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屋
故事会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中国新传说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故事会 > 中国新传说 > 名人也有烦恼

名人也有烦恼

时间:2016-05-18 作者:未详 点击:

  做个名人很难,做了名人更难。你不信?那我就说段真实的故事给你听。
  
  于立得今年36岁,正谓从三十而立走向四十不惑的年龄。他经过十几年的奋斗,现在已经基本成功了,要名有名,要钱有钱,要房有房,要车有车。于立得很是满足现状,常常回到家,酒杯一端,小酒一喝,就摇头晃脑地吟道:人生几何,对酒当歌呀。
  
  这天,于立得刚刚回到家,还没来得及端酒杯呢,就听见有人急急地敲门,他隔着猫眼一看,咦,不认识。但不认识也得开门,为什么?门外站着的是两警察。
  
  那两警察定睛看了看于立得,问:“你是于立得?”
  
  “是,我是于立得。”
  
  警察冷着脸要过他的身份证进行核实后,一个警察就刷地拉开公文包,从里面抽出一张纸,递给于立得,说:“喏,你的——传票!”
  
  “传票,我的?”
  
  警察不再多说一句话,让于立得签字后转身就走了。于立得捧着那张传票,一看更懵了,什么传票呢?是法院的,民事诉讼,他于立得是被告,原告叫王铁,说他于立得欠他10万块钱至今不还,要求法院判决。法院已经决定21日正式开庭。于立得哭笑不得,这是哪儿跟哪儿呀?我压根就不认识什么王铁,从何谈起欠他的钱?而且一欠还是10万块钱,奶奶的,穷疯了啊!
  
  于立得思前想后,决定采取以不动制动的策略。这时,他的妻子下班了,进门一看于立得在家,就喊起来了:“哎呀老于,你还有心情在这儿喝马尿呀,你呀你……”
  
  “怎么了?”
  
  妻子啪地将一张晚报摔给他。于立得翻开一看,天,自己的大照片又上了头版,标题是《于大少爷又惹麻烦,欠款十万元就是不还》。于立得气得破口大骂:“妈妈的,这帮娱记,动作真快,就像苍蝇似的到处瞎嗡嗡!”转而一想,自己不成了有缝的臭鸡蛋了吗?我于立得是谁,这种场面见识过,小菜一碟。他镇静一下,又抿了两口酒,哈哈一笑,说:“脚正不怕鞋歪,俺于某人奉陪到底!”
  
  到了开庭的日子,于立得穿上一身红色的西服,头发梳得整整齐齐,满怀信心地走上了法庭。但是,一开庭就对他不利。因为对方——也就是那个原告、那个王铁就使出了杀手锏——于立得的欠条。于立得极有风度地用手理了理头发,开始陈述:“法官先生,我一不认识这个什么王铁王先生,二我从来没有给他打过这张欠条。我一年收入上百万元,我为什么要向他这个素不相识的人借钱?我可以断定,他这张欠条是伪造的!我要正告这位王铁先生:我要反诉你诬蔑罪,我要向你索赔精神损失费20万元!”说罢,将一份反诉状递了上去。
  
  王铁也就二十五六岁,外表斯斯文文的。他一开口就说:“于大哥,你好健忘呀,2005年2月14日,就是情人节那天,你说你有急用,向我借了10万块钱,你说好一个月就还我的,可现在多长时间了?我也是没办法。我的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呀……”嘿,他还振振有词了!于立得这个气呀,他就要求法官给予公断。法官一敲法槌,说:“本院已经对此书证进行了司法鉴定,上面的被告签字确实是于立得本人所签。鉴于此,本院宣告:被告于立得在收到本判决一个月内,将所欠王铁的10万元一次还清,本案诉讼费由被告全部承担。双方如不同意本院判决,可在15天内上诉到上一级法院。”
  
  “不可能不可能!我的追星族成千上万,我每天都会给他们签字。我敢断定,这家伙一定是用我的签字条补上所谓欠款的,他是大骗子!”于立得情绪激动地叫。
  
  法官耸耸肩,苦笑了一下,说:“对不起,于先生,法律只认证据,不讲人情。也许你是冤枉的,可这欠条千真万确是你的亲笔签字。”
  
  10万块钱,于立得再有钱,这10万块钱也不是小数啊!从法院出来,于立得就去找市里最有名的律师。律师听了他的案子,摇摇头说:“难啊,于先生,你给那些人签字,为什么要签在白纸上呀?这不是给别人钻空子的机会吗?”于立得想了想,憋足了勇气,吞吞吐吐地说:“我要是可以证明我在2月14日那天没和王铁接触过呢?”“太好了,那就可以推翻原判。”律师语气肯定地说。
  
  于立得为什么欲说又止呢?原来2月14日那天他和自己的小情人梅梅混了一整天。在哪儿?和平宾馆。大宾馆都有录像,他于立得进进出出都能调出来,这不是铁证是什么?可这样一来,他和梅梅的事儿就得大白于天下了,这……于立得的大脑转了七七四十九个圈,最终还是决定找梅梅作证向那个无赖王铁宣战!
  
  梅梅一见于立得,就嗖地扑了上来,啵啵啵地亲个不停,撒娇道:“哥,你也不来看我,想死我了。”于立得原本还想说说官司的事儿,这会儿梅梅根本不给他机会,二人脱衣洗澡,一番欢爱过后才转入正题。谁知于立得一说完,就引得梅梅大笑不止,说:“那赖谁呀,你自己签的。”
  
  “乖乖,帮帮我,咱们就能省下10万块钱。”
  
  “我帮你,怎么帮?”
  
  “你出庭作证,证明2月14日那天我和你一直在一起,他们要是不信,我们再用宾馆录像作证,不怕他张狂。”
  
  “行,我帮你!”
  
  “梅梅,你真可爱!”
  
  “可是——你也得兑现你的承诺呀。”
  
  “什么承诺?”
  
  “娶我!”
  
  “乖乖,等打完了官司再说好吗?”
  
  “不好!”
  
  于立得摇摇头,说:“这事儿不是一下子就能办好的呀。”那梅梅一听,立时翻了脸,杏眼一瞪,说:“你以为姑奶奶是好欺侮的呀,你看——”说着拉开抽屉,拿出一大叠纸,在于立得面前晃了晃。
  
  “什么呀?”
  
  梅梅就抽出一张,扔给于立得。于立得一看,白纸上赫然三个字:于立得。“你——?”
  
  “怎么,你以为光有王铁就完了,想得美!后面还会有刘铁、张铁、郭铁呢!”
  
  这时,有人用钥匙开门,于立得想拦已经来不及了,等那人进来,于立得傻了,是谁呢——王铁!
  
  王铁坏笑了一下,走到梅梅的身边,一把抱过梅梅,说:“对不起,介绍一下,这是我的女朋友娟子。你有妻子,可你仍吃着碗里的,想着锅里的,而且没经过我的允许就霸占了她好几个月。我们经过研究,不问你强奸罪了,但经济补偿总得给点吧。说实话,今天这10万元是个开始,我们的目标是100万元,于先生要是聪明呢,就一次给足我们,你好我好大家都好。如果你不愿意,没关系,咱们法庭上见。”
  
  于立得看看梅梅,不,应该是娟子,就感到她是那么可怕,这个才十九岁的姑娘太有心计了。他沉吟了一会儿,扭头就走。那王铁在他身后大声地说:“于哥,好好想想啊,不送了。”
  
  于立得将防盗门“啪”地反锁上,然后敲敲门,对王铁说:“你们在利用女色有目的地进行敲诈,是犯法的。”王铁大笑,说:“你他妈泥菩萨过河,自身都保不住了,还有心思琢磨我们,可悲呀。我再问你一句:你告我们敲诈,你有证据吗?你以为红嘴白牙,上下嘴唇一碰就行呀?没门!”“证据?噢,有有有,你们看!”于立得从兜里掏出一个微型录音机,晃了晃,说:“对不起,刚才的谈话都在里面了,根据新的刑法,录音可以被认可作为证据的,明白吗?想知道谁教我的吗?律师!”
  
  王铁一听,急了,就要冲出去,可防盗门被反锁上了。等他打开门,那于立得早开车跑了。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