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屋
故事会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中国新传说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故事会 > 中国新传说 > 夜半惊魂

夜半惊魂

时间:2016-01-26 作者:未详 点击:

  平城由县改市,梁宏从外县调到这里当了主管城市建设的副市长。新市成立伊始,有待改造和新建的项目数不胜数,所以梁宏每天特别忙。许多建筑商为了得到工程项目,想方设法讨好他。开始梁宏还坚持原则,但那些开发商层出不穷的“招数”令他防不胜防,加上财物的诱惑,渐渐地他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在行使权利时做一些适当的“倾斜”,很快他的腰包便越来越鼓。
  
  但随着不断有贪官被“绳之以法”,梁宏的心也经常在嗓子眼附近停留,生怕有朝一日手铐会“光临”到自己手上。
  
  这天,一位开发商宴请梁宏,他喝得酩酊大醉被送回了家。临走时开发商将几叠钞票塞给了梁宏,梁宏虽然醉了但还没忘了把钱数清后锁进保险柜,这才一头倒在床上很快睡着了。
  
  睡梦中,梁宏觉得有人敲门。“谁呀?”他不耐烦地问。“快开门!”外面传来严厉的说话声。自从当官后很少有人敢这样跟他说话,梁宏顿时感觉不妙,从门上的“猫眼”往外一望,只见几个头戴大檐帽横眉怒目的警察站在门外,手中还提着明亮的手铐!
  
  我的天!梁宏一直隐隐担心的事终于发生了,肯定是自己以权谋私贪污受贿的事东窗事发了!这些事要是都曝了光,他只有挨枪子一条路了。想到自己马上就要由大权在握的市长变成阶下之囚,梁宏心惊肉跳。他不甘心束手就擒,但那么多警察等在门外他无路可逃。慌乱中,梁宏推开窗子,顺着排水管往下爬去。他家住在三楼,多亏他当年在部队时练过攀高,加上情况紧急也顾不上害怕了,他的脚一触到地面便没命地跑,一头冲进了夜幕之中。
  
  正是深夜时分,梁宏像没头苍蝇似的瞎撞,专拣没灯光的地方飞跑。他觉得自己处在天罗地网的包围中,随时会被冲过来的警察捉获。
  
  梁宏千方百计要逃出这个城市,他从一个阴暗的小胡同出来,看见前面一辆小型卡车停在了路边,车上下来几个人走进了路边的厕所。梁宏见车厢盖着苫布,他溜过去掀开苫布一看,里面只放了几个箱子,还有很大的空间。他赶紧爬了上去,盼望这辆汽车能把他拉出城去。
  
  卡车很快行驶起来,梁宏扒着苫布的缝看外面,还真的是往城外开。他暗叫菩萨保佑,如能顺利地逃出去,便能免受牢狱之灾了。
  
  正是深夜,仓皇逃出来的梁宏只穿了一件睡衣,坐在车厢中一动不动,很快寒气传遍全身,忍不住打了几个喷嚏。他的心顿时提了起来,生怕被前面驾驶室中的人听到。他担心的事还是出现了,车“吱”的一声停了下来。梁宏感觉不好,连忙跳下车想逃走。但刚跳下车,就见驾驶室三个人向他冲过来,没等他抬腿跑,就被两个人按倒在地。“废了他!”一个粗嗓门的胖子恶狠狠地说。梁宏只觉得一道寒光闪过,一个瘦家伙手握一把明晃晃的匕首就要刺向他的胸口。他暗叫一声:“完了!”惊恐地闭上眼睛……
  
  这时另一个人举着一支电瓶灯冲梁宏照过来,黑夜中强烈的灯光刺得梁宏睁不开眼。“放开他!”举灯的这人大声喊。“你认识他?”按着梁宏的那个瘦男人问。“当然认识。”举灯的人说,“他是我三叔,脑子有毛病,经常偷偷上我的车到处去。”
  
  梁宏奇怪这人怎么会这样说他,黑暗中看不出对方的相貌,但听口音不是本地人,肯定是认错人了。他决定将计就计装作那人的三叔,就装成痴呆的样子用含糊不清的话语说:“别拦我,我要坐车,我要坐车!”说着就要往车上爬。“别上车了!”那瘦子一把将他拉住,问胖子:“大哥,怎么处置他?”
  
  “把他拉到车里,赶紧开车!”胖子粗着嗓门吩咐道。于是两个人押着梁宏把他推到驾驶室中,让司机赶紧开车。
  
  借着车里微弱的灯光,梁宏见刚才举灯的那个人是司机,另外一胖一瘦两人坐在后面把他按在座位下蹲着。他不知道这几个人是干什么的,但感觉他们不像正经人,他吓得一动也不敢动。
  
  突然那胖子推了梁宏一下,指着前面的司机道:“他叫什么名字?”梁宏吃了一惊,顿时张口结舌。他根本不认识那司机,怎么会知道他的名字?
  
  “三叔,你又糊涂了吧,我不是小雄吗?”那司机对梁宏说。梁宏不知道司机是想替他解围还是想看他出丑,他干脆不搭理他们,低头一言不发。
  
  不知道又行驶了多久,那胖子让司机停车。他和瘦子耳语了几句,那瘦子架起梁宏下了车。原来车驶到了桥上,下面就是波涛汹涌的江水,瘦子架起梁宏就要往桥下推。
  
  “住手!你想干什么?”那司机冲下车阻拦。
  
  “什么你三叔!我看出来了,你们根本就不认识,还是做了他保险!”胖子示意瘦子赶紧把梁宏推到江中,梁宏拼命挣扎,那司机冲过来抱住梁宏,不让瘦子得手。
  
  胖子一看急了,跳过来从腰间抽出一把匕首,让司机放手。司机不得已松开手,梁宏的心往下一沉。
  
  就在胖子抬手去帮瘦子托起梁宏准备把他扔下江时,那司机一把攥住了胖子的胳膊,想把匕首从他手中抢过来。但那胖子死不松手,并让瘦子松开梁宏一起对付司机。那瘦子松开梁宏,从后面抱住了司机的腰,胖子趁机把手中的匕首刺入司机的肚子……
  
  梁宏被瘦子松开后,没命地跑起来。他自己也不知道跑出多远,直到眼前一黑,一头栽倒在地昏了过去……
  
  梁宏醒来的时候,已经躺在医院里,妻子和他的母亲都守在床边。见他醒过来了,她们都很高兴,母亲激动地直抹眼泪。
  
  梁宏埋怨妻子不该把母亲接来,他担心警察再来押走他时被母亲看到,老人受不了这么大的打击。
  
  “我一觉醒来找不到你了,这才去妈妈那里找你的。妈妈不来我还不知道你犯什么病了,原来你是梦游了!”妻子说。
  
  “梦游?”梁宏奇怪地问。“是呀!你小时候闹过几次,半夜里‘做大梦’,跑十几里路去你姥姥家,连你自己也不知道是在做梦。大了以后好多年也没犯过,谁想如今又犯了老毛病!”母亲说。
  
  妻子说夜里根本没有人敲过门,他的下属过来探望他,谁都没有提警察要逮捕他的事,难道警察半夜里来捉他是在做梦?后来发生的一切都是梦游?但那个惊险的经历却是明明白白的,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人们告诉梁宏,是过路车的司机报警将昏迷的他送到医院的,同时被送到医院的还有一个人,肚子被刺了一刀。“是那个司机!”梁宏猛然醒悟到,自己跑出家后发生的事都是真真切切的,是梦游出走后他的亲身经历!
  
  梁宏只是昏迷,没什么大病,他赶紧来到那被刺人的病房,果真没错,正是那个司机。他经过抢救也脱离了危险,断断续续地把自己遇到的事情经过讲了出来。
  
  原来这司机叫林志雄,是一家工厂的司机。昨天他开车去送货,回来已经很晚了,遇到一个人扶着另一个好像生病的人拦路要搭车。林志雄让他们上了车,这两个人马上原形毕露,持刀挟持了他。原来这是两个歹徒,刚刚合伙盗窃了银行,正在仓皇出逃。他们让林志雄不要反抗,一切听从他们的安排,马上把他们送到外省。一路上林志雄几次试图脱身,但连他上厕所都被跟着,根本无法逃脱。后来车厢里打喷嚏的声音被两个歹徒听到了,他们拉林志雄一起去看,捉住了跳下车的梁宏。为免他被害,林志雄谎称梁宏是他的三叔,但被歹徒看出漏洞,为避免麻烦,他们想把梁宏推到江中杀人灭口,林志雄与他们搏斗时被刺中一刀。
  
  “刚才警察来告诉我,通过围捕已经抓获了那两个罪犯,胖歹徒拒捕被当场击毙了。”林志雄轻松地说。
  
  “真是老天有眼,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呀!”梁宏的老母亲感慨道。
  
  “我与你素不相识,你这样舍身相救,真是……”梁宏感动得不知道说什么好。
  
  “你不认识我,我可认识你呀!”林志雄说。
  
  “是吗?你怎么认识我的?”梁宏吃惊地问。
  
  林志雄告诉他,十几年前他们家乡突发洪水,是部队及时赶来才将灾民解救出去的。当时才12岁的林志雄正在地里打猪草,突然涨起的洪水将他围困树上,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就在他体力不支眼看就要葬身洪水的时候,赶来的一个解放军战士背着他游到了安全的地方。这场惊心动魄的经历,使他牢牢记住了救他逃过一劫的这位解放军战士。
  
  “我拿灯一照,就认出了你就是当年救我的解放军叔叔。虽然十几年过去了,你胖了一些,但是模样还和我印象中的差不多。”林志雄对梁宏说。
  
  梁宏一时无言。当年在部队时他确实参加过抗洪救灾,曾救过好多灾民。没想到十几年过去了,今天自己被当年救过的一个孩子救了一命。想想夜里的惊魂经历,他感慨万千。
  
  “宏儿,你要好好做人,好好做官呀!看看,你做过的好事,人们是不会忘记的!”母亲听了林志雄的叙述,深有感触地对梁宏说。
  
  梁宏想到自己的所作所为,以至于连睡梦中都怕被绳之以法,梦游出逃。如果他再这样执迷不悟贪心不改,谁敢保证这样的梦不会真的发生呢?
  
  梁宏一言不发地走出病房,拿着自己的手机来到一个僻静处,拨通了一个号码:“是检察院吗?我要自首……”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