袁苦苦思索,马脚出在哪里呢?
  
  徒弟建议,咱们换地方吧,不在春林街了。老袁断然拒绝。
  
  作为豫北贼王,老袁有他的“职业尊严”。他既然玩起了“欺负新警察”的游戏,就要玩到底。不然,说出去自己就没脸混了。再说,小郑栽倒的原因,他还不清楚呢。搞清楚这个原因,他心中的疑团才能消除。
  
  老袁继续派徒弟在春林街活动。这一次,老袁为他们选中了一个新目标:老小区的一户人家。一对退休老夫妻,本应没什么钱的,但他们的大儿子是城建局副局长,二女婿则是城中村村长。老袁跟徒弟们说,那大儿子容易把受贿的东西藏匿在父母家,估计能收获不少金银首饰;那女儿也是有钱人,喜欢给父母钱。老两口消费能力弱,家里应该藏有不少现金的……
  
  那个破小区,住的大部分都是以前的下岗工人,前两年因物业费跟物业没协商好,结果全体居民拒交物业费。小区物业没了,现在是别的物业代管,也只是派人过来清扫一下垃圾而已,小区的安保非常差,摄像头一个也没有。所以,在这里行窃,非常安全。
  
  徒弟们一听老袁的分析,因为小郑被捕而低落的心情瞬间激活了。
  
  为了鼓舞士气,老袁特意请大家吃饭,还喝了小酒,八九个徒弟喝得微醺,然后扶着回去休息了,老袁则去找老相好逍遥快活去了。
  
  第二天,他去找徒弟们,快到那个烂尾楼时,他嗅到了空气中的危险气味。他没有直接进去,而是乔装打扮一番,然后摸到了门口。这时,一个学生跑了出来,随即,两个警察追了出来,将他摁倒在地……
  
  坏了,老窝被端了。老袁脑袋里闪过这个念头后,迅速离开了现场。
  
  再一打听,昨天晚上,好几个派出所分头行动,精准拘捕,将分散在全市的徒弟们全部抓捕了。连夜审问,有徒弟意志不坚强,就吐露了培训地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