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屋
故事会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中国新传说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故事会 > 中国新传说 > 站台上那个男人

站台上那个男人

时间:2016-08-22 作者:未详 点击:

  周晓阳赶到家时,继父孟春林已经躺在堂屋的一扇门板上了,脸上遮盖着一张黄纸。他是因劳累过度而致死的。
  
  看着毫无声息躺着的继父,周晓阳才突然明白过来,这个男人永远从自己的视线里消失了。无论自己怎么憎恨他,不理睬他,可他却总是一如既往地疼爱着自己,把自己视为己出,却又得不到任何回报。他活得真难啊!周晓阳想到这里,心里倏地一阵激动,泪水便哗地一下流淌了下来。他猛地朝继父的遗体扑了过去,大叫一声:“爸!”这是周晓阳十多年来第一次喊孟春林爸,可他却永远也听不到了。他一直有个十分可笑的想法,如果继父不存在的话,离婚后的母亲也就不会嫁给他这个拉板车的搬运工,自己也就不会被同学们视为拖油瓶,更不会被人耻笑有一个没出息的拉板车的父亲……
  
  办完继父的丧事后,周晓阳准备返校继续上学。他是大四的学生,除了面临毕业后找工作的艰辛外,他还要靠打工来养活自己。自从他跨进大学的门后,就很少要继父的钱。这除了对继父的那份憎恨外,还因为母亲瘫痪在床上,全靠继父一个人来养活。
  
  瘫痪在床上的母亲见儿子又要走了,突然泪水纵横,她想要对儿子说什么,但最终还是将要说的话咽了下去。周晓阳见状,嘴唇也下意识地嚅动了几下。就在他走到门口时,又突然踅回头,来到了母亲的床前。因为他猛然想起,继父没了,瘫痪在床上的母亲今后由谁来照顾?谁来养活?
  
  母亲似乎看出了儿子的心思,朝他苦笑了一下说:“阳儿,你去上学吧!你爸临死前,早已把我托付给对门的钱阿姨了。你放心,她每天都会来给我烧饭,为我忙家务事的。”
  
  周晓阳下意识地看了母亲一眼,搔了一下有些蓬乱的头发,支吾着问母亲:“妈,那、那你的生活费哪来呢?还、还有请人家照顾,都得要给报酬的啊!钱呢?”
  
  母亲十多年前突然得了一种怪病,双腿完全萎缩,最后便瘫痪在床上不能自理,从此这个家就全靠孟春林一个人支撑。一个拉板车的搬运工,不可能有什么钱剩余的,这也是周晓阳关心母亲今后生活费的真正原因。听儿子这么问,母亲朝他笑了一下,无限感叹地说:“你爸真是个大好人啊!他早就为我安排好了。”“什么?他给你安排好了?”周晓阳有些不相信地说,“他一个拉板车的,怎么可能有什么钱多余呢?”“他把出租的那套房子卖掉了,卖了五十多万元。”母亲朝他笑了一下说,“本来这事我不想告诉你的,怕你知道这笔钱后,不肯上进去找工作。”“什么?”周晓阳惊诧得叫了起来,“爸把给梨花姐的那套房子卖掉了?还把钱全部给了你?”
  
  原来孟春林和他结发妻子二十多年前都在一家毛巾厂工作,那时厂里的效益很不错,厂里砌了很多职工宿舍。作为厂里的双职工,他们夫妻俩分到了一套九十多平方米的三室一厅的房子。后来房改时,他们就把这套房子买了下来。十多年前,他妻子临终前跟他就说好了,这套房子将来给女儿孟梨花,所以孟春林再婚后,便住到了这里,家里也就只有女儿一个人住。后来女儿外出打工,嫁到了外省,房子便出租给了别人。开始房租都归女儿,十年前,孟春林所在的那家毛巾厂破产倒闭,他只拿到两万多块钱的补助。为了生活,他只能靠拉板车做搬运工为生。女儿十分同情父亲和瘫痪在床没有经济来源的继母,于是便将每年的房租费全部给了父亲。虽然这钱不算多,但对于他家来说,却解决了不少的困难。
  
  母亲见儿子一副惊愕的样子,知道他觉得不可思议,于是万分感慨地说:“想不到你继父为了我这个半路结婚的女人,竟苦苦哀求自己的女儿,将这套房子卖掉来供养我的后半生。是个多么有情有义的男人啊!”母亲的泪水又一次情不自禁地涌了出来,她十分激动地对儿子说:“你亲爸是个当官的呢!可他当了个芝麻绿豆大的官后,就开始花心起来,找上了别的女人,抛下了我们娘儿俩!”
  
  在周晓阳的记忆里,没有储存亲爸的一丝信息。他三岁那年,父母就离婚了。每当他问到自己亲生父亲的事时,母亲就气得浑身发抖,咬牙切齿地对他说父亲已经死了。为了不惹母亲生气,后来他也就不再向母亲问亲生父亲的事了。想不到就在周晓阳上高中的那年的一天晚上,他晚自修回到家中后,突然发现躺在床上的母亲泪水满面,于是十分吃惊地问:“妈,怎么啦?发生什么事啦?”
  
  母亲抹了一把泪水后,朝他苦笑了一下,长叹一口气:“唉!你亲爸那个死东西真的死了,一个星期前,说是在省城发生车祸死的。”
  
  周晓阳听了愣了一下,心里不禁一阵酸痛。看来母亲虽然憎恨自己的亲生父亲,但她心中却还留存了一份对他的爱。从此周晓阳终于明白了爱有多深就有多恨这个名言的深刻含意。周晓阳觉得他的生父根本就不值得母亲留恋,一个为了自己享乐而不惜抛弃妻儿的男人,无论他的地位有多高,多么富有,都不值得同情和怀念。而继父虽然是一介草民,却能在临终之前安排好母亲今后的生活,这样的男人才真正值得人们敬重。周晓阳想到这里,不由自主地又来到继父的遗像前,深深地鞠了一个躬。
  
  周晓阳依依不舍地告别母亲,踏上了回大学的路程。当他走到自己每次乘坐公交车的这个站台时,心里突然感到缺少了什么似的空落。他仔细想了一下后才猛然醒悟过来,原来自己每次上学时,不管自己愿意不愿意,继父总要陪伴着他来到这个站台,把他送上车后才默默地离去。每当自己要回来时,继父无论有多忙,他都要站在这个站台前等着自己。见到自己后,继父便会连忙抢过他手中的背包,背到自己肩上。想到这里,他心里不禁一阵苦痛。想到从此以后,这个让自己一直瞧不起的男人,再也不会站在这个站台来接送自己了,不争气的泪水又一次夺眶而出。他无限感慨地想着:人为什么总要等到失去时,才知道懂得珍惜呢?
  
  40天后的这天清晨,周晓阳又急匆匆地乘着火车从大学赶了回来。当他打开家门,出现在母亲床前时,母亲倏地从床上坐了起来,十分诧异地问着:“阳儿,你这个时候怎么突然回来啦?”周晓阳突然感到鼻子有些发酸,没出息的泪水竟然又涌出了眼眶,他下意识地用衣袖擦了一下眼睛说:“今天不是爸六七忌日吗?我想回来给他磕个头,烧点纸,尽一份做儿子的孝心。”
  
  母亲张着的嘴,半天没有合拢起来,过了好久才激动地含着泪问:“阳儿,这么多年来,你对你继父总是一直不理不睬,怎么他死了后,却突然孝顺起来了呢?”周晓阳用衣袖抹了把泪水,苦涩地说:“妈,我过去虽然对继父有成见,但做人总得要讲良心。继父是为我们积劳成疾而死的,就连他临死时,也没有忘记安排好你的后半生。难道这样的人不值得我祭拜吗?”说到这里,他长叹了口气:“唉!遗憾的是他活着时,我没有意识到他的好,现在只能慢慢弥补了。今后我无论在什么地方,每逢爸的忌日,都一定要好好地祭拜他,算是我对他的孝心,也算是对他的忏悔吧!”母亲听了儿子的话,激动地拉住他的手,老泪纵横地说:“阳儿,你终于长大成人,真不枉春林活着时对你的一番疼爱。他若是在天有灵,也算是心满意足了。”
  
  第二天早晨,周晓阳背着行李重返学校。当他走到站台时,总感到继父就站在自己的身旁,正朝自己在微笑着。当公交车驶去很远时,他还是感到站台处有一个男人在不停地向自己挥着手,不用说,那正是自己的继父孟春林。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