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屋
故事会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中国新传说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故事会 > 中国新传说 > 小保姆斗海归

小保姆斗海归

时间:2016-12-27 作者:未详 点击:

  张山是花园小区的保安队长,长得高大帅气,在小区门口一站,像个仪仗队员一样。这天,张山正在值班,一辆黑色的奔驰轿车停在小区门口,一个穿西服的年轻人从车上下来,径直走进保安室,上上下下打量了张山一阵,说道:“你是张山先生吧?”跟着自我介绍,“我叫高明,是高子琴老爷子的儿子,刚从美国回来,有件事情要请张先生帮忙。”张山一听他是高老爷子的儿子,便爽快地答应了。高老爷子就住在花园小区,是文物鉴定专家,尤其擅长识玉,一件玉石拿在手中,一眼便能说出产地、年代和质量好坏,人送外号“高一眼”。现在虽然退休了,还常有人来找高老爷子鉴定玉石,他在小区里很有名望。
  
  张山让其他的保安替他值班,钻进高明的奔驰轿车。看到高明的司机,张山的心“咯噔”了一下。那司机一脸横肉,剃个大光头,穿一身黑衣服,是附近有名的混混,人送外号“道哥”。见高明和道哥混在一起,张山心里七上八下,只是已经上了车,只好硬着头皮跟随高明一起出了小区。
  
  奔驰轿车一直开到天外天大酒店,进了豪华包间,高明点了许多酒菜,张山不知道高明让自己干什么,心里始终不踏实,连忙说:“我是个直性子,高先生想让我干什么,只要我能办到,您说一声就行,不用这么客气。”高明沉吟了一下说:“我想给你介绍个对象。”张山一听,手中的筷子差点掉到地上,做梦也没有想到刚回国的海归,要给一个保安介绍对象!张山结结巴巴地说:“高先生不要开玩笑。”高明长叹了一口气说:“我没有和你开玩笑,我这次从美国回来看望老父亲,可做梦也没想到,我父亲居然想和他的小保姆绣花结婚!我父亲都快八十了,绣花才二十多岁,你说这叫什么事?我听说你和绣花是老乡,所以才请你帮忙。你想办法追求绣花,只要能让绣花和你结婚,我给你10万元!”
  
  张山做梦也想不到天底下还有这样的好事,可仔细一想又犯了难:张山和绣花虽说是老乡,只在同一个省,两人的家隔着好几百里路,平时见面顶多打个招呼,咋能一下子追到手?高明见张山作难,干笑几声,从包里拿出2000元钱递给张山,说:“佛靠金装,人靠衣装。买身好衣服,打扮打扮自己,凭你的条件,追求一个小保姆绰绰有余。我再给你定个计策,保证马到成功。”然后附在张山耳边说了几句话,听得张山连连点头。
  
  第二天早上,小保姆绣花出去买菜回来,刚走到花园小区门口,忽然从路边蹿出来几个流里流气的青年。一个长头发青年拉住绣花说道:“美女,交个朋友吧。”绣花甩开他的手,转身要走,其他几个青年也嬉皮笑脸地对绣花拉拉扯扯。正在这时,张山从保安室冲出来,把绣花拉在身后。几个小青年立刻围住张山,对他拳打脚踢。张山拉开架势和几个人打了起来,绣花急忙呼救,几个小青年才一哄而散。绣花见张山身上青一块紫一块,衬衣也撕了个口子,就要送张山去医院。张山摆了摆手说:“咱山里人皮实,这点小伤不算什么。”绣花对张山谢了又谢,提了菜正要回家,张山结结巴巴地说道:“绣花,晚上有空吗?我想请你喝咖啡。”绣花愣了一下,点点头答应了。绣花走后,张山乐得直拍大腿。
  
  到了傍晚,张山穿上新买的西服,梳洗打扮一番,站在小区门口等绣花,站得腿都酸了,才看到绣花过来。绣花穿一身很得体的休闲装,像一个气质高雅的女白领。张山领绣花来到红蜻蜓咖啡厅,这里布置得浪漫温馨,是青年男女谈恋爱的好地方。两人喝了几口咖啡,张山说道:“绣花,我们来城里打工都好几年了,可城市再好,最后还得回老家。”绣花优雅地喝了口咖啡,细声说:“我不忘记老家,但我更想融入这座城市。这几年,我上了函授大学,学习了谋生的技能,也结交了一些城市朋友,我会在这座城市立住脚的。”张山鼓足勇气说:“可你总不能当一辈子保姆吧?我这几年打工挣了几万块钱,想回老家做生意,你愿意和我一起回去吗?”绣花笑了笑:“对不起,张山哥,我已经有男朋友了。”张山有点急,脱口说道:“高老爷子虽然有钱,可他都快八十了,你难道真的想和他结婚?”绣花立刻警觉起来:“你怎么知道我要和高老结婚?”张山知道自己说漏了嘴,支支吾吾地说不出话。绣花冷冷地说道:“是高明让你来的吧?早上的英雄救美是不是他设计的?”张山不会说谎,低下头不说话,等于默认了这件事。绣花站起身说:“高明不是好人,他赌博欠了一身赌债,高老爷子已经和他断了父子关系,你不要和他搅和在一起。你回去告诉高明,早上的事情我已经报警了,以后我若出了事,警方第一个找的就是他。”
  
  张山垂头丧气回到宿舍,躺在床上怎么也睡不着,心想:高明刚从美国回来,怎么会和道哥这样的人混在一起?绣花真的要嫁给高老爷子?道哥的人会对绣花下毒手吗?张山不由得替绣花担心,农村来的小保姆斗得过美国回来的海归吗?
  
  这天早上,张山在监控中看到绣花挎着包出了大门,心中一动,让其他保安替自己值班,然后远远地跟在绣花后面。绣花走进一家跆拳道馆,张山溜进去一看,绣花换了身道服,口中喊着号子正在练习,再看绣花道服上的腰带竟然是黑色的!张山知道佩戴黑带的都是跆拳道的高手,那天早上绣花并不是怕道哥的手下,只是还没有出手,看来绣花不是个简单的小保姆。
  
  绣花练完跆拳道后,走进一家西餐馆,坐在窗前的饭桌上,熟练地使用着刀叉。不久她走出西餐馆,又走进一家高级美容店。张山看得目瞪口呆:这哪里是一个小保姆,简直是一个贵夫人在消费!他心中暗暗打鼓,这样的女人,自己就是追到手也养不起。过了半小时,绣花打扮得容光焕发,从美容院里走出来,张山小心地跟在后面,一直跟到一所公园的偏僻处。一个穿黑西服的男人快步走过来,亲密地拉住绣花的手,两人坐在公园的长椅上,有说有笑地依偎在一起。张山越看越生气,绣花竟然脚踩两只船,既贪图高老爷子的家产,又在外面结交男朋友。过了一会,黑西服和绣花手牵手向外走,张山忙跟在后面。出了公园,黑西服来到一辆轿车旁边,打开车门请绣花上去,一溜烟地开走了。张山无奈地看着轿车远去,心中酸溜溜的不是滋味。
  
  张山无精打采地回到小区值班室。到了晚上,高明的轿车幽灵般开了过来,张山领高明来到宿舍,拿出2000元钱递给高明:“这个忙我帮不了你,除了高老爷子,绣花在外面还有男朋友。”高明听了立刻两眼放光,把2000元钱又塞给张山,说:“只要绣花和老爷子结不成婚,咱们之间的协议就有效,到时候仍然给你10万元。”张山把看到的情况说了一遍,高明兴奋得连连拍手,从脖子上摘下个玉观音递给张山:“你提供的情况太重要了,我把祖传的玉观音赠给你。你看紧小保姆,以后有情况随时告诉我。”
  
  过了几天,张山正在值班,忽然看见高明的奔驰轿车开进了小区。张山急忙观看监控,见高明的轿车直接开到了高老爷子的别墅前,高明和道哥领了三个人从轿车里下来,敲打别墅的大门。张山一阵紧张,怕绣花出事,急忙从值班室冲了出来,来到高老爷子别墅前。他看见高明正和绣花争吵,高明手里拿着几张照片,得意洋洋地说道:“你在外面有了小白脸,还想占有我家老爷子的房产,马上从我家滚出去!”绣花见了高明手里的照片,吃了一惊:“你偷拍别人的照片,真不要脸!”两人正在争吵,高老爷子拄了拐棍出来,道哥阴阳怪气地说道:“老爷子,这么大年纪了还要戴绿帽子,不值得!”把高老爷子气得浑身哆嗦,一个趔趄摔倒在地上,昏了过去。绣花顾不得和他们理论,急忙拨打120。不一会救护车赶了过来,张山帮着绣花把高老爷子架上救护车,绣花跟着救护车去了医院。高明和道哥钻进高老爷子的别墅,“砰”的一声关上了大门。
  
  高老爷子进了医院,张山一连几天没能见到绣花,心中非常后悔不该把绣花有男朋友的事告诉高明。高明的黑色轿车接连出入小区,拉着形形色色的人到高老爷子的别墅里,小区里的人议论纷纷,说高明正在低价出售高老爷子价值连城的玉石藏品,还有的说高明正在贱价出售高老爷子的别墅……
  
  这天一大早,张山正在睡觉,忽然被一阵争吵声惊醒。他爬起来一看,高老爷子别墅门口围着一大群人,张山连忙过去,见这些人有的拿着玉石,有的拿着房产证,正在争论,道哥也在其中,口袋里装着房产证,手中捧着一堆绿的白的玉石,气得满脸横肉直哆嗦。张山听了几句就听明白了,高明伪造房产证,一所房子卖给多个人,卖的玉石也全是假的。被骗的众人来找高明算账,高明却开了道哥租用的奔驰车,带了钱跑了!
  
  这天,张山在值班室值班,忽然听见一声急刹车,只见道哥开了辆面包车停在小区门口,对着张山不停地招手。张山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小心翼翼地走到面包车旁边。道哥摇下车窗,张山顿时大吃一惊:高明竟然在车里面!两个马仔抓住高明的胳膊,高明鼻青脸肿,身上的衣服也被撕烂了,看来在道哥手上吃了不少苦头。见了张山,高明低了头不说话,道哥转过身来,劈头给高明两个耳光,恶狠狠地说:“吃我的,住我的,租奔驰给你开,最后把我也涮了,还开跑我租用的奔驰车!奔驰车上如果没有卫星定位,我到哪里去找你?”高明捂着脸说:“道哥,我不是成心骗你,我欠赌场的债,再还不上,他们就要剁掉我的两只手。卖房子的钱和卖玉石的钱,我都还赌债了。”道哥劈头又给高明两个耳光,说:“他们敢剁你的手,我就不敢了?马上给小保姆打电话,把真房产证交出来,否则我也砍了你的手!”高明可怜巴巴地哀求张山:“张山哥,你把绣花的电话号码给我,我给绣花打个电话。”张山怕道哥真砍了高明的手,忙把绣花的电话号码给了高明。高明拨通电话,张嘴就喊了声“妈”,还没说话,道哥就一把抢过手机,恶狠狠地说道:“让高老爷子把真房产证交出来,送到花园小区门口,否则就等着给高明收尸吧,不许报警!”道哥留下一个马仔,开了面包车一溜烟跑了。
  
  张山心中七上八下,不知道绣花会不会送来房产证。过了不大一会,绣花从一辆出租车上下来,道哥的马仔急忙迎过去,两人交谈了几句,道哥的马仔打了个电话,绣花把房产证交给了道哥的马仔,马仔拿了房产证,生怕绣花反悔,一溜小跑没了踪影。张山知道,绣花交出房产证,就和自己一样变得一无所有了,想出来安慰绣花几句,却又没有勇气面对绣花。
  
  因为小区出了大事,张山被花园小区解雇了。他背着背包,在城市里转了好几天,也没找到工作。张山决定回老家,家中老父亲有种植蔬菜的手艺,不如回老家种菜去。临走的时候,张山忽然想起高明给的玉观音,也不知道是真品还是赝品。他抱着一丝希望,拿着玉观音到文物市场,来到一家名叫“德馨斋”的玉石作坊。张山把玉观音递过去,店员看了一阵子,也不能确定真假,便冲里面喊了声“经理”,一个女孩掀开门帘走出来。张山吃了一惊,这女经理竟然是绣花!绣花见了张山,热情地打招呼,接过张山的玉观音看了一眼说:“这是赝品,是高明的杰作。”张山半信半疑地接过假玉观音:“你也会看玉?”绣花笑着说:“高老爷子把他识玉的本领全教给了我,玉石界的朋友现在都叫我小高一眼。”张山不好意思地将假玉观音揣到兜里,问:“高明怎么样了?”绣花叹了口气:“被警察抓起来了,道哥也被抓了。”张山遗憾地说:“只是高老爷子的房子被他们骗走了。”绣花说:“高老爷子虽然被高明伤透了心,房子还是想着给高明的,只是怕他把房子卖了,才假意说是给我。高明却会错了意,以为我要和高老爷子结婚,闹出许多事情来。我想让他悬崖勒马,我其实有男朋友,他也是高老爷子的学生,现在这个玉石店就是我们三个人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