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屋
故事会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中国新传说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故事会 > 中国新传说 > 只要你过得好

只要你过得好

时间:2016-01-24 作者:未详 点击:

  长白山脚下的桦林中学有一个叫何欣的青年女教师,她不光长得漂亮,还多才多艺,教学出色,是学校公认的一朵花。然而却应了那句老话:红颜多薄命。她的男朋友叫岳海风,是她的大学同学,两人相爱多年,毕业后双双分到桦林县,一个进了县中学,一个进了县政府机关。可岳海风总觉得这山旮旯里没什么大出息,想图谋更大的发展,结果没过多久,便辞职到广东下了海。
  
  刚开始两人还音讯不断,渐渐地,岳海风的消息就越来越少了,后来干脆就绝了踪影。何欣急坏了,她千呼万唤,可始终不见回音。后来突然收到岳海风的一条短信:你好自为之吧,不必等我了!
  
  何欣经受不住打击,精神受了刺激,她一改往日温和的性格,变得狂躁,说起话来没轻没重,颠三倒四。课不能上了,同事也被她得罪尽了,都远远地躲着她。
  
  老校长无奈,只得考虑给她另行分配工作。这天,老校长找到总务姚清明:“清明啊,让何欣到你这儿来吧!你什么也不用让她干,看看情况再说吧!”这总务处就姚清明一个人,学校后勤工作里里外外都由他打点。他老实忠厚,只是其貌不扬,又不善言辞,因此,三十五六岁了还光棍一条。对老校长的这一安排,他明知是给他扔包袱,但还是服从了。
  
  校长算是找对人了,在这所学校里也只有姚清明能对付得了何欣。何欣来了以后,俨然成了他的领导、老师和家长:“姚清明,把我的桌子放在中间,每天要抹干净!”“姚清明,把那个柜子挪到右窗角上。你看看这地,你要勤打扫点!”这是轻的,还有更厉害的:“姚清明,你看你长那样,满脸疙里疙瘩的,哪个女人能看上你?”“姚清明,你怎么这么大岁数了还不找对象?你是不是性功能不行啊?”姚清明听了有时照她说的办,有时只好一笑了之。
  
  何欣也有安稳下来的时候:“姚老师,我那天是不是对你不礼貌了?唉,你别往心里去,我这人刀子嘴豆腐心。我看这个学校里就你是个好人!你知道那些人都说我什么?说我有病!哼,他们才有病呢!”然后,她会娓娓地讲述起她小时候的事情,她家里的事情,她和岳海风的事情,讲到伤心处,她会呜呜地啜泣起来……
  
  姚清明理解她,同情她,像一个大哥哥似的关心照顾她。每天中午,姚清明怕她到食堂吃饭会闹事,就把饭给她打回来。待她吃完后,再把碗筷拿去洗刷了。傍晚下班时,姚清明怕她走在路上出事,就用摩托车带着把她送回家。她发作起来,只要姚清明轻声慢语地一阵哄劝,她就会平息下来。渐渐地,姚清明成了她的靠山,她一时见不到他,就会急得喊叫起来:“清明呢?清明呢?”有时姚清明要外出办事,她也非赖着跟了去不可,姚清明只好像带个孩子似的把她带在身边。
  
  一个星期天,何欣的父母不知哪句惹了她,她便连骂带闹,又摔又砸,把家里闹得天翻地覆。父母无奈,只好打电话把姚清明找来,这才平息了“动乱”。事后,何欣的父亲特意跟姚清明谈了一番:“清明啊,我和你大婶合计了一下,有件事想和你商量商量。只是,不大好开口啊!”“何叔,有什么话,你就尽管说好了!”姚清明道。老何沉思了一下,说:“你看,小欣现在这个样子……她只听你的,你要是不嫌弃,就娶了她吧!”姚清明愣住了。对他来讲,何欣以前几乎是天上的女神,他是连想都不敢想的。就是眼下,在他眼里,她也只是一个爱发脾气的小妹妹,没敢奢望娶她为妻。听了老何的话他很感意外,激动地表示:“何叔,你放心,我决不会让何欣受一点委屈!”
  
  消息很快传遍了全校,老师们对这件事是持赞成态度的。对姚清明来讲,他的心血没有白费,即将娶到一个美妻;对何欣来讲,她找到了一个安全而稳定的归宿。可是姚清明在幸福之余,又生出一点遗憾,他觉得命运对何欣是不公平的,她应该像正常人一样工作和生活。
  
  经过一番思索,他决定为何欣治病。他带着何欣来到了上海,找到了全国一流的心理专家。
  
  冬去春来,几个月过去了,姚清明花去了全部积蓄,何欣在心理医生的治疗和药物的调理下,终于解除了痼疾,恢复了往日的状态。
  
  然而,这对姚清明来讲似乎并不是一件好事。何欣康复以后,对发病期间所发生的一切,都模糊甚至淡忘了。姚清明在她眼里,不过依然是那个勤勤恳恳、老实巴交的普通同事而已。而恰恰在这时,岳海风又突然出现在桦林。
  
  原来,他到了广东以后,起先还是发了点财的。后来,一个涉嫌非法融资的公司老板被抓了起来,他因曾为这个老板提供过隐藏资金的账户受到牵连,被官司纠缠得焦头烂额。他不想让何欣担心,就尽量少联系。再后来,他被判入狱,绝望之下,便给何欣发了那条绝情的短信。两年之后,他出狱了。他深感商海险恶,不禁怀念起家乡来,便返了回来。
  
  何欣的心,本来就在岳海风身上,现在她又了解到,岳海风并不是因为移情别恋而抛弃她,而且,他在遭受磨难的时候还在为自己着想。一切怨恨随即烟消云散了,爱之火又燃烧起来。
  
  何欣的父亲没有忘记自己对姚清明说过的话,他知道女儿的第二次生命是姚清明给的。学校的老师们也都纷纷站出来,为姚清明打抱不平。在四面围攻之下,岳海风和何欣陷入了绝境。
  
  这天,何欣好不容易从家里逃了出来,与岳海风躲到白河边。两人一边倾诉着思念之情,一边商量着将来的打算。突然,何欣的父亲带着几个老师寻了来。何父当着女儿和岳海风的面坚定地表示,即使冒着让何欣再度精神失常的危险,他也要信守诺言。何欣哭号起来,她的精神真的又要崩溃了。就在僵持不下之际,老校长出现了,他说:“谁也不要再说什么了,清明已经走了!”老校长告诉大家,姚清明本是一个孤儿,是由义父带大的。义父的老家在河南省,现在,义父正患病在床。姚清明决定回到义父身旁陪伴他。老校长讲完,又拿出一只崭新的手机递给何欣:“这是清明留给你的纪念。”何欣接过手机,姚清明设置的文字屏显上,几个清晰的大字一下子映入眼帘:“只要你过得好。”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