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屋
故事会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中国新传说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故事会 > 中国新传说 > 仕途

仕途

时间:2017-06-30 作者:未详 点击:

  刘大娘有两个儿子,大儿子李明阳是县里一所中学的语文老师。教学水平出色,年年被学校评为“优秀教师”。小儿子李明乔在县教育局工作,40出头的年纪就当上了局办公室主任,仕途可谓一片光明。
  
  李明乔受局长委派,前往靠山乡检查工作。靠山乡地处宜水县西南,是县里最贫困的一个乡,仅有两万多人口。因地势偏远,道路崎岖不平,40多公里的路,花了两个钟头才开到靠山乡政府。下了车,李明乔掸了掸衣服上的尘土。分管教育工作的副乡长赵一鸣已经在门口等候多时。赵一鸣接近50岁的年纪,瘦小的身材,鼻梁上架着一副高度近视眼镜,穿着十分朴素,从外表看起来根本就不像是一个副乡长,倒像是一个地地道道的民办教师。每次看到赵一鸣,李明乔就会想起电影《凤凰琴》里的那位饱经沧桑的老校长。赵一鸣热情地迎上前去,握着李明乔的手说:“李主任一路辛苦啊!”李明乔风趣地说:“到你们靠山乡,可要了我半条命啊。”众人听了爽朗地笑了起来。赵一鸣简单地介绍了下随行的工作人员,又和李明乔寒暄了几句,便陪同李明乔等一行人赶往乡里的学校检查工作。他们去了乡中心小学和偏远的下沙村小。在检查工作的过程中,李明乔不禁感叹,赵一鸣这个人还真是有能力。这几年,在他的努力下,靠山乡的教育教学质量排在了全县乡镇的前三,怪不得县里某些领导对他赞许有加呢。
  
  前几天,教育局一位姓周的副局长在单位组织的体检中查出了肺癌,还是晚期。这样一来,副局长的位子就空了出来。李明乔隐隐感到机会来了,自己在办公室主任的位子上已经5年了,很想趁着这个机会再往上走一步。李明乔分析着局里目前的形势,局里可有好几个中层都盯着这个位子呢,我可不能掉以轻心。
  
  下班回到家,李明乔瘫在沙发上看电视。妻子看李明乔盯着电视发呆,便问道:“你咋啦?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儿。”李明乔把想当副局长的想法告诉了妻子。妻子吴秀珍是一家事业单位的出纳,为人精细,听李明乔把话说完,便说:“我前几个月参加同学聚会,有个同学在教育厅当处长,看看他能不能帮上忙。”说完就来到卧室找出通讯录,翻出那个同学的号码拨了过去。李明乔站在旁边竖着耳朵听着,妻子还没说满一分钟就挂了电话,略显失望地看着李明乔说:“听他电话里的语气,可能帮不上什么忙,他和你们王局不熟。”饭后,李明乔抽着烟在客厅里踱来踱去,吴秀珍收拾完碗筷,递了杯茶给李明乔,说:“要不咱们给王局送礼,俗话说得好,‘当官的不打送礼的’,现在不送礼不好办事。我估计你们局那几个科室的头头儿也会去送礼,所以呢,咱们要趁早,越早送就越能显得你有诚心。”李明乔想了想说:“咱们国家现在抓腐败抓得这么严,王局会收吗?”妻子接话道:“你先去试试啊,顺便探探局长的口风。既然要送,送得少了可不行。对了,你们局长有什么爱好,比如喜欢古玩字画什么的。”李明乔思索着说:“我当办公室主任服侍王局这几年,除了下象棋,还真没发现他有什么特别的爱好。算了,咱还是送张卡吧,既隐蔽又实在。”妻子赶忙附和着说:“那行,我去办一张两万的银行卡,你明天晚上就去局长家。”
  
  第二天晚上吃过饭,李明乔等了半个钟头,估摸着王局可能也吃完了饭。他开车到了政府大院家属区附近一个较为偏僻的地方,停好车,李明乔掏出手机给王局发送了一条短信:“王局,您在家吗?我想到您的府上汇报下工作。”发完短信,李明乔的手心都冒汗了。他在单位这么多年,深谙官场之道。领导最讨厌下属不打招呼就直接上门,这会让领导觉得你很不懂事,行事鲁莽。李明乔在来的路上就已经盘算好了,先发条短信给局长,试探一下。李明乔不敢打电话,万一局长正在和客人聊天,打扰到了可不好。局长如果收到短信没有回复,就说明他没在家或者家里有客人,不方便接见。如果他在家或者家里没有客人了,局长应该会给他回短信或者电话的。果不其然,过了十几分钟,手机响了,李明乔赶紧接听,听筒里传来王局长那威严而又亲切的声音:“明乔啊,我在家,你过来吧。”李明乔对着后视镜,理了理被风吹乱的头发,点上根烟,想着该如何向王局提副局长的事,如何把卡给王局。
  
  到了王局长家,他已经泡好了一杯茶放在茶几上,招呼李明乔坐下李明乔问:“嫂子不在家吗?”王局长说:“她啊,去外地走亲戚了,要过几天才回来。对了,你晚上到我这来有什么事吗?”李明乔喝了口茶,润了润嗓子,说明了来意。王局长想了想说:“自打老周住院之后,我肩上的担子不轻啊,既要把握全局,又要盯着老周留下的那个摊子,有些力不从心哦。年轻人要求进步,这是好事,你既然有这样的想法,那我就会向上面推荐。你这几年做得不错,在局里的口碑也还好。”听局长说完,李明乔从衣袋里拿出那张银行卡,小心翼翼地放在茶几上,说:“王局,感谢您这些年来对我的培养,这是我的一点心意。”王局长看着茶几上的银行卡,脸上严肃起来,说:“明乔,你这是做什么?难道我推荐你就是为了你的钱吗?你不仅侮辱了我,还侮辱了你自己。快把你的卡收起来,再不拿回去,我就要送客了。”李明乔象征性地推辞了几下,看到王局长脸上不悦的表情,不情愿地将卡放回自己的衣袋,场面一时有些尴尬。李明乔赶紧巧妙地换了个话题,没话找话地问:“王局,您儿子学习成绩好吗?”王局长也转换了表情,笑着说:“我那个儿子学习成绩还不错,就是作文写得不好,我也给他请过几个家教,效果都不明显。”李明乔接着话头说:“我大哥就是语文老师,年年评为优秀,还经常在报纸杂志上发表文章呢。要不就让我哥给您儿子辅导作文,您看怎么样?”王局长问:“你大哥是不是李明阳?”李明乔点头说:“对对,您也认识他?”王局长夸赞着说:“他可是咱县教育战线上的名人啊,我怎么会不认识呢。但你哥他愿意辅导我儿子作文吗?”李明乔拍着胸脯说:“局长,这件事就包在我身上了。”
  
  李明乔离开王局长家后,马不停蹄地来到哥哥李明阳的住处。哥哥看他一脸兴奋的样子,问:“你咋啦?捡到钱啦?”李明乔抹了把脸上的汗珠,握住哥哥的手说:“哥,我这次能不能提拔就全靠你啦。”李明乔把事情的来龙去脉告诉了李明阳,他哥扶了扶鼻梁上的眼镜,思索片刻,谨慎地说:“我可没把握把王局儿子的作文水平提高啊,万一到时候作文还是写不好,我倒没什么,你们王局可是会埋怨你的啊。”李明乔安慰着他哥说:“哥,你只要尽力了,就算他埋怨也无所谓了。找了这么多的家教,作文如果还写不好,只能说明他儿子太笨。”
  
  李明乔打电话给王局长汇报说:“王局,我哥在我苦口婆心的劝说下,同意辅导您儿子了。我想让您儿子到我家来让我哥辅导,您看这样行吗?”王局长在电话那头笑呵呵地说:“只要能让我儿子的作文水平提高,怎么着都行。”
  
  从这以后,教育局长王建国的儿子王亮就好像李明乔家的亲戚,每天下午放学,李明乔就会亲自开车去学校接王亮到自己家里让哥哥辅导作文。妻子也经常换着花样做好吃的招待王亮。夫妻俩对王亮比亲生儿子还要好,在李明乔眼中,王亮就是他仕途上的“救命稻草”,有王亮这张王牌还怕没希望吗,李明乔感觉胜券在握。可转眼一个多月过去了,李明乔有点犯嘀咕,经过他哥哥的辅导,这王亮的作文水平是上去了,可副局长的位子却还一直空着,也没见组织部有人来局里考察干部。这是咋回事呢?李明乔百思不得其解,自己对王局长的儿子这么好,他会不知道?李明乔越想内心越煎熬,可又不好去问王局长,这样做只会让他觉得自己沉不住气,太浮躁。李明乔只好耐心地等待,他相信王局长肯定会大力推荐他的。
  
  一天上午,王局长正在办公室看文件,桌上的座机突然响了起来。王局长接了电话,“老王啊,我是张广泉。”王局长马上毕恭毕敬地双手握着听筒,恭敬地问:“张书记,请问您有什么指示?”原来打来电话的是县委书记张广泉。只听张书记在电话那头说:“你们局推荐的几个副局长候选人,经组织讨论研究,这几个人工作能力一般,不能胜任。老王啊,推荐提拔领导干部,一定要慎重,可不能马虎。”王局长赶忙附和着说:“对对,书记您说得太对了,我们教育局一定慎重。”王局长话刚说完,张书记又接着说:“组织上经过深思熟虑,打算让靠山乡分管教育工作的赵一鸣副乡长任你们教育局的副局长,顶替老周的那个位子。这个赵一鸣工作有魄力,有闯劲,那么贫困的一个乡,可教学质量、入学率和升学率都有很大的提高嘛……哎呀,老王,你不要只听我一个人说,你也可以谈谈你的看法,不要让人觉得我这里是一言堂,那就不好了嘛。”王局长笑着说:“张书记,您可真是高瞻远瞩啊,赵一鸣这个人我也了解,确实年轻有为,组织上的决策很英明。”张书记似乎很享受这种谈话的氛围,接着又说:“有人向我反映说你的儿子在你同事家里补习功课,你那个同事叫李明乔吧,你好像对他还比较器重,推荐他当副局长,有这么回事吗?”张书记听王局长默不作声,便把话锋一转,说:“当然了,给孩子补习功课也是很正常的事情,但就是因为你和那个李明乔是上下级关系,群众难免不议论,你可要注意影响啊。”王局长听张书记把话说完,头上的汗都冒出来了。连忙说道:“张书记,您批评得对,谢谢您的教诲,我一定会注意。”张书记安慰了他几句,又接着说:“组织上打算让这个李明乔到靠山乡任赵一鸣的那个职务,让他到乡下好好地锻炼一阵子。”王局长听张书记说完,顿时傻了眼……
  
  一个星期后,调令下来了,赵一鸣任县教育局副局长。李明乔任靠山乡副乡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