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屋
故事会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中国新传说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故事会 > 中国新传说 > 王子骑着毛驴来

王子骑着毛驴来

时间:2017-01-05 作者:未详 点击:

  一
  
  苏婕最近的脾气很大,大得吓人,逮什么摔什么,看什么都不顺眼,饭也吃不下,觉也睡不着,苏琳拖着她去看医生,医生说她患了焦虑症。
  
  能不焦虑吗?前几天,又一个要好的闺密嫁掉了,只有她,非但没有把自己嫁出去,而且连男朋友都飞了,这不是火上浇油吗?总不能一辈子寄居在苏琳的家里到终老吧?
  
  苏琳看着她笑,语气有些暧昧地说,我给你报了一个自驾游,出去散散心就好了,开我的车去,指不定遇到个玉树临风的白马王子或者“高富帅”什么的,你的焦虑症就不治而愈了。
  
  医生的话,苏婕自然很是不屑,都是混吃混喝的江湖郎中,可信度不高,可是苏琳的话让她有些心动,想想若是开着苏琳的坐骑,一路上游山玩水,运气好的话,还可以搭上个“高富帅”的白马王子,那简直是赚大发了,还有什么不愿意的啊?
  
  尽管心里一百个愿意,但苏婕的脸上却是淡淡的神情,她看着苏琳说,平常我借你的车开一回,你都心疼得不得了,又怕刮了,又怕碰了,宝贝得不得了,这会儿怎么舍得让我开你的爱车自驾游?别说我没提醒你啊,我可是新手,指不定会把你的车弄成什么样,到时候你后悔得抹脖子上吊都没人管。
  
  苏琳说,我有那么小气吗?这不是看着你吃不下睡不着心疼的吗?不用记着老姐的好,少惹我生气就万事大吉了。
  
  苏婕看着这个同父异母的姐姐,有些感动,想说两句感谢的话,却怎么都说不出口,想像小时候那样,吊在她身上撒撒娇,也做不出来,只好一转身,回房间睡觉去了。
  
  二
  
  去了才知道,那个自驾游的组织,其实只有两个人——她和林雨浓,其他人都没来。
  
  林雨浓,三十多岁的样子,有一个很诗意的名字,而且人如其名,又高又帅又斯文,开一辆白色的宝马。苏婕有些心花怒放,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凭空逮着一个骑白马的王子,怎么能不高兴得昏过去?
  
  苏婕打第一眼看到林雨浓起,就动起了小心思,琢磨着怎么把这盘美味又营养的菜吃下去,而且不着痕迹。
  
  两个人一路向北,往草原的方向去。
  
  一路上,苏婕没少使鬼心眼折腾人家,趁机拉近距离,先是车坏了,半路抛锚,苏婕以为,这下好了,可以找个地方先住下,趁机联络一下感情,省得各自憋在自己的车里,连话都搭不上。
  
  苏婕愁眉不展,说,要不要先找个修理工?林雨浓说,要不让我先试试吧,我若弄不好,再找修理工也不迟。
  
  这个家伙看上去挺斯文,可是修起车来很内行,三下两下,车就修好了,苏婕的计划成了泡影,恨得她直跺脚,这家伙白长了一副好皮囊,却半点不解风情,看来是智商不高,情商也不高,要不是看在“高富帅”的面子上,只怕她早就拂袖而去了。
  
  倒是后来,苏婕严重水土不服,身上起满了小红疹子,痒得厉害,不得已在当地住下。
  
  林雨浓带她去看医生,打点滴,陪她说话聊天,既温柔又体贴,给她讲了很多小时候的趣事,逗得苏婕很开心。
  
  苏琳打电话来时,林雨浓正讲小时候被女生捉弄的情节,老姐说,小婕,玩得开心吗?苏婕说,天机不可泄漏,回家再告诉你。
  
  三
  
  浪漫的草原之旅,刚刚开始了三天,因为苏婕的水土不服,只好忍疼割爱,鸣金收兵,打道回府,苏婕心中不是没有遗憾,可是却也不敢拿小命开玩笑。
  
  苏琳坐在沙发上看苏婕带回来的那些小物件,笑着说,小婕,这次回来,你好像有点不大一样啊!焦虑症好了吗?苏婕也笑,说,早痊愈了。苏琳问她,什么药这么灵啊?当真遇到白马王子了?苏婕很花痴地说,这人又高又帅,而且开着白色的宝马,可不是白马王子吗?
  
  这回轮到苏琳傻眼了,她说,你对林雨浓的印象很好?苏婕怔了一下,问她,你怎么知道他叫林雨浓?苏琳说,我给你报名的时候,看了一眼他的资料。
  
  苏婕是个很现实的女孩,她不想过了三十岁还没有把自己嫁掉,也不能赖在老姐苏琳这儿一辈子,所以她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主动给林雨浓打电话,由头是答谢他草原之旅的救命之恩,请他吃顿饭还是很有必要的。
  
  林雨浓推辞说,太夸张了,不过是举手之劳,换了别的“驴友”也会出手相救的。可是苏婕言辞恳切,林雨浓最终还是来了。
  
  这回轮到苏婕大跌眼镜,林雨浓高当然还是那么高,帅当然也还是那么帅,都没有缩水,可唯一能证实他身价的“宝马”换成了自行车,他拍了拍他的坐骑,自嘲地笑:我的“毛驴”还不错吧?骑着它既环保又健康。
  
  苏婕只当他是在考验自己,忙说,其实我也不喜欢开车,我也喜欢骑自行车上下班,低碳环保,有益健康。
  
  都市女子有的小心机、小虚荣,苏婕都有,她只是怕哪天不小心被林雨浓撞破,她既不是都市白领,也没有自己的车,只是寄居在姐姐家里的一个小女子罢了,只是一个小小的酒店前台接待员,看惯了衣香鬓影,看惯了奢华富丽,却没有一样属于自己的小女子。
  
  四
  
  林雨浓似乎在考验苏婕,现在的都市女子,多数拜金,这也怪不得林雨浓,谁想找个只爱自己的钱不爱自己的人的女人做老婆?苏婕倒是很体谅他的做法,所以也积极地配合他,并不点破。
  
  这位雨浓王子,吃饭专拣花不了多少钱的小馆子去,而且每次都骑着他的“驴”,而不是开着他的“马”,吃完饭,账单看得尤其仔细。有一次,服务员少找了他几块钱,他不依不饶的找人要。苏婕一度很怀疑,哪有这样的王子?
  
  林雨浓却振振有词:创业阶段,我们没有资格挥霍和浪费。苏婕觉得自己的运气太好了,拣到了金元宝一样,打着灯笼才能找到这么一位既低调又自律的王子,最难得的是,都开得起宝马了,还那么不张扬,孺子可教。
  
  苏婕为了得到林雨浓的好感,有如孔雀开屏一般,把自己会的十八般武艺全部展示出来,进得厨房煎炒烹炸,进得厅堂演绎茶道插花,甚至还能弹几下子钢琴,把个林雨浓弄得眼花缭乱,应接不暇,只叹自己哪辈子修来的福分,能有这样十八般武艺样样不在话下的女子向自己示好。
  
  认识半年之后,林雨浓趁热打铁,跑去珠宝店,买了一枚戒指向苏婕求婚。
  
  打开锦盒的瞬间,苏婕就傻掉了,她以为,那粒钻即便没有馒头那么大,至少也该有绿豆那么粗,可是,戒指上光光如也,并没有镶钻。苏婕的脸上挂不住了,哪有这样考验人的啊?求婚也不买个钻戒?
  
  苏婕说,林雨浓,不是我不想答应你的求婚,你开得起宝马,却送不起一枚钻戒,我当你这是轻视我。林雨浓的脸红了,他说,我以为你早知道了,那宝马是别人的啊,我只有一辆毛驴啊……
  
  五
  
  真是应了那句话,骑白马的不一定都是王子,王子也不一定都骑白马。苏婕发现自己上当受骗的时候,为时已晚,因为她已经在不知不觉中真的爱上了林雨浓。
  
  苏婕的焦虑症又犯了,看什么都碍眼,饭也吃不下,觉也睡不着,人很快就瘦了一圈。苏琳说,你犯什么傻啊?林雨浓那小伙子人不错,虽然没有什么宝马,可是他自己创业,开了一家修车行,事业刚刚上轨道,人既勤奋又能干,而且不浮躁。你要是犯傻,过了这村可没这店了。
  
  不说这话还好,一说这话,苏婕把目标转向了苏琳,她冷笑:怪不得他三下两下就把我的车修好了,怪不得他能借到宝马,原来都是有前提的啊!敢情你们什么都知道,就看我一个人像傻子似的本色演出呢?
  
  苏琳说,你当是天上掉下来的白马王子啊?哪有那么好的事儿?那次自驾游是我给你安排的相亲会,所有的事情都是你一个人的想当然,谁也没有骗你。林雨浓除了没有宝马,人家可是又高又帅,这个可是货真价实的吧?而且人家也知道你只是一个酒店里的小服务员,人家没有嫌弃你吧……
  
  两个人争论不休的时候,林雨浓骑着他的毛驴出现在楼下,他仰着脸冲楼上狂喊:苏婕,你嫁给我吧!我给你买钻戒了!
  
  声音大得整幢楼都能听到。
  
  真要命,雷死人不偿命啊?哪有这样求婚的?苏婕无奈只好奔楼下跑去……她要赶在整幢楼的人被招来围观之前,收下那枚迟到的钻戒……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