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屋
故事会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中国新传说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故事会 > 中国新传说 > 18888元的骨灰盒

18888元的骨灰盒

时间:2013-07-20 作者:未详 点击:

  有个段子流传很广,是说——“人生在世屈指算,最多三万六千天;家有房屋千万间,睡觉就需三尺宽;房子修得再好那也是个临时住所,那个小盒才是你永久的家!”
  
  “那个小盒”说的就是骨灰盒,还真有人把它看得很重要,这不,石碣村有两兄弟,他们的老父亲刚刚去世,大儿子陈玉龙就进了城,从最大的那家殡葬用品店带回一个骨灰盒,那标签上赫然写着:价格18888元。
  
  这下整个村子都沸腾了,两兄弟孝顺呐!
  
  过了几天,陈老头的骨灰装在标价18888元的小盒里,在唢呐声中被送去了坟地。
  
  按照石碣村的规矩,老人的骨灰得先在坟地旁边的庙里放一晚上,第二天才能入土,这天晚上还得有一个人来守灵。小儿子陈玉虎自告奋勇地承担了守灵的任务。
  
  到了晚上,忙活了一天的人们渐渐散去,坟地里一片寂静,只有蛐蛐的叫声此起彼伏。陈玉虎确定没人了,从一个隐蔽的地方提出来一个包,拉开拉链,一个一模一样的骨灰盒露了出来。陈玉虎把它跟父亲的骨灰盒放在一起,然后跪在地上,磕了三个头,说:“爹,这是我花了888块钱给您买的骨灰盒,看起来跟那个一模一样,您住着也挺好。那个贵的我要拿去换点钱,您孙子要去城里读书,得交择校费,您不会不同意吧?我以后会给您多烧点纸钱,您就安息吧。”
  
  说完,陈玉虎把骨灰换过来,把18888元的骨灰盒装进包里藏好。
  
  第三天,陈玉虎来到城里一家殡葬用品店,捧出那个骨灰盒,对老板说:“这是我前几天刚给家里人买的,但老天爷保佑,人又没事了,留着这个放家里也不吉利,您看能不能回收?”
  
  老板看了一眼,说:“你说个价吧,我看看合不合适。”
  
  陈玉虎说:“买的时候花了18888,您给我15000块钱就行了。”
  
  老板瞪大眼睛看着他,说:“你没病吧,要15000块钱?”
  
  陈玉虎忙说:“我买的18888块呢!”
  
  老板又仔细看了看,说:“这样的货我这儿也有,不怕实话告诉你,我进价才100块钱,你竟然要我15000?”
  
  陈玉虎瞪大了眼睛叫道:“你说啥?100块钱的东西你们卖18888?太黑了吧!”
  
  “谁说我卖18888了?”老板指着旁边架子上的一个骨灰盒,说,“就是这种,售价888,这条街都是这个价儿,就是最大的那家店也一样。你再来看真正18888块的,这材料,这做工,能比吗?”
  
  陈玉虎看看那个,又看看自己这个,简直天上地下!他暗骂一声,急吼吼地就冲出了店门。
  
  回到家里,陈玉虎一脚踢开门,急冲冲地往里闯。
  
  陈玉龙正在屋里算账,见状皱皱眉头,叫道:“你发什么疯!”
  
  陈玉虎盯着哥哥,没好气地说:“我问你,你买那个骨灰盒到底花了多少钱?”
  
  “18888啊,你不也看见了吗?”
  
  “刚才我去城里问了,一模一样的骨灰盒只卖888块钱,你怎么解释?”陈玉虎质问道。
  
  陈玉龙一听,愣住了,问:“真的是一模一样的?卖888?”
  
  “我亲眼看见的,那还有假?”
  
  陈玉龙站了起来,说:“走,跟我去城里,他娘的我被坑了!”
  
  兄弟俩赶到买骨灰盒的那家店,一进门,陈玉龙就找到老板,一把抓住他的领子,叫道:“还认识我吗?”
  
  老板没有生气,反而笑着说:“当然认识,有话好好说。”又对旁边的服务员说,“快去给客人倒杯水。”
  
  陈玉龙满腔怒火,原想跟老板打一架,不料被老板这一弄反而有点不好意思了,便松开了手,说:“不用倒水了,你就告诉我,我那天买的骨灰盒到底多少钱?”
  
  老板整了整衣领,说:“售价888,不过卖给你的是18888。”
  
  两兄弟没想到老板这么快就承认了,都不知道该再问什么了。
  
  老板把他们带到里面的房间,说:“想知道为什么吗?”
  
  两人疑惑地看着他,连忙点头。
  
  老板看着陈玉龙,说:“在你来的前一天,有一个人来找我,想让我帮忙做一件事,就是当一个叫陈玉龙的人来买骨灰盒的时候,让我把一个便宜点的换上最贵的标签,然后卖给他。”
  
  陈玉龙一下子跳起来,叫道:“那个人是谁?敢这么骗我!”
  
  老板示意他坐下,说:“按照行业规则,我不应该答应那个人,但等我听了那个人的一番话,我还是照着做了。”
  
  老板喝了口水,接着说:“她说,她有两个儿子,都很孝顺,想一人出一半钱,在城里最大的殡葬用品店,买个最贵的骨灰盒,让老父亲风风光光地走。但她知道两个儿子都不富裕,就想出了这样一个办法,既花不了几个钱,又让儿子尽到了孝心,还能在村里落个好名声。”
  
  陈玉龙和弟弟互相看了一眼,不禁道:“是咱妈?”
  
  “对,就是你们的母亲。”老板说,“放心吧,多出来的钱我已经派人送给了令堂。”
  
  陈玉龙叹了口气,说:“可怜天下父母心啊,谢谢你告诉我们这件事。刚才的事真是不好意思……”
  
  老板笑着说:“那个骨灰盒不管是不是值18888,你们只要有这个心,它就值这个价钱。”
  
  陈玉龙拍了拍弟弟的肩膀,说:“这都是他的主意,我这个当哥哥的想都没想过呢,我很惭愧啊!”
  
  陈玉虎尴尬地笑笑,张了张嘴,但还是把话咽了回去。他决定,以后永远都不会跟人提给父亲换骨灰盒的事,说虚荣也好,说害怕也罢,有些事,就不必让它公开了。
  
  回家的路上,两人去超市买了很多好东西。父亲走了,他们要更加孝顺老母亲,老人在世时好好照顾她,远比去世后再重视要好得多!
  
  刚到家门口,两人的孩子就叫着笑着跳了出来,一人手里拿着一张银行卡,欢快地叫着:“爸爸,爸爸,看奶奶给我们的银行卡,她说拿着这个就能上个好学校了!”两兄弟对望了一眼,眼睛里都有泪光在闪动,他们没有理会孩子,提着东西直接往老母亲的屋子走去。
  
  两个孩子愣在那里,都很奇怪:怎么爸爸买了好东西也不给我们?怎么他们看起来还有点不高兴?怎么他们都像哭过一样?大人也会哭吗?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