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屋
故事会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中国新传说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故事会 > 中国新传说 > 当保姆的女大学生

当保姆的女大学生

时间:2016-02-18 作者:未详 点击:

  荷花大学毕业后,留在了城市里。她死也不愿意再回到那个落后又贫穷的家乡去生活。她想在城市里总能找到机会赚大钱的,她太需要钱了。有了钱,许多美丽的愿望都能实现。
  
  可在城市里,像荷花这样的大学毕业生满大街都是,想找一份满意的工作简直就是让寡妇生孩子,别提有多难了。荷花个头适中,五官端正,长相不算难看,但也绝不属于漂亮的类型。一年当中,她已换了好几份工作,但都因这样或那样的原因,或辞职或被对方辞退了。
  
  荷花很聪明,她知道别人都看好的职位,她就不能去抢了。比如文员、接待员、总经理助理、人力资源部部长等,她是抢不过那些美丽又有工作经验的女孩子的。普通的职员如业务员、勤杂工什么的,她又不甘心去做。一时间,她还真捉摸不透找个什么样的工作既不很劳累又能有较高的收入。
  
  那天,她去人才市场。回来时,在街上遇到了同乡乔敏。两人从小就是多个脑袋差个姓的好朋友。几年没见,别提多亲热了,有着说不完的话题。当得知荷花为了寻不到合适的工作而苦恼时,乔敏当即拍着胸脯说:“这个还不容易,找冷门工种呀!”
  
  “啥是冷门工种呀?”荷花疑惑地看着乔敏。
  
  “当保姆呗。”乔敏认真地说,“现在最紧俏的职位就是保姆了。”
  
  “那可不行,那多没面子呀,再说当保姆也挣不了几个钱呀。”荷花摇着头,一百八十个不情愿。
  
  “我都干得了,难道你能干不了?”乔敏有些不满意地看着荷花,“再说了,只要机灵些,当保姆也可以有很多灰色收入,你都想不到那灰色收入有多丰厚。”
  
  荷花看着比自己漂亮许多的乔敏,心想,她说得对。她都能干,我又差啥呀。同样是大学毕业,同样是从一个家乡走出来的,而且她又比自己漂亮得多。特别是一听说有灰色收入,荷花的眼睛都瞪大了,她太想做个有钱人了。可一个当保姆的,能有什么灰色收入呀?乔敏凑到她跟前,神情颇为诡秘地和她嘀咕了一大堆。荷花的眼睛再次瞪大了:“这能行吗?”
  
  “有什么不行的?当然这也是有风险的,可想赚钱就得担风险。你这么聪明的人应该比我更明白这个道理。”荷花没再说什么,轻轻地点了点头。
  
  几天之后荷花就来到王辉家当保姆了。王辉三十多岁,相貌堂堂,风度翩翩,属于那种走到大街上,总有人回头多瞧几眼的美男子。他是一家建筑公司的项目经理,结婚还不到一年,妻子在一家广告公司当业务主管。
  
  王辉对妻子小玉百般疼爱,每天一早,他都吩咐荷花去街拐角的那家小店给小玉买她爱吃的翡翠韭菜包子。每天下班前他都往家打电话关照荷花去水果商店买最新鲜的荔枝和火龙果,那是小玉最喜欢吃的两种水果。每天吃完晚饭,王辉都陪着妻子去小路上散步,说这样有利于保持小玉的魔鬼体形。特别是到了深夜,荷花偶尔起来去卫生间方便时有好几次都听到了大卧室里传出小玉娇嗔又幸福的呻吟声。每逢这时,荷花都禁不住气满胸膛。这两口子如此恩爱,她的发财计划啥时才能实现呀。
  
  无奈,她去找乔敏。乔敏刚买了新衣服和新手机,高兴得眉飞色舞:“灰色收入买的,太过瘾了。那男人可真够大方的,我只不过看到他和情人在他老婆出差时回家过夜,就赏了我几千块钱。他还对我说只要不把看到的一切和母夜叉说,以后还会给我好处的。”
  
  “你就不怕穿帮,闹得里外都不是人?”荷花问。
  
  “怕啥呢?荷花,谁还能住谁家一辈子?这又不是找婆家,搂得差不多时就走人,再换另一家。”乔敏满脸严肃。
  
  得知荷花目前的状况,乔敏笑了:“师傅领进门,修行在个人。自己的梦自己圆吧,我也没那么多现成的主意给你。”乔敏分明是在奚落她。
  
  回去后,荷花生了好几天的气。可她仔细一想,自己比她聪明多了,自己也可以用自己的办法捞取灰色收入呀。拿定主意,荷花心里不那么烦躁了。她在等待机会,施行自己的计划。
  
  机会很快就来了,男主人王辉这段时间得经常出差。公司有个工程在邻市,这个工程的项目负责人就是王辉。
  
  那天早晨,小两口恋恋不舍。“乖乖,三日五天的一晃就过了。好好上班,下了班就回家,有荷花陪你呢!”王辉临走前狠狠地亲了一口小玉,这一幕恰巧被荷花看见,羞得她脸红心热。
  
  小玉是个美丽又善解人意的女人,她比荷花大不了几岁。待荷花就像亲妹妹一样。特别是王辉出差时,她居然拉着荷花和她睡到了一张床上,还找出几套她穿过的衣裙送给荷花。荷花当时很感动,她差点想放弃自己的计划。可经过了反复的思想斗争后,她还是狠下心来,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自己怎能因为受了人家的一点小恩小惠而放弃自己已盘算好的赚钱计划呢?
  
  早上小玉上班后,荷花开始收拾房间。她在整理床上的被褥时,发现枕头下有四只连在一起的避孕套。她匆忙拿起一只,扔进了门后的垃圾筐里。一上午,她都很不自在。有好几次,她都想把那只避孕套拣回来,重新放回王辉的枕头下,可最终她还是没有那么做。
  
  王辉是在一个傍晚归家的。他给小玉带回了很多她爱吃的零食,还有精致的胸罩和短裤。他可真是个细心的男人呀,荷花想,这样最好。细心是男人的优点,但过分细心就成了缺点。这缺点可以成全她更快地实现计划。
  
  一连多日,王辉的心里都有一种说不出的别扭,像不小心吞了苍蝇一样的难受。他明明记得自己上次出差时枕头下面剩下四只避孕套,可回来时,却只剩下三只了。这是怎么回事?莫非是小玉把男人约到了家里做了见不得人的事?想到这,他的头嗡的一声就大了。他是那么爱小玉,他把她当成自己的生命,他怎么能够容忍这样的事情发生呢!但仅凭一只避孕套,就怀疑妻子不贞,似乎有些牵强。怎么办呢,王辉想到了保姆荷花,何不让她留心妻子的行踪呢。
  
  又要出差了,王辉悄悄塞给荷花一叠钱,叮嘱她留意小玉的行踪,发现有什么异常情况向他如实汇报,他还会对她有所表示的。
  
  荷花没说什么,点点头。她在拼命压抑自己心里的喜悦,一只小小的避孕套竟能做出这么大的文章。
  
  再见到乔敏时,荷花开始扬眉吐气了。“需要帮忙的话,有时两个人合起伙来,收获会更大。”乔敏的眼神很怪异。
  
  “等需要你帮忙时,我再找你。我还能应付过来。”荷花轻描淡写地说,她想起了上回乔敏对她的奚落:“我的法宝其实就是小小的避孕套。”
  
  “你太伟大了!”乔敏酸溜溜地说道。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