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屋
故事会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中国新传说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故事会 > 中国新传说 > 租个老头来当爹

租个老头来当爹

时间:2016-02-28 作者:未详 点击:

  儿媳香枝嫌郝老汉把洗手间的抽水马桶尿脏了,狠狠地数落了他一顿。郝老汉气不过,就出门去了。他准备等儿子、儿媳睡下了再回去,免得惹他们烦。
  
  正瞎逛着,突然一个中年男人跑上前来,堵在郝老汉的面前,激动地喊着:“爹!”
  
  郝老汉吓了一大跳,瞅瞅左右没其他人,大着胆子问:“你喊谁呢?俺不认识你。”
  
  中年人说:“我喊的就是您,您长得太像我爹了!”
  
  郝老汉连忙作揖道:“折煞俺了,俺可不敢当!”
  
  中年人急忙拉住他说:“您就给我当爹吧!”
  
  老汉想起电视法制节目上介绍的骗局,急忙挣脱那人的拉扯,迈步就要走。
  
  中年人又拉住他说:“老人家,您别走!要不这样吧,您上我家吃顿饭,喝两盅酒,我详细跟您解释一下。”
  
  郝老汉没有别的嗜好,平时就喜欢喝两口小酒,但怕儿子、儿媳不满,只好时时忍着酒瘾。一听中年人说有酒喝,眼睛里顿时放出光来,心想:“去就去,反正我一分钱没带,还能把俺这个瘦巴巴的老头煮着吃了?”
  
  中年人开车带老汉来到一幢三层小楼前,下了车。
  
  刚进门,屋里一个衣着体面的中年妇女冲郝老汉喊:“爹!”一个打扮新潮的大男孩冲老汉喊:“爷爷!”中年男子给老汉斟上酒,自我介绍说:“我叫董德,请您来家喝酒,实在是有要事相求。”
  
  “什么事?”郝老汉停住筷子,问道。
  
  “我看您是个厚道人,就实话说了吧。我爹是离休干部,每月的离休费将近6000块。可是他上个月过世了,我们夫妻俩薪水微薄,供不起孩子上大学。实在没办法,我看您长得很像我爹,就想租您当我爹!”
  
  “什么?租爹?”郝老汉吓得差点儿将手上的酒杯掉在地上。
  
  “我爹是在乡下老家突发心脏病过世的,很少人知道这事。您每天穿我爹的衣服,住我爹的房子,用我爹的证件,让周围的人看见您老开开心心健健康康地活着就行!”
  
  “要是遇见你爹的熟人怎么办?”郝老汉有些不放心。
  
  “我就说您患了老年痴呆症,认不清人了。您只要装得傻乎乎的,和他们招招手就行了。”
  
  郝老汉想想自己在儿子家受的气,一咬牙答应了董德的要求。
  
  郝老汉回到家中,儿子、儿媳已经睡下,他也就不提这事了。郝老汉反复思量了一夜,不敢把自己租给别人当爹的事告诉他们。第二天一早,郝老汉只告诉儿子、儿媳自己找了一份看大门的工作,单位在城郊,往返不方便,就长住单位里了。
  
  儿子郝强和儿媳香枝一听,乐得轻松,也没有细打听,任由郝老汉收拾了一个小包袱出门去了。
  
  郝老汉来到董德家,董德一家热情地接待了他。董德的媳妇把最好的房间腾出来让郝老汉住,每天还变着法儿煮不同的菜给他吃。周末,董德和家人陪郝老汉上附近的景点玩,和和美美的,比一家人还像一家人。郝老汉从来没有享受过这样的待遇,不由得有点儿惶恐起来。虽说董德叫自己爹,但那是假的,他们凭啥对自己这么好呢?
  
  慢慢地,郝老汉还发现了更蹊跷的地方。董德说租他来顶替他死去的父亲收离休金,但他发现董德家里根本不缺钱;董德是一个机关的领导,有专用小轿车呢。
  
  郝老汉心里面隐隐泛起了不安,这里面会不会有什么阴谋呢?自己糟老头子一个,有啥事都不怕,但千万别连累了儿子一家人。郝老汉思前想后,终于决定回家去了,金窝银窝,不如自家的狗窝。
  
  郝老汉收拾了当初几件破旧衣物,偷偷地回家去了。回到家中,只对儿子说单位不请他了,遣他回来。媳妇从鼻子里重重地哼了一声,也没有说什么。
  
  日子又像从前那样磕磕碰碰地过下去了。这天,郝老汉的小孙子过生日,郝强和香枝商量着准备去酒店吃饭庆祝。郝老汉一听也高兴了,正要去换一身衣服,香枝一皱眉头,说:“爹,家里还有剩饭、剩菜呢,你就在家里吃好了,再说家里也要有人看个门。”郝老汉低下头,不敢多说什么。
  
  儿子郝强一家三口打扮得光光鲜鲜的到酒店吃饭去了。郝老汉无奈地把剩饭热了,捧着碗蹲在家门口吃了起来。
  
  正吃着,跑过来一个人,一把拉住他说:“爹,您回来干吗?是不是我们有什么做得不好的地方,您说,我们一定改!”
  
  原来是董德找来了。
  
  郝老汉一听赶紧摇头,说:“不是不是,小董啊,你们一家待我太好了,我不习惯,还是回家待着舒服。”董德瞄了瞄郝老汉破烂的褂子和碗里的剩饭剩菜,说:“爹,我看您的儿子、儿媳,对您可不怎么好啊!”郝老汉的脸一红,嗫嚅着说不出话来。董德真诚地说:“爹,您回来吧,我们一定好好地待您。”
  
  郝老汉拗不过董德,想想儿子和儿媳的做法实在是可气,于是就又收拾了包袱,留下一张字条给儿子、儿媳,谎称又有人请他去当门卫了。郝老汉跟着董德来到巷口,坐上小轿车,一溜烟驶走了。
  
  无巧不成书,郝老汉坐上车的时候,正好被从酒店吃饭归来的郝强和香枝看到了。这是谁?会用小轿车来载他们的爹?香枝留了个心眼,暗暗记下了车子的车牌号码。
  
  郝强和香枝回到家中,看了郝老汉留在饭桌上的字条,香枝沉思起来。看样子老头子不像是去当门卫,这里面一定有文章。夫妻俩决定弄个水落石出。香枝根据她记下来的车牌号码着手去查,一查之下,不由得大吃一惊,原来这董德是市里某局的局长。这样一个大人物,和她的老爸到底有什么关系呢?
  
  这天,郝老汉正在董德家的花园里散步,突然看见两个人影在院墙外面鬼鬼祟祟地探头探脑,定神一看,原来是郝强和香枝。郝老汉大吃一惊,这两个小兔崽子怎么跟到这里来了?郝老汉赶紧走出去,把他们拉到僻静之处,问:“你们怎么来了?”郝强问父亲是怎么认识董德的,又怎么住到他家里来了。
  
  郝老汉见瞒不住,就把事情的前因后果说了一遍。郝强和香枝交换了一下眼色,原来是这么一回事。香枝若有所思地说:“听说现在的离休老干部待遇可高了!”儿子郝强心领神会,点了点头。郝老汉一看他俩的神情,就知道他们要来事,就大声喝斥道:“你们俩别打歪主意!”
  
  正所谓知子莫若父,郝老汉的怀疑不无道理。郝强和香枝回到家中就打起了歪主意。香枝说:“你说这个董德当着大官,为啥还要贪他老爹的一点点离休金?”郝强说:“这你就不懂了,离休金是小事,他老头也是当官的,他主要是想维持住他老头的人脉,也就是关系网,有了这张关系网,人家会多给他几分面子,他当起官来才会得心应手。”香枝点点头,说:“这样说来董德肯定不想让别人知道他‘租爹’的事。我们去向他要几个小钱花花,他肯定不敢不答应吧?”郝强哈哈大笑,说:“亲爱的,你真是太有才了!”
  
  两个人说做就做,第二天一早就找上董德的办公室去。董德正在办公,抬头看到他们俩,皱起眉头,冷冷地说:“是你们俩,坐吧!”郝强想不到董德居然认得他们,想到今天来的目的,索性把心一横,摆出一副无赖的嘴脸,说:“董哥,你叫得我爸一声‘爹’,那我也该叫你一声‘哥’,我们自家人,我就不客气了。小弟我最近想重新翻修一下房子,就是想让咱爹住得舒服一些吧……我算过了,要有个3万块钱,就可以把房子装修好了!”
  
  董德哈哈一笑,说:“你缺3万块钱花?那关我啥事呢?”郝强脸上一红,硬着头皮说:“我想向大哥你借啊!”董德说:“假如我不借呢?”郝强收起笑脸,说:“不借?你就不怕我把你‘租爹’的事说出去吗?”
  
  董德霍地一下子站了起来,说:“你自己对爹不好,就不许别人对他好吗?你想想,爹在你家过的是啥日子,吃剩菜、剩饭是常事,还经常受气!他是你爹啊,你怎么不想想从前他是如何独自把你拉扯大的?!”
  
  董德越说越气,指着门口大声说:“你们走吧,你再不走,我就叫保安来请你们走!”
  
  郝强和香枝灰溜溜地走出了董德的办公室。回到家中,香枝越想越气愤,说:“你说这董德怎么这么嚣张,借几个小钱给我们也不肯,我们去举报他!”
  
  这天,董德在南海酒店摆酒为郝老汉庆祝七十大寿。在一片祝福声中,郝老汉不禁老泪纵横,他几时见过这样的排场,受过这样的尊重?自己的生日,儿子从来不会记得,经常是冷饭残羹就对付过去了。有一次生日他想吃鸡蛋,就自己去煮了一个,香枝竟吵吵嚷嚷地骂了一宿。
  
  正热闹着,突然进来几个人,为首的一个对董德说:“董局长,你好!我们是纪检部门的,有人举报你隐瞒父亲去世的情况,找人冒充你的父亲,继续收取父亲的离休金,身为国家干部有违法乱纪的行为。今天眼见为实,希望你配合我们的调查。”
  
  董德皱起眉头,问:“这事是谁举报的?”
  
  郝强和香枝从后面走出来,得意洋洋地说:“是我们举报的,怎么着?”
  
  董德说:“这件事很容易就可以查清楚,因为我父亲生前单位的领导潘部长,今天也来了。”这时,一个坐在上座的男子威严地站了起来,大声斥责道:“胡闹!董德早在两个多月前就把他父亲的死亡报告交到我们单位,他父亲的离休金早就停发了,何来冒领之说?”
  
  刚才进来的那几个人都愣住了。
  
  这时,不单郝强和香枝吃惊,连郝老汉也觉得不可思议:董德父亲的离休金早就停发了!也就是说董德供养郝老汉,并不是为了领父亲的离休金,那么到底是为了什么呢?
  
  郝老汉拉住董德的手,不禁老泪纵横,说:“小董,你一家人对俺这样好,原来并没有私心,那么这到底是为了啥?”董德说:“事到如今,我也不瞒您了。把您接到家里来供养,是我父亲生前的遗愿。您还记得十五年前的一个冬天,您在家门口救活一个患老年痴呆症的老奶奶,还供养了她三年多的事吗?”
  
  郝老汉想了想说:“是有这么一回事,后来不知道怎么的,她自己走了。我还找了好久,担心了好久。”
  
  董德说:“那是我奶奶。她后来自己走回家来了,健健康康地活了好些年。临终时,她突然清醒过来,把您供养她的事清清楚楚地说了出来,但就是说不清地址。奶奶嘱咐我父亲一定要找到这个好心人,好好报答他。父亲找了好久,直到前三个月,他才查出您就是那个好心人。谁知父亲突发心脏病过世了,没来得及好好答谢您。父亲弥留之际,嘱托我一定要好好报答您!”
  
  郝老汉急得直摆手,说:“这有啥好报答的,任凭哪一个有良心的人都会这样做的!”
  
  董德说:“郝老,我就是怕您拒绝我的报答,所以才想到了这么个办法,让您住到我家里来。以后您也别见外,继续在我家里住,您就是我爹,我一定会把您供养到老,让您生活得开开心心、健健康康!”
  
  郝老汉迟疑地看看儿子和儿媳,不敢回答。郝强满面通红,一跺脚说:“董大哥,您啥也别说了,您说的话我全懂!爹是我的爹,以后我一定好好地对他,一定要让他开心快乐,您监督我好了!”郝强和香枝上前一人挽着郝老汉的一只手臂,走出了包厢。
  
  董德望着他们的背影,点头笑了……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