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屋
故事会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中国新传说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故事会 > 中国新传说 > 徒步惊魂

徒步惊魂

时间:2017-01-04 作者:未详 点击:

  l
  
  安然是个徒步爱好者,她最近加入到本城一个户外活动群,群主网名叫“孤独黑森林”,很酷的名字。安然跟他聊了一段时间,对他特别有好感。群主和她一般大,视频上阳光英俊,说话彬彬有礼,在一家报社工作。既然叫“孤独黑森林”,那他应该是单身吧,尚未有男朋友的安然对他有了别样情愫。
  
  群里有一位网友,和安然一聊天就报了姓名,他叫何悦。但安然并不喜欢他,因为他长得有些丑,是个没多少文化的司机。何悦显然挺喜欢安然,但安然对他冷冷淡淡,多半时候理都不理。
  
  进入群半个月后,群主要组织一次仙女山徒步三日游,安然赶紧在群里报名要求参加,这是她见到群主庐山真面目的好机会。
  
  何悦在私聊中劝她:“我劝你别去,我在这个群呆了许久,发现有些怪异,这次出游只有八男一女,你不害怕吗?”
  
  仙女山游旅程较远,要夜宿山间,所以很多人不愿参加,但安然出于对群主的好感,她还是想去,对于何悦的话,她半信半疑,会有什么怪异呢?
  
  就在安然犹豫不定时,群主热情地发话来要她一定加入,不然全部男人的旅途就没意思了。
  
  思前想后,安然决定一搏,她相信世上还是好人多。何悦无奈地说:“既然如此,那我也加入吧。”仙女山出游就变成了九男一女。
  
  2
  
  指定的日子,安然见到了群主,他比视频里还要阳光帅气。群主真实名字叫张志远,比安然大一岁,未婚,他说他连女朋友也没有,不过这只是张志远的一面之词,网上认识的人,谁知道真假呢?
  
  何悦也到了,他身材不高、长相平凡,安然表情冷淡地跟他点了点头,害得何悦尴尬不已。徒步群开始出发了,何悦找机会溜到安然身边:“我劝你的话,你为什么不听呢?一个女孩跟群网上认识的陌生男人在一起,真的好危险。”安然望着何悦憨厚的面庞,对他不那么讨厌了,同时也有些后悔自己见面时的唐突行为。
  
  一路上,男人们都挺照顾安然这唯一的女性,尤其是张志远与何悦,总是争先恐后围在她身边。安然当然对英俊帅气、能说会道的张志远比较感兴趣,一路上他们说说笑笑,张志远还教给她一些森林迷路逃生的常识及简单工具,非常实用。
  
  何悦忧郁地说:“我发现你对群主犯傻了,要小心啊!你想过没有,报社工作的记者最忙碌,他怎么会有那么多时间玩?”
  
  相处了几个小时,安然也发现张志远挺奇怪的,他总是接电话,一接电话就躲得远远的,不让人听到,神秘兮兮的。安然向其他人打听张志远的情况,他们也是初次相见,相互基本不了解。
  
  前面越走越荒凉,越走林木越茂密,手机信号也时有时断。安然越走越害怕,对神秘的张志远心存疑虑,她发现不但张志远,连整个团队都有点怪怪的,他们相互间不知在嘀咕什么。
  
  在一段勉强有信号的地方,安然给在电信部门工作的表姐发去个短信,让她帮忙查查张志远手机号码的身份,并告诉她,自己随这个人到了仙女山荒无人烟的地方。等手机收到发送成功的回执,安然才松了口气,自己就算有什么意外,表姐也会找到张志远。
  
  前面再没有信号了,旅程变得艰难,何悦一直跟在安然后面,还帮她分担了一部分行装,安然十分感激。她发现,其实何悦也不那么难看。有他在身边,安然的心安稳了些。
  
  张志远走在最前面,不知道神秘兮兮的他,到底是好人还是坏人?
  
  3
  
  下午时分,张志远让队伍停下,在半山腰吃饭,此时这里已是前不着村后不着店了。张志远说:“再走一阵,今晚我们就在这里露宿了,安然是女的,我们的帐篷要把她包围在最中间。”
  
  安然心里暖暖的:他这么关照我,应该不是坏人吧。回头看何悦,他面色沉重,不知在想些什么。
  
  安然找了个背静处小解后走回来,突然张志远对她大叫道:“安然,站着别动!”
  
  安然吓住了,立定不敢动弹,只见张志远拿了根木棍朝她走过来,神情恐怖得吓人。
  
  张志远手中的木棍狠狠砸下,安然吓得闭上了眼睛。只感觉一股冷风在头顶刮过,一条有毒花皮蛇被打落在地。它扭动身子还要进攻,张志远冲上去捏住它的七寸,狠狠摔到石头上,毒蛇死了。
  
  太惊险了!安然一下扑倒在张志远怀里,想哭却哭不出声来。张志远被安然突如其来的动作惊愣了,但他欣然接受了美女的拥抱。赶过来的何悦看到这一幕,摇了摇头。
  
  安然彻底相信了张志远,他一定不是坏人。
  
  夜色渐渐来临,一行人找个平坦的地方安营扎寨,九个男人把安然的帐篷围在中间,在周围撒了些防蛇虫粉,大家就睡下了。其他人的帐篷都离安然的帐篷5米左右,唯独何悦的帐篷很靠近,只有3米。
  
  山里的夜特别静,静得近乎诡异,月亮也出奇的明亮。安然胡思乱想了一阵,渐渐进入了梦乡。睡得正香,她突然被推搡醒来,月光下,何悦非常焦急:“你快逃,现在就走!”
  
  安然吓坏了:“怎么了?”“你没发现他们全没了吗?”何悦指着周围的帐篷说。
  
  安然掀开一个个如黑色坟茔的帐篷,果然里面全是空的,人都到哪去了?
  
  何悦说:“他们是个人贩子组织,群主就是头儿,专门把女人骗到山上卖给娶不上媳妇的山里人。我暗查了很久,一直没有证据,刚才才发现他们行动了,正在去找山里农户的路上,明天一早你醒来,就会发现被五花大绑……”
  
  安然听得吓呆了。何悦继续说:“实话告诉你吧,其实我是警察,这是我的证件。”他翻开衣服的夹层,露出警官证。他让安然趁着其他人都不在,连夜逃走。
  
  安然吓得魂飞魄散,慌慌张张收拾下东西就要逃,可是面对几步之外一片漆黑的处境,安然停住了:这样黑的夜,自己怎么逃?又往哪里逃?万一遇到野兽毒蛇怎么办?
  
  何悦看出她的顾虑,一拍大腿:“一开始就不叫你来,可你偏偏不听!我本来还想进一步搜集证据的,现在只好送你下山再说了。”
  
  安然跟着何悦,趁着月色往山下急急走去。也许是因为太害怕,安然一路上走走停停,还要小解,何悦无可奈何只有等她。不远处,隐隐有手电筒光照来,可能是张志远追上来了,他们只有加快脚步。
  
  4
  
  逃到天色放亮,安然已累得四肢无力,瘫软在地,跟着他们的手电筒光也消失了。何悦松了口气,他坐在安然身边,对她说:“安然,经过这一劫,你感觉我这人怎么样?”
  
  “感觉你很好,要不是你,我还不知道会怎么样。”
  
  “其实我很早就很喜欢你,我们也算患难见真情,不如我们相处试试吧。”
  
  安然一愣:“我很感激你,但爱慕和感激是两码事。”
  
  何悦生气了:“要不是我拼着性命救你,你落到那帮人手里还不知会怎么样?你别太不识抬举了,这里荒无人烟,我杀了你也没人知道。”
  
  安然恐惧极了,想不到她出了虎口又进狼窝,这个何悦也非善良之辈啊!
  
  正手足无措间,不远处的荒村小道上有辆农用拖拉机驶来。她爬起来想叫,何悦猛扑上来捂住她的嘴,凶神恶煞地说:“你既然这么不识抬举,我不如把你卖到山里当媳妇,一辈子休想出来!”
  
  安然拼命挣扎,可她一个弱女子哪斗得过强壮的男人。危急时刻,一道手电筒光照了过来,张志远和几个同伴出现了,张志远大吼:“何悦,快给我住手!”
  
  何悦被制服了,披头散发的安然第二次倒在张志远怀里,哭个不停。
  
  原来,安然跟何悦半夜逃出来时,带上了张志远在路上给她防迷路的夜光笔。这种笔外形像记号笔,写在树上,手电筒光一照,就会像路标一样反光,正是通过这个夜光笔,张志远他们找到了她。半夜张志远他们为什么突然消失了呢?他们是因为寒冷集体拾柴去了,没有打扰安然这个女性,于是何悦利用了这个机会。
  
  为什么安然出逃了还用夜光笔在树上做记号呢?因为她内心深处总忘不掉张志远给她的美好印象,尤其是他为自己挺身斗毒蛇的情景,如果真想害她,他就不会冒险救她。所以她做了两手准备。
  
  安然没有再继续仙女山之行,张志远和一位群友护送她到乡间公路上,把她送上了去城里的班车,何悦借机逃跑了。回去后,安然在网上再找不到他了,但他退出前留言说明了真相:他一直爱慕安然,但安然对他非常冷淡,反而对张志远频送秋波。心胸狭隘的他就采取了极端措施,警官证当然是假的,希望安然能原谅自己。
  
  表姐打电话告诉安然,她查了张志远的底细,他确实是报社旅游与游记专栏的记者。
  
  安然回想起仙女山一路上的惊险,对张志远越发难忘。于是她给张志远发了一条信息:“我想组织个徒步行,只我们两个参加,好吗?”张志远很快回复了一个笑脸:“OK。”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