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屋
故事会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中国新传说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故事会 > 中国新传说 > 生死考验

生死考验

时间:2017-01-05 作者:未详 点击:

  卡达尔是名退伍的特种军人,前不久经一个叫思恩的人介绍加入到一个叫“飓风行动”的秘密恐怖组织,收入颇丰。本来卡达尔可以不干这个,但是他刚和一个叫丽丽的姑娘相爱,手里缺钱,只得加入这个组织。尽管这样,卡达尔还是对丽丽守口如瓶,他既不想让丽丽为他担忧,更不愿意让他深爱着的丽丽离他而去。
  
  尽管卡达尔守口如瓶,但丽丽却总在追问,卡达尔心里很矛盾,最后还是被他巧妙地搪塞过去了,他不是不想说,而是不能说。因为,在加入“飓风行动”时,思恩曾对卡达尔特别叮嘱:“保守本组织机密,绝对不能向任何人泄露哪怕是一丁点信息,是每个成员的最基本要求和原则。否则,不仅你本人将会受到追杀,而且连你的家人一样难逃一死。”
  
  卡达尔记住了思恩的话,所以尽管丽丽多次追问他的工作,卡达尔都搪塞过去,当然对其他人也一样。不过,让卡达尔感到不解的是,他加入“飓风行动”时间也不短了,可是除了每月有不菲的收入,其他没有做过任何事,他问过思恩。思恩却把脸一黑,训斥他说:“不该问的,你最好紧闭你的嘴。我作为你的唯一上线联系人,你的一切行动,都得听我的,没有我的指令,你就好好呆着,实在太闲,你也可以练练刀法、枪法,到时候会用上的。”
  
  这天,思恩突然约见卡达尔,阴沉着脸,说:“听说你跟一个叫丽丽的女人走得很近,你们是不是在恋爱?”
  
  卡达尔一怔,心里说“飓风行动”真是无处不在,他跟丽丽谈恋爱时间不长,而且一直很隐秘,连双方家里人都还不知道,思恩居然已经知道了。卡达尔点点头,说:“是的,我很爱丽丽,丽丽也很爱我,我们是一对恋人。”
  
  思恩瞪了一眼卡达尔,“嗖”地抽出一把带鞘的匕首,恶声恶气地说:“你必须把丽丽亲手杀了,而且必须用这把匕首去杀了她。”
  
  卡达尔吓得后退一步,张大嘴巴,半晌才追问:“为什么啊,我跟她好好的,什么事也没有,为什么要杀她?”
  
  思恩眼里喷出一团令人恐怖的火焰,说:“你知道吗,你这样私自与一个女子接触,可能会泄露组织机密,引起别人怀疑,所以她必须死。再说,像你这样不经同意就跟女人谈恋爱,本身就是不可饶恕的罪行。谅你刚来就饶了你,但丽丽必须死,杀她是本组织交给你的第一个任务,是对你的考验。”
  
  卡达尔头上的汗珠子流了下来,脑子里一片空白,盯着思恩手里的匕首,什么话也说不出来。思恩大怒地吼道:“怎么,你想抗命吗?”
  
  卡达尔当然知道抗命的后果,他连忙摇着手,说:“让我去杀我深爱的人,我做不到,我下不了手,真下不了手。”
  
  思恩“嘿嘿”一阵冷笑,说:“那好,就让我来执行。不过,你要知道,如果我出手的话,死掉的不光是丽丽一个人,还有你,包括你的家人,统统都得去死。”
  
  卡达尔不敢再多说什么,低声求情:“那我退出,我不干了。我把以前的工资加倍偿还,只要你能放过丽丽。”
  
  思恩不耐烦起来,把手里的匕首往卡达尔面前一扔,边转身离开边说:“你以为‘飓风行动’就像咖啡馆啊,想进就进,想出就出?!没那么容易,进来了你就别想出去,除非去死。给你三天时间,你必须除掉丽丽。记住,必须用匕首去干。别耍花招,你的一举一动都在组织的严密监控之下。”
  
  卡达尔一下子陷入了进退两难的境地:杀丽丽,肯定下不了手;不杀丽丽,他难逃一死,甚至还会牵连到家人。卡达尔后悔死了,当初真不该加入“飓风行动”这样的恐怖组织,加入进来就等于进了鬼门关,生死不由己。
  
  心情极度恐惧的卡达尔度日如年,身心备受煎熬,整天愁眉不展、唉声叹气、茶饭不香。不明就里的丽丽看到这些,心急如焚,守在他身边,关切地问这问那:“亲爱的,你到底怎么啦?是哪儿不舒服吗?是不是生病了?还是遇到什么事情?亲爱的,无论发生什么事情,我都会对你不弃不离,忠贞不渝。”
  
  丽丽越是这样说,卡达尔越是心中方寸大乱,别说动手去杀丽丽,就是对她大声说句话,都感到难受得要死。眼看着离思恩规定的时间越来越近了,卡达尔必须作出选择,可是无论做出怎样的选择,都是那么难那么难。
  
  被逼得走投无路的卡达尔,连着三个晚上几乎彻夜不眠,他在思谋着最好的办法,寻找一个既不杀丽丽,又能够让自己安全脱身的妙招。终于,卡达尔脑子灵光一现,他想出一个孤注一掷、破釜沉舟的主意。
  
  到了预定时间,卡达尔来到与思恩约定的地点。思恩大怒,冲着卡达尔骂起来:“卡达尔,你这个混蛋,你根本没有杀丽丽,甚至连匕首都没有掏出来。你已经违反了本组织规定,你必须付出代价,你必须去死!”
  
  说着,思恩掏出手枪,可是卡达尔却抢先一步掏出了手枪,枪口对准思恩。思恩根本不把卡达尔放在眼里,撇了撇嘴角,冷笑着说:“怎么,你是不是要先杀我?你也太放肆了吧,简直就是开天大的玩笑,你要知道站在你对面的是谁,更应该清楚我背后又有谁?!”
  
  卡达尔面色冷峻,手指放在扳机上,说:“你说对了,我就是要先下手为强,干掉你,然后带着丽丽逃离本地,到一个你们根本找不到的地方过一生。去你的吧,‘飓风行动’,我再也不会被高薪所迷惑,我要过正常人的生活。”
  
  思恩已经感受到了死的威胁,他连忙挤出僵硬的笑容,求情地说:“卡达尔兄弟,你听我解释,你不要开枪……”
  
  一切都晚了,卡达尔手里的枪喷出火舌,思恩身子像一堵被洪水冲倒的墙似的,慢慢倒了下去。卡达尔吹吹还在冒烟的枪口,轻松地笑着说:“这下好了,我可以带着我的丽丽远走他乡,过无忧无虑的生活啦。”
  
  正在这时,突然有几个手持自动步枪的人把卡达尔团团围住,卡达尔知道他已经被“飓风行动”的人紧盯上了,插翅难逃,抵抗是毫无用处的。卡达尔静静等待着自己最后时刻的到来,这时一个令他非常熟悉的笑声响起,是丽丽。
  
  卡达尔抬头一看,只见丽丽正慢慢走了过来,冲着卡达尔冷冷笑着。卡达尔怔住了,但很快明白过来,问道:“难道你也是‘飓风行动’里的人?”
  
  一旁的人回答:“丽丽就是我们‘飓风行动’的头儿。”
  
  卡达尔顿时如梦初醒,但还是摇着头,说:“你为什么要这样啊,丽丽。”
  
  丽丽像什么也没有发生一样的平静,慢慢地说:“这都是为了考验你,看你适不适合在‘飓风行动’里干。本来,像你这样特种兵出身的人,是我们梦寐以求的人才,可是光是人才不行,还必须心狠手辣,即使是对自己最亲爱的人,只要组织一声令下,也得眼睛不眨地把他干掉。这也就是让你亲手杀我的原因,没想到,你太经不起考验,而且还把思恩给杀了,你也太让我失望,所以你必须去死。”
  
  卡达尔不服气地说:“丽丽,你想过没有,如果我真的动手了,你还会有今天吗?”
  
  丽丽哈哈大笑起来:“你这个笨蛋,连思恩给你的匕首看也没看,你只看到了匕首外面的套子,其实里面只是个塑料的软刀子,别说杀人,就是连果皮都削不了。再说,你也别以为我是个女的,真过起招来,恐怕你也没那么容易对付。别忘了,我可是头儿,是领导这班厉害家伙的头儿,虚名绝对不是浪得的。”
  
  卡达尔听到这里,只得求饶起来:“丽丽,看在过去我们彼此相爱的分上,你就高抬贵手饶过我吧,以后我哪怕给你当牛做马,我都愿意。”
  
  丽丽摇摇头,说:“不行,你必须去死,你破坏了我们的内部规则,不然以后谁还会服从命令。”
  
  说着,丽丽举起手,大声说:“听我指挥,预备——”
  
  几支黑洞洞的枪口齐刷刷地对准了卡达尔,只待丽丽一声令下,卡达尔的胸前就会被打成筛子眼。这时,卡达尔突然大叫起来:“慢着,听我说最后一句话再开枪也不迟。请你们回过头,看看身后是谁?”
  
  丽丽和她的部下慢慢回过头,顿时一个个像泄了气的皮球,原来不知什么时候,在他们身后站着几十个武装警察,个个荷枪实弹,正瞄准着他们。
  
  丽丽怒不可遏地冲着卡达尔吼叫起来:“上了你小子的当,你怎么会来这一手?”
  
  卡达尔笑着说:“告诉你,我的真实身份是警察,当然是秘密的,其实重要任务之一就是破获‘飓风行动’。本来跟你谈恋爱,还不知道你是‘飓风行动’里的人,更不知道你还是个头儿。我只是想方设法打入你们组织,设法搞清楚内部情况,可是没想到刚打入你们组织不久,思恩就放给我这样的任务。没办法,我只得杀了他,把你引出来,然后一网打尽。可做梦也没有想到,你丽丽竟是个头目。好险啊,我差点被你们骗了。”
  
  丽丽冷笑一下,突然举起枪,对准自己的太阳穴扣动了扳机。卡达尔扑过去抱着丽丽,大声叫道:“丽丽,丽丽,你不能死!”
  
  丽丽咧嘴笑了一下,头一歪,咽气了。卡达尔顿时像头发怒的狮子,发疯似的大叫起来:“恐怖组织害死人,千万别误入歧途啊!”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