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屋
故事会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中国新传说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故事会 > 中国新传说 > 养手串的绝技

养手串的绝技

时间:2017-08-28 作者:未详 点击:

  还有两年,A城的地税局局长杨士达就要退下来了。自从前几年发生了杨达才“表哥”事件以后,领导干部们不约而同地在手腕上作了改进,那就是不戴手表了,反正有手机,误不了什么时间。
  
  因为临近退休,杨局长心里难免有失落感,脾气变得很差,稍有一点火星就能把他点着。办公室主任胡晓峰是他提拔上来的,对他一直有感恩之情,十分在意他情绪的变化,就想着给他找个乐子,而且还要高大上点的,他是一个追求风雅的人。
  
  胡晓峰的母亲病了,他回家了一趟,走时心里就有主意了。胡家开了一家小店,卖手工艺品,其中有各种手串,从十元到一万多元一串不等。胡晓峰选了一串小叶紫檀的手串,因为没有被盘玩过,市价也就几百元。他打算借杨局长过生日时悄悄送给他,大方得体,惠而不贵。
  
  杨局长过生日时,并没有声张。胡晓峰趁给他端茶进去时,奉上了手串,得体地说:“局长,这是小叶紫檀手串,是我家祖传手工方法制的,放在家里两年了,正好给木头放完性,适合您盘玩。盘玩时,珠子靠手指在掌心不停地旋转,是手部最好的运动之一,还能够调节大脑的中枢神经,增强记忆力,消除疲劳,改善睡眠。”
  
  杨局长一直不习惯手上没有手表,总觉得空空的,这会儿见了手串,觉得不是多值钱的玩意,也就没有拒绝,含笑戴上去,抚摸了几把,就算笑纳了。他说:“在上世纪九十年代,我倒是玩过健身球。我们去少林寺旅游时,见到那里有成对的玉石做的健身球,大伙都一阵风的买回来握在手心里玩。”
  
  胡晓峰见他收下了,放下了心,说:“是啊,我爸当年也是玩健身球的。这个手串,经过一段时间的盘玩,颜色会变深,表面还会出现油光,变得更漂亮。”
  
  杨局长自从戴上手串以后,精神上就像有了寄托一样,闲时就盘玩手串,也不乱发脾气了。晚上去公园散步,他还忙着与别的老头斗串,斗谁的珠子圆,谁的亮,交流一下玩串的心得体会。
  
  这天晚上,杨局长和公园遇到的一个老头斗完串以后,感觉有些不开心。因为那个老头的珠子太亮了,滴溜溜地圆,水灵灵地亮,看得他好不心动,但是,那个老头却说不卖,也不同意跟他换。老头那串珠子是金丝楠木的,买来时就比他的贵。当然,杨局长说不清楚自己的这串到底值多少钱。
  
  回到家,杨局长着起急来,嫌自己的手串不够亮,在镜子里看到自己的脸上有油,就不管三七二十一把珠子在脸上搓来搓去,心想,我这都是人油,看还不把你滋润的油光闪亮?搓了几把,把脸上的汗垢都搓下来了,再细看那手串,确实亮了一些。从那以后,他就经常把手串脱下来到处擦,以图自己的“人气”尽快把珠子养出闪亮的光泽来,让公园里的那帮“串友”羡慕嫉妒恨。
  
  杨局长也不知怎么的,自己还没退休,就变得像老小孩一样,居然为了自己的手串能够早日出彩,愿意成天盘玩它。
  
  半年多时间过去了,相安无事。不料本局的副局长郑东福被人实名举报了,市纪委来人调查,要找杨局长了解情况。了解完情况,一位来人随意说:“杨局长也喜欢文玩呀!”杨局长听了,浑身一激灵,马上说:“不算文玩,只是保健用的,我有肩周炎,常捏捏它,就好多了,呵呵!”那人仔细看过他的手串,肯定地说:“这是小叶紫檀,价钱可不便宜呀。您多少钱买的?”杨局长哪知道价钱呀,只好说时间久了,不记得了,旅游时买的。
  
  但是,杨局长身上还是有问题的。那个郑东福交待问题时,自然地把杨局长扯了出来。杨局长的手串,也变成了来历不明的受贿之物,被没收了。
  
  受贿之物也要估价。纪委登记造册时,请了专门的鉴定人员来估价,估到他的手串时,说:“全串都是汗味,还有烟气、人的污垢,这个手串虽是小叶紫檀的,但现在已经不值什么钱了。”
  
  胡晓峰去看杨局长时,杨局长没好气地说:“小胡,我待你不薄啊,你竟然送个不值钱的手串给我,我还认真地盘玩了半年多,你真把我当猴子耍啊。”胡晓峰说:“局长,我把你当猴子耍,我能有什么好处呢?我还是找人打听一下,您是怎么把手串变的不值钱的。”杨局长说:“为了早日在斗串中占上风,我盘玩手串时,常在脸上擦,甚至胳肢窝里擦,想把它弄光亮一些。虽说现在它不值钱对我来说是好事,但我总感觉哪里不对劲……”
  
  胡晓峰忽然想起,杨局长讲话时能对着他写的发言稿临场发挥,滔滔不绝,实际上离了他,怎么办登机牌他都不知道。就是说,好多常识性的东西,他是不知道的。自己送手串时,以为他都懂,就没有给他细讲怎么盘玩,哪知道他是蛮牛一般的在盘玩手串呢?同一个原理,和杨局长斗串的老头们,斗的是手串珠子的外表,没有一个人谈到盘玩手串的关键细节。
  
  看着像个受伤孩子的老局长,胡晓峰鼻子一酸,说:“您老想下,人的皮肤,若是被一些油汗和污垢盖住了,人还怎么透气呢?那小叶紫檀做成的手串,也是要呼吸的,您用自己的油汗和污垢把它盖住了,包浆出不来,又怎么能形成自然光亮的效果呢?这木制的东西,比人还怕汗、怕油、怕水。”杨局长说:“包浆,我还真的没有研究过。唉,那个手串被我盘坏了,难怪不值钱了。对了,我拿了你的手串半年多了,我一直没有想到你到底还想要什么?”
  
  胡晓峰听了,一股复杂的感情涌上心头,他真诚地说:“局长,并非所有的人送礼,都是为了换取利益。在我眼里,您是我的长辈,不管在不在位。我之所以送您手串,不过是想帮您静下心来,因为玩手串的过程,实际上是让人修身养性,并非为了让它价值连城。盘玩珠子之前,您应当洗净手,等手干了,然后一个个珠子的盘玩,把烦心事都放一边。在物与人之间,以期待包浆慢慢出现的美好心情,享受一段安静的时光。”
  
  杨局长摸摸光光的手腕,第一次觉得自己的水平实在不过如此。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