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屋
故事会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中国新传说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故事会 > 中国新传说 > 有话你就说

有话你就说

时间:2017-01-07 作者:未详 点击:

  阮程自从当了市里的信访对主任以来,整天就是东奔西跑的忙,用业内人士的话说他就是个救火队长,哪里有上访者他就要出现在哪里,从来就没按时下过班。
  
  这天傍晚,他拎着包刚走出办公室,手机又响了,一看,是一个陌生的电话号码,他刚要问对方是谁,电话中传来一个又粗又大的嗓门:“喂,你是姓阮吗……你老婆让车给撞了,你赶快过来吧!在市一医院。”
  
  一听这消息,阮程大脑当时“嗡”地一声,他还想问什么时,对方把电话挂了。他立即就来到了市一医院,他一打听,妻子还真的是让车给撞了进了这家医院。当见到躺在病床上头上缠着纱布的妻子时,阮程一下懵了:“怎么会这样?”他先是找来医生问明妻子的伤情如何,当了解到妻子只是轻微脑震荡时,他那颗悬着的心还算放了下来。他立即向妻子打听是谁的车撞了她,可妻子只会摇头摆手说不知道。医生告诉他,妻子时由一个农民工送来的。
  
  一说到农民工,阮程立马想起了刚刚那粗嗓子打给他的那个电话。倏然,他脑子里蹦出一个念头:这农民工到底是做好事的还是他就是这车祸的肇事者?他立即拨打了那个电话号码,一通电话,感觉对方说话的声音很近,循着声音寻去,竟发现那头通话的人就在走廊的椅子上坐着。
  
  阮程赶紧跑了过去,见此人矮矮胖胖的,穿着一身工地上常穿的那种灰灰颜色的迷彩服,嘿嘿,他还真是个农民工。他便问:“你……刚刚是你给我打电话?”“嗯。”那人抬头看了他一眼。“我老婆是你送过来的?”“嗯。”那人眼睛朝下点了点头。“你是司机?”“嗯。”那人又点点头,马上又接着说,“我……我以前是当过司机。”“以前当过司机……”阮程听着这话皱了皱眉头,他又问:“那你看到我老婆是谁撞的吗?”“没有。”那人摇摇头。
  
  这人看来挺实在的,要是他撞的话早就溜了,帮着把人送来乐医院还会傻坐在这儿接他的电话?可他说话头一直不抬起头来,也不抬眼看着他说话,这让阮程很是费解。可你说要不是他,他为啥老低着头,像是做错了什么事理亏似的,不敢正眼看他一眼呢?再说,这世上还真有这么好的人?
  
  在事情没有确定之前,阮程不好妄下结论。没有证据他也不敢说对方就是肇事者,再说妻子她自己也不知道是谁撞的。换句话说妻子还是他送来医院的,不能冤枉了一个好人。他想了想又说:“你做好事送我妻子来医院,改天我一定登门道谢!天这么晚了,你先回去吧!”说着他朝病房里走去。走着走着回头一看,那人依然坐在那儿没挪动身子。哎,奇怪了?他怎么还不走?
  
  阮程又走了回来,问:“你还有事?
  
  “我……“那人脸涨得通红。
  
  阮程见他这摸样急了:“哎呀!有话你就说。”
  
  “你……你还没给我钱。”
  
  “钱……”阮程一愣,他恍惚明白了,原来他今天是碰上了一个靠这个帮人的活赚钱的农民工?想想在病床上躺着的妻子,他手伸进了内衣口袋,问道:“好吧!你说要多少钱?”
  
  那人什么也没说,拿出了几张发票:“这是我今天发的工钱。”
  
  阮程接过一看,反而有些不好意思了,原来这是他给妻子垫的入院的医药费。他立马掏出钱给了他,零头也没要他找了。问清了他的住址后,他送他到门口:“改天我一定去你家找你。”
  
  那人什么也没说转身就走了。
  
  此事警方通过调监视摄像,终于找到了肇事车辆。这让阮程更是觉得自己对不住那农民工了。于是,这天他同妻子来到了他住的地方,可已经是人去屋空,房东说他搬家了,原来这是他租的房子。阮程又拨他的那个电话,回答却是空号。
  
  做了好事,为何还要躲着他?这样的雷锋如今确实是太少。不仅自己家里要报答他感谢他,就社会而言也应该好好宣传他。这真让他百思不得其解。阮程是个从来不欠别人东西也不欠别人人情的人,这样一来,他倒觉得自己欠这农民工的太多太多了。
  
  妻子很快就出院了,阮程还是同以前一样的忙。只是闲下来时,那农民工的影子时常会在他的眼前晃动,他一直在想办法找他。
  
  这天,阮程从报纸上看到一则几个农民工抬车救人的消息,当从照片上看那个领头的正是送妻子来医院的那个农民工时,他高兴地立即拨通了报社的电话要了他的住址。
  
  第二天,阮程特意买了一些高档礼品,登门道谢来了。可当他手持那张报纸来到工地一个个地询问时,可回答他的都是一句话:“不知道,不认识。”
  
  咦!这就怪了,这是报社记者提供的他们施工的那个工地,他们怎么会不认识他呢?
  
  阮程突然一想,他以前做了好事好像也是有意躲着他,莫非他还真个活雷锋……想了想,他又拿着报纸上的那个照片仔细瞅着,这下,他逮着了农民工身旁的那一个小伙子的模样,一一对照寻找,终于找到了这个小伙子。他指着报纸上的照片问:“小英雄,你告诉我,这位英雄他现在在哪里?”
  
  那小伙子开始也不说,只顾忙他的。问什么话他只是对着他笑,这下阮程可急坏了,怎么碰到的都是些这样的人:“哎呀!有话你就说嘛!”
  
  见他不耐烦了,小伙子开了口:“你还是去找他说吧!”小伙子用手一指,把阮程的视线引向了工地的一角,阮程终于在这里找着他了。
  
  “哎呀!我的大英雄,你做了好事干吗还躲着我?让我道谢都无门啊!”阮程边说边递上手中的礼品。
  
  “这算什么好事?救人,这是我应该做的。”他仍旧是低着头说话,一手挡开了他手中的礼品。
  
  “应该的?现在的人都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谁像你,做了好事还要跑掉,要不是这张报纸,我还真的找不到你。”阮程说着开起玩笑来了,“你现在是大英雄了!我们见你一面还那么难。”
  
  “谢谢你了,现在面也见了,你要没事,我还要去干活了!”他转身又想走。
  
  阮程一下拦在他面前:“哎,这下你不能走,我都找了你这么久……”
  
  “你还找我干吗?”他似乎还有些紧张。
  
  阮程笑道“感谢你呀!我就为这感谢来的。”
  
  他摇了摇头,什么也没说。
  
  “哎,我问你一句话,我怎么觉得你像怕见到我似的?我又不是老虎,我的样子就有那么可怕吗?”
  
  “我……我……”他说着用眼睛悄悄地望阮程一眼。
  
  他越是这样,阮程越想弄个水落石出:“哎呀!你真急死我了,有话你就说!”
  
  “说真话还是假话?”他半天吐出了这么一句话。
  
  阮程听了觉得怪怪的:“还有什么真话假话?当然是真话喽!”
  
  “说真话,我还真的有些怕你……”
  
  “怕我?”阮程听了吃一惊。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