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屋
故事会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中国新传说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故事会 > 中国新传说 > 绝妙策划

绝妙策划

时间:2017-01-08 作者:未详 点击:

  房地产开发商赵世虎这几天遇到了头痛事,刀条脸阴沉得像个旱天的蔫苦瓜,见了该说话的人连个招呼都不想打,只顾低着头唉声叹气。为啥?因为他开张招揽的第一桩活——滨河居民拆迁区遇到了“钉子户”王安民,由于赔偿达不成共识,王安民死活都不在协议书上签字,引得周围的几户居民也跟着效仿,拒不搬迁,直接影响动土开工。眼看着贷款的利息一天天增加,如此出师不利他能不垂头丧气吗?
  
  这一天,赵世虎独自在饭馆喝闷酒,突然听到人们议论一桩奇闻,说王庙乡吴岗村本来连羊毛也没有一根,可是村主任为了显示自己的政绩,硬在汇报材料上胡写:“村委会带领大家致富,全力发展养殖业,每户村民平均养羊3只,全村现在已经发展羊群五百多只。”乡政府把吴岗村作为典型报到县里。县里决定在吴岗村召开各个乡长参加的现场会大力推广。这一下事情闹大了,眼看着网兜装猪崽——就要露蹄爪,乡长大骂村主任,村主任直搧自己的脸。危急之中,村主任突然想起了村里绰号叫“绝妙策划”的能人吴栾扁,找他一商量把事情摆平了!养殖现场会圆满成功。村主任受到县里表扬,乡长提升到县里当了局长。“吴栾扁这家伙,没有他办不成的事啊!”议论的人们讲完哈哈大笑。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赵世虎听了这话受到启发,立马开车来到吴岗村找“绝妙策划”求教高招。这“绝妙策划”吴栾扁四十来岁,单身汉,住房简陋,圆盘脸亮光头,高鼻子大眼睛,如果不是他整天阴沉着脸少言寡语,真像电影明星陈佩斯。坐下倒上茶之后,吴栾扁听了赵世虎口称“先生”和对他过去策划的赞赏,用手挠着光头高兴地呵呵干笑几声说:“你别听他们胡扯,我那也是被村主任逼出来的。我不策划村主任说以后娶媳妇不给我分地呀!”说到这里他哈哈狂笑起来,引得赵世虎老板也忍不住咧开嘴儿。
  
  收起笑容后,吴栾扁给赵老板添了茶水接着说:“不过我知道过去上级来乡下开现场会的惯例,都是上午在乡政府听领导讲话和经验介绍,中午酒宴大吃大喝,下午醉醺醺地实地察看。我就让村主任出钱雇了一帮子人,个个身穿白衫白裤,头扎白毛巾,等参加会议的人坐车来察看的时候,让他们在岗上的树丛草地上爬行,装出羊吃草的样子。你想参加会议的人个个喝得醉眼矇眬,又是在远处的大路上,谁看得清啊?”
  
  赵世虎听完哈哈大笑一阵,竖起大拇指连声称“妙”。接着他给吴栾扁说了自己的苦衷,随后掏出10张百元大钞放到桌子上。吴栾扁瞅见钞票心里一动瞪大了眼睛。他看着赵老板思索一会儿,把小红票推过去叹口气说:“你这事情难办哪!请人冒充羊忽悠现场会是公事,不损害私人皮毛。你这可不同啊!你这是和拆迁户两虎争食,直接牵连到个人私利。我如果策划你赢了对方,人家会不会和我拼命啊?”赵世虎一听把身子探过去低声说:“这事你尽管放心,公安局里我有亲戚,他们不便为此事出面,你只要有办法把拆迁户赶走,以后的事全包在我身上了。”
  
  吴栾扁听赵老板说得十分有把握,闭上眼睛思索一会儿看着他说:“看你远道而来的份上,我还是给你谋划上下两策。上策是退一步海阔天空。你们当老板的拔根汗毛也比老百姓腰粗,何必与王安民兄妹寡母计较斤两……”
  
  赵世虎不等吴栾扁讲完,立马打断他的话说:“先生你讲得不对,我们搞房地产开发的虽然说能赚钱,可你知道我们的开销吗?我们弄哪一块儿地皮不给当官的送厚礼?还有办各种证件手续,哪一关离了钱都不行啊!若是再对拆迁户宽厚施恩,那我们不是成了叫花子起五更——白忙活了?我还是听听下策吧!”
  
  吴栾扁听了赵世虎的话,叹口气无可奈何地说:“给你谋这下策,我又要被人们骂了。王安民的老娘不是睡在门外阻挡挖掘机来拆迁吗?那你就从这老太太身上下手。先派个年轻小伙子上前硬把她拉走。王安民必定出来阻拦。双方一准发生拉扯,这时你再派几个年轻人上去帮忙,混乱中自己将先派的年轻人打伤,然后嫁祸王安民,大声喊叫,扩大事态,并打电话报警。警察来到之后,要以处理突发治安事件为由,上前把所有人都带回局里讯问。你们的挖掘机不是能大显神威了吗?”
  
  赵世虎老板一听连声叫好,竖起大拇指夸吴栾扁不愧是“绝妙策划”,把钞票推过去就要走人。吴栾扁急忙拉住他诚恳地说:“谋事在人,成事在天。钱你先带走,等这事圆满结束你再表示心意不迟。”赵世虎听他说得在理,推让一阵子就把钱装进自己腰包走了。
  
  赵世虎前脚离开吴岗村,吴栾扁后脚立马乘车赶到县城。他打扮成收废品的模样,按照赵世虎说的地址,找到了王安民的家,进屋说了自己的身份。他先劝王安民降低一点拆迁赔偿费息事宁人无效,就把自己给赵老板的策划和即将发生的事说了出来,让他们心里有个数。王安民一听暴跳如雷,手指着吴栾扁的鼻子说他为虎作伥、坏了天地良心。“你知道赵世虎开发这一片居民区的贪婪心思吗?他想赢利300万啊!你今世当光棍断子绝孙?就你这助纣为虐的德性,来世你还要变成畜生哩!”说着摩拳擦掌要揍他。
  
  吴栾扁急忙劝王安民小声点,说等自己讲完再打他不迟。王安民的母亲和妹妹都奇怪吴栾扁的来访,阴沉着脸答应让他把话讲完。吴栾扁松口气在椅子上坐稳,环视一圈屋里的陈旧家具心平气和地说:“人有病得治疗,天下雪得防寒,回避总不是办法呀!赵老板已经挖深沟把你们的房子变成孤岛了,再这样僵持下去何日是个头?电视上不是常有要不来工钱的人攀高楼扬言自杀,惊动消防兵和媒体帮助解决吗?我这样策划也是想扩大影响,让官老爷们不能推诿,给你们拆迁户早日解决。这在孙子兵法上叫欲擒故纵。懂吗?”王安民听了皱着眉头怀疑地问:“你都给赵世虎策划好了,诬赖我把他的人打伤了,公安局里有人替赵世虎说话,我还不是任其宰割?你咋说是帮我呢?”吴栾扁趴到王安民肩头耳语几句,王安民霎时愁容换笑颜,声称立即按照他说的办,跟吴栾扁握手言欢,连声感谢。
  
  第二天上午10点钟,王安民的老母亲正独自一人坐在自家屋门外的土堆上,同又来想强行拆迁的人对峙,一个嬉皮笑脸的小伙子翻过深沟来到她面前,油腔滑调地说:“老太太,你这样倚老卖老,阻碍拆迁,可不够江湖啊!拆迁扩建美好县城是咱们的大局,你咋能为了自己的芝麻损害大家的西瓜呢?我还是帮你挪到深沟外边去,让他们来拆迁房屋吧!”说着不等老太太同意,上前拽着王安民母亲的手就往深沟里拉。老太太大声骂他像旧社会的土匪进村。王安民听到母亲的叫骂声,立即从屋里跑出来,上前护着母亲和那小伙子撕拽起来。他妹妹也出来保护母亲。早等在旁边的赵世虎趁机又派了十几个年轻人上前助阵,叫骂声、哭喊声骤然暴起,王安民在撕打中先受了伤。屋门前陷入一片混乱。
  
  嬉皮笑脸的小伙子一定对赵世虎交代的吴栾扁的策划心领神会,他在混乱中看好时机握起拳头砸向自己的鼻子,鼻孔顿时流出了鲜血。他又用手一抹满脸血红,嘴里高喊:“王安民打人啦!”“王安民打人了!”与此同时,他的一个同伙抡起随身携带的木棒照他胳膊打去,小臂上立马肿胀起来。接到赵世虎报警的公安警察风驰电掣一般乘车赶来,在一片哭喊声中将全部有关人员带出黑压压的围观人群,押进警车带走了。闻讯赶来的县电视台新闻记者和手机能录像的在场围观人员都用高科技记录了这非同寻常的场面,随后几天在网上和街谈巷议中传得沸沸扬扬。
  
  赵世虎的绊脚石被挪开了,杀鸡给猴看的高招令其他拆迁户害怕、叹气、顺从。赵老板令施工队把王安民屋里的家具搬出来,挖掘机上前几下子就把房屋扒平了,整块开发地皮顺利开工。
  
  正当赵世虎为自己达到目的狞笑欣喜的时候,公安局里传出消息,由于这事闹得比较大,惊动了上级领导,指示这事移交给法院,按国家有关法律来办。赵世虎听了毫不在乎地说:“移交法院怕啥?王安民先出手把我的人打伤,证据确凿,当时都看到他脸上有血、胳膊青肿,新闻记者的录像不会假吧?法院还能不重证据?”
  
  法庭辩论中,赵世虎和他的代理人闭口不谈自己一方强行降低国家规定的拆迁赔偿标准,大讲特讲王安民不诚心进行拆迁赔偿协商,野蛮出手打伤自己派去的协商代表,并让受伤者出庭作证,口中振振有词,恳请法庭对王安民严惩。王安民说赵世虎是猪八戒倒打一耙子——自己打伤自己还诬陷别人。说着他也拿出了自己的证据,就是吴栾扁最后交代他请人暗中到旁边高楼上,专门录下对方自己造伤的画面。上边清晰地显示出嬉皮笑脸的小伙子自伤鼻子、用手抹血的镜头,还有带木棒年轻人打他胳膊的场景。王安民还在法庭上讲了国家政策规定的扩建拆迁赔偿标准。说:“可他赵世虎硬说这是假的不予承认,仗着他有钱有势谁也拿他没办法呀!”法庭上的人们听了这话,一齐对赵世虎投去愤怒的目光,责怪声此起彼伏。
  
  这时候的赵世虎,恨不能有一条地缝钻下去。法官让大家肃静后,宣布“双方受伤人员自行医疗处理”和“拆迁赔偿按国家规定的标准执行”的话,他一句也没有听进去,心里只是充满了恨。这不是老叫驴拉断磨绳——白跑一圈子吗?
  
  法官宣判结束,人们喜笑颜开,一片掌声。王安民和赵世虎先后走出法院大门。王安民抬头望一眼蓝天上的红日,国字脸上的愁容消失了。他微笑着自言自语地说:“恶人黑手难遮天,还是上级英明法律公正啊!国家制定的好经,全让下边这些歪嘴和尚娃念走样了!”赵世虎无可奈何地哭丧着脸,像只丧家犬一般垂头丧气。
  
  在欢乐的人群中,有个光头中年男子站在不被人注意的地方,嘻笑得最开心,他就是吴栾扁。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