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屋
故事会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中国新传说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故事会 > 中国新传说 > 别看我的左眼

别看我的左眼

时间:2016-05-25 作者:未详 点击:

  晓莉是个年轻、美丽的女孩,二十八岁了还没有男朋友。熟悉晓莉的人都说:晓莉是个冷美人,令人不好接近。更要命的是:晓莉还梳着一个吓死人的发型,她长长的头发从右前额一直斜着梳向左边脖颈,差不多遮住了左半边脸。十几年不变,让人看了就从心里冒凉气。于是,就有人猜测:晓莉一定是左眼有残疾,要不就是左边脸上有疤痕,而且是很大、很难看的疤痕。不然,为什么总用头发遮盖着呢?
  
  对此,晓莉的父母什么也不肯说,但他们知道:自己女儿的左边脸上不仅没有疤痕,而且比右边脸颊还要光洁;左眼也像右眼一样美丽。可是,他们就是不肯让女儿撩开遮住左半边脸的头发,晓莉自己也不肯把头发打开,就是洗澡时也是这样。
  
  过去的几年,曾有许多热心人给晓莉介绍过男朋友,可是,他们大多都被晓莉吓跑了。没人说晓莉相貌不好,论个头一米七五,身材苗条,看右半边脸美得冒泡,可总是觉着她老用一只眼睛盯着人看,那样子真的是很怪异。所以,直到她二十八岁了仍然没有男孩子敢接近她。
  
  这一天,晓莉到街上办事,走到一个十字路口发生了意外,因为这里是新修的道口,还没来得及安装红绿灯,虽说这里有斑马线,可司机到这没有慢行的。晓莉在斑马线上走到路中心说什么也不敢往前走了。这里车来车往,许多车辆从她身边驶过,一时间,她的处境很是危险。
  
  果然,出事了:一辆小轿车为了躲避一辆“的士”,斜着穿过来,眼看就要撞到晓莉了,小轿车司机是个新手,见此情景吓慌了,忘了踩刹车。这时,一个也经过这里的中年男人冲过来,抓住晓莉把她从车前拖出来,自己却被小轿车刮倒了。
  
  晓莉急忙去扶中年男人,却见他的腿上受了伤,血正从裤腿里流出来。中年男人安慰晓莉说:“我不要紧,就是刮了一下。”
  
  晓莉跟着小轿车司机把中年男人送到了医院,大夫一检查:中年男人腿上的一根骨头裂了,需要住院治疗。晓莉这时知道了中年男人叫丁岩,是个私家侦探。她就问他:要不要通知家人。丁岩说家里没人了,他刚给妻子烧完周年回来,心里烦闷出来走走,结果遇上这事。说着,他的眼里多了亮晶晶的东西。晓莉看了很感动,心想:一个大男人,妻子死一年了,提起来还能伤心,这样的男人现在实在太少了,心里不由得对丁岩有了好感。丁岩说:“姑娘,你可以走了,我能照顾自己,谢谢你。”
  
  晓莉说:“那怎么行?今天要不是你,我就危险了。哪能扔下你不管呢?怎么说也得等你手术完了再走。”就这样,晓莉看着丁岩被推进手术室又推出来。大夫说:“他没事了。不过,十几天内是不能下地了。”丁岩拿出手机要通知人,晓莉说:“你是为了救我才受的伤,正好这些天我没事,在这给你端个水、递个饭的还行。”丁岩说:“我一个大男人怎好让一个陌生的女孩服侍呢?”晓莉说:“不要紧,要是有事我可以找护士帮忙的。”
  
  半个月过去了,晓莉竟不知不觉爱上了这个比她大十几岁的男人。不过,有件事她一直很奇怪:丁岩有个小本本,每当晓莉不在跟前的时候他就会掏出来往上面写几笔,晓莉一进来他就匆匆地装起来。这让晓莉很好奇,总想知道丁岩的小本本上写的什么。这期间,丁岩也有亲朋好友来看他,见他身边有个美丽的女孩,谁都没说什么,不约而同的没人留下来,弄得晓莉挺不好意思又没法解释,丁岩倒是挺高兴,整天眉飞色舞的。
  
  又过了几天,丁岩可以拄着拐下地走了。当然,还要晓莉搀扶着。终于到了丁岩出院的日子了,晓莉在病床前帮着丁岩往提包里收拾东西。这时,丁岩不知又想起了什么,竟忘了晓莉在身边,掏出小本本着魔地记起来。晓莉一时控制不住好奇,慢慢凑到丁岩身后向小本本上看了一眼,顿时,惊得叫起来,丁岩被晓莉吓了一跳,小本本失手掉到地上。晓莉飞快地捡起来,却没有还给丁岩,跑到门口飞快地翻看着,脸色越看越白,喊了一声:“丁岩,想不到你是这种人!”拿着小本本向病房外跑去。
  
  时间不长,晓莉带着几个警察赶到了医院,把仍在病房里的丁岩抓了起来。丁岩脸上却没有任何惊慌的神色,看着晓莉说:“晓莉,这些天我真的很感谢你,没有你我的伤好不了这么快。现在咱们要分手了,我有个请求,不知道你能不能答应?”晓莉不知怎么眼里沁出了泪花,声音也有些颤抖了,说:“你说吧。”丁岩说:“晓莉,你能让我看看你的左眼吗?我想把你完完全全的记在心里。”听到这话,晓莉右边脸色变得更加苍白了,手也抖起来,说:“你、你真的要看?不后悔?”丁岩恳求说:“就让我看一眼吧。我可不想只记住半边美丽的脸的女孩。”
  
  晓莉无奈,只好一个个拿掉别住头发的发卡,慢慢露出光洁、同右半边脸一样美丽的左半边脸,左眼不自觉地眨动了一下,向丁岩看了一眼,猛然惊叫一声,匆匆跑出病房,很快消失在医院门外的人流中。
  
  丁岩被晓莉的美丽惊呆了,看着晓莉跑出去,轻轻叹息一声,跟着警察走了。
  
  晓莉在丁岩的小本本上看到了丁岩杀妻谋财的详细经过,她把小本本交给了警察,警察才抓走了丁岩。
  
  很长时间了,晓莉再也没有看到丁岩,却也没有听到丁岩被宣判死刑的消息。
  
  这一天,晓莉又来到那个十字路口,竟又在那里意外看到了丁岩。当时,丁岩正站在路边呆呆地看着斑马线上走动的行人,晓莉吓得要跑,丁岩看见了她,高兴地向她跑过来,一把抓住了她,大声说:“晓莉,我可找到你了!”晓莉看跑不掉了,吃惊地问道:“丁岩,你不是被抓起来了吗?怎么……”丁岩笑着说:“晓莉,那是个误会。到这会我不能不和你说实话了。”
  
  丁岩说,他本身职业是私家侦探,却很喜欢写作,遇到惊险的案例就会原原本本把它作为创作素材记下来,平时有了灵感也会记在本本上。相识晓莉后,没几天丁岩就喜欢上了这个美丽、善良的女孩,他怕晓莉看到本子上那些零乱的东西瞧不起他,才不肯把小本本让晓莉看。谁知出院那天突然来了灵感,竟忘了晓莉站在身边,不顾一切地记起来,给晓利叫的那一声惊得掉了本本,竟让晓莉拿去交给了警察,结果闹出了一场误会。当然,这样的误会丁岩到了公安局就解释清楚了。
  
  可是丁岩却再也忘不掉晓莉了。许多天了,没事他就站在这个十字路口盯着斑马线看,期望晓莉再度出现,终于真的给他盼来了晓莉;另外还有件事让丁岩非找到晓莉不可,丁岩想不通:晓莉的左眼明明和右眼一样的美丽,为什么要遮起来不给人看呢?当下,丁岩就把心里的思念和疑惑跟晓莉说了。谁知晓莉一听,右眼里竟流出了泪水,哽咽着说不出话,在丁岩的安慰下好一会才把事说清了。
  
  唉,丁岩怎么也没想到:晓莉的左眼儿时就得了怪病,眨下眼睛,眼前的景物就会发生变化,有时一切都变得巨大无比,猫儿变成了老虎,蚂蚁变成了狼犬;有时一切又变得非常渺小,大人变成了娃娃,楼房变成了茅舍。父母带她去看医生,医生经过检查,说晓莉脑子里流向左眼视觉区域的血流速与正常人不一样,本来,人的眼睛就像一架照相机,这里的血流速不正常了,看人看物也不正常了,这就导致了晓莉眨眨眼就会“调变焦距”。这个病让晓莉饱受痛苦,由于两眼看到的东西各不相同,走起路来常常不是撞到头就是踢伤脚;她在幼儿园、小学时经常莫名其妙地吓得大哭大叫。这样,晓莉妈妈只好给她梳起那样的发型遮挡住左眼。
  
  丁岩听完,突然又掏出那个小本本记起来,记完了才对晓莉说:“唉,我一直以为你的左眼有特异功能,谁知道是这个怪病。这下我写的那个故事可以收尾了。不过,我想:既然是病,就有医治的方法,以后,你不要再遮挡它,让我和你一起找医治它的方法吧。”晓莉感动地把头倚靠在丁岩的肩上,两人挽着手臂走过了斑马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