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屋
故事会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中国新传说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故事会 > 中国新传说 > 意外之财

意外之财

时间:2017-10-23 作者:未详 点击:

  找东家
  
  天津老城厢有家聚财源水铺,掌柜的叫张水财,老实本分。这天晌午,铺子里忽然来了个穿戴干净的小伙子,问道:“劳驾,请问这儿有位名叫张水财的人吗?”张水财点了点头:“我就是,你找我干吗?”小伙子接着又问:“九年前的中秋节,您遇到过嘛难事吗?”
  
  张水财一听,不由得说:“我拉水的车被混混儿砸了……嗨,你是嘛人?你怎么知道啊?”谁知,小伙子听后,恭恭敬敬地说:“张东家,我是添财洋布庄的伙计。徐大掌柜让我找到您后,接您回去。”说完,他指了指不远处的一辆马拉轿车。
  
  张水财吓坏了,慌忙摆手:“可不能乱说啊!我不是嘛东家,你一准儿是认错人了。和我同名同姓的人多了,您到别处去打听吧。”小伙子半信半疑地走了。
  
  晚上,张水财躺在炕上,心里在琢磨,今儿那小伙子真邪性,他怎么嘛都知道啊,还叫自个儿东家。真是奇了怪了!
  
  没想到,第二天,小伙子驾着马拉轿车又来了,还拉来个六十多岁的老爷子。老爷子一见着张水财,双手一拱:“东家,我可算是找到您了!”
  
  张水财慌忙还礼,问:“请问您是……”老爷子“呵呵”一笑:“东家,您不记得我了啊?九年前,在子牙河边儿上,您还救过我一命呢!”张水财愣了一下,瞅着老爷子,越瞅越觉得面熟,想起来了,是恩人徐掌柜!
  
  九年前的中秋节,张水财拉着水车过一个巷道时,遇到俩混混儿,不小心把一人的褂子剐破了。混混儿不答应了,想讹五块大洋,见他分文没有,就拿砖头把水车给砸了。
  
  置辆水车最少得五块大洋,张水财哪赔得起啊,一时想不开,就来到了子牙河边的树林里,找一棵歪脖子树上了吊。
  
  好在张水财命大,被一个过路人救了下来。这人听他讲完缘由后,长叹一口气,把身上仅有的六块大洋全给了他,张水财千恩万谢。回水铺的路上,他忽然想起,应该请恩人吃顿饭表表心意。
  
  谁知,张水财返回到树林后,却看到了一幕吓人的场景,恩人竟然直挺挺地挂在了歪脖子树上!
  
  报恩情
  
  张水财慌忙奔过去,把恩人抱了下来,掐了半天的人中,恩人才醒了过来。他问恩人:“您为嘛也想不开啊?”
  
  恩人一阵长吁短叹,说他姓徐,是家粮店的掌柜。自打洋人进了天津卫,买卖是越来越难,偏偏今年又遇上百年不遇的大水,把储存的粮食全泡了,亏了五千块,他无脸去见东家,就想一死了之。
  
  张水财劝了半天,听说徐掌柜没地儿住,就带他来到自个儿在海河边搭的窝棚,凑合一宿再说。
  
  晚上,下起了暴雨。到三更时,忽听轰隆一声,窝棚前的一块凹地塌了。张水财点灯一瞧,发现下面埋着一个缸,他扒拉开一看,立马惊呆了,缸里是白花花的龙洋!俩人数了数,总共是五千一百块。
  
  徐掌柜对张水财说:“你的名字带水又带财,一准儿是老天爷送给你的横财啊!”谁知张水财却说:“徐掌柜,要不是您救了我,这财我想拿也拿不了了。您不是欠东家五千块吗,正好拿去还账吧。”
  
  徐掌柜含泪收下了龙洋,说将来一定一分不少还给张水财,然后就回山西老家还账去了。张水财呢,拿一百块龙洋开了聚财源水铺。
  
  说话间,几人到了添财洋布庄,徐掌柜告诉张水财:那年他走到老西开时,见街上正好有家洋布庄往外盘,就临时改了主意,盘下了这家布庄,把剩下的钱还给了东家。买卖开张第一年,就有了盈余。徐掌柜再去窝棚找张水财,谁知他早就搬走了。后来,布庄生意越做越大,又开了六家分号。徐掌柜始终没忘张水财,一直在打听他的下落,今年,他专门派了个伙计,挨着找水铺打听,终于找到了张水财。
  
  讲完后,徐掌柜说:“东家,我在首善街给您买了个宅子,您把水铺交给别人管,在家享几天清福吧。”
  
  张水财依言做起了大东家,很快,他发财这事儿就在老少爷们口中传开了。
  
  但张水财平时忙活惯了,突然闲下来,反而有些不习惯了,他和徐掌柜商量后,在天津卫的四个老城门外搭了粥棚,入冬后专门接济那些扛刀和要饭的,做起了善事。
  
  第二年秋天,徐掌柜把布庄买卖安排停当,提出告老还乡。张水财拿出买卖一半的钱,换成一张银票,酬谢徐掌柜。徐掌柜推辞不得,只能收下,回老家养老去了。
  
  谁知有一天,张水财忽然收到了徐掌柜捎来的一封急信,他拆开一看,一下子愣住了。
  
  敲竹杠
  
  徐掌柜在信里是这样写的:
  
  东家:
  
  昨日,家里忽然来了几个混混儿,他们拿出刀子问我,那年您总共得了多少龙洋,威胁我要是不说实话,就杀了全家老小。我害怕了,只好一五一十说了。这帮人不是嘛善茬儿,接到信后,您赶紧把买卖盘出去,到外面躲一阵子吧。切记切记。
  
  看完信后,张水财吓了一大跳,急忙按徐掌柜的意思,把买卖全盘了出去。为防万一,张水财去了趟警察分局,给王局长送了两封银元,要来俩警爷昼夜守护宅子。
  
  几天后,南市的混混头儿吴八突然大摇大摆找上门来。一照面儿,张水财就认出,他就是当年砸水车的那混混儿。吴八往太师椅上一坐,跷着二郎腿儿说:“真没想到啊,十年前你还是个送水的,今儿居然成了大东家。张东家,今儿来找你,是想提醒一句,十年前你欠我五块大洋没还呢,到昨儿,连本带利可是五万大洋啦。”
  
  张水财又气又急,问:“八爷,您有借据吗?”吴八回答说:“不但有借据,证人也有!就是他。”他指着当时砸车的另一个混混儿,并亮出了一张借据。
  
  有王局长撑腰,张水财也不怕:“八爷,您不会忘了吧,当时您还砸了我的水车,工料钱正好也是五塊大洋。这笔账又该怎么算呢?”
  
  没想到,吴八听后乐了:“张东家,律师我已经请好了,咱们上法院那儿掰扯吧。”说完,他抬屁股走人了。
  
  张水财有些担心,急忙去找王局长,想讨个主意。王局长琢磨了一下,说:“吴八听说你发财了,想拿旧事讹你一把。这样吧,我给吴八打声招呼,你请个大拿,破点财,私下把事了了。”
  
  回去后,张水财就请了个大拿,还真把这事谈妥帖了,吴八收了三千块大洋后,再也没来找过茬儿。张水财终于松了一口气。
  
  善有报
  
  入冬后的一天夜里,张水财忽然听到屋顶上有响动,就披上棉袍出来瞧瞧,打开门后,却一下子张大了嘴巴!
  
  只见院里冒出了十几个手持火把的蒙面汉子,宅子进强盗了!张水财急忙大声喊人,几个强盗奔过来,把他五花大绑捆了起来,嘴里塞了一块布。紧接着,强盗们把全家老小和下人关进偏房,开始翻箱倒柜搜大洋和银票。完事后,他们把张水财往马车上一扔,撂下话:“第三天后晌,拿六万大洋到义仓渡口赎票,过时不候!”说完他们就消失在夜色中。
  
  強盗连夜把张水财藏在了芦庄子一处空房子里,嘛也不管。到了第三天,强盗头儿打发了俩人去义仓渡口拿赎金。谁知,一直等到傍黑,除了几个过路的叫花子外,连个人影子也没见着。强盗头儿气坏了:“姥姥的,割只耳朵送过去!”
  
  一个强盗拿刀正要对张水财动手时,突然,放哨的强盗冲了进来:“不好了,外面突然冒出了一群叫花子!”
  
  强盗头儿慌忙出来瞅,发现四面全是黑压压的人,举着火把,把屋子围了起来。一个老叫花子喊了一嗓子:“里面的人听好了,麻利儿把张大善人放了,不然就一把大火烧死你们!”
  
  看这阵仗,强盗头儿也怕了,却不甘心:“各位,你们这样兴师动众,是为了嘛啊?”老叫花子回答说:“实不相瞒,这两年多来,我们大伙儿没少吃张大善人舍的粥和馒头,如今他有难,我们要是见死不救,还是个人吗?”
  
  强盗头子无话可说,只好放了张水财,想趁乱开溜。老叫花子却一声令下,把他们围起来一顿暴揍,然后送到了警察分局。
  
  得救后,张水财问老叫花子是怎么找到这里的。老叫花子说,第二天早上,大伙儿听说张大善人被绑票的事后,就立马赶到了渡口附近,发现来拿赎金的强盗后,一路跟踪到了窝点。
  
  警察一审强盗,得知绑架的主谋竟是吴八,立马到南市去抓人。吴八听到信儿后,早就开溜了。可几天后,王局长突然带人查封了张水财的全部布庄,理由很简单,那笔龙洋是江洋大盗藏的赃物。
  
  徐掌柜闻讯,打发人送来了一封信。张水财打开一看,惊呆了,里面竟是他酬谢徐掌柜的那张银票!徐掌柜兑现了他“一分不少”还钱的承诺。
  
  半个月后,王局长突然暴死街头。
  
  人们议论说,自古警匪是一家,绑架张水财的事儿,十有八九是王局长和吴八合伙干的。吴八没落到个好,能轻饶了他?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