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屋
故事会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中国新传说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故事会 > 中国新传说 > 你最理解我

你最理解我

时间:2017-03-09 作者:未详 点击:

  五十好几的杨阿姨这天早上到菜场买菜的时候,意外撞见一个人,一时间又惊又喜!
  
  撞见的人姓黄,比自个大两岁,两人曾经是同事,还曾相恋过,有过一段刻骨铭心的甜蜜时光。谁知后来情深缘浅,阴差阳错,两人不得不劳燕分飞,再后来便没了音讯。想不到几十年过去了,如今又偶然相逢。
  
  老黄见到杨阿姨更是兴奋,两人当下菜也不买了,找了一处僻静的地方细细地聊起来,这一聊不要紧,两人竟发现他们的遭遇是如此相似:各自的伴都走了,子女也已成家,两人一样的无牵无挂。
  
  老黄的身体相当硬朗,而一向注重养颜的杨阿姨更是风韵犹存。谈着谈着,不知何时一团看不见的小火苗在双方的心里燃烧起来。他们并没有急于表白,在又试探性地接触了好多次后,两人发现对方依旧是以前的他(她)。老黄说这是他一生中的第二次热恋,第一次是和小杨,现在是和老杨,而杨阿姨又何尝不是?于是两人满怀幸福地牵起了手,虽说是迟来的幸福,可更浓烈、更醇厚。
  
  可是,杨阿姨的子女坚决反对!子女们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他们觉得母亲这样做影响不好,于是动员所有力量轮流进攻,“晓之以理,动之以情”。一番努力下来,一向柔弱的杨阿姨最终答应了他们的要求,咬牙断绝了同老黄的一切联系。
  
  杨阿姨不知道自个的凭空消失会使老黄急成什么样子,她天天担忧着他,一刻不停地反复咀嚼着和老黄在一块的快乐,这快乐分成两部分,一部分是以前的泛黄的初恋,一部分是刚刚结束的尚热乎着的黄昏恋。再然后,杨阿姨就恹恹地病倒了,这一病就再没能起来。她得了癌症。
  
  子女们这才慌了,忙侍候母亲进医院治疗,先是放化疗,成效不大,医生建议说病人年纪大了,经不起折腾,干脆保守治疗,用中成药吃吃看。医生话里的意思明摆着,大伙的心都凉了。
  
  此刻的杨阿姨早就没了往日的风韵,头发掉光不说,面庞都瘦削扭曲变了形,可迷糊之中经常念叨着什么,子女们凑近了反复听,终于听清了那是两个一成不变的字:“老黄”。
  
  子女们开始后悔起来,忙打电话给老黄,那老黄乍一听说是消失了好久的杨阿姨的子女打来电话,激动得声音都颤了,可等听说杨阿姨已是时日不多,眼前一下子全黑了。好半天才反应过来,颤着喉咙说他马上来看她。
  
  子女们隔着电话想象不出此刻老黄的神情,在把老黄要来的消息告诉母亲后,杨阿姨的脸上突然迸发出红晕来,那是强烈的激动掺杂着三分羞涩,忽而又有一丝不安一闪而过。接下来的时光,杨阿姨顽强地把头扭向病房门,从早到晚,从日出到日落,一动也不动,眼内满是期待。子女们懂了:母亲这是在等人。
  
  可是,一天过去了、两天过去了……大伙连同杨阿姨望穿秋水,老黄却一直没出现在病房门口。子女们背着母亲生起气来,骂老黄是个虚情假意的家伙,见母亲生重病了,便露出真面目来。可等他们一回到病床前,杨阿姨似乎知道他们在背后说什么,气若游丝地说道:“你们不用怪他,实际上他早来了,只有他了解我……”
  
  大伙在医院里进进出出取药办事时,经常看到医院大院内远远地坐着一个老头,那样子有点像老黄,一动不动,像尊木雕,腰弓得像老虾米一样,头发也花白了,要知道老黄可是一头乌发,腰板笔直的,所以大伙来回进出总是一瞥而过,根本不及细看。
  
  这天,人们进了病房,这才惊讶地发现不知何时母亲的脸转向了窗外,母亲这是对老黄伤心失望了,所以不再等他来。接下来母亲的脸就这么久久地朝着窗外,时间一长,子女们怕母亲的脖子会僵,想帮母亲挪一下,谁知杨阿姨的喉咙里发出生气的咕咕声来,这时她已不能说话了。大伙吓了一跳,忙住了手,心里个个莫明其妙的,等走到窗边往外一瞧,那木雕般的老头还坐在那儿。
  
  黄昏的时候母亲突然来了精神,眼睛也亮了,原本憔悴蜡黄的脸上竟有了一抹红色。大伙瞧在眼里心说不好,这时久未开口的母亲弱弱地开口了:“他要来了……帮我收拾一下……戴上帽子……”
  
  子女们忙噙着眼泪帮母亲打扮起来,刚收拾停当,母亲断了气,脸上含着一丝笑意,子女们正要大放悲声,病房门被敲响了。打开门一看,外面站着正是那在大院内泥塑木雕般久坐的瘦弱老头,再一细看,这不就是老黄吗?
  
  一认清是老黄,大伙的气“腾”的一下就冲上来了,母亲死前一直盼望你来,你连个人影也不见,现在人刚走,你倒像约好似的准时来了。
  
  老黄对众人冒火的眼睛视而不见,他一步步地、轻轻地走到杨阿姨面前,每一步都像迈过了一个世纪,像踏进了一段回忆,然后久久凝视着杨阿姨的面庞,喃喃地说:“我早来了,早来了,可我知道你要美,以前你就要美,未曾梳洗就绝不会出现在我面前,现在还是,所以我一直等你,等你化妆了,我知道你要把最美的一面留给我,现在我可以来了——小杨,你真美!”
  
  大伙正不知所以,杨阿姨的大女儿忽然喊一声“我苦命的妈啊”,失声痛哭起来,原来她刚才发现母亲的枕下有一封信,也不知何时写就的,只有寥寥几句,每个字歪歪扭扭,却笔笔在意,用情十分:老黄,我能感受到你来了,我不愿让你看到我变丑的样子,所以请你先不要出现在我面前,我也知道你会这样做的,你最理解我,一直都是,只是、只是……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