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屋
故事会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中国新传说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故事会 > 幽默故事 > 金牌替客

金牌替客

时间:2017-01-02 作者:未详 点击:

  李翔就读于一所建筑学院,今年上大四了。由于他平时把主要精力放在了打游戏、谈恋爱方面,学习成绩一直马马虎虎,处于挂科边缘。这不,马上就要过中秋了,李翔想带女朋友提前回家多玩几天,可是又担心逃课被点名,而考勤率是要与期末成绩挂钩的,他可不希望因此挂科重修。怎么办?
  
  还是女朋友聪明,一句话点醒了他:“你傻呀,找个‘替课族’包办了不就行了吗?”李翔一想,对啊,如今流行找“替客”,反正选修课都是几百人的大课,老师点名时只查人数不记长相,不会引起注意。
  
  本以为有钱能使鬼推磨,找个熟人,请他嘬一顿就搞定了,不料,毕竟是大四了,大家有的忙着找工作,有的忙着实习,竟然找不到替客,于是他在本城热线发了一个帖子,寻找替课族。不久,就有个网友自报家门来应聘了,说他叫吴根来,是高中学历,年纪也不大,不过,由于在一个建筑队打工,所以,他唯一的缺点是肤色较黑,不像是大学生。李翔一听喜不自禁:“谁说大学生就全都白白胖胖啊?巧了,哥以前天天打篮球,风吹日晒的,也是个黑老包。”吴根来又怯怯地问:“那万一俺露馅了咋办?”“哇噻,你真是杞人忧天,”李翔一听笑了起来:“你只要去帮我上课就行,在课上带电脑、武侠小说、言情小说都可以,反正我们都大四了,上课老师管得松着呢。我都不怕,你就放心吧——穿帮了我也照样给你报酬!”
  
  随后,李翔跟吴根来见面,并将详细的课程表交给他,预付了一半报酬,就放心地跟女朋友回家过节去了。
  
  一晃,中秋节过了,李翔回来后,得知吴根来顺利地完成了替课任务,他很高兴,将另一半“工钱”如数给了吴根来。吴根来接了钱,却没有走的意思,若有所思地看着李翔,半晌,才磨磨唧唧地说:“哥,你能不能多帮俺介绍一点替课的活儿啊,价钱好商量。”李翔心想,这家伙还尝到甜头了呢,反正以后翘课免不了要找吴根来帮忙,而且,吴根来平时若把这一业务练熟了,找他替课不是更容易吗?想到这里,李翔一拍胸脯:“没问题!”
  
  在李翔的帮助下,吴根来的替课生意多了起来。更难能可贵的是,吴根来的“工作态度”非常敬业,简直可以用勤勤恳恳、兢兢业业来形容,根本不像别的“替课族”那样敷衍了事。不过,吴根来也有个要求,那就是替课的内容不许重复,不然,再高的报酬他也不去。这个要求大家都理解,听课又不是听歌,谁愿意翻来覆去老听一样的内容啊。不仅如此,吴根来还不时借用一下李翔的图书阅览证,也不知道一个“替客”去图书馆里去干什么?难道他真的想把这门生意当作学问去追求了?李翔想想就觉得好笑。
  
  春节过后,大四的学生们开始忙着找工作,李翔也不得不加入了求职大军,但为了毕业证又不得不保证出勤率,这时候,就更需要替课族帮忙了。于是,李翔再次联系吴根来,要求他站好最后一班岗,吴根来却支支吾吾地说,他现在没空了。李翔挺生气:“你不是在建筑工地打工吗?现在天寒地冻的,工地肯定还没开工吧,你怎么会没空!”吴根来刚要说什么,李翔又道:“行了行了,你不说我也知道你的心思,你现在是金牌替客,所以报酬也要水涨船高啊,是不是?那好,每门课我多加你10块钱,就这样!”“俺不是那个意思,俺……”吴根来最终没好意思拒绝,但答应得很不情愿。
  
  李翔跑了几个招聘会,四处联系接收单位,但是如今就业形势太严峻,稍有实力的单位就对你横挑鼻子竖挑眼,李翔拿不出多少干货,人家自然看不上眼,因此他自是急得不行。
  
  这天,李翔听说全国有名的万安集团在本市举办招聘会,虽然心里更加没底,但还是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心态,好歹去试一试,因此,今天上午的一门课肯定是要找吴根来代替了。倒霉透顶的是,吴根来的手机竟然关机了!李翔急得如坐针毡,好容易找了一个大三的小学弟替课,这才得以脱身。
  
  招聘会现场人山人海。李翔被挤了个满头大汗,总算递交了简历和报名表,心里却一点底也没有。他找了个僻静的地方,刚要休息一下,无意中一扫,竟然发现了吴根来的身影!李翔顿时气不打一处来,他走过去狠狠擂了吴根来一把。吴根来毫无防备,险些一个趔趄摔倒,回头刚要发怒,一看是李翔,先是一愣,转而又红了脸,支支吾吾不说话。
  
  李翔气呼呼地问:“你来干什么?”吴根来嗫嚅道:“俺来试试应聘。”李翔哑然失笑:“你知道这次招聘会对学历的要求吗?大学本科,你有吗?”“俺有一个专科的。”吴根来说着,从随身携带的一个包里掏出了一本毕业证书,李翔一看,是自学考试专科毕业证,竟然是土木工程专业。
  
  “行啊,小子,我还看扁你了……”李翔颇感意外。吴根来黝黑的脸庞上略略露出一丝自豪的神色:“俺可从来不想在工地上当一辈子的苦力,俺想通过掌握理论知识提高自己,从蓝领成长为一个白领!”吴根来说,他爷爷当年就是建筑工,后来,他的父亲也做了建筑工,也许是遗传,也许是家庭的影响吧,他也打小就对建筑感兴趣,每当村里有人家盖房子,总是去看热闹。后来上了初中,暑假里就去给建筑队的父亲打下手。再后来,上高中了,他的学习成绩也是不错的,那年高考,分数已经被建筑学院录取了,但是由于父亲突然患病,手术、住院、花光了积蓄,他就上不起学了,才扔掉了录取通知书,来这里打工,一边卖苦力,一边参加自学考试,终于拿下了专科文凭,而本科学历也马上就要到手了。
  
  “哥,说实话,为了听你们的课,就是不给钱,我也要去。话说回来,你老子出钱供你上大学,这是多好的机会啊,你干吗还要花冤枉钱找人替课呀?”吴根来说着站起身来,“上午那个主管对俺说了,如果俺确实很有经验、很有想法,专科学历是可以破例的,哥,你要当心了,也许俺要抢你的饭碗了啊!”
  
  一眨眼,吴根来就融入了人流之中。李翔想站起来去追吴根来,却觉得眼前直冒金星,脚下虚弱得迈不动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