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屋
故事会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中国新传说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故事会 > 中国新传说 > 飞来的艳福

飞来的艳福

时间:2017-01-05 作者:未详 点击:

  火车就要开往青岛,周聪看一眼对面坐的中年男人,心里哀叹这一路的沉闷。中年男人脚下摆一只咖啡色小型旅行包,寡言冷漠,周聪跟他搭讪了几次,对方都是嗯一声就结束,根本没有聊下去的意思。周聪这个话匣子终于知难而退,闭上了嘴。
  
  正在百无聊赖,忽然一个穿短裙的年轻美女提着大旅行包过来,看见周聪,一把拉住激动地说:“哎呀,小田,没想到在这碰上你!我买到的是站票,正担心站一路呢,这下好了,我们挤一挤!”说着就挤过来,半个身子几乎在周聪怀里。周聪知道她认错了人,但这温香软玉送满怀的飞来艳福还是让他兴奋不已。
  
  美女坐下长出一口气,仔细一看才发现认错了人,腾一下站起来,张口结舌地说:“对不起,我认错人了。你和小田长得好像啊!”周聪心里笑翻了天,表面上却诚恳地说:“没关系,我这长得大众化,不是你的错。既然没座位,就一起挤挤好了。”
  
  美女慌忙从纸袋里拿出零食请周聪吃,化解尴尬。同时递一包话梅给对面的中年男人,热情地说:“大哥,吃点话梅吧!”中年男人看一眼,摆摆手表示拒绝。美女自我介绍叫安小玲,非常健谈。虽然对面的中年男人沉默寡言,依然几次找他说话。中年男人被聒噪得受不了,把脚下的旅行包往里拉拉,抱着胳膊闭眼假寐。
  
  从谈话中,周聪得知安小玲家在青岛,这是在北京玩了一圈回家呢!安小玲自幼喜欢舞蹈,现在是舞蹈老师。周聪不知不觉对她萌生了好感,安小玲也很热情,火车开出不久,两人已经非常熟络。
  
  这时车上亮着昏黄的灯,大部分乘客都昏昏欲睡。安小玲打了个哈欠,明显也累了,脑袋左右摇晃一阵,慢慢靠在周聪的肩膀上睡着了。周聪的精神却愈发好起来,略一侧身,安小玲就歪在他怀里了。睡着的安小玲妩媚动人,小嘴更有一股诱惑力。周聪心猿意马,偷偷吻了她一下。安小玲长长的眼睫毛像蝴蝶一样微微颤动,周聪吓了一跳。
  
  这时对面的中年男人起身去上厕所,对两人看也不看一眼。周聪知道刚才那一幕被他看见了,不好意思起来。安小玲揉揉眼,睡意矇眬地说口渴,周聪赶紧拿着水杯穿过车厢去接热水。回来时中年男人刚刚坐下,安小玲又沉沉入睡了。周聪摇醒安小玲,让她喝水。安小玲喝完水又抱住他的胳膊睡起来,乐得周聪的心花一瓣瓣开放,桃花运来了真是挡也挡不住啊!
  
  火车在沧州站停下时,对面的中年男人拎着咖啡色小型旅行包下了车。安小玲像是忽然想起一件事来,说:“呀,差点忘了,我有个朋友在沧州,托我从北京带了点东西。”说着从大旅行包里翻出一包东西,请周聪帮她把大旅行包带到青岛,到时在青岛电话联系。周聪正发愁没有机会联系她,当下应允,两人交换了手机号码。
  
  安小玲下车后,周聪带着她的大旅行包一路坐到青岛。出站安检时,周聪一出来,安检人员就迎上来,问明他叫周聪,就把他带到隔离室。“这是你的包吗?”安检人员指着安小玲的大旅行包问,周聪不知出了什么问题,点了点头。安检人员说:“请你暂时留在这里,我们已经通知了派出所,你需要协助调查。”
  
  周聪莫名其妙,说:“为什么要通知派出所?这包有什么问题吗?”安检人员见他抵赖,拉开大旅行包,里面除了一些杂物,还有一只咖啡色小型旅行包。安检人员拉开小旅行包,周聪一看,下巴差点惊得掉下来。旅行包里塞得满满当当的,居然都是一捆一捆没开封的百元大钞!
  
  周聪没料到安小玲的包里会是这样一笔巨款,他强撑着说:“钱多不犯法吧?”“钱多当然不犯法,关键是我们接到举报电话,说你的行李包有问题,要交给派出所依法检查处理。”安检人员解释说,“如果这钱是你的,自然不会有什么问题。”周聪一头雾水,安小玲如果真是一个舞蹈老师,怎么会有那么多钱?自己和她萍水相逢,一面之缘,她怎么放心把这么大一笔巨款交给他?安小玲把包交给他根本就没人知道,又会是谁打的举报电话?
  
  周聪忐忑不安地等来了派出所的民警,民警检查了包里的钱,说:“这笔钱正是北京“9。12”案件中失窃的赃款,请到派出所协助调查。”周聪一听惊出一身冷汗,“9。12”案件他是知道的。当时一家物流公司人员从银行取款出来,被一个犯罪团伙尾随劫持。这个团伙训练有素,分工明确。虽然抓住了两名在逃罪犯,但赃款已经几易其手,转移出去了。
  
  周聪总算明白怎么回事了。他还以为是飞来艳福,原来安小玲是犯罪团伙成员,故意装作认错人接近他,目的就是让他帮着转移赃款啊!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当然也不会有凭空飞来的艳福,只是没想到安小玲那样一个美女居然是女贼。
  
  “这包不是我的,是我在火车上认识的一个女孩的。她在沧州下车了,托我把包带到青岛,还留了手机号码,说好在青岛联系。”周聪说完就拨打安小玲留下的那个号码,得到的回复却是你所拨打的用户已关机。周聪急得直跺脚,民警显然并不相信。不要说是萍水相逢的人,就是多年的故交,谁又会放心把这一笔巨款交给你?
  
  周聪知道自己说不清了,无奈中被带到派出所扣押起来。两名民警轮番审问他的同党,这么大的案件要是破了,该是多大的荣誉啊!周聪实话实说,却没有一个人相信。周聪被折腾得几乎万念俱灰。
  
  这时派出所门外停了一辆警车,是北京刑警大队的。安小玲和两名刑警走进来,周聪一下跳起来,抓住安小玲的手不放:“就是她,就是她!这个女飞贼为了骗我帮她转移赃款,不惜色诱我!苍天有眼,总算落网了!”两名刑警笑起来,安小玲的脸一下子红了。
  
  周聪看得一头雾水,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一名高个子刑警微笑着说明原委,原来安小玲是北京刑警大队的一名刑警,参与这次“9。12”案件的侦破工作。刑警大队锁定了犯罪团伙转移赃款的嫌疑人员,也就是那名中年男子,就让安小玲便装出现,一路跟踪上了火车,接近周聪,其实是为了监视那名中年男子。安小玲装睡,趁中年男子去厕所的机会支开周聪,调换了那只咖啡色小型旅行包。安小玲确定了旅行包里是赃款,于是中年男子下车后,安小玲紧跟着下车。她把旅行包交给周聪,下车后“举报”给安检部门,要求拦下周聪。安小玲联系到沿线布控的抓捕力量,终于擒住了中年男子。
  
  周聪听得目瞪口呆,没想到不知不觉中他还参与了这么重大的一次抓捕任务。“那我打你手机你怎么关机?”离开派出所时,周聪问安小玲。“我手机没电了,自动关机。”安小玲看他一眼,声音忽然低了下去。“以后不会老关机吧?”周聪笑笑地说,“我会再打给你。”“去你的,你的小动作别以为我不知道,要不是看你协助破案有功,我打你个满地找牙!”安小玲嗔怪中无限娇羞,周聪知道她指的是偷吻她的事,不好意思地笑了。忽然,他收起笑容,一本正经地说:“如果说我真的喜欢你,你不会……让我满地找牙吧?”安小玲脸又红了:“那得看你的表现了……”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