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屋
故事会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中国新传说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故事会 > 中国新传说 > 少了两千元

少了两千元

时间:2017-01-09 作者:未详 点击:

  一
  
  做木材生意的钱宝根,清早骑摩托带着五千元现金出门,走到半路上发现钱丢了,马上急慌慌地一路找了回来。老婆问他钱是怎么丢的,他说钱和身份证放在布包里,包底炸线开了缝,摩托走小路又颠得厉害,就把钱和身份证都弄丢了。老婆气恼地说:“你真粗心,赶快再去找呀,你还等着有谁把钱送上门?”小钱没再多停留,又“嘟嘟嘟”地把摩托开走了。
  
  没有想到早饭边,真有人把小钱丢失的钱和身份证送回来了。这人是同村的兰翠花,她说清早从女儿家回来,在兔岭坡的小路上捡到的。不过不是五千元,捡的是三千元。小钱老婆收到钱,感激不尽,还要留她吃早饭。翠花婶说不用谢,还钱是应该的,说完就走了。
  
  小钱听说钱让兰婶捡到了,马上高高兴兴地赶了回来。可一听说只有三千元,一下就不高兴了,自言自语地说:“兰翠花既然捡到了我的钱,为什么不全部还我?”老婆一愣:“你是说人家兰婶留下了两千元?”小钱说:“是呀,我这五千元是捆成一扎的,要是散开了也不可能刚好是三千元。”老婆马上驳他:“人家还钱是一片好心,她要想留两千,何必还要送来三千,一起留下不更好?”这天上午,她要回娘家有事,出门前反复叮嘱丈夫:“不能为难人家兰婶。”
  
  话说这钱宝根是个一根筋的人,认准的理几条牛也拉不回来。他认定自己那两千元,百分之百是兰翠花拿了。这钱一分不还,不明就里他不怪,但还一部分留一部分,这就戳眼睛了,这是把他钱宝根当孩子玩!
  
  这天上午,他趁兰婶在屋后山坡干活的空子,用大板车把她家新买的太阳能热水器拉回了家。兰婶发现后,追到钱家去讨要。可进门一看,傻了:崭新的热水器弄坏了好几根管子。原来小钱在搬运时,板车翻了摔坏了管子。兰婶提出要他赔偿,可小钱把眼睛一瞪:“赔?想让我赔你热水器,那是想坐气球上月亮——幻想!”兰婶被小钱一顿训,流着眼泪走了。刚出门,小钱又补了一句:“我还要上法院告你呢!”
  
  兰婶的丈夫老笪是个木匠,上半年上门做木工活的工钱,不少农户还没有支付。他跟几个同事约好了,上午讨完工钱,下午一同坐车去县城,给一家单位搞装潢。工钱刚刚收完,知道了家里发生的事,抬脚就往回赶。这老笪没念几年书,粗人粗性,知道了事情的头尾之后,气得又跳又嚷:“老子活了五十多岁了,还没见过这种事呢,做好事还惹出祸事来了,这叫人还怎么活呀?”说完,拿把斧子就要出门,兰婶一把拉住:“老笪,你这是要干什么?”老笪说:“他钱宝根不赔我热水器,老子要他的小命!”兰婶脸都吓白了,抢着说:“不行,他小钱年轻力大,你不能蛮来!”老笪说:“老子这条命也不要了,今天不是我死,就是他亡!”
  
  兰翠花怎么也没有想到,仅仅两千元竟闹到要出人命的地步!兰翠花见丈夫铁了心要去找钱宝根,预感大事不好,她清楚,这一去,两人都在气头上,双方必有伤亡。于是就求情说:“老笪,算我对不住你,你就别去找钱宝根,好不好?”老笪依然红着眼吼道:“凭什么要你道歉?就是你这娘们太窝囊了,别人才在我们头上拉屎!”
  
  其实,兰翠花这么劝是心里有愧,她今早确实是捡到了小钱的五千元,只是因为几十年前的一笔老债,她才截留了人家两千元。本以为这样做,顺手牵羊了结了一桩宿怨,可不料竟因此闹出了一场大风波,说不定还要出人命呢!
  
  二
  
  这一急,兰翠花本想把两千元的真相说出来算了,可又想起了前几年的一件事:他们上小学的儿子在路上捡了人家一百多块钱,诚实的儿子就在原地等失主,等了好一会也没见有人来找,这时来个卖油条的,他感觉肚子有些饿,就从捡到的钱里拿出一元买了两根油条充饥。后来还钱给失主时,没补上这钱。第二天老笪知道了这事,举起大手就打了儿子一个大嘴巴:“不是自己的钱,一分也不能用。你小兔崽子嘴怎么这样馋?”打得儿子哇哇直叫。这次自己私留了人家两千元钱,他若知道了,还不要把天都捣个大窟窿?
  
  不能说出真相,她只得死死拉住丈夫的衣服不放。可男人力气大,只听“咝”的一声,衣服破了,丈夫还是甩门而去。她重重地摔倒在地,看见丈夫越走越远,马上咬牙爬起来,跌跌撞撞地追了上去。
  
  快到钱宝根家了,并没见到她想象中那种可怕的场景,钱家一个人影也没有。原来一个钟头之前,小钱骑着摩托走了,家里是铁将军把门。老笪也被一个同事拉走了,兰婶松了一口气。
  
  事态暂时是稳住了,但问题还没有解决,只要丈夫和小钱一碰头,一场生死斗在所难免,怎么办呢?
  
  就在这时,从村口方向传来了摩托车的响声。不好,小钱回来了!兰翠花不顾一切地向村口跑去,一定要把小钱拦住,不能让他回家。她边跑边想,要是拦不住咋办呢?不!磕头下跪也要把他堵住,这可是人命关天的大事呀!可到村口一看,骑摩托的不是钱宝根,一颗提起来的心才落回肚里。
  
  老笪一定是在同事家里等着,小钱随时都可能回来,为了不让他俩碰面,兰翠花唯一的办法,只能去村口守着,不让小钱回家。拖延两三个小时后,等老笪与同事搭车去了县城就好办了。
  
  守在村口的兰翠花,只要听到马路上有摩托响,就一阵心惊肉跳,心里暗暗念叨:小钱千万别回来!她就是这样紧绷着神经守了两个多小时。就在她目不转睛地盯着前头马路时,突然有一群孩子正往她家的方向跑去,边跑边嚷:“快,快去看热闹啊!”
  
  就在这时,从她家的方向传来“噼里啪啦”一阵响。不好,家里出事了!她转身就往家里跑,可脚早软了,哪里还跑得动?她急得连寻死的念头都有了。
  
  兰翠花后来也不明白自己是怎么回到家门口的。还没到门前,就看见了门口挤满了人,屋前还停了一架大板车。
  
  令她怎么也没有想到的是,家里发生的竟是一件喜事——钱宝根两口子拉板车送崭新的热水器来了。刚才“噼里啪啦”的响声,是小钱赔礼放的鞭炮。唉,兰婶真是急昏了头,连放鞭炮的声音都没听出来。
  
  这太阳咋从西边出来了?兰翠花惊得眼睛眨个不停。到了门口,只见老笪满脸堆笑地正在给小钱和众人散香烟。原来小钱丢失的那两千元,有人送来了。收到钱的小钱惭愧极了,后悔自己不该冤枉了兰婶,在老婆的提议下,买台新热水器送来了。老笪见对方赔偿损失又赔礼道歉,忙说,那台损坏的热水器可以修好,何必要买新的。小钱老婆说,自己家里早就想买了,那台修好后留下自己用。
  
  听说有人给小钱送来了两千元失款,兰婶暗地大吃一惊:这两千元明明在自己手里,怎么会有人替自己还钱?这人是谁呢?一问才知道,送钱的人是村小学年轻的张海老师。
  
  这张老师是个大学生,是城里下来的支教老师。他说他班上有个同学,上午没来上课,他上门找那同学,回来在兔岭坡的小路上捡到的。
  
  三
  
  小钱两口子和众人走了之后,老笪心情愉快地收拾了几件行李,与同事搭车进城去了。捡钱还钱的风波,虽然已经平静了,但兰婶心中依然波澜起伏。她想,要不是张老师出钱帮她化解了矛盾,后果不堪设想!这次无论如何都要把这两千元亲自交给张老师,不能让做好事的人赔钱啊!
  
  村小学离兰婶家不远,夜已经很深了,张老师仍在灯下批改学生作业。兰婶轻轻敲开了张老师的门,张老师见是兰婶,有点吃惊地问:“婶子,夜这么深了你怎么还没睡?”边说边把兰婶让进了屋里,转身还倒来一杯热水。兰婶把杯子轻轻放到桌上,像个做错了事的孩子一样,不好意思地问道:“张老师,我想问你一件事,你今天为什么要替别人还钱?”
  
  张老师一时没反应过来:“还什么钱?”
  
  兰婶解释说:“你不是扯谎说,你捡到了钱宝根的两千元钱了吗?”
  
  “你怎么知道我扯了谎,难道那钱……”张老师没有说完,就把话打住了。
  
  兰婶竹筒倒豆子:“钱宝根那钱在我这里!”说着,掏出了两千元现金放在桌上。
  
  “啊!”张老师不能不为之吃惊了:“那钱既然在你手上,为什么不拿出来交给钱宝根?”
  
  这一问,兰婶眼里慢慢地就涌出了泪水:“张老师啊,怪我糊涂,怪我还钱时想起了从前的一笔老债!”
  
  “老债?”
  
  兰婶说:“是呀,小钱可是欠了我们家一笔老债啊!”
  
  “钱宝根欠了债,为什么不还?”
  
  兰婶淡淡地笑了:“这债不是小钱欠的,是他父亲欠的。当年我才十几岁,那时小钱还没出生呢,不过,父债子还嘛。”接着,兰婶就怨怨艾艾地说起了往事。
  
  那还是上世纪七十年代的事,那时她家住的是两间破草屋,屋顶常漏水。不知什么时候屋顶上的雨水正好滴到了墙上贴着的一张毛主席画像上,在画像眼睛的下方留下了两行污点。这事被时任大队革委会主任的钱宝根父亲看见了,硬说兰婶老爸是侮辱丑化伟大领袖的现行反革命分子,马上揪出来批斗。兰婶说,揪出她爸她并不怎么伤心,因为那时被揪出来批斗的人太多了。真正令兰婶伤心的是后来发生的事。
  
  那年钱家发生了火灾,烧毁了三间草房。这场火其实是几个孩子玩游戏,烧着了屋边的一堆麦草引起的,着火后孩子都吓跑了。兰婶老娘刚好经过那里,就抢着去灭火。哪料钱大主任一口咬定这火是现行反革命分子的老婆有意放的,要她赔偿损失。那年头,革委会主任说的话一砸一个坑,可她家里穷,拿不出钱来赔,钱主任就扣押她家的口粮贷款,钱不够又拉走了她家的一头大肥猪,兰婶老娘为此气得大病了一场……兰婶说到这里都说不下去了。
  
  听到这里,张老师也有点激动了:“婶子,真没有想到您心里还藏着这么一桩伤心的往事。现在我完全理解了您为什么截留了钱宝根的两千元失款。如此看来,钱家上辈亏欠您的何止是区区两千元?”
  
  兰婶擦着泪水说:“张老师,这事也怪我没念多少书,心胸太狭隘,老忘不了那事。这回要不是碰上了你,就要出大事了,婶子真不知道怎么感谢你!”
  
  “用不着感谢,兰婶。半年前我在山路上被蛇咬伤,要不是您刚好路过,帮我挤毒血,抓蛇药,我这条小命早没了,我一直心存感念呢!”
  
  这事时隔不久,兰婶自然还记得,她感叹着说:“你出手帮我化解了这场冲突,真是有情有义啊!”
  
  张老师宽慰道:“兰婶,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吧,不要再搁在心里。”
  
  兰婶用力点点头,认同他的说法,又说:“今晚我来找你,除了送钱给你,还求你别把这事往外说,这事我老公也不知道呢。”
  
  张老师又给兰婶的杯子添上了热水,然后说道:“婶子,请您放心,谁都难免有点小秘密,再过两个月我就要回城了,就让这件事深埋在我们心底吧!”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