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屋
故事会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中国新传说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故事会 > 中国新传说 > 天价二手房

天价二手房

时间:2017-01-04 作者:未详 点击:

  这天,方汉南刚一回家,家里的座机电话就响了。对方是个中年男人,对他说:“你的房子卖不卖?我出比市场价高5万的价格……”
  
  方汉南纳闷了,他从来没说过要卖房啊!这个男人是谁?为什么要买他的房子?他家的地势和户型又不是特别好,而且还是十余年的老房子了。
  
  “是这样,您的这套楼房曾是我和初恋私奔时租住过的地方,留有许多美好回忆。后来我们因为各种原因没有走到一起,她最近病逝了……唉,我想买回来做个纪念,您考虑一下吧。”男人恳切地说。
  
  方汉南很感动,对初恋情人都这样记挂的男人,人一定错不了。再说他出的价钱的确不错,比市场价高出好几万,成全别人自己也获利,何乐而不为呢?
  
  等妻子回来,方汉南就和她商量。“有这等怪事?莫非有诈?电视新闻上也常曝光买房诈骗的事情啊!”妻子疑惑极了,方汉南也感觉事情太过蹊跷。
  
  这时,男人的电话又打来了,看来他挺心急的,方汉南留了心眼,就跟他周旋卖房细节,生怕他是骗子。男人笑道:“你怕我是在骗你吧?我和你一起去银行取现金,就在银行我把钱亲自交到你手上,你总该放心了吧?有人是用假房子骗真现金的,我这真现金还能骗得了你的房子吗?”
  
  这话听起来似乎有道理,方汉南和妻子对望一眼,说:“那我们五天后给你个准信吧,请问您贵姓?”
  
  男人自称姓古,其他的情况就不愿意多说了。
  
  外面有那么多打广告出售房屋的,为什么那男人一定要自己家的房子?莫非真有旧情难忘的痴情男人?妻子可不信。
  
  第二天,为确保万一,方汉南夫妇向以前的房主进行了调查。他们现在住的楼房,有七十多平方,建于二十年前,在他们之前是一对马姓夫妇居住,后来他们随着儿子搬到了邻近城市。这房子正是六年前方汉南从马姓夫妇那里买来的,他从街道办那里找到马姓夫妇的电话,询问当年他们居住时可曾出租过,答案是没有。
  
  方汉南越想越疑心,姓古的男人不是说这房子是他和初恋情人私奔时住过的吗?听马姓夫妇的意思,这里压根没有住过外人。他为什么要骗人?
  
  当晚,古先生的电话又打来了。听方汉南还在犹豫,他急切地说:“我再加3万,比市场价高8万,这你总该满意了吧?”
  
  “那我们再考虑考虑……”
  
  “没见过跟钱过不去的,过了这村就没这店了。”
  
  方汉南和妻子在客厅里打转转,他们左想右想想不通,为什么古先生就盯上他们的房子了?
  
  突然,妻子灵光一闪:“莫非,这房子里有古怪,有宝藏或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是这个理!谁的脑袋又没有烧坏,干吗出高价要他的旧屋?夫妇两个叮叮咣咣、翻箱倒柜,在屋里四处寻找,只差没把地板砖掀掉,把水管子拆下,直忙得汗流浃背、腰酸腿痛,可是连根毛也没发现。
  
  那这房子到底卖还是不卖?方汉南和妻子经营着一家小商店,独生子在上大学,虽不富裕也还不至于到了要马上卖房子的地步。可谁会跟钱过不去呢?他们这是三线小城市,居民平均收入不算高,8万块钱可是个大数目呢!
  
  打听在外贴广告要卖房子的同楼区朋友,他们的房子没有被古先生问询过。看来,古先生也不像是大量屯购房屋等待升值的投机商人。
  
  夫妻俩正犹豫着到底要不要卖房,古先生的电话又打来了,这一回,他是亲自上门来。那是个四十来岁、看上去贵气福态的男人。
  
  他笑容可掬地说:“我就猜你们疑心我在骗房,现在我亲自来了,我们立刻到银行去取现金交易,你们就放心吧。”
  
  “可是,天上没有掉下来的馅饼,你为什么偏偏要出高价买我们的房子?外面有那么多打广告要卖房子的呢。”方汉南说。
  
  “我说过,这是我和初恋情人住过的地方。”
  
  “可我们查过了,这里就没有出租过。”
  
  古先生有点生气了:“有了钱还打破砂锅问到底!好吧,实话告诉你,我家里出了点事,我信风水,风水先生说,我需要借你们的房子做法事,才能让我家免灾。”
  
  都21世纪了,还有这等事?干吗一开始不说,还编出初恋情人的谎话?方汉南和妻子半信半疑。
  
  看两人还是犹豫,古先生不耐烦了:“这样吧,我把价格再加2万,而且由我出面,给你在机关单位搞一套120平方的集资房,总该可以了吧?”
  
  集资房可比外面商品房便宜近四分之一呢。看这古先生打包票的样子,他到底是什么来头?不像仅仅是个大富翁。
  
  几天后,古先生通知方汉南去那家机关单位办理集资房交办事宜,方汉南才知道:这古先生果然是来头不小。他询问机关工作人员关于古先生的情况,工作人员说,那是上面交代下来的,他们也不清楚。
  
  古先生果然守信誉,将一堆从银行取出来还“热乎”的现钞交给方汉南,还连带原价买了他家的家具家电,然后直接拉他去办过户手续,一刻都不耽误。
  
  方汉南把现金亲自存到银行,看着银行卡上真实的数字,不信也得信了:天上真的连砸两个又香又大的馅饼给他!他和妻子连夜卷着简单的行李,兴高采烈地走人了,租了间房子暂时住下。
  
  半年后,由古先生关照下的集资房也顺利到手,环境、交通各方面条件都比原来的小区强多了。
  
  方汉南夫妇开心不已,对天价二手房和奇怪的古先生虽有怀疑,也不再多问了。
  
  一年过去了,日子过得挺安稳。有一天,方汉南闲来无事,去旧宅找老朋友聊天,发现一辆警车停在老宅门口,出来进去的警察表情严肃。一打听,方汉南吓了一大跳,居住在他家旧宅的古先生被收监了!
  
  原来,古先生其实是本城建设局的局长。一年前,听他在上面的朋友放下来的风声,有督导组注意到他了,要派人下来明察暗访。古先生害怕了,他是个贪官,平时生活奢华,别的不说,就他住的豪华4层别墅,也不是他一个月几千块工资的小局长住得起的。
  
  在登记档案时,他的家庭住址写的就是方汉南的旧宅。其实,那套房子的第一位主人不是那对马姓夫妇,而是古先生的岳父母,当时,他还只是个小办事员,倒插门在岳父母家。如果来调查的人,查到他现在价值上千万的房产可怎么办?于是,古先生就急急忙忙地高价买下了方汉南的房子,移窝住了进去以躲避风声。
  
  古局长的豪华别墅是用他亲戚的名字登记的,可是,他贪得太多了,引起了上级重视,就算想到“狡兔三窟”的主意,最终还是给查了出来。
  
  得知真相后,方汉南吓得后背发冷。敢情他成了古局长的“同谋”,自己那套集资房算不算赃物呢?好在警察没找他的麻烦。
  
  警察不找他,不代表方汉南就能过得安心,他整天提心吊胆的。他看到古局长的妻子贴出了广告,要卖这套房子筹钱补窟窿,以求减免丈夫的刑责。
  
  方汉南思量再三,决定卖掉虽然格局、环境很好,但住着里外不舒服的新集资房,把原来的老宅买回来。
  
  妻子听说他要放弃金窝回草窝,问他是不是疯了?可方汉南认真地说:“咱家儿子马上毕业,就分配到这里坐机关。我要让他住在老屋里谨记:当官切不可贪,不然,诡计再多也保不住他。”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