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屋
故事会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中国新传说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故事会 > 中国新传说 > 桔子红了

桔子红了

时间:2016-02-07 作者:未详 点击:

  太阳快要落山时,王老汉才离开自家的桔子园,愁眉苦脸地往家赶。也难怪王老汉心情不好,前几年,桔子热销,行情一路看涨,县里就号召农民大面积种植桔子树。这地方是山区,荒山到处都是,农民一听说种桔子能发财,纷纷上山开荒种桔。如今桔子大丰收,市场却出现了严重饱和,漫山遍野红彤彤的桔子硬是卖不出去。你说,王老汉心里能不添堵吗?
  
  王老汉沿着盘山公路慢吞吞地朝山下走,心里不停地盘算着,明天是不是该摘些桔子,到县城摆摆摊,反正卖一个是一个,总比全部烂在地里强。正在这当儿,他忽然听到几声微弱的呼救声。他猛地一个激灵,停住了脚步,竖起耳朵仔细一听,声音好像是从公路边的陡坡底下发出来的。难道有人掉到坡里了?他在公路边仔细察看一番,果然有两行清晰的车辙印,方向直通坡底!
  
  王老汉暗叫一声:“不好!”随即丢掉手中的锄头,抬脚朝坡下冲去。山势十分陡峭湿滑,光线又不太好,他几乎是连滚带爬地来到坡底,放眼看去,一辆小轿车四脚朝天倾翻在坡底,两个血肉模糊的男人一个被甩出车外,躺在地上不停地呻吟,一个被牢牢地压在了车下,动弹不得,现场惨不忍睹。王老汉正发愣的工夫儿,就听车内的男子低声哀求道:“大爷,我们在这儿躺了几个小时了,手机也摔坏了,没办法报警,您快救救我们吧!”
  
  这地方到村里还有十几里的山路,回去喊人恐怕来不及,时间就是生命,王老汉二话没说,即刻展开了营救。小轿车的车窗玻璃已经破碎,为了防止碎玻璃刺到伤者,王老汉找来一块石头,小心翼翼地砸去边缘的碎片,这才伸手去拖车内的男子。伤者是个肥头大耳的胖子,身上的赘肉塞满了变形的车厢,王老汉拖了半天也没拖动。正不知如何是好,又听胖子用微弱的声音说道:“大爷,我的右脚被卡住了,你把我的鞋子脱了,兴许就拖得动了。”
  
  王老汉一听这话,急忙腾出手来,去扯胖子的皮鞋。胖子的脚被卡得很紧,王老汉一用力,他就疼得哇哇大叫。王老汉说道:“兄弟,你忍着点!”说着,他猛地一用力,胖子的右脚应声从鞋里拔了出来。接下来,王老汉一鼓作气,连拉带拽将胖子从车内拖了出来。胖子的身上脸上全是污血,眼睛几乎都睁不开,王老汉急忙用衣袖给他擦拭。很快,他的庐山真面目就露了出来。
  
  王老汉一瞅这张脸,惊得眼珠都快蹦出来了!他怒吼一声:“赵大发,你这个王八蛋,怎么是你?!”几乎同时,胖子也看清了救他的人,肥脸顿时变了色,身体开始不停地抖动起来……
  
  十年前的一天,王老汉正在家里吃早饭,村主任突然慌慌张张跑了进来,结结巴巴地说道:“王叔,大事……不好了!刚接到王虎学校打来的电话,说王虎在城里出车祸了,正在医院抢救,你赶快去看看吧!”一听这话,王老汉手中的饭碗“咣当”一声落了地,身子一软,顿时晕厥过去。
  
  王虎是王老汉的独生子,老伴去世后,是王老汉一把屎一把尿把他拉扯大的。王虎是个争气的孩子,高中毕业后考上了省城的一所重点大学,今年已读到了大四。王老汉眼巴巴盼望着儿子毕业后,享他的清福呢,现在倒好……当王老汉风风火火赶到省城医院时,一个噩耗也随之传来:王虎伤势过重,虽经医院全力抢救,可还是先他一步离开了人世!
  
  王老汉在医院哭了个昏天黑地、死去活来。老年丧子对他的打击实在太大,几乎一夜之间,他的头发就全白了。处理完儿子的后事,王老汉在交警队见到了肇事者——赵大发,正是由于他酒后驾车,才酿成了这起惨剧。当时,他恨不能将赵大发撕成碎片……
  
  如今仇人相见,分外眼红,王老汉就是再有善心,也决不会先救他赵大发!他咬牙切齿地说道:“赵大发,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今天,你要是能活着走出去,我就不姓王!”一听这话,赵大发急眼了,连声哀求道:“大爷,您不能撂下我不管呀!当年,是我撞了您的儿子,可事发后我并没有驾车逃逸,而是及时将他送到了医院……后来他死了,我也很难过。可人死不能复生,我为此也付出了惨重的代价!大爷,您大人有大量,千万要救救我呀!”
  
  赵大发的话不仅没让王老汉改变主意,反而使他的情绪越来越激动。他死死地盯着赵大发,咆哮道:“你付出了惨重的代价?你想过我吗?我老年丧子,我王家从此也绝了后,这种生不如死的滋味,你永远也不会知道!”说着,他转过身来,背起了一旁的瘦子。赵大发见状,急忙呼喊道:“大爷,只要您答应救我,回去后我立马给您10万块钱!”王老汉骂道:“没人稀罕你的臭钱!”说着,他背着瘦子,抬脚朝坡上走去。
  
  刚走出没几步,忽听身后传来赵大发一阵鬼哭狼嚎声:“大爷,事到如今,我也只能对您实话实说了:您该救的人是我,而不是他,他才是撞死您儿子的真正凶手呀!”王老汉闻听此言,心中不由一颤,脚步也随即停了下来。
  
  赵大发哭诉道:“大爷,事情的真相是这样的:那是一个冬天的晚上,我正在家里看电视,忽然接到了顶头上司——周仁民的一个电话,他告诉我,他酒后驾车,撞倒了一个学生,现在生死不明,现场没有目击证人,问我愿不愿意替他顶罪,如果我愿意,他会给我一大笔钱,以后还要重点提拔我!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我知道拒绝他意味着什么!迫不得已,我只好硬着头皮,赶到了事发现场,向警察说了谎……大爷,您知道这个周仁民是谁吗?他不是别人,正是您背在身上的这个人!”
  
  听赵大发说得有板有眼,不像是在说谎,王老汉一时被弄糊涂了。他把周仁民放下,气呼呼地质问道:“周仁民,赵大发,你们今天不把这事说清楚了,谁都别想活着出去!”一听这话,周仁民在地上再也躺不住了,忍着钻心的痛,勉强抬起头来,气若游丝地说道:“大爷,他说的不是真的……”
  
  赵大发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样,嚷嚷道:“周老板,事到如今,你还想抵赖?你的良心让狗吃了?!我为你坐了两年的牢,搞得家破人亡,妻离子散,你就这么心安理得?!”周仁民脸上的肌肉不停地抖动着,有气无力地说道:“赵大发,你……”
  
  赵大发沉吟了片刻,叹口气说道:“周老板,还记得你的女儿——桔子吗?这些年,她为什么愿意呆在乡下外婆家,不肯到城里与你相认?那是因为她知道,她的父亲是个伪君子,是个敢做不敢当的懦夫!她以有你这样的父亲为耻!”
  
  赵大发的话就像一把钢刀,深深扎到了周仁民的痛处。他绝望地垂下头去,陷入了沉默。过了老半天,他终于抬起头来,神情黯然地说道:“大爷,大发说的没错,是我撞死了你的儿子。大发为我付出了那么多,再让他替我背黑锅,天理难容呀……大发,你是一个好人,桔子以后就拜托你了!”
  
  王老汉做梦也没想到,撞死儿子的凶手会另有其人!他真想冲上去将周仁民碎尸万段!可转念一想,周仁民伤势很重,用不了多长时间,就会到阎王爷那儿报到!想到此,他朝周仁民猛啐了一口唾沫,转身背起赵大发,一步一步朝坡上爬去……
  
  王老汉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将赵大发背到了村里,又喊了辆手扶拖拉机,将他送到了医院。经过一番紧急抢救,赵大发总算保住了一条小命。可当人们闻讯赶去抢救周仁民时,他却因为失血过多,惨死在事发现场。也正是在那一天,王老汉得到了一个让他震惊的消息:这个周仁民根本不是什么大老板,而是本县新来的县长!
  
  原来,周县长上任伊始,就听说了果农卖桔难的消息。他马上发动全县机关干部,想方设法替果农分忧。他自己更是身先士卒,积极为果农跑销路。前不久,他在省城联系到了水果批发商——赵大发。赵大发做水果生意多年,关系多、门路广,是这个行业的龙头老大。周县长下了很大一番功夫,才说服他到本县考察。
  
  这天,周县长和秘书亲自陪赵大发到桔山参观。车到半路,秘书身体忽然不适,周县长就让他下车到医院看病,他和赵大发继续朝前行驶。不承想,车子开到半山腰,遇到了一个急转弯,再加上道路有些湿滑,便一头冲下了山崖……
  
  一周之后,赵大发的身体基本康复。出院后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找来了当地电视台的记者。面对镜头,他郑重承诺,要以最优惠的价格,包销全县果农的桔子。采访即将结束时,他有感而发道:“各位父老乡亲,能为你们做点事,我感到很荣幸。可你们千万不要谢我,要谢,就谢你们的周县长吧!”
  
  看到这则新闻,王老汉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一时间老泪纵横:他知道,在那个命悬一线的危急时刻,周县长之所以要替赵大发背黑锅,把生的机会让给他,就是为了全县果农的桔子,为了他视同己出的“女儿”……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