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屋
故事会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中国新传说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故事会 > 中国新传说 > 我妈说不

我妈说不

时间:2017-08-16 作者:未详 点击:

  刘春梅记不清这是第几回去相亲了。她成了白天忙论文,晚上愁嫁人的女博士生。她始终不相信廿五岁的她成了一位剩女。可是她母亲却急得一塌糊涂。怕女儿再不嫁人,好男人要被人扫光了。春梅妈也是有知识的女子,知道很多信息,了解当今社会男人总量不缺,但优级的好男人奇缺,尤其是高富帅。所以有点文化有点品位的女子都成了剩女。她自己倒是不折不扣的“剩女”。跟丈夫离异好几年了。家里真的只剩下她们两个女人。她常常对要好的姐妹感叹:家里抽水马桶的坐垫十几年了从来没有掀起过,因为家里没有男人光顾。
  
  平时刘春梅住学校不常回家,她可以逃避妈妈催婚。至多妈在电话里催问女儿在校园遇到什么要好的男生了,有没有未婚的青年教师?刘春梅不胜其烦。常借口“我要上课了”“我在图书馆”“我挂了”进行搪塞。周末回家,饭后妈第一句问询便是:有男朋友了吗?她说没有。妈说这个可以有,她说这个真没有。于是母女俩哈哈大笑。一到寒暑假,她就逃不过被催婚了。记得两年前的寒假,刘春梅被各路热心人叫去相亲七次,几乎全军覆没,一事无成。她得出的结论是:好男人多数是丑的;英俊男人多数是坏的;又英俊又好的男人都有老婆了。其中有一位给她的印象不错。第一次见面在茶楼,小伙子长相一般,但是谈吐幽默,知识面很广,上知天文地理,下知鸡毛蒜皮,没有他不知道的。刘春梅觉得男生很有趣,跟他在一起很开心。虽然第一次相处,没有陌生感。很快三个小时过去了。小伙子是浙大农林系毕业生,没有找到工作,据说在东海边上租了块田种菜养猪。刘春梅妈一听,立即对介绍人一口回绝:我女儿好歹是个博士生,怎么能嫁给一个农民,而且还是养猪的。无房无车无正式工作无上海户口,这种“四无”闲散人员怎么配当我家女婿?不谈不谈。刘春梅心里不爽,两天没有跟妈说话。妈以为女儿找不到可心的对象而苦恼,安慰女儿说:“婚姻是女人第二次投胎,必须慎之又慎。你妈就是前车可鉴。找个好老公必须要有两个过硬肩膀,一个肩膀是男人要有责任担当,第二个肩膀是男人要有赚钱的本事。少一条都不行。两个过硬肩膀才能扛起一个家庭。你爸就是少了个肩膀,会赚钱但不负责任,外面花花草草,因此被我休了。”刘春梅还是读小学的时候,爸妈就分手了。她妈对女儿呵护有加,所有女儿的事,事无巨细都由妈做主操办。刘春梅只要一门心思扑在功课上就行了,其他生活上的事都依赖妈妈操心。在婚姻大事上她妈当然绝不放权,女儿可以谈恋爱但婚姻必须由妈拍板。
  
  可是这回刘春梅不依娘了。她好几天忘不了浙大那个小伙子,这种斩不断理还乱的思念之情她从来没有体验过,是那样强烈又是那样甜蜜。这才是她想找的男生。两天不搭理妈,妈急了,问女儿:“春梅,你是不是不舒服?”“没有。”“是不是跟妈怄气?”“没有。”“那你为什么不理我?”女儿对着妈用一种异样的眼神说:“这两天我想一个人。”口气是那么坚定。妈忙问:“你想谁?”女儿咬着自己的手指说:“就是王阿姨给我介绍的那个人。”“谁?”
  
  “浙大的那个男生。”“他?……怎么想起这个人?”“我就是想,放不下”妈好生惊讶,那天才见一次面,怎么就放不下呢?他有什么好?女儿说:“你没见过他,你怎么知道他不好?”妈噎住了。但毕竟有阅历的人,她对女儿说:“我虽然没见过他,但我知道他的背景不好。”“不就是没正式工作嘛!”“这还不够吗?一个男人没有正式工作,今后拿什么养家?”“我想再见他一次。问他今后有什么计划?他的背景有没有实力我不管,我只想找一个能共同奋斗的人。”妈这回生气了:“我已经回头你阿姨了,不谈了。”“我想谈。”哇,这下把小刘妈吓了一跳。女儿从小百依百顺,言听计从,母亲面前从来不说“不”字。今天怎么回事?居然敢违抗母意。后来一想,儿大心大,做母亲的也不想让女儿太伤心。谈可以,必须让浙大那个小子上门来,让老妈亲自审定再作结论。
  
  那天,介绍人阿姨陪小伙子上门。春梅妈一打量,小伙子个子不高,跟女儿差不多,皮肤黑黑的,眼睛很小但有光,身材结实,像个石墩子,是像干活的农工。春梅妈怎么也想不通女儿会喜欢这个长相平平的农工?上门也不送时兴礼品,拎一筐鸡蛋,还郑重说明是自己家的土鸡蛋,春梅妈差一点昏过去。主客会面,气氛很紧张,介绍人从中忙不停调节情趣,还是失败了。刘春梅早就料到这个见面不会愉快,这不是相亲,老妈扮演的是小区门卫角色,严防拾荒者入门。春梅她始终抄着手旁观,看她妈如何开场收场?也想看看小伙子是不是怯场?想不到那小子一点也不紧张,不卑不亢,脸孔上始终挂着小辈那种谦逊的微笑,你不问他也不开口,静静地端坐在椅子上。介绍人总将他的背景往好处讲,但他总是纠正说:没那么好。介绍人说他的庄园如何规模经营。他纠正:不是庄园是一片荒山。刚起步。介绍人说他如何雄心壮志。他纠正:没有雄心只有一点点野心。介绍人说他为了事业如何艰苦奋斗节俭。他纠正:没办法,钱少只能省着点用。介绍人说他家庭人员简单,只有一个母亲,姐出嫁了。他叹了口气:妈有病,请姐帮忙照顾,自己没有尽孝。这一连串信息,春梅妈越听越失望。这不是穷光蛋一个吗?她偷看女儿反应。春梅一直闷声不响,这时开口了,对小伙子生活环境发生兴趣,问:“你说的荒山有多大?”“面临东海,是个无名小岛。”“有多大?”“兜一圈子得两个小时”“岛上谁跟你在一起?”“就我一个人。”“你不寂寞吗?”“不寂寞,有牛啊鸡啊还有几十头野猪……”大家一听都惊叫起来,怎么有野猪,野猪不是要吃人吗?小伙子笑了:“是我养的。”
  
  那天,春梅妈没有留饭。她让女儿送客。留住介绍人说:我女儿嫁不出去我养她一辈子也不嫁这种人。你跟那小伙子打个招呼。
  
  女儿却借送客之机背着她妈跟小伙子交换通讯邮址手机号码。
  
  又是一年过去了。春梅妈又开始张罗女儿的对象。这是一次妇女联合会举办的大龄青年家长相亲活动。男女家长各自带好照片和背景材料去寻找配对。春梅妈没有告诉女儿就去相亲。那天去的人不多,也不过十几对,在公园一个茶室里,可以自由交谈。气氛很轻松,因为不是自己相亲,用不着拘束,就像住房交易所,以房换房。
  
  春梅妈正想寻找交流对象时,突然发现一张熟悉的脸孔,仔细打量,他不是高中的同桌高平吗?她又惊又喜,心跳加快。你道为什么?原来高平曾经是她的偶像。她曾经暗恋他很久很久,后来毕业后各奔东西,再也没有联系。与此同时,高平也在注视她。终于两人坐在一起攀谈起来。春梅妈问:“你也来替子女相亲?”“是的。”“女儿还是儿子?”“儿子。”春梅妈兴奋起来:“太好了,我是替女儿找对象。”春梅妈顿了一下,试探地问:“孩子他妈怎么没有一起来?”高平叹了口气回答说:“孩子他妈去年过世了。”“什么病?”“宫颈癌。”“不好意思。”“没什么”春梅妈发现高平还像年轻时那么俊朗,只是两鬓添了几丝白发。出于女性的同情与爱怜,她握紧高平的手安抚有加。看得出高平也被打动了。高平也知道对方单身,在他丧妻孤独中居然有如此温柔的女性爱怜,外加是同桌的学友,怎能不让男人动心。一来二去,他们把儿女的亲事倒放下了,自己挂档谈上了,每天短信不断,隔三差五相约跳舞喝咖啡,周日郊游。女儿奇怪了,回家常常不知娘的下落,好久不对女儿催婚了。问起妈周末为什么不在家,妈说小姐妹相约去旅游了。春梅觉得妈不管她正好,乐得轻松。
  
  一年一度国庆长假又要开始了。节前娘跟春梅说:这次妈应小姐妹相约要出去好几天,打算到浙江海岛度假吃海鲜。你回家自己安排生活,要不去姨家。春梅对妈瞧瞧,发现妈近来不对劲,开始注意打扮自己,镜台上多了几宗高档化妆品。跟自己说话躲躲闪闪。暗想妈肯定有新的生活内容了。她存心想试探一下。当听妈说长假要去海岛旅游,她说:“我跟你一起去。”妈慌忙摇头:“不能带你去,我们都是上年纪的。”“我好照顾你呀”
  
  “我有人照顾……”“谁?”妈的脸顿时红了。春梅证实了自己的怀疑。
  
  节日。春梅妈跟高平双双去旅游。他们慕名去象山港,听说那边有个为情侣设计的度假岛,运离城市的嚣闹可以享受海岛风光。他们摆渡来到岛上,导游小姐向他们介绍:这个岛上全部是原生态,喝的是山泉水,吃的是山地不用化肥的瓜果蔬菜,最著名的是美味野猪肉。背山面海搭起十几座茅庐让你感受世外桃源的穿越。春梅妈与高平兴奋不已。称赞这个将原来的荒岛策划成度假胜地,这个老板蛮有创意。导游告诉他们,老板是本地人,几年前租下这个荒山。近两年才发展成现在度假村,我们圈养的野猪宁波各大饭店供不应求。春梅妈与高平饭间提出想见见那位老板。服务员回答说:我们老总开了快艇去接他的未婚妻了。春梅妈不由感叹:嫁给这样的男人真是福分不浅。高平说这个老板的事业还没有到顶峰,真是前途无量。服务员说,是的,我们老板最近又买下两个小岛,因为象山港有了跨海大桥,从宁波到象山只要半小时。过去摆渡很费时。我们老板很有眼光的。
  
  说话间,只听得海面上传来突突的马达声。一个红衣青年驾着游艇,风驰电掣飞来,他的身边坐着一位姑娘,姑娘有点怕风浪,两臂紧紧地搂着男人的腰。两人的惊呼显得很爽很剌激。他们的身后是一股冲天浪花。
  
  等船驶近,岛上出现动人的场面:度假村的全体员工列队欢迎老总和他的未婚妻,有献花的,有拍录像的,还有人背着一捆红地毯从码头一直铺到大堂,给这对新人以最高的礼仪。
  
  春梅妈和高平隔窗望去,惊呆了。春梅妈一下子叫起来,高平吓了一跳:“怎么回事,你?”春梅妈手指前方,语无伦次:“这……这不是我家春梅吗?!”“你不会看错吧?我们出去看看仔细。”两人奔出大堂。只见春梅挽着那个老总的手臂,在众人簇拥中款款走来。春梅妈定睛一看,傻了。那老总不是别人,是被自己活活拆散的那个浙江“农工”。她不好意思迎上去,下意识地躲到高平身后。这时两个青年也同时发现了春梅妈。春梅也十分惊异妈他们怎么不请自来?她跟老总低声交谈几句,老总笑了,急步上前,很大方地将手中一束百合花奉上,欠身说道:“欢迎阿姨、叔叔来我们海岛度假。”女儿跑过去,抱住妈妈说:“你们怎么想到这块来?”春梅妈大窘,不知道说什么好。倒是身旁高平懂经,撒了个谎:“我们知道今天是你们好日子。特地来祝贺!”春梅妈顺水下坡连声说:“是的是的,想给你们一个惊喜。”两对人都开怀大笑。
  
  大堂的音响里在播放宋祖英的《今天是个好日子》。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