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屋
故事会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中国新传说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故事会 > 中国新传说 > 戴假面具的女人

戴假面具的女人

时间:2017-01-12 作者:未详 点击:

  白如岗娶妻生子十年整,对老婆小丽是越看越不上眼了,觉得她腰变粗了,脸变黄了,人也“土”得掉渣了,于是悄悄地找了一个情人。这情人叫月华,是白如岗在“夜巴黎舞厅”认识的,二人有了那层关系后,白如岗就一口一声地叫她“华子”。
  
  白如岗知道小丽是个精明人,生怕她知道后跟他吵闹,就处处小心翼翼。三个多月了,小丽还被蒙在鼓里,对他白如岗是一如既往。白如岗就笑着对别人吹牛:“情人人人有,不露是高手!”
  
  白如岗虽然爱月华,可是并不想和她有什么进一步的发展,因为他离不开小丽,他是个“大爷”,有了小丽,他只消衣来伸伸手,饭来张张口,月华可不会这么伺候他。
  
  这天,白如岗和月华一起去看美国大片。进了电影院,他给月华买了她爱吃的爆米花,自己吃了几个后,极有风度地掏出手绢擦嘴,不料却引来周围的人怪怪的眼光,有的人还“嘻嘻”地笑起来。白如岗不知怎么回事儿,一低头,傻了,怎么呢?他的手上攥着的不是手绢,而是前天他没洗的袜子!月华感到丢了面子,气得把一包爆米花“啪”地摔在地上,“哼”了一声,头也不回地走了。白如岗追了出去,可月华已经跳上了一辆出租车。白如岗就给她打电话,可是她开着手机就是不说话。
  
  回到家,白如岗将一腔怒气全撒到了小丽身上,问她怎么搞的,将臭袜子当成手绢塞进他的衣服里。小丽愣了一下,笑着说:“你看你看,我一时糊涂,让你出洋相了吧?得,大人不记小人过,奴家给你赔不是了。”弄得白如岗哭也不是笑也不是。这时,他们的儿子凡凡闹着要白如岗陪他玩战地坦克,白如岗心烦,就说你自己玩去,可是凡凡不干,非缠着他,白如岗就火了,踹了凡凡一脚。这下子凡凡不干了,大哭特哭。白如岗气得提高八度嗓门骂了起来。小丽呢,坐在沙发上看电视,也不说什么。
  
  第三天,白如岗好不容易找到了月华。谁知,那月华冷笑着对他说:“你在我面前装得像个绅士似的,可你在我背后呢?”
  
  白如岗被她说得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月华就说你听听啊,便拿出手机放了一段录音。白如岗一听,愣了,这录音不是别的,正是前天自己骂儿子时的现场直播。他弄不明白这是怎么到月华手机上的,难道她有远程监控器?
  
  为了恢复和月华的关系,在情人节前,白如岗就在花店订了99朵玫瑰花,还附了一封情深意切的情书,让花店在情人节一早给月华送上门。
  
  到了情人节那天,白如岗就等啊等,等着月华给他一个甜蜜的短信,然后约他一起去玩,去开房间潇洒。可到了晚上,也没等到月华的电话。白如岗憋不住了,就给月华打了过去。谁知月华一接电话就骂了起来:“姓白的,你还有脸找我,你什么意思?啊,你说!”
  
  “我、我怎么了啦?”
  
  “你发给我的什么狗屁信息啊?是一篇写三陪小姐的通讯,你是变相骂我啊,呸!”说完,“啪”地收了线。
  
  这是谁搞的鬼?白如岗想了想,猜了半天,觉得像是同办公室的老马。因为他几年前说过老马作风不好,是不是这小子使坏,偷偷地给他下药?
  
  白如岗晚上又去了“夜巴黎”,可是他看到月华正搂着一个胖胖的老头儿在跳舞。他顿时气得鼻子都歪了。这时,主持人上台宣布:“我们请来了一位舞坛高手——芳芳小姐!下面,就请芳芳小姐为我们表演助兴!”
  
  一个身段极好的女子跳上舞台,不过,她戴着一个假面具。她的上身半裸,下身穿的是紧身裤,更加显得性感十分。她跳起来了,跳的是印度舞、西班牙舞、非洲舞,她跳什么像什么,就像是一个仙女下凡似的,吸引了全场的眼球,特别是男人的眼球。白如岗的眼睛都看直了,对着月华的身影愤愤地说:“哼,比你强的有的是!你算什么?”
  
  那女子跳了几个舞蹈就走了,留下一片唏嘘声。白如岗也觉得心里空空的。第二天,白如岗又去了“夜巴黎”,又见到了那个神奇的跳舞女子,她还是戴着假面具,还是只跳了几个舞就走了。第三天,当那个戴面具的“仙女”刚刚跳完,白如岗就跳上了舞台,冲她伸出了右手,温柔地说:“小姐,希望赏光陪我跳支舞,好吗?”
  
  那女子略略沉思了一下,点点头,拉着白如岗的手走进了舞池。舞曲响起来了,白如岗和那女子跳探戈,跳华尔兹,天!她配合得太好了,白如岗找回了十几年前的感觉。他还特意将那女子带到月华的身边,让月华看看他白如岗的能耐。跳到尽兴时,白如岗想吻她一下,可是她拒绝了。白如岗讨了个没趣,苦笑笑,轻声问:“能让我一睹你的芳容吗?”
  
  那女子摇了摇头。白如岗拉着她的纤纤小手,找了一处幽暗的地方坐下,他去买饮料。可当他回来时,发觉那女子已经走了。
  
  白如岗闷闷不乐地回到家,小丽还在等他。看他魂不守舍的样子,小丽问:“怎么啦!有事儿?”
  
  白如岗摇摇头,不说话。小丽笑着说:“别是背着我找情人了吧?”
  
  白如岗一激灵,扬起脑袋,迎着小丽的目光,说:“你想哪去了?我能那么做吗?”
  
  下班后,白如岗又去了“夜巴黎”。他又和那个神秘的女子跳上了舞。这次,他决心要问个究竟,于是他边跳边问:“小姐,和我交个朋友,怎样?”
  
  那女子点点头,又摇摇头。
  
  “为什么?看不起我?”
  
  那女子掏出手机,“啪啪啪啪”打了一行字,白如岗一看:“我是一个聋哑人,不配你的!”
  
  啊,她是一个聋哑人?白如岗做梦也没想到。可是,越是得不到的东西他越想要,他就掏出手机,回短信给她:“我不嫌弃你,我爱你!”
  
  那女子回:“现在说爱我,太仓促了吧?”
  
  “不,我从心里感到你是我的真爱!”
  
  “谢谢,等过一段时间再说吧。”
  
  “为什么?”
  
  “我得了解一下你。”
  
  “行,我等你,亲爱的!”
  
  白如岗感到事情有了突破性的进展。他明白,所谓了解不过是个托词,用不了半个月,他就能把她搞到手。这回,他们一直跳到散场。白如岗提出要请她吃宵夜,她不同意,提出送她回家,她也不干。白如岗耸耸肩,只好听她的。
  
  白如岗回到家已经是夜里12点多了,发现小丽还没睡,他问:“你在干吗呢?”
  
  小丽嫣然一笑,说:“等你呢!”
  
  “等我干吗?”
  
  “我想问问你到底有没有情人?”
  
  “天打五雷轰起誓:没有,决没有!”
  
  小丽不说什么,把一沓照片“啪”地放在白如岗面前。白如岗一看,是他和月华的。他笑了:“这有什么呀,不过是逢场作戏,你也信?”
  
  小丽又从自己的提包里掏出一件东西,白如岗一看,脑袋大了,什么呢?是“夜巴黎”那个神秘女子的面具!他不知小丽是如何搞到手的,难道小丽和那女子是串通好了的?白如岗是属鸭子的,嘴硬,他说:“这能说明什么呀?”
  
  小丽也不说什么,拿出一个手机,让白如岗看。那上面有白如岗发给那女子的短信。
  
  “你、你从哪儿弄来的?”
  
  小丽走进卫生间,不一会儿,她出来了。白如岗一看,傻了,怎么呢,小丽没了,变成了“夜巴黎”那个神秘女子,她仍戴着面具,上身半裸,下身是紧身裤。
  
  “你、你就是……”
  
  小丽笑笑说:“白如岗,你记性不好,忘性倒大呀。你忘记了十几年前我是学院里的舞场高手了?”
  
  白如岗一下子明白了,怪不得自己怎么感到和那女子跳舞配合得那么默契呢,原来是和小丽跳呢!什么都别说了,看来,塞袜子,让月华听到自己骂儿子,情人节发的信息,都是小丽干的!她呀,不显山不露水的,只把我白如岗蒙在鼓里,可自己还认为是天下第一聪明人呢。
  
  白如岗就脸红红地走进卫生间,出来时,手上拿着一块洗衣板,“啪”地往小丽面前一放,“嗵”地跪了下去。小丽将他搀了起来,说:“我老公多有魅力呀!年轻漂亮的妹妹都爱往你身上贴!”
  
  这话,白如岗听来,比骂他还难受。但是白如岗不明白,那月华怎么把他骂凡凡的录音搞到手的?小丽一戳白如岗的脑门儿,笑着说:“傻瓜,我用你的手机打给你的月华不就得了。”
  
  “那你在‘夜巴黎’时用的手机?”
  
  “还不会再买个卡啊?”
  
  这下子,白如岗是彻底服了,原来他的一举一动全在她的眼里边啊!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