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屋
故事会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中国新传说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故事会 > 中国新传说 > 温柔一刀

温柔一刀

时间:2016-06-20 作者:未详 点击:

  一
  
  夏日的傍晚,赣南某市。
  
  沥沥细雨中,下班的车流、人流潮水般在各条道路上涌动。何雪驾着刚买不久的广本轿车在车流中穿行。忽然,她的视线里出现了一位拄着拐杖的老人,他盯着何雪的车径直跑过来。何雪摇下玻璃对老人说:“大爷,找我有事吗?”老人说:“我是医学院的老师,有急事回家呢,请姑娘帮忙捎我一程。”何雪是个善良女子,她连老人的家在哪都没问,就让老人坐上了副驾驶的位置。
  
  “谢谢,往潭东方向大约两公里。”老人指点着,同时一个劲地夸奖何雪是个热心助人的活雷锋。何雪知道那条路窄窄的不好行车,但既然已经让人家上车了,又一路客气着,只好硬着头皮往前开。
  
  何雪之所以有如此高的思想境界,与她今日的心情很有关系。何雪是一家幼儿园的舞蹈教师,今日带孩子参加市里的比赛得了一等奖。丈夫是一位成功的油漆经销商,今日一早就赴深圳进货去了。她一人在家不必赶着回去做饭,所以耽误点时间不在乎。
  
  车子往潭东方向开了两公里,何雪提醒老人到家了。老人说:“姑娘,实在对不起,我还想去女儿家里拿点东西,麻烦你再往前开3公里吧,她住八里庄。”得寸进尺!何雪有点不高兴了,老人又百般讨好地说着“帮人帮到底”之类的好话,何雪只好往前开。她的小车车况极好,踩一下油门,3公里眨眼而过。老人指着前面一条狭长的山村公路,说:“往左拐,上了那条小路开几百米就到了。”何雪探出头往外看,四处黑魃魃的,附近根本没有人家,一丝不祥之兆袭上她的心头。她说:“大爷,实在对不起,那条路太窄,我是新手,不敢往那开。你步行去吧。我在这里等你。”老人说:“既然你不敢开,那我们换个位置,我来开。”这个老人还会开车?!他不是医学院的老师吗?何雪心中的疑团就像路边小潭的积水。越来越深了。“大爷也会开车?”“我是老司机啦,经常开货车跑上海和广州……”老人的声音戛然而止,他意识到自己说漏嘴了。何雪已经意识到了什么,把车刹住了。
  
  “怎么?你不往那边开?”老人好像瞬间换了个人似的,语气里充满责备。
  
  “大爷,你到底要怎么样?”何雪心慌极了,但语气尽量放得温和些。
  
  老人摇下玻璃往公路两头看了看,只见漆黑一团,寂静无声,便得意地哼了一声,命令道:“把车往小路上开100米,我有话对你说。”
  
  “还愣什么?开呀!”一声断喝,何雪的心被一种从未有过的恐惧包围了,她的手脚颤抖不止,车子几次熄火,才开到离公路百多米的小路上。
  
  车刚停稳,老人就飞快摘下了车钥匙,锁上了车门。
  
  “告诉你吧,我既不是什么残疾老人,更不是大学教师,我是抢劫的!”老人狡黠地一笑,扯下贴在嘴边的白须。剥掉粘在牙上的黑纸,露出了本来面目——原来这是个四十左右的中年人,满面横肉,杀气腾腾。何雪悔恨不已:为什么自己这么粗心呀,连一个伪装的劫匪也没能看出来!现在在这荒山野岭,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简直是自作自受啊!何雪稳了稳神说:“我是好心遭恶意,算我倒霉。车和钱全给你了,你放我走吧!”何雪试图采用的金蝉脱壳之计很快被对方识破。“我能放你走吗?你一报警,我不全完了?”“那你想怎么样?”歹徒恶狠狠地拧了一下拐杖,拐杖里竟藏着一把锋利的杀猪刀!歹徒将尖刀架在何雪的脖子上:“无毒不丈夫嘛!杀了你我才能安全远逃!”
  
  二
  
  面对穷凶极恶的歹徒,面对寒光闪闪的尖刀,何雪的心怦怦乱跳,但她极力提醒自己,要镇定、镇定!她才28岁,美好的生活刚刚开始:她和丈夫结婚三年,感情甚笃;丈夫在生意上发展顺利,他们的物质生活已经超小康了;计划明年要个孩子,享受一家三口的乐趣;她在事业上也蒸蒸日上,幼儿园的孩子们都喜欢这个漂亮的老师。说到底。何雪一百个不愿死,更不愿让歹徒抛尸野外。身处险境,她现在最怕的是激怒歹徒,那样,对方一刀捅来。自己就小命难保了。
  
  “大哥。你真的要杀我呀?”何雪小心翼翼地说。
  
  歹徒把尖刀从何雪脖子上移到她的胸前,阴险地说:“你不死我就亡。这就叫你死我活吧!”顿了会儿,歹徒又说:“下车吧,我会从你胸前下手,不破你的相。”
  
  “这么说我死定了?”何雪嘤嘤地哭了,她想发挥一下眼泪的作用。但歹徒不买账,喝道:“不许哭!否则我在车里把你掐死!”
  
  何雪不敢哭了,借着擦泪的机会四处张望,远处公路上一片死寂,只有雨点打得车窗啪啪作响。她灵机一动:“大哥,外面雨大,等会儿好吗?我们说说话吧。”歹徒从鼻子里哼了一声:“没什么好说的!这辆车我劫定了!”
  
  “不是这个意思。大哥,我已经认命了。”何雪说,“我是想知道你为什么要劫我?让我死个明白吧,求你了!”何雪的话也许触动了歹徒的某根神经,他竞没有拒绝。
  
  从歹徒断断续续的言谈中得知,他是湖南人,下岗后当了几年长途汽车司机。由于天性好赌,挣的一点钱全部在赌桌上挥霍了,老婆、女儿离他而去。为了筹赌资,他又铤而走险走私卷烟,结果被长运公司开除。此后,他结识了一些“道”上的朋友,以抢劫为生。他事前盯上了何雪的新车,多次想动手都没找到机会,今天化装成老人终于得以上车,而后又利用她助人为乐的心理把她骗到郊外。这辆价值20多万的车,10万元转手不在话下……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