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屋
故事会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中国新传说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故事会 > 中国新传说 > 虎口逃生

虎口逃生

时间:2016-01-22 作者:未详 点击:

  1、出走受骗
  
  男孩张小是16岁那年开始走进网吧,后一发而不可收。原因是这一年他的父母离异后,他的父亲马上给他娶来一个后母。正在上初二的张小是心理受到了强烈的打击,学习一落千丈,从此沉迷在网上的虚拟世界里。那天张小是因为迷恋网吧耽误学习,班主任找到了家来,当时父亲正在南方出差,张小是当场跟继母吵了一架,然后离家出走来到了洛阳的火车站。这时已经是深夜,张小是独自一人在车站外的广场上徘徊,他一天没有吃东西了,肚子里饥渴难耐,口袋里没有一分钱,他开始尝到了流浪生活的艰辛,想起过去的美好时光,不禁簌簌地落下泪来。这时,一个50多岁的男人走了过来,说:“孩子,我知道你遇到了难事,是不是跟父母生气了?”张小是看这人模样憨厚,一脸和蔼可亲的样子,就像自己刚刚过世的爷爷,对他信任地点了点头。这人又怜恤地说:“孩子,你不用怕,我就在这里拾荒,经常看见一些离家出走的孩子。我猜你一定是饿了,走,我领你去吃一些东西。”
  
  张小是内心十分感激,心想:这世上还是好心的人多,一个拾破烂的也比继母富有同情心。于是他跟着这个人来到了火车站旁的一个小吃店,这人给他点了很多菜,看着张小是狼吞虎咽地吃着,这人凑到他面前说:“孩子,你想不想去一个地方打工呀?那里管吃管住,每月还发给你1000多块钱的工资。”张小是心想:反正现在临近暑假,学校马上就要期末考试了,去那里干上两个月,一年的上网费全都有了,还可以吓唬一下他的父亲和后母。张小是问:“您说的那个地方有多远啊?”那人说:“不远,就在洛阳郊区,离这儿30多里的路,你想去的话我可以带你去。”张小是恨不得马上过上自食其力的日子,脱离开自己后母,问:“现在就去?”那人见张小是迫不及待的样子说:“你要愿意,我们可以马上打的去,打的费还用不着你付,到了那里老板就给出上了。”于是,张小是连夜跟着那人坐上出租车,朝着洛阳城外驶去。
  
  下半夜,出租车停在了一座石头房前,只见那人打发走了司机后,打开了石头房铁门上的一把大铁锁。张小是怀疑地问:“伯伯,你说的那个地方就在这里呀?”那人笑了笑:“娃,这是我住的地方,深更半夜的,你先在这儿将就一宿,明天我就带你去见老板,他的工厂离这儿不远,规模可大啦!”正在张小是犹豫之际,那人把张小是往里面狠劲儿一推,马上“咣当”一声把门锁上了。张小是眼前一片漆黑,就像来到了地狱里一样,他转过身拍打着铁门,大声喊道:“伯伯,伯伯,这是啥地方,我要出去!我要出去!”经他一喊叫,石头屋里也有了动静,他听到了一片哭声。
  
  张小是听到哭声,自己也跟着哭了起来,问:“你们是谁呀?”屋里还有4、5个孩子,他们七嘴八舌地说:“俺们在这儿已经被关了好几天了,咱们都被人贩子骗了,还不知道他们怎样处置咱们呢!”接着孩子们都号啕大哭起来。
  
  2、落入虎口
  
  第二天一早,铁门被“咣当”一声打开了,只见昨天的那个人再一次出现了,他的身后还跟着3个彪形大汉,手里都拿着3尺多长的铁棍。他们一进来就大声叫着:“起来,起来,统统给我上路!”他们连拉带拽,有两个孩子说啥也不动,他们上前就是一顿拳打脚踢,孩子们哭成一片。他们厉声吼道:“不许哭,谁再哭就打死谁!”
  
  张小是发现昨天的那个人对身旁的一个戴墨镜的汉子说:“老板,您看货怎么样?不多不少整6个小子。您说过的话该兑现了吧?”只见那个老板歪嘴笑了笑,马上甩过去一沓钞票。
  
  6个孩子都是16岁上下的样子,他们就像6只刚刚出窝的小鸟崽儿,惊恐慌乱,一个个被反绑了双手,押上了一辆停靠在路边的吉普车。那个戴墨镜的人威胁说:“路上谁也不许闹,拉尿就在裤子里,到了地方统一给你们换新衣服,谁要闹事,我就用铁棍敲死你!”6个孩子早就吓得魂飞魄散,哪还敢出声?吉普车里又闷又热,就连呼吸也困难。由于精力的透支,不久,他们就都昏昏沉沉起来。
  
  不知颠簸了多长时间,吉普车终于停下了,6个孩子被轰下了车。张小是发现自己来到了一个陌生而偏远的山区,他和小伙伴被押到了一家监狱一样布满铁丝网的黑厂里,只见四周森严壁垒,门口有荷枪实弹的门卫,还有好几只张着血盆大口的狼狗在门口把守。这是一个生产暖气片的私家黑厂,设在大山深处,除了一条勉强可以让小型车通过的盘山小路,几乎是与外界隔绝,而这条盘山路上也是关隘重重,把守得很严。
  
  张小是这时害怕过后就开始后悔。其实,他的继母对待他并不是他想象的那般严厉,只是他自己脆弱,有时是故意找继母的麻烦。他的裤子里满是一路拉的屎尿,连换也没换,甚至还没来得及歇息一下就被赶进了工棚的车间里。他们双手套上了厚厚的手套,工棚里的温度最少也有50度。开始他们搬运产品,产品的热度更是高得没法下手,可他们身旁有手拿铁棍的监工,谁干活怠慢就要挨打。由于他们6个是新来的,监工对他们更是苛刻,张小是第一天就挨了5、6棍子。他哪里受过这样的虐待,哭闹着坐在地上,可越是这样挨打越厉害。
  
  往后的日子,他们每天要干18个小时活,中间吃饭只给留半个小时。吃的那是啥饭呀?发霉的馒头就着满是土糁子的咸菜,在家里这饭食就是狗也懒得嗅上一嗅,可不吃就得饿着,一顿两顿的没啥,可时间长了就会饿得两眼昏花,体力不支。张小是多次在梦中哭醒,他开始向往在家的日子,哪怕后妈对他再严厉,家里毕竟还有一份亲情,可现在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了……
  
  3、在劫难逃
  
  这个黑厂的工人大多是从河北、河南、安徽等地招来的农民工,黑心的老板随时派人监视他们的行动,一有风吹草动就会处置一批人,最轻的是惩罚他们做更累的活,不给他们饭吃;最重的就将他们打成伤残。所以这里的工人一个个都俯首帖耳,哪个也不敢造次。
  
  超强的体力劳动,再加上严厉的体罚,造成一些人的身体出现了严重的残疾。张小是看到十之八九的人都十指不全,有的还被监工把腿打折,跛着脚照样上工,令他触目惊心;可老板不闻不问,无比凶悍,在这个与世隔绝的地方,制造出了一个人间地狱。
  
  转眼3个月过去了,他们终于打听到自己所处的是山西的一个大山腹地,这里道路崎岖,荒无人烟,老板是这里有名的黑道头儿,名叫贺六,三年前刚从监狱里释放出来,就和一同出狱的人合伙干起了这个黑厂。他们打着旗号四处招工,招不来就像骗张小是他们一样骗来一些还在上学的童工,使这些人都成了他们的奴隶。
  
  一天晚上,张小是跟同来的5个小哥们商量,他用看过的一部电影里的台词说:“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咱们不能在这儿等着让人家给虐待死呀!”小哥几个商量了一个晚上,第二天,他们故意消极怠工,还经常出错,监工抡起铁棍打完了这个又打那个。他们实在忍无可忍,就一起向监工发起进攻,夺下了监工手里的铁棍,朝着监工一顿猛打。这时,其他车间的监工闻讯赶来,把他们几个团团包围,一场恶战腥风血雨地展开了,可几个孩子哪里是穷凶极恶的监工的对手?最终他们落得个惨败的下场,和张小是一同来的一个叫小成的孩子被打断了脊梁骨,当场血流满地昏迷过去。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