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屋
故事会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中国新传说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故事会 > 中国新传说 > 悲情骗局

悲情骗局

时间:2017-01-11 作者:未详 点击:

  一、追债竟成耍流氓
  
  这天傍晚,王六喝醉了酒正歪歪斜斜地走在大街上,忽然看见前面巷子口走出来一个年轻女子,衣着入时,模样似乎挺熟悉,再仔细一看,原来是同村的吴小娟。王六猛地想起她还欠着自己两千块钱,忙打着趔趄赶了上去,一拍肩膀说:“小娟,你欠我的钱啥时候还我?”那女人愣了一下,扭头看他两眼,骂了句神经病,就继续往前走。王六紧追两步拽住她手腕:“怎么啦,借完钱还不认账了?”
  
  女人停下脚步,甩了他一耳光,说:“谁是小娟?谁欠你钱了?”
  
  听见有人争吵,路人们纷纷围了上来。女人见王六还不撒手,便向四周说:“这人借酒耍流氓。”王六辩解:“谁耍流氓啦!你不是我们老牛村的吴小娟吗!”女人说:“我根本不姓吴,也不叫小娟。”
  
  这时,一个剃着板寸头的中年男人挤进了人群问:“丽丽,怎么回事?等你半天了,在这干啥?”叫丽丽的女人忙说这个醉汉认错人了,非拉着我不放。那板寸头一捋袖子,举拳要打。丽丽忙拖住他的手:“洪哥,算了,一个醉鬼,没啥好计较的,咱们走吧。”洪哥抬腿踹了他一脚:“快点滚,不然看老子怎么收拾你!”说着,与丽丽手挽手上了路边一辆大奔,绝尘而去。
  
  等众人都散了,王六还没缓过劲来。难道真是自己醉眼昏花,认错人了?不可能啊,就算这个世界上真有长得一模一样的人,那声音也不致于毫无分别啊。王六醉歪歪爬起来一边往出租屋里走,一边琢磨,越想越气:自从两年前借了钱给吴小娟,就再没见她回过村。这回来城里打零工,好容易遇上了,追债不成还挨了打,真是要多憋屈有多憋屈。气恼中,王六又想起当初吴小娟借钱时一再嘱咐他别告诉她妈。想到这,他决定不回出租屋了,直接坐车回老牛村:我偏要回去告诉她那瞎子妈。
  
  一进村,王六直奔吴小娟家,见了她妈就问:“你女儿回城了你知道吗?”瞎子妈说:“给我打过电话,说是过几天再回来看我。”王六就把今天发生的事一五一十说给瞎子妈听了。瞎子妈就骂女儿不争气,借了钱却赖账。王六问她知道她女儿住哪不?瞎子妈回忆了好一会,告诉他:“好像是说住在花园宾馆。”
  
  二、先追债后敲诈
  
  第二天,王六一大早就坐车进城,来到花园宾馆蹲守。天擦黑时,果然看见那辆大奔开到宾馆门口停下,吴小娟下了车,冲车里挥挥手便走进了宾馆大门。王六在电梯口追上了她说:“好你个吴小娟,傍上大款坐上大奔了,还赖我这两千块钱!”吴小娟这回没说啥,紧张地往门外瞧瞧,拉着他就进电梯,说:“有什么话到房间里去说。”一进客房,吴小娟立马从包里数出两千块钱给他,说:“对不起王哥,昨天不太方便认你,让你受委屈了。”
  
  王六没想到吴小娟这么爽快,接过钱刚想走,又觉得不对劲,于是问:“为什么不方便认我?是怕那位开大奔的大款知道了嫌弃你是乡下人吧?”吴小娟有点不耐烦:“钱已经还你了,你赶紧走吧,下次回村我再向你赔不是。”
  
  王六偏不紧不慢问:“你那个洪哥也住这吧?”吴小娟一边把他往外推一边说:“他不住这里,他在城里有房。”王六硬是不挪脚,说:“还我两千就了事了?我可借给你快两年了啊,你算算两年前的两千和现在比是一回事吗?”吴小娟瞪他一眼,又抽出五张老人头甩给他:“行了啵?这比你存银行的利息可多多了。”
  
  王六仍然赖着:“我昨天还挨你们打了,这个精神损失费你得至少再给两千。别舍不得,你现在傍上大款,有钱了,这两千块对你来说小意思。”
  
  两人正说着,便听有人敲门,又传来洪哥粗大的嗓门:“小娟,开门,有话问你。”
  
  小娟一下急红了脸,四下望望,就把王六往衣柜边拉,说:“你先进去躲躲吧,等他走了我马上给你钱。”
  
  藏好王六,小娟给洪哥开了门。洪哥说:“你那个姓张的同学可靠不可靠呀?”
  
  小娟笑道:“当然可靠,你刚才不是看过小张跟赵局长一家人的合影了吗?他跟赵公子是铁哥们,他说能让你见到赵局长,就一定没问题。再说,不见兔子不撒鹰,他要没能耐引见,你就别往外给钱。”
  
  洪哥说:“嗯,自从知道赵局长负责这个项目,我就一直想认识他,可惜无人牵线。只要你的同学能介绍我跟赵局长见面,我先砸二十万给赵局长,我就不信这个千万工程我拿不下来!”
  
  “事成之后可得好好谢谢我哦。”小娟嗲声说道。
  
  “那当然,只要你答应做我情人,合同一签,先给你买套房,等工程结束时我赖掉那些农民工的工钱,再拿工钱带你出去好好旅游一趟,怎么样,宝贝?”洪哥嘻笑着,边说边来亲小娟:“今晚我就不走了行不?”
  
  小娟伸手挡开了洪哥的脸,仍然嗲笑着:“等这事办成,我整个人让你亲个够,现在先别猴急。”
  
  洪哥不甘心地被小娟推出了房门,隔着门还喊了一嗓子:“宝贝,那我明天中午来接你。”
  
  王六在衣柜里听得真切,心想,好你个吴小娟,初中都没毕业,我怎么没听说村子里你那些半文盲同学中有谁跟局长公子交上朋友了?想必是在骗钱!既然给我逮住了,我得好好敲一笔。于是一出柜门,王六立刻狮子大开口,重新要价一万,并冷笑着说傻子也知道你想干什么,要不要我追上你那位洪哥跟他攀谈攀谈?
  
  小娟愣愣地盯了王六足足有半分钟,终于服软:“那好吧,就给你一万,不过不是现在,要等明天事情结束,而且,明天还要请你帮忙做一件事。”王六有点犹豫:“危险不?我可不参与你们的行骗,抓住了可了不得。”小娟轻笑道:“放心,你不必为难,只要你明天再醉一次酒就可以了。”
  
  三、骗局背后的悲剧
  
  次日中午,王六如约来到东海酒楼,拿着小娟另给的两百块酒钱,点了几个菜,叫了瓶白酒,自斟自饮,喝得满脸通红时,忽听手机响,打开一看,果然是小娟的信息,叫他马上来6号包厢。
  
  于是,按照昨天的计划,王六装作喝高了,一扭门把就闯进了包厢。包厢里只坐着三个人:洪哥、小娟、一个年轻小伙,却摆着五副碗筷。洪哥正问:“小张,赵局长和他儿子还有多久到?”见王六脸红脖子粗地一头闯了进来,一下认出他就是前天那个醉汉,立刻起身骂道:“好你个醉鬼,上次没打够,这次又来找打了!”冲上去便拽王六的衣袖,王六也不答话,张嘴便往洪哥衣服上哇哇吐了起来。小娟忙上去拉开王六,说:“洪哥,你衣服全弄脏了,一会怎么见赵局长呀?”
  
  王六醉醺醺地跌坐在地上,大着舌头说:“没事,我把衣服换给你,谁叫我把你吐脏的呢!”小娟便冲洪哥说:“看来还只能这样了,要么你跟这个醉鬼去洗手间擦洗一下,把脏衣服先换下来?”洪哥恼怒地骂道:“老子今天真是倒霉,要是黄了我这事,老子让你不得好死!”说着拽着王六就要出去,又猛地停住了,回到座位边,拎起一个鼓鼓囊囊的黑皮包,这才拖着王六一道去了洗手间。
  
  洪哥出了洗手间回来,见包厢里竟然空无一人,立刻心生蹊跷,忙打开黑皮包一看,里面塞得满满的二十万现金竟然变成了一沓沓白纸,顿时面无人色,手忙脚乱赶紧拨丽丽的电话,却无人接听,急得转身便往酒楼门口追去。在门口,正赶上王六,于是一把揪住他:“好你个诈骗犯,想跑!快说,你那两个同伙去哪了?”
  
  王六哪见过这阵势,吓得一屁墩,号啕道:“我真不知道,她就是叫我来装一回醉鬼的。”洪哥扯着他就要往派出所去,忽听手机响,是小娟发来的一条短信:欲知详情,且看包内夹层纸条。洪哥打开包,在夹层内果然摸出一张纸条,外加一张复印的欠条,只见纸条上写着——
  
  刘洪:你个王八羔子,你知道我是谁吗?我是四年前因被你欠薪愤而自杀的农民工吴全的女儿吴小娟。父亲带着八个工友为你辛辛苦苦干了一年多,因你一直赖账,二十万欠薪分文未给,父亲不仅无钱回家过年,还无颜面对同村工友,只好一死了之,我母亲也因为伤心哭瞎了眼睛。这二十万,本来就是我爸和他的工友们的血汗钱,今天我帮他们收回来了!没错,小张根本不认识什么赵局长,我们用几张PS的照片就把你唬住了,当然,我们还准备了一个跟你装钱那个皮包一模一样的黑包,刚才你没注意到包厢里有个空纸箱吧,小张一到包厢就把你手中拿的这个包藏在纸箱里了,等你和王六拉扯时,小张趁机调包了!包里还有当初你打的薪水欠条的复印件,原件我们留着,欢迎你随时去报案,我们正想向你继续追讨这二十万元的利息呢。对了王六,本来没你什么事,拉你进来,只因你太贪,而且我们正愁找不到调包后脱身的办法,就只好委屈你了,谢谢你!
  
  看完纸条,洪哥和王六大眼瞪小眼,全都没了脾气。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