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屋
故事会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中国新传说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故事会 > 幽默故事 > 糊涂中成了英雄

糊涂中成了英雄

时间:2017-01-11 作者:未详 点击:

  横林镇出了个流氓,叫隗洛凳。这个人,以卖煎饼为生。
  
  开头,隗洛凳还是个小混混的时候,大家看不起他,远离他三尺。隗洛凳见大家怕他,就愈加轻狂了,开始干偷鸡摸狗的事。这种事就触犯了别人的利益,有的人找上门去,他耍起无赖,往地上一趟,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后来他就外套一脱,索性和人打起架来。再后来,他半夜里把死狗、死猫或者粪便之类的臭东西扔进了你的院子。到了这个时候,大家就烦了,就头大了,甚至怕他了,就这种破罐子破摔的人谁惹得了,找他算账的人便跑了精光。隗洛凳于是就成了横林镇上的南霸天。
  
  成了南霸天的隗洛凳就更加放肆了,啥事都干,在马路上也敢调戏妇女。
  
  这天生意不好,隗洛凳邪念上升,把摊子一收,就到“得兴饭店”去看看。听说这家饭店新进来了个苏州姑娘,忒漂亮。他进了大门,看到一个身着红色旗袍,旗袍开叉处露出雪白大腿的女孩正在为顾客端茶上菜,隗洛凳热血沸腾心旌摇荡,这个店里的服务员他是熟悉的,但这么漂亮的女人他还是第一次看见,估计这就是新来的苏州姑娘了。他就找了个位置坐下来,一只赤着的脚搁到另一张凳子上,一根牙签插在嘴巴里,慢条斯理地对她喊起来:“喂喂,过来服务服务。”隗洛凳喊的这个女孩正是苏州来的小丫头,叫谷小米。本来她见到客人进门,确实要过来打招呼的,这是她的职责。但是一看那“招势”,知道此人就是南霸天了——南霸天的传说她来后没几天就有耳闻,现在见了果然像魔鬼般地吓人,心里“怦怦”地乱跳,不敢过来应酬,,赶紧侧转身子假装忙碌,让别的服务员前去理会。
  
  隗洛凳看看揩不着油,并不罢休,他知道谷小米租住屋的地方,心里想,你不过来,老子找上你的门去,不信擦不出火花来!于是,他就去那必经之路上守候。午夜时分,饭店打烊,谷小米来了,猫在暗角落里的隗洛凳就闪了出来,饿狼扑羊般地扑了上去,动作利索,一只手按住谷小米的嘴巴,一只手撕扯她的衣服。
  
  正在“大功”行将告成的时候,有人向这边走来。隗洛凳斜眼看去,天太黑,看不清楚是谁,只觉得这人有点怪,怎么走起路来像条蛇,一会儿右一会儿左地“游”。隗洛凳心里有点火,他娘的,早不来晚不来,偏偏这个时候来,你想坏我的好事不成?老子逮着这个机会不容易!他张狂惯了,并不收手,“刷”地一下子掏出一把刀子来,对那个人喊道:“喂,滚一边去,不准过来!再过来老子一刀要了你的命!”那个人踉踉跄跄停下来,又跌跌撞撞往前冲了几步,一听“老子一刀要了你的命”,显然来气了,只见他“刷”地一声,从腰间也拔出一把刀子来,回喊道:“妈、妈的,天下路大家走,为、为啥我不能走?你有刀子,老子也也也有刀子!”
  
  隗洛凳在横林镇混了几十年,还从未有人敢与他叫板,心里想:你是谁呀,吃了豹子胆啦?他忽闪忽闪着老鼠眼睛再看过去,嚯哟,对方的刀子在黑夜里不但寒光闪闪,还比他的水果刀大得多,也长得多!这就是说倘若要动起手来,你够不到他,他却可以戳你个大窟窿!隗洛凳是个踩着尾巴头会摇的机灵鬼子,这点斤两他是清楚的,也罢,好汉不吃眼前亏,就连忙放下已被按倒在地的谷小米,撒腿跑了。
  
  惊魂甫定的谷小米马上站起来,紧紧拉住了这个男人的手,激动地说:“谢谢大哥,没有你我就被南霸天糟蹋了。”
  
  那个人这时刻显然酒醒了大半,急忙问:“什么,你说什么?刚才那个人是是是狗日的南霸天?”
  
  这个男人不是别人,是镇上的“杀猪佬”,叫牧逆生。牧逆生今天外出,为一家养猪专业户宰了12头猪,忙得不可开交,老板过意不去,干完活之后犒劳他喝上几碗。常言道酒能壮胆,刚才要是没有喝个半醉,平素奉行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他,听到威胁声他就会二话不说掉转屁股绕道走,现在听谷小米说是隗洛凳,他傻呆了,这个人不能惹啊,惹了这个人,谁能安生呀,大家都对他避之不及,我牧逆生不生三头六臂不是四大金刚,怎么倒了霉,与他狭路相逢啦,今后的日子还想过吗?于是他赶忙对谷小米说:“好了好了,我撞了七煞星了,今天的事就到此为止吧,你就啥人也别说了,只当没发生。”
  
  然而谷小米翌日去饭店,哪会不说自己差点羊入虎口的事?这人虽然是个纤弱女孩,但是心气却挺正直的,在她看来,这种见义勇为的好人好事就应该见人讲、逢人夸,否则好人憋屈,坏人将会愈来愈无法无天!
  
  于是,牧逆生的壮举立刻传遍了横林镇。人们交口称赞起这个人来,嘿嘿,这后生平时看上去“温吞水一杯”,居然也敢在太岁头上动土,佩服佩服!一个老太爷大拇指一翘说:“依我看,别人见他躲,他敢迎头上,称得上是个英雄!”但是,牧逆生听到这个消息却慌了,心里想,你这个谷小米怎么搞的呀,再三叮嘱你不要说的怎么说出去了?如果你不说这件事,隗洛凳也许看不清我的脸,这事也就糊里糊涂过去,如今好了,你把这事敲锣打鼓说了,这个隗爷爷准会咬牙切齿地把我记在心里了,他能放过我吗?看着吧,要不了多久,我将面临一场大灾难,这分明是把我往风口浪尖上推呀!牧逆生一连抽了几根烟,抽得头脑“昏咚咚”,抽了一会,突突跳着的心竟然横了下来,想想伸头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事到如今也没有别的法子可想了,索性抹去头上的汗,袖子一捋:“他娘的,与其他找上门来,不如我找上门去,老子也豁出去了!”
  
  牧逆生主意拿定,走出大门……然而,当他走近隗洛凳的煎饼摊时,看到隗洛凳一手叉着腰一手翻动着煎饼的那副蛮横样子,那冲动于胸的火气倏地退了下去,下面的脚步便慢了下来。他不想向前了,就转身进了旁边的一家酒店里。三杯酒下肚,他的勇气又上来了。当同桌的人聊起街头巷尾发生的一件纠纷时,他猛地一拍桌子,提高大嗓门叫了起来:“干吗那么窝囊?换了我,就与他对着干!我奉行的政策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要犯我,我必犯人。到那个时候,非要拼个你死我活,决不罢休!”就侧过头去看看隗洛凳的反应——这话,其实就是说给隗洛凳听的。嘿哟,那家伙一点反应也没有。不,有反应的,他把头偏了过去。这个“偏过去”,牧逆生明白,可是服务态度软的意思;要在往时,这家伙准会像捅了马蜂窝一样,唬着眼睛瞪过去。这说明,我的话他感到了分量!
  
  牧逆生还要探探虚实。这天,他噔噔山响着走过去,往那不锈钢盘里扔了一块硬币:“隗洛凳,拿一块煎饼来!”这一声喊,振聋发聩。隗洛凳瞧着那枚硬币“当”地一声响,在盘子里“滴溜溜”地转,竟然手一抖,夹在长柄钳子里的煎饼“扑咚”一声回到油锅里。牧逆生动作利索,学着那拼命三郎的样子,拔出杀猪刀,“嚓”地一声将那煎饼戳在刀尖上,滤掉几滴油,然后咬一口,扬长而去。
  
  第二天,牧逆生家没波澜。第三天依然风平浪静。之后的隗洛凳见到牧逆生反而低着头,见了众人也没有了往日的霸气。人们惊奇了。惊奇之余想一想,终于明白了,原来天下的事都是这样:胆小的怕胆大的,胆大的怕鬼混的,鬼混的怕玩命的。这就是说,隗洛凳原先的那些野性其实都是大家“养”起来的,如果一开始不惯了他,他就不会滑得那么远。哧,什么隗爷爷不隗爷爷的!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