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屋
故事会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中国新传说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故事会 > 悬念故事 > 骷髅迷雾

骷髅迷雾

时间:2017-01-10 作者:未详 点击:

  枯骨红颜
  
  5月的一天,多恩警官在一次执行公务时左腿骨折,在当地最好的里斯特医院救治时,主治医生罗根为他打上石膏后,告诉他至少要在医院病床上静养一个月,才可以拄着拐杖下地。
  
  护理多恩的护士叫罗尔,她是一名温柔漂亮的优秀护士,与多恩很谈得来,他们又都有着离异的经历,慢慢地,两人之间的感情变得有些微妙。10天后,罗尔推着多恩去拍片检查他的左腿愈合情况,多恩在角落里发现了一具伫立的人体骨骼标本。多恩在警局就是从事颅骨复原电脑技术的,专门为那些与疑案有关的久远死者复原头部面貌。看到这样一副完美的骨骼标本,他本能地开始心痒,于是,趁没人注意的时候,他偷偷用手机从不同侧面对骷髅的头部进行了拍照。次日晚上,多恩的复原工作终于宣告完成,一个年轻女人的头像栩栩如生地呈现在他面前。
  
  10点刚过,好不容易在他迷迷糊糊有些睡意的时候,窗户的方向突然传来一阵轻响,多恩不由睁开眼睛,看到直垂到地面的窗帘似乎在微微地抖动,接着,一条黑影从帘后闪了出来,多恩快速从枕头下抽出手枪对准黑影,大叫道:“谁?”
  
  然而,他手里的枪并没有吓倒对方,那人一步步向他逼了过来。借着窗外的月光,多恩看清了对方的面孔,不禁大惊失色:这竟是刚被自己复原的女子!那女人满眼幽怨地凝视着他,冷不防扬起手臂,随着寒光一闪,多恩感到右腿一阵钻心的刺痛。他想奋力挣扎,却惊觉全身仿佛被施了魔法,动弹不得……
  
  当多恩再次睁开眼睛时,发现病房里洒满了阳光,原来是场噩梦。就在这时,右腿突然的一阵刺痛让他的心霎时又揪紧了,多恩努力撑起身体坐起来,一把掀开被子,极度的震惊让他的心脏几乎停止了跳动。就在他的右小腿上,也就是昨晚噩梦中被刺伤的地方,赫然呈现出一道长长的划痕,微微渗出的血早已凝固!还没等多恩从惊异中回过神来,一阵更加尖锐的刺痛从他左腿的断骨处传遍全身,将多恩一下击倒在床上。
  
  罗根医生经过一番检查,皱着眉不解地说:“怎么回事儿?前两天拍片时,恢复得很好啊,断骨处怎么会突然发炎呢?”罗尔为多恩打了一支止痛针,才将多恩从剧痛之中解救出来,联想到昨晚似真似幻的噩梦,多恩暗自心惊:那个女人到底是人是鬼?
  
  魅影重现
  
  这天,罗尔按照医嘱再次推着多恩去X光室拍片。轮椅进入电梯,电梯门缓缓关闭,这时对面的电梯门正好开启,多恩看到一个和复原骷髅一模一样的年轻姑娘从对面的电梯里走了出来,他不由惊呆了。一进X光室,多恩就迫切地把目光投向放置骷髅的角落,然而他的心刹那间犹如被攥住一般:那个角落已空无一物!
  
  “那、那里原先不是放着一具骷髅吗?”多恩忙不迭地问。罗尔指着里侧远端的角落,说:“上个星期粉刷房间,所以很多东西挪动了位置,你说的骷髅在那边。”这时,有人在走廊里呼喊罗尔护士,她应声离开了。突然,多恩心里猛然一惊:那似乎不是自己先前看到的那具骷髅!他连忙掏出手机,拍下几张照片。经过与电脑中存档的照片进行比对,多恩的怀疑被证实了!虽然没有证据显示这背后隐藏着什么阴谋和罪恶,可职业的敏感告诉他,这件事并不寻常。巧的是,无意中,多恩在网上看到了一则寻人的帖子:住在弗里萨赫镇的埃贡正在寻找未婚妻库切娜,并配有她的照片,多恩发现她与被复原的骷髅十分相似。
  
  埃贡在接到多恩电话后的第二天中午就赶到了南特市。听完多恩的讲述和看到复原女子的画像后,他悲痛万分。多恩耐心地等他平静下来,才从他口中获知了这起失踪案的来龙去脉。埃贡与库切娜于一年前一见钟情,不久前,埃贡向女友求婚,库切娜虽然接受了戒指,但心事重重地表示,还有些事情需要解决,请他再等一段时间。无论埃贡怎样追问,她始终不肯透露。之后库切娜就从他们家消失了,由于他们在一起时从未提及过她的身世和家人,所以埃贡根本无处寻找她。心急如焚的他只得报警,并无奈地将寻人启事发到网上。
  
  偷换尸首
  
  接下来的几天,多恩一直没见到罗尔,他向接替她的护士打听。新来的护士告诉他罗尔失踪了!
  
  当天傍晚,埃贡激动地来找多恩,说医院太平间的看门人知道库切娜的下落。两人找到看门的老人,老人说几天前有一具无主尸体被送到这里,他在警方失踪人口网站中看到了库切娜的照片,觉得与死去的女孩儿很像。而当他们打开黑色塑胶袋上的拉链后,多恩失声叫道:“这……这不是罗尔护士吗?”老人脸色惨白,指着尸体喃喃地说:“就是她,罗尔护士送来的尸体,怎么尸体变成了她自己?”
  
  转眼3天过去了,警方的调查毫无进展,库切娜的尸体仍然没有找到,而且连同多恩最初看到的骷髅也不知去向。细心的法医在罗尔右手臂上发现了一处可疑的针孔,她很可能是被注射了某种有毒药物致死的。到底是谁在幕后操纵了这一切?
  
  多恩仔细回忆,想起最后见到罗尔时,她曾神情古怪地提醒自己,晚上睡觉前一定要锁好门窗。会不会是罗尔预知了某种危险的临近,在警告自己?会不会自己也成了凶手的目标?如果这样,凶手就一定会再度现身。多恩决定来个将计就计。
  
  一天晚上,多恩在吃过护士送来的药后,很快就发出了震耳的鼾声。凌晨2点,病房里突然闪进一条鬼鬼祟祟的身影,蹑手蹑脚地来到多恩的病床前。来人熟练地从口袋中取出一支注射器,轻轻掀开多恩的被子。多恩突然睁开了眼睛说:“晚上好,罗根医生。您半夜还要查房吗?”罗根一下子呆住了,他张口结舌地说:“你……你没吃刚才护士送来的药吗?”“你是说这些安眠药吗?”多恩掏出几粒白色的药片丢在桌上。冷不防,罗根猛扑过来,将手中的针头向他身上扎去,多恩忙一扭身,扳住了罗根拿注射器的手,两人扭打在了一起。躲在窗帘后的埃贡连忙跑出来,准备寻机帮助多恩,不料搏斗中的两人突然分开了,只见罗根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没等埃贡扑上去,自己就摔倒在地上,那支装满剧毒药剂的注射器赫然插在他胸前!
  
  埃贡满怀悲愤地扑上去摇晃着微微抽搐的罗根,大声吼道:“你是不是杀死了库切娜?”此时的罗根已经气若游丝了,他吃力地挤出一声冷笑:“你再也别想见她了。”
  
  “那么罗尔呢?”多恩追问。罗根伤感地呻吟着说:“我们一直合作得很好,可谁知她居然爱上你了,该死的,她竟求我放过你……如果我不杀死她,早晚……早晚要坏事……”
  
  沉重谜底
  
  警方随后调查了罗根的背景,他是一个非常出色的骨科医生,从医10多年的时间里,先后研发出好几种新药。而罗尔则从进入里斯特医院就是他得力的助手,但两人间从未传出过什么绯闻。他们之间究竟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一个月过去了,多恩早已伤愈回到警局上班。已经回到弗里萨赫镇的埃贡突然再次出现在了他面前,并带来了几乎全部的谜底。先前他忙于寻找未婚妻,之后得到噩耗又大病一场,结果很久都没有去处理积压的信件,所以直到昨天他才在一堆信件中发现一封库切娜写给他的信,里面还附有几张照片。多恩静静看过信后,终于知道了骷髅案的谜底。
  
  原来,库切娜很小的时候,父亲就去世了,她与母亲相依为命。在她10岁那年母亲不慎摔伤,住进了医院,当时的主治医师就是罗根。经过治疗,母亲的伤势稳定下来,可是不久,她的母亲在吃过护士送来的药后,很快睡着了。半夜的时候,罗根医生鬼鬼祟祟地进来,为母亲注射了一针。他的举动被趴在窗台上看星星的小库切娜清楚地看到了,没想到第二天,母亲的病情突然恶化去世。失去亲人的库切娜被送进孤儿院,并在那里长大,但母亲去世之谜始终压在她的心头,在接受埃贡求婚的时候,她正在私自调查这个疑案。
  
  10多年后,她又一次回到了这家医院,在暗中监视罗根的一举一动。终于有一天,她看到罗根和罗尔在熄灯后,形迹可疑地走进多恩的房间,库切娜便轻手轻脚地隔着门缝向里张望。病人在床上毫无反应,他们就在他的伤腿处注射了什么药剂。这时,库切娜不小心在门外发出了响动,惊动了病房里的人,罗尔手中的针尖一下子划到了多恩的腿上。罗根追出门,库切娜已经跑掉了。
  
  后来,当她在电梯间与多恩撞见,由于长相和母亲酷似,被多恩当成是骷髅复活。但罗尔一下想到了10多年前被她和罗根一起毒死的女人,于是她惊慌地将一切告诉给罗根。罗根伙同罗尔残忍地杀害了库切娜。当罗尔为多恩求情时,自己竟招来杀身之祸。
  
  多恩按照这一线索追查下去,很快真相大白。原来罗根为了名利,不断研发新的药品。为了充分测试疗效,他伙同罗尔在病人身上进行试验。当年库切娜的妈妈就是在罗根的一次实验中丧命。自作聪明的罗根想到了一个处理尸体的办法:他将尸体处理成一具人体骨骼标本,送到了X光室。这样的大型医院增减几具骷髅标本根本不会有人注意。
  
  人算不如天算,他哪里知道,当年的罪行竟被一个小女孩儿看到,而他精心炮制的骷髅标本又被一个好奇的警官复原了真貌,费尽心机的罗根最终还是罪行败露,自食恶果。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