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屋
故事会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中国新传说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故事会 > 中国新传说 > 狗裁判

狗裁判

时间:2016-10-03 作者:未详 点击:

  顺城街上有两家包子铺,一个姓李,一个姓高,冠名都叫“狗不理”,都说自己是正宗。为争这个“正宗”,两家水火不容,明里暗里较上了劲。你请书法名人题写店名,我请有关领导合影留念;你老板娘打扮得花枝招展,热情似火,我雇个漂亮小姐门口迎来送往……两家都想挤垮对方,各施法术,然而几个回合,几番较量,都是不见高低输赢。
  
  这天,两家又为谁是“正宗”吵嚷了起来。
  
  姓李的说,他的祖爷爷在天津狗不理包子铺干了一辈子,尽得真传;姓高的则说,外号叫“狗不理”的高富有,是他的亲祖爷爷,他家才是正宗的传人!两家直吵得青筋暴突,口吐白沫,只差没有动起手来。
  
  他们这一吵嚷,顿时引来了一街的人。这时,人群中走出一个怀抱小京巴狗的中年妇女,这妇女白白的,胖胖的,小京巴也白白的,胖胖的。只听这妇女道:“哎——哎——我说,你们谁也别争了,别吵了,我出个办法,你们看好不好:我的京巴虎虎是个美食家,谁是正宗,谁是假冒伪劣,让我的虎虎来当这个裁判如何?”
  
  众人闻听,让狗来当裁判,都觉得这个主意挺新鲜,也挺刺激。狗这东西不会徇私舞弊,可比有些人强多了。于是大家叫起好来。有的则不明白:狗又不会说话,它如何当得了这个裁判?
  
  中年妇女胸有成竹,笑嘻嘻地对大家说:“办法非常简单,让他们两家各拿一盘包子,放在我的虎虎面前,狗这东西鼻子特灵,它吃谁家的,谁家则为正宗;反之,则为假的。大家说好不好?”
  
  大家齐声赞同,都觉得这个法子不错。
  
  这时有人开了言:“哎——狗要是把两盘包子都吃了算咋回事儿?”大家觉得很有道理,常言说:“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狗要是把两家的包子都吃了咋办?
  
  中年妇女又是嘻嘻一笑道:“不可能,不可能!我的虎虎是只特公正的灵犬,决不会干那种吃了原告吃被告的事!不信,大家看着!”中年妇女信心十足,然后走到两家包子铺老板面前道:“我刚才说的你们都听明白了?你们可信得过我的狗裁判?”
  
  李老板见问,首先表了态:“信得过,信得过!我家本来就是正宗的嘛!莫说狗当裁判,就是玉皇大帝当裁判我也心里有底!”
  
  “那你呢?”
  
  “我?”
  
  这时,高老板自然也不甘示弱,一拍胸脯道:“真金不怕火炼,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哼,我倒要见识见识这狗裁判到底公不公!”说完,冲着自家店铺喊了声什么。
  
  接着,两家都拿来了各自的包子。中年妇女将两家的包子分别做了记号,让大家过了目,然后混在一个盘子里,这才放到了狗的面前。
  
  大家屏息静气,全都伸长了脖子,直直地看着这只狗是如何来“裁判”的。
  
  一见香喷喷的包子,小京巴顿时兴奋起来,瞪着一双圆圆的眼睛,瞅瞅这个,嗅嗅那个,又瞅瞅这个,嗅嗅那个,众人的心同两家老板一样,都不由得提了起来。小京巴像是故意吊大家胃口似的,并没有急于做出决断,而是冲着主人“汪汪”地叫了两声,看看主人,又看看包子。大家感到十分有趣,真是只灵犬!这种事还要看主人脸色行事吗?
  
  中年妇女显得很有面子,看看大家,又看看她的狗,这才得意地说道:“开始!不过你可得给我秉公而断!”话音落地,小京巴狗像得到将令一样,顿时伏下身子叼起其中一个,“呱叽呱叽”大吃大嚼起来。
  
  被小京巴吃下的正是李老板的包子!李老板一见,顿时跳了起来,洋洋得意地道:“大家看到了吧?灵犬已判得分分明明,我的包子才是正宗的!”说完,走向旁边的高老板,以胜利者的口吻道:“牛皮不是吹的,火车不是推的,这回你还有什么可说的?嗯?乖乖地给我滚蛋吧!”
  
  高老板的脸顿时一阵红一阵白,他哪里肯服气?冲着得意忘形的李老板道:“哼,你别高兴得太早,狗只不过是先吃了你家的,只是个先后问题,接着看!”
  
  大家觉得有理,有人起哄起来:“对呀,啥事都有个先后顺序,不吃高家的才算为输!”
  
  大家的目光瞬间又集中到这只小京巴狗的身上,它下面的表现才最有说服力。
  
  只见小京巴狗香香地吃完李家的包子后,不停地用舌头添着嘴,像是品尝又像是咂巴滋味儿似的,逗得大家一阵开怀大笑。有的直喊:“吃呀,把那个也吃下去!”小京巴狗看看盘中的另一个包子,又看看主人,眼巴巴的,怎么也不肯吃了。
  
  奇哉,奇哉!
  
  见此,李家老板不由得欢呼起来,围观的人也跟着欢呼起来,真是只灵犬奇犬!
  
  最兴奋最激动的当然要数李老板了,他不无嘲讽地对高老板道:“你还有什么可说的?乖乖地走人吧!”
  
  众人的看兴也达到了极致,都觉得这事奇而又奇,不可思议,简直比一场猴子变戏法还刺激过瘾。
  
  正在这时,只见人群中挤进一个怀抱沙皮狗的美丽少妇,瞟了眼中年妇女和她的小京巴狗,冲着大伙道:“哎——哎——大家先不要妄下结论嘛,我这里也有一位裁判,它可是只百灵百验的神犬!谁是正宗,谁是假冒伪劣,让我的神犬再来裁判一下如何?”
  
  大家见又来了一位狗裁判,齐声喊好,大家都想再看看这只狗如何来给“裁判”的。
  
  高老板见此,像是捞到救命稻草一样,首先表示了赞同:“就是嘛!我信得过这只神犬裁判,它要是也判我输,我心服口服!”大家都说这样公正合理,一个个瞪大了眼睛等着瞧稀奇。
  
  事儿到了这个份儿上,李老板尽管十二分不愿意,也不得不硬着头皮撑下去。他无奈地看了中年妇女一眼,暗自叹了口气。
  
  两家的包子同样是一家拿一个,分别做了记号,放在同一个盘子里。少妇显得非常开心,头上香汗涔涔,冲着大伙说:“我的神犬是天将杨二郎的那只神犬的后代,我是托人从佛国印度花大价钱买来的,曾帮助公安局破过多起大案要案,断个真假狗不理包子,简直是小菜一碟!”大家明知这少妇在吹牛,就催她道:“行了行了,你就别王婆卖瓜了,快让你的狗裁判吃包子吧!不过,要是你的狗把两家的包子都吃了,你怎么说?”
  
  少妇胸有成竹,“哼”了一声道:“决不可能!如果那样,它就不是神犬了!”大家再一次瞪圆了眼睛,只等着看最后的结果。
  
  沙皮狗睁开臃肿的眼睛,看看主人,又看看盘中的包子,嗅嗅这个,又闻闻那个,却不肯叼咬其中的一个。大家再一次奇怪起来:咦?这就怪了,沙皮狗咋也像那只小京巴?少妇微微一笑,照着狗头轻轻拍了一下,沙皮狗“噢”的一声,一口咬上了其中一个包子,而这个包子,却是高家的!
  
  高老板一见,顿时来了精神,冲着大家高声说道:“大家看到了吧?神犬的裁判结果出来了,我的才是正宗!”众人的目光“刷”地一下转向了李老板,李老板顿时傻了眼,冲着少妇直喊:“沙皮狗判得不公,它只是一只普通的狗,刚才那只灵犬是最有权威性的!”
  
  这时有人说道:“先等等,看看沙皮狗吃不吃你的才能为准!”大家随声附和。
  
  只见沙皮狗吃完高老板的包子后,直瞪瞪地看着另一只包子,怎么也不肯吃了,大家连连称奇。
  
  两只狗做出的裁判截然相反,这就是说,两家打了个平手。仍然分不出谁是正宗,谁是假冒伪劣。
  
  正在这时,只见一位退休工人模样的老头儿牵着一条大狼狗走了进来,对众人道:“她们那两只狗哇,都不是什么灵犬神犬!我的天犬,才称得上灵犬神犬呢!刚才你们两家一比一,就让我的天犬来做个公断吧,你们两家同意不同意啊?”
  
  火儿呛到这个份儿上,自然谁也不肯充孬,于是都说:“那就试试也行,不过,老爷子你可要秉公而断啊!”
  
  老头儿反应机敏,立即反驳道:“这话不对!不是我秉公而断,而是让我的天犬秉公而断!你们两家每家端一盘包子来!”
  
  众人闻听全都笑了。
  
  不一会儿,两家各自端来了一大盘包子。老头儿接包子到手,先冲着大家笑了笑,然后严肃地对大狼狗道:“我说天犬啊,今儿个你可要看仔细了,一定要裁判公正,要让他们口服心服!”说完,首先将李老板的包子扔给了大狼狗。大狼狗见到美食,喉咙里发出欢悦的叫声,简直比燕子抄食还准,抬头便将包子接在了嘴里,没见它嚼一下便吞进了肚里。
  
  随后老头儿又将高老板的包子扔给了大狼狗。大狼狗如法炮制,一张嘴,包子便没了影儿。老头儿李家一个,高家一个,一会儿两盘包子都进了大狼狗的肚子,大狼狗仍然不给裁判。老头儿见此喊道:“两盘不行,再拿两盘来!”
  
  众人见大狼狗的肚子瞬间鼓了起来,不由得窃窃暗笑。李、高两位老板似乎悟出了什么,冲着老头儿道:“我说老爷子,你莫不是拿我们的包子喂你的狗吧?它吃了这么多,咋还不给裁判?
  
  老头儿咧嘴一笑道:“哎,你们这叫什么话?如今请人办事谁不都是先请请送送?怎么?吃你们两盘包子就心疼了?不让裁判就算了,你们接着打就是了!”说完牵上大狼狗就要走。
  
  李、高两位老板一把拦住了他:“你等着!”回身就去店里拿包子。
  
  这时,老头儿却挥手拦住了二人道:“算了算了!”然后,冲着抱小京巴的中年妇女和抱沙皮狗的少妇招了招手道:“你们俩都过来!”二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迟疑着来到老头儿面前,一个叫声“爸爸”,一个叫声“叔叔”,全都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
  
  大家一下子全愣了:这……这是怎么回事儿?
  
  老头儿叹了口气,对大家道:“让我把事实真相告诉大家吧:她们俩,一个是我儿媳妇,一个是我朋友的女儿,她俩都是‘托儿’……”
  
  “什么?托儿?”众人面面相觑。
  
  原来,李、高两家一心要挤垮对方,都同时想出了雇狗托儿的馊主意,免费给各自的托儿提供包子喂狗驯狗。弄来两家的包子,分别放着,只许吃自个儿的,不许吃对方的,一吃便打,一来二去,这狗便给训出来了。两家都自认为高明,这才在大庭广众之下,引出各自的狗裁判……
  
  大家闻听是这么回事,连呼上当。两家老板被当众揭了老底儿,都感到无地自容。
  
  这时,老头儿重又叹了口气,语重心长地对二人道:“你们哪,同在一条街上做生意,为什么就不能相容对方呢?‘同行是冤家’,难道还要辈辈传下去吗?你们都把心思用在如何挤垮对方上,而不是放在如何提高包子的质量上,光靠牌子就能赢得市场,就能发财吗?你们错了!你们是卖包子,而不是卖牌子!再说‘狗不理’的牌子现在也不能随便用了呀!”
  
  老头儿的这番话,掷地有声,句句震耳!李、高两位老板,想想过去的争斗,再看看眼前这幕自己精心导演的闹剧,顿时感到羞惭难当。是啊,我们是卖包子,而不是在卖牌子!
  
  从此,两家包子铺都摘掉了“正宗狗不理”的牌子,都各自在包子的质量上下功夫,诚实经营,两家包子铺很快便都红火了起来。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