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屋
故事会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中国新传说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故事会 > 中国新传说 > 真情回归

真情回归

时间:2016-06-05 作者:未详 点击:

  荷花村的人都说,湘香是个苦命的女孩。10岁那年一场大病夺去了她的爹,从此母女俩相依为命,苦度光阴。
  
  可湘香又是个幸运的女孩,因为她摊上了一个善良的母亲。母亲虽说也是农家妇女,可她勤劳能干,就凭自己那双长满老茧的手,在地里勤捞苦扒,不仅解决了母女俩的温饱问题,而且还坚持一直让女儿上学念书,这在乡间确实不易。而湘香又是个聪明、懂事的女孩,从小学到中学,她的学习成绩在同年级的学生中一直遥遥领先,高考成绩在全县名列榜首,被录取在北京一所名牌大学。全村人都纷纷上门来祝贺,母亲还真是又喜又愁。喜的是女儿替娘争了口气,愁的是家贫无力培养这个大学生。乡亲们从这善良女人的脸上读懂了她的苦衷,于是互相悄悄地商量伸出援助之手,你凑几十,我凑一百的……七拼八凑,竟然凑出了八千多块钱。当村主任将这笔善款送进湘香家时,这位贫困的大学生抱着母亲感动得泣不成声了。
  
  谁知,好梦难圆。就在母女俩刚刚收下这笔巨款后的当天晚上,钱突然不翼而飞了。母亲吓傻了,气呆了,湘香欲哭无泪,欲喊无声。母女俩泪眼对泪眼,长吁短叹,肝肠寸断。她们就这么呆坐着,默默无语。直至深夜过后,湘香才靠在墙壁上昏昏沉沉睡去。当她睁眼醒来时,天已大亮,却发现母亲不在身边。刚开始,她还以为母亲重新又去设法为她筹措学费了。可是等了整整一个上午依然不见她的踪影,湘香便心头隐隐不安了。于是,她急忙跑出门去四处寻找,却一直毫无消息。就在这时,村后有人惊呼,河滩上发现了一具淹死的女尸。湘香心头突地一跳,急忙疾步赶了过去,只瞧了女尸一眼,便发出了一声惊悸的号啕,顿觉眼前天旋地转,“咕咚”一声栽倒在地上……
  
  母亲就这样死不瞑目地走了,就为女儿被窃去的八千多块钱学费而含恨轻生。杀害母亲的“凶手”无疑就是这个窃贼。
  
  湘香痛不欲生,恨不能将这盗贼碎尸万段,方消心头大恨。
  
  母亲走了以后,湘香顿觉万念俱灰,每天望着墙上黑相框里的母亲遗像伤心地流泪。大学肯定是上不成了,好在自己已经高中毕业,能够自食其力,只有进城打工这条路了。
  
  这天清早,湘香起床后刚打开那扇大门,便发现门槛下面有人塞进一个厚信封,折开一瞧,里面竟是一叠厚厚的百元大钞,还有一封信,上面写着:湘香,我是一个开店的小老板,知道了你的不幸遭遇。这次先给你送来3000元的助学款。半个月后一定会再送来5000元,保证你能上大学念书。而且我还会供你念完大学。不过我对你有个小小的要求,就是希望你不必打听我是谁,更不要四处找我。因为我曾经也有过类似你这样的遭遇,所以惺惺相惜,很想帮助你这个可怜的姑娘……
  
  湘香读罢这封古道热肠的匿名信,心里激动极了,热泪情不自禁滚滚而下。还真应了那句古话,祸兮福所依。这世界上还是好人多啊!那个可恶的窃贼与这位匿名恩人相比之下,简直是泰山脚下的一抔黄土!
  
  几天之后的一个大清早,当又一个大信封塞进湘香家的门槛时,大门突然打开了,湘香出现在门口,只见一个比自己大六、七岁的年轻小伙子正站起身来想溜走。
  
  “请留步!”湘香大呼一声,小伙子只好住脚。一男一女两张青春靓丽的面孔正好打了个照面。映入湘香眼帘中的这张男性面孔上最显目的是右眼角上方的那颗黑痣。她怔怔地望着对方。
  
  “别害怕,我不是坏人,我是真心想帮助你!”小伙子深情地说完这句话,便扭转身子大步流星地走了。
  
  等湘香回过神来,小伙子已经走远了。湘香只好心情惆怅地望着消失在远处的身影。
  
  湘香进入大学校门后的第三天,又收到了这位匿名恩人寄来的1000元汇款,汇款单上的附言栏内写道:“湘香,我已打听到,你一年的学费要5000元,生活费得6000元以上,加起来就是一万多元,女孩子还得添置几件新衣服吧?同学之间还有交际活动吧?这些开支我都会尽量给你解决……”
  
  读着读着,湘香捧着这张汇款单的双手便颤抖了,大颗大颗的泪珠又扑簌扑簌地往下掉,将这张汇款单都打湿了。她含泪仰面轻声地祈祷:“母亲啊,如果你九泉之下有灵的话,请多多保佑这位侠义心肠的好人啊!”
  
  在以后的日子里,湘香发现这位匿名恩人好几次出现在校园里,每一次都托她班上的同学转交给她一个厚信封,里面装着数百或数千元的大钞。奇怪的是他一直躲着她不愿见面。湘香觉得过意不去,便在校门口的留言板上留下了几句感激的话语;“好心人,我不知道你的尊姓大名,但我再也不会接受你的好意了……”
  
  也许正是这寥寥数语,终于将这位匿名恩人“诱”将出来了。一个星期后,他约湘香在校园广场的一角见面。他自称叫甘亭,是邻省一个生意人,原先就在湘香家所在的乡镇上做些小本经营的生意。这两年盘子做大了,就搬到这所大学附近的城郊外的一个镇子上选了个门店,所以更能暗中照应湘香了。同时他再三声明,自己并非对湘香有所企图,而是当他听到她的不幸遭遇后产生了同情和怜悯,因为他自己也曾经经历过丧母失学的痛苦,所以就想帮助身陷困境的湘香圆大学梦。
  
  湘香听完对方推心置腹的表白后,心情更加激动,双眸含泪连声道谢:“大哥,您的大恩大德,我湘香这辈子时刻铭记在心,日后做牛做马也要报答您!”
  
  甘亭连连摇头摆手:“小妹言重了,言重了!扶危济困是我们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甘亭不过是自己尽了一份做人的本分。”
  
  湘香喟然长叹:“是啊,稻有良莠之分,人有好歹之别。湘香这辈子只记住了两个人!”
  
  甘亭笑道:“小妹记住了哪两个人?”
  
  湘香便用手指头点着甘亭笑着解释:“一个是您这位终身难忘的大恩人!”
  
  甘亭急忙又摇头摆手:“我不是刚刚声明,我不过是尽了一份义务。怎么又把大哥当作施恩图报的小人了!请问,另一位又是谁呢?”
  
  湘香顿时杏脸变形,咬牙切齿,狠狠连声:“另一个就是我的仇人,害我母亲投河自尽的那个千刀万剐的窃贼!”
  
  甘亭闻言,不由打了个寒噤,失声惊呼:“啊,就是那个可恶的窃贼?你打听到他是谁了吗?”
  
  湘香悲愤地摇头作答:“要知道他是谁,我早就不会饶过他!”
  
  甘亭嗫嚅回应:“冤家宜解不宜结啊!要允许人家犯错误,也允许人家改正错误嘛。”
  
  湘香狠狠连声:“他不是犯错误,而是犯罪!杀母之仇,不共戴天!”
  
  甘亭便低下头不再言语,只好又岔开了话头。
  
  打这起,湘香认定甘亭大哥是好人,便再也不好推辞,继续接受了他的资助……花开花落,斗转星移,随着岁月的流逝,甘亭资助湘香的初衷始终未改,一直资助到湘香读上博士研究生。期间,湘香几次提出要上甘亭处拜访,却被甘亭以各种借口推托了。直至湘香读博士还有一年毕业时,甘亭突然一次性地给她邮汇了2万元,并写了一封信:“……湘香妹妹,我们认识八年了,再有一年你就博士毕业了,我真高兴有个博士妹妹。可哥哥我不能等到你功成名就那一天了,因为我岳父母前不久决定去国外定居,他们身边就只有一个女儿,所以我们全家也必须陪同前往……从此我们也许不能再见面了。因为我不想图你以后报答我,所以也不会告诉你我的联系方式……再见了,我亲爱的妹妹,祝你学业有成,前程辉煌!只要你生活得幸福,哥就感到十分愉快……”
  
  读完这封感人肺腑的来信,湘香痛哭了。她的心碎了,辛酸的泪水湿透了信笺。连着好几天,她打的满城兜圈子狂跑着,去寻找自己的恩人——那位可敬可爱的甘亭大哥。然而,茫茫人海,芸芸众生,就像大海捞针一般,毫无半点希望。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