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屋
故事会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中国新传说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故事会 > 中国新传说 > 艰难的回家路

艰难的回家路

时间:2016-02-27 作者:未详 点击:

  傍晚时分,从乡里回来的村委主任黄明泉给黄家村人带来了一条惊人的消息,说在村里投资办制药厂的台商黄大成是黄家仁的儿子,黄大成还想将父亲黄家仁的骨灰安葬到祖坟里。村民们听到这个消息后,几乎炸开了锅,很多人咬牙切齿地发誓:就是犯法,也要阻止黄大成把黄家仁的骨灰埋在祖坟里!有人恍然大悟地说:“难怪黄大成要到我们这个贫穷落后的地方投资办厂,原来是黄鼠狼给鸡拜年,不安好心啊!”黄家仁的侄儿黄宏祥更是愤怒地说:“我就是拼了这条老命,也不会让他埋到祖坟里的!”
  
  村里人和黄宏祥为什么对黄家仁如此仇恨呢?这事说来话长。原来,解放前黄家仁父亲黄承镛是村里有名的大财主,不过黄家虽然家财万贯,但黄承镛却是一个富有同情心的人,经常救济村里的贫困人家,所以在村里有一定威望。他生有两个儿子,就是黄家慈和黄家仁。不过后来兄弟两个却选择了不同的道路。
  
  抗日战争时期,由于黄家有四十多间房子,黄承镛又是一个开明人士,所以他家也就成了新四军的驻地,有一个营的部队住在他家。1941年春,日本鬼子下乡扫荡。由于新四军早就得到了情报,所以日本鬼子不但没有达到消灭新四军的目的,反而遭到了沉重的打击。恼羞成怒的日军联队长龟田大佐于是将全部怒火发到了黄承镛的身上,不但杀害了黄承镛夫妇,还一把火烧光了黄家的房子。
  
  那时黄家慈和黄家仁兄弟俩正在省城的一所中学上学,当他们听到这个不幸消息后,为了报仇雪恨,两人离开学校,踏上了回苏北老家参加新四军的征途。
  
  两人走到半路上,遇到了一支国民党部队,部队的团长正好是黄家兄弟的堂舅。堂舅已经知道堂姐家的遭遇,当他得知两位堂外甥为了替父母报仇雪恨要投笔从戎的事后,便对他们说:“既然你们两人想当兵打鬼子,不如留在我这里,这样我也好对你们有个照应。”
  
  黄家仁觉得堂舅的话有道理,反正是打日本鬼子,在哪儿当兵不都是一样。于是便对黄家慈说:“哥,堂舅说得不错,在哪儿都是打鬼子,我们就跟着堂舅干吧!再说国民党军队是正规部队,各方面条件都比新四军强多了。”
  
  黄家慈却笑了笑说:“新四军一直就住在我们家,李营长不是跟我们更熟吗?新四军的条件虽然比较差,但他们却是真心实意打鬼子的呀!”其实,黄家慈在学校里就是一名进步学生,早就是地下党的交通员了,他当然不可能参加国民党军队。
  
  堂舅见兄弟两人的意见不一致,便笑着说:“虽然你们两人都是我的外甥,但人各有志,愿意留下来的我欢迎,想走的我也不强求。”
  
  就这样,兄弟俩分道扬镳,一个参加了国民党军队,一个参加了新四军。
  
  光阴荏苒,抗日战争结束了。这时黄家仁已经当上了国民党军的营长,黄家慈也当上了新四军的教导员。虽然两人所走的道路不一样,但兄弟之情还是没有忘。抗日战争胜利后的这年秋天,黄家仁回到了老家黄家村,一是想祭扫一下父母之墓,二是想看望哥哥黄家慈,另外他还有一个最大的心愿,就是向自己心爱的人表白爱恋之情。然而让人想不到的是,这次兄弟见面却结下了仇恨。
  
  深秋的一天下午,天阴沉沉的,黄家仁乘着一辆军用摩托车回到黄家村,黄家慈听说后也骑马赶了回来。两人一起祭扫了父母坟墓后,便谈起了分手四年来的情况。
  
  黄家慈对弟弟说:“家仁,我已经结婚了,还生了一个胖小子呢!叫宏祥。”黄家仁听后笑着说:“恭喜哥哥呀!不知嫂子是哪家的千金大小姐啊?”
  
  “其实说来你很熟悉。”黄家慈笑着说,“就是在我们家做女佣的钱阿凤。”“什么?你跟阿凤结婚了?”黄家仁听后不禁跳了起来。
  
  原来黄家仁早就看中了家里的女佣钱阿凤,她是母亲的贴身丫环,跟黄家仁兄弟俩同龄,长着一副沉鱼落雁之貌。她虽然识字不多,却十分聪明伶俐,很讨黄家人的喜欢,黄家仁早就暗恋上她了。无奈她是他家的一名佣人,他怕父母不同意,加之自己当时还小,也就没有向她表白心迹。想不到哥哥竟然先下手为强娶了她,这不是夺人所爱吗?
  
  黄家慈见弟弟神色不对,诧异地问:“怎么?有什么不对吗?”
  
  “你、你难道就不知道我喜欢阿凤吗?”黄家仁气得五官都变了形。
  
  黄家慈一下子没明白弟弟的意思,笑着说:“知道啊!我们家谁不喜欢她?”
  
  黄家仁听哥哥这么说,更是气歪了鼻子,以为他是故意跟自己装聋作哑,不禁咬牙切齿地说:“你别再装腔作势了,明知道我喜欢阿凤,你还夺人所爱,我们兄弟的情分从此一刀两断!”说完,便发疯似的开着摩托车离去。
  
  到这时,黄家慈才总算听明白是怎么一回事,可又无可奈何。阿凤确实是一个人见人爱的好女孩,过去兄弟俩都喜欢跟她一起玩。可那时大家都还小,他当然也就没有看出弟弟的暗恋之意了。再说,婚姻本是两厢情愿的事,阿凤是心甘情愿嫁给我的,又怎么能说我是夺人所爱呢?想到这里,黄家慈也就没有去想太多,却不料这件事竟然成了他们兄弟俩反目为仇的导火索。
  
  很快,国民党发动了内战。解放战争开始了,黄家仁和黄家慈兄弟俩各为其主,成了不共戴天的敌人。然而,国民党虽然人多势大,武器精良,但由于发动内战不得人心,加之内部派别斗争,在战场上节节失利。真是兵败如山倒,没几年时间,国民党就失去了大半江山。
  
  就在解放前夕深秋的一天晌午,已经当上国民党团长的黄家仁,带着残兵败将路过老家黄家村。他知道国民党大势已去,正准备往台湾撤退,这一去还不知到猴年马月才能回来呢!于是他决定在临走之前祭扫一下父母之坟,算是尽自己最后的一份孝心。
  
  在解放军中当团政委的黄家慈得知弟弟黄家仁带着部队往老家方向行动的消息后,决定对他进行策反。他相信弟弟是一个深明大义的人,经过他的劝说,一定会看清形势的,所以他向上级汇报得到同意后,连忙骑马赶了回来。
  
  虽然此时黄家仁已经结婚成了家,可还是没有忘记哥哥夺爱之恨。他见到黄家慈后,冷笑了一声说:“你来干什么?”黄家慈看他一副怒气冲冲的样子,知道他还在恨自己。不过,为了顾全大局将他策反过来,仍然笑着对他说:“家仁,听说你回来祭扫爸妈坟墓的消息后,我就连夜赶了回来,想好好和你谈谈。”
  
  黄家仁听后冷笑着说:“我看你是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
  
  “你怎么能这么说呢?”黄家慈看了他一眼,语重心长地说,“家仁,我们虽然立场不一样,但你毕竟是我的亲弟弟呀!就看在我们是骨肉同胞的份上,跟你见见面谈谈心也不为过吧?”
  
  “哼!”黄家仁从鼻孔里哼了一声,阴阳怪气地说,“兄弟?你真的把我当亲兄弟吗?要是你真的念手足之情的话,又怎么可能抢走阿凤呢?”
  
  黄家慈对弟弟如此蛮横无理的话虽然感到十分生气,但还是心平气和地说:“家仁,你怎么能这样说呢?要是阿凤真的喜欢你的话,她也不可能嫁给我。再说,这件事已经过去了,你怎么总是耿耿于怀呢?”“既然如此,我们也没什么好谈的了。你走吧!”黄家仁十分绝情地说。“家仁,你是一个明白人,应该看得清形势,你还是赶快投诚吧!”黄家慈苦口婆心地劝说弟弟。
  
  这时,黄家仁身边的林副团长阴沉着脸说:“告诉你,如果你不是我们团座亲哥的话,我早就一枪崩了你!”这个林副团长是军统的人,平时黄家仁都让他三分,此时见他这么说,也就更不想跟哥哥多说什么了,于是十分不客气地说:“我们早就势不两立,但两国交兵,不杀来使,否则你休想回去。你识相的话就快走吧!”
  
  黄家仁把话说到这个分上,黄家慈知道他是铁了心不肯投诚了,于是苦笑着说:“家仁,念在我们兄弟一场的分上,我劝你好自为之吧!”说完便骑上马离去。
  
  想不到就在这时,县独立大队冲了过来,一颗流弹击中了林副团长的手臂。他不禁恼羞成怒,指挥部队跟县独立大队打了起来。黄家仁本想制止,但由于心中怨恨黄家慈,也就放弃了这个念头。黄家仁手下的部队兵力和装备都远胜过县独立大队,战斗一打起来,很快就占了上风,这时,黄家仁担心哥哥会有危险,于是连忙追了上去。但已经晚了,无情的子弹已经将黄家慈打倒在地。
  
  那么县独立大队又怎么会半路上突然杀了出来呢?原来是一场误会。县独立大队的钱大队长接到黄家村村民报信,说黄家慈被国民党军队包围,于是便连忙组织部队来营救。当钱大队长看到黄家慈政委骑马飞奔时,以为是国民党军在追击他,便命令部队立即开火,结果双方发生了激战。县独立大队撤退后,受了伤的林副团长不顾黄家仁的反对,带领手下部队血洗了黄家村,造成三十二名村民死在国民党军的枪下。因为黄家仁是这支部队的团长,他当然也就永远脱不了干系了。
  
  再说黄家仁带领部队离开大陆来到台湾不久,便离开了军队。后来,他用退伍费办了一家工厂,经过几十年的奋斗,终于成为身家上亿的大老板。虽然挣了不少钱,可他心里一直感到十分愧疚。哥哥即使有千错万错,毕竟是自己的同胞兄弟啊!如果当时一开始自己就出面阻止的话,局势也就不可能发展到无法收拾的地步,哥哥也不可能死在林副团长的枪下,村里那么多乡亲更不可能惨遭飞来横祸。他越想越后悔不已。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