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屋
故事会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中国新传说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故事会 > 中国新传说 > 制服牛魔王

制服牛魔王

时间:2016-01-16 作者:未详 点击:

  一、应聘保安
  
  蒸湘市郊区有个种养大户叫唐德金,这些年来靠种葡萄、药材和养鱼、养鳖赚了大钱。这地方土肥水美,交通便利,只要懂科技,有劳力,不愁发不了财。本来,唐德金的种养红红火火,日子过得顺顺畅畅,没想到几个月前碰上了一桩倒霉的事,他承包的一口大鱼塘,几次遭人暗算,损失不少。偷鱼贼鬼精得很,都是在深夜下的诱饵,用拦网轻车熟路地偷走了鱼,几乎没留下痕迹。
  
  无可奈何之下,唐德金招聘了一个身强力壮、懂得武术的保安小陈,在大鱼塘边架上一个棚子,置了一张床和桌、椅等物,叫小陈白天睡大觉,晚上守鱼塘。小陈在部队里当过侦察员,懂得些破案技巧,而且是擒拿格斗的高手。第五天拂晓,他就抓住了偷鱼贼的头头,用绳子捆个结结实实,天亮时连同渔具交给了唐德金。唐德金一见,不禁大惊,这个偷鱼贼叫牛鲁宝,三十几岁,原是村里一家榨油厂的老板,后来沾上了赌,嗜赌如命,成了村里有名的烂痞,人们给他起个外号叫“牛魔王”。他成天与一群赌友玩牌,一个好好的榨油厂被他输掉后,做起了无本生意,输了钱就同赌友到鱼塘里偷鱼卖,出手一回就是一千多元。对于这号人物,唐德金以前只知道他聚赌成癖,不知道他是又赌又偷的双料货,这下逮了,就把人、赃送到当地派出所,由执法机关处理。
  
  干警将牛魔王带进了后面的审讯室,叫唐德金暂且回去。首战告捷,唐德金好不高兴,往市里买了酒肉,回家要犒劳保安小陈。哪知,他进村口时,发现牛魔王竟大摇大摆地走在前面,好像什么事情也没发生过。此后十来天,也不见派出所的干警来村里处分牛魔王,偷鱼的事不了了之,牛魔王依然在牌桌上赌得昏天黑地。唐德金一头雾水,悄悄打听,原来派出所的朱所长是牛魔王老婆娘家的亲戚,包庇了这个家伙。小陈听说牛魔王的这层关系,恐遭报复,辞工走人了。
  
  没有了保安,偷鱼更加方便,牛魔王肆无忌惮,赌输了就隔三岔五往鱼塘里捞钱。唐德金咬咬牙,在人才市场做了广告,不惜重金再雇请一名保安。前来应聘的人倒也不少,唐德金都觉得不够理想。正在愁眉不展之时,这天,来了一个应聘的年轻人。他叫冯月生,来自穷困的山区,高中毕业后考上了大学,因交不起学费在外面打工好几年了。他身材干干瘦瘦,温文尔雅,显得清新脱俗。唐德金问冯月生当过保安没有,武功如何?冯月生告诉他曾在超市做过一阵子保安,在培训班学过几路拳脚,但武功平平。唐德金听了连连摇头:“你做文员可能还不错,做保安可不是料子。”
  
  冯月生眉毛一扬,朗声说道:“唐老板,古话说‘将在谋不在勇’,诸葛亮并无高强武艺,而是靠谋略调兵遣将,奠定三国鼎立。做保安也是一样,不能仅凭勇力,而更要靠智谋。”
  
  冯月生一番宏论,说得唐德金心服口服。他猜想,莫非这小子善于走门道,所以才敢出此大言,要是他能疏通公安局的关系,就不愁对付不了牛魔王。于是,他决定聘用冯月生一段时间,试试再说。
  
  二、首次交锋
  
  冯月生走马上任,当了鱼塘的保安。他先摸清了底子,知道鱼塘贼首是牛魔王。他分析:牛魔王之所以屡屡出手,根子是“赌”作祸,赌输了没有钱便只有行窃,牛魔王原本也是一个勤劳、规矩的农民,只因赌风使其陷入深渊而不能自拔。看来“偷”是表,“赌”是本,治标必须治本,才能根除。如何治本呢?他苦思良策。
  
  牛魔王听说唐德金聘了个白面书生守鱼塘不觉哈哈大笑,他根本没有把这个保安放在眼里,先来个“猫捉老鼠”玩玩。这天,牛魔王来到鱼塘边守夜的棚子里,对冯月生嘿嘿冷笑道:“年轻人,明人不做暗事,夜晚经常光顾这鱼塘的便是我。话不多讲,今晚打个赌,你不用来守夜,我和朋友替着你,你放心,我们决不会偷鱼的,老子说话算话。我们在棚子里玩纸牌,你半夜来吧,只要你看到我在场,就算我输了,牛某人甘拜下风,从此金盆洗手;否则,老子也不为难你这打工族,你背起包袱走人。”
  
  冯月生也是个好强的角色,岂肯服输!他板着脸道:“此话当真?”
  
  “哼,一言既出,驷马难追!”
  
  时值10月上旬,晚稻收割了,栽下去的油菜刚刚返青,大垅田无遮无拦,远远望去,一口大鱼塘像一块明镜嵌在当中,近看塘内残荷片片,波光闪闪。从村里的山脚下到鱼塘有一条狭长的甘蔗林,绿叶茂密,有利于隐蔽。冯月生棋高一着,他选中甘蔗林上面几十米远最容易暴露的一条直通鱼塘的田间水渠,作为自己的行动路线。
  
  深夜,万籁俱寂,星月满天,渠道里的水已经凉起来了。冯月生喝了几口白干酒,仗着一身好水性,神不知鬼不觉潜入渠道水底,像一条游鱼向前冲去,不声不响,每隔几分钟把头钻出来换一口气。他心里暗自得意,牛魔王肯定会以为他钻甘蔗林,料不到他会潜在水里。距离鱼塘只有二十多米远了,冯月生仰头换气时,已经能看到牛魔王和他的赌友们在马灯下的身影了,他心里一阵窃喜,憋足一口气,把全身埋在流水里。当他像电视剧《封神榜》中的土行孙一样突然出现在棚子边时,牛魔王等人已无影无踪,扔在地上的烟头还冒着红火,牌页子撒满一桌。冯月生提着马灯,沿着塘基走了一圈,细细察看,哪里有赌徒们的影子呢?“难道他们有什么隐身术?”他暗自嘀咕,绝不相信赌徒们溜得这么快,又高擎马灯,在鱼塘周围搜索了好一阵子,仍然一无所获。
  
  三、再败一阵
  
  牛魔王一伙自然没有钻天入地的本事,那么他们藏身何处呢?其实很简单,牛魔王脑瓜子并不笨,估计冯月生只有走两条路,一是甘蔗林,再是田间渠道。来者不善,既然敢于应聘,决非等闲之辈,甘蔗林太密,会弄出响声,他不会这么傻,那么走田间渠道的可能性大。牛魔王在渠道口放了一个暗哨,正当冯月生探出头来窃喜之时,已被暗哨发现。暗哨待他潜入水底后揿亮一下手电,牛魔王等人得到信号连忙轻手轻脚钻入大塘里,藏在荷叶下,露出水面的脑袋被荷叶盖住,难怪冯月生发现不了他们。
  
  牛魔王暗施小计,便使冯月生招架不住。这样,牛魔王更加恣意骄横,决定让这个白面书生再吃个哑巴亏,早日败阵滚蛋。
  
  这天上午,牛魔王从镇上回来,在村口遇见冯月生,他吊起眼珠子,不阴不阳地揶揄道:“保安,还没辞工啊?好吧,这阵子老子手气不好,不去玩牌了,也不会光顾鱼塘。端人家的碗也不容易,今晚你就放心睡觉吧。”
  
  冯月生点点头,心想:不管你是“空城计”还是唱“马陵道”,我心中有数。
  
  半夜时分,下弦月把清亮亮的光辉洒满一地,四周静幽幽的。冯月生刚合上眼皮,沉沉睡去。这时,牛魔王蹑手蹑脚走来了,他轻轻地将木床推动(为了守夜的方便,床的四脚装上了轮子),变了个相反的位置,床门紧靠鱼塘,捏亮马灯,不明不灭的灯光把水面折射得朦朦胧胧。干完这一切,牛魔王狡黠地笑了。他抓起一块石头猛地抛进塘里,“咚”地一响,水浪四溅,紧接着连声高呼:“快捉贼呀!贼偷鱼呀!”
  
  冯月生猛地被惊醒,呼地翻身坐起,拉开蚊帐门,连忙跳下床去捉贼,谁知“扑通”一声,他跳进了没顶的鱼塘里,咽了两口水,呛得咳嗽起来。他爬上塘埂子,冷得牙齿像敲梆,浑身起了鸡皮疙瘩,见棚子边立着一个黑影,喝道:“莫非你是偷鱼贼!”
  
  黑影呵呵大笑:“贼跳到了塘里,又爬上来了。”
  
  听声音,冯月生知道黑影是牛魔王。他忽地醒悟:这是牛魔王的恶作剧,为的是把自己撵走。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